第35章 暗室亏心
江心2017-09-28 10:073,176

  今年的梅雨季似乎雨水特别多,西湖被阴沉的天空笼罩着,雨丝滴滴答答,不徐不疾的敲打在湖面上,变成大大小小,重重叠叠,数不清的水圈。

  虽然江南一带暂时没有被战火波及,但是经济上已经被大大的重创。

  纵然方展图经营有方,长袖善舞,却也无法对抗整个国家经济上的混乱和行业的不景气。

  丝绸厂订单减少,生丝只能自产自用,工人辞退了一半有多,机器也停了一半。连带着,门市也关了一间。

  方家的厄运就如这潮湿阴郁的黄梅天一样,没完没了。

  方伯谨离家已经一年多了,毫无音讯,方家承受着生意上的重挫外,还承受着失去儿子的煎熬。方太太已经病了大半年,神思恍惚,无精打采。

  更令人烦恼的是,钟永杰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一些当年宁波棉纱厂的秘密,三天两头的跑来要挟方展图,一开始是想要钱,被方展图一口拒绝后,索性狮子大开口,索要钟家蚕丝厂。

  方展图背着手站在书房里,看着窗外细如牛毛的雨丝,思绪回到十八年前。

  同样的一个细雨濛濛的黄梅天,同样的书房,同样的景致,他与自己的结拜兄弟钟永年在屋里大声争执:

  “永年兄,棉纱业我们不熟行,莽撞投入太过冒险,我们的丝绸生意才刚在杭州一带立稳脚跟,不适宜投入一个全新的行业啊!”

  “唉,展图兄,你太小心了,什么生意不是冒险为之的,你啊就是太保守,我有分寸。

  我和你说,霍老板自己有一家棉纱厂,走量大,来钱快,两年功夫已经赚了这个数。” 钟永年张开拇指和食指,比了个手势,脸上满是羡慕和自信的神情。

  “可是丝厂和绸缎厂才刚合并到一块,增了厂房,添了机器,已然资金吃紧,如今我们哪里有这么大笔钱投入棉纱厂? 永年兄,你的这个主意很是不妥,我不赞成。” 方展图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般。

  钟永年个性开朗急躁,喜欢往外拓展,一有钱就想着投新的项目,而方展图性格保守谨慎,喜欢稳中求进。

  钟永年也知道自己的缺点,所以丝绸厂和绸缎庄的资金账目一向都由方展图管理,而钟永年则负责对外的业务拓展和客户联络,两人一直配合的很默契,可是这次在投资棉纱厂的问题上僵持住了。

  其实两人的裂痕早在绸缎厂开业后没多久就发生了,一年多前,两人合资在钟家原有的蚕丝厂的基础上又扩大的地皮,建了厂房,添了机器,开办起了丝绸厂。

  方家投了近五成的钱,所以虽然丝绸厂的大股东依然是钟永年,但是方家也是拥有将近一半的股份,是名副其实的二当家。

  蚕丝厂和绸缎厂合并成为“丝绸厂”之后,当时方展图就提议将“云霞蚕丝厂”改名为“方钟丝绸厂”,可是钟永年始终没有同意。

  一开始方展图以为他是嫌“方”字占了先,就退步说“钟方丝绸厂”自己也能接受,可是钟永年依然笑而不语,没有点头。

  方展图急了起来,问他的意思,钟永年半天才说,他只同意将厂名改成“云霞丝绸厂”。

  可是方展图觉得此举对自己大为不公,“云霞”这个名字业内都知道是钟家的产业,自己出了那么多钱和力,却连厂名都没有自家的名号,这算怎么回事,于是两人争执不下。

  方展图憋了很久,提出“方钟云霞丝绸厂”,他觉得这是自己最大底线的让步了,谁知道,钟永年依然摇头,不停打着太极拳,嘴上说着让方展图再去挑几个好名字,实际上,这事就这么一拖再拖的变成了不了了之。

  方展图一方面碍于结义之情,一方面忙于生产盈利,改名的事情催了几次没有下文,也是气馁,而,业内也都知道他们开始生产绸缎,自产自销,也就显得改名这个事不是那么必要了,方展图也只得憋着气作罢。

  但是,作罢归作罢,心中的刺可算是扎上了。

  话分两头,钟永年是个重感情讲义气的人,他相信自己和方展图之间的结义之情,很多时候往来账目,股份交割,都是两人口头上一句话就完了的事,时间久了,很多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而方展图是个精细的人,管理着方钟两家的财务,清楚的知道丝绸厂,绸缎庄的资金多少和流向。钟永年的粗心大意也就造成了后来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展图,我记得年前我们可是回笼了一大笔货款的,有五千吧,我只需要三千。”

  “三千大洋?” 方展图睁大眼睛,倒吸口气,活见了鬼似的看着钟永年:“永年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五千货款扣除成本,总共盈利也不过三千出头,年头采购机器,扩建厂房,我们可是向钱庄借了钱的,不用还啊?还有,厂里总得要些备用金,以防万一吧,你一下子把厂子掏空,是要厂子关门吗?”

  “我们钱庄里不是有钱吗?” 钟永年稀里糊涂的说着。

  方展图摇头叹道:“大哥,拜托你平日里也好好看看账本,前两个月,上海陈老板的货出了错,我们赔了多少进去?”

  钟永年来了气,急道:“你别和我胡扯瞎扯的,我心中有本帐,我知道眼下就算要拿出个一万八千的也不是问题的。你拿印章来,我去钱庄提钱。”

  “不行!你这么瞎胡闹,会把我们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给整没的。”

  “展图----” 钟永年急的跺脚:“你总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当初要不是我把你拉进绸缎厂,你现在还在靠卖祖业过活呢。

  我告诉你,棉纱厂利润厚,销路好,我亲眼在霍老板那里看到的,那拉货的车子就没断过,生意好的不得了。

  兄弟,我们只要投三千进去,剩下的经营由霍老板来主持,等着分钱就行……” 钟永年继续游说着方展图,想让他与自己意见一致,一起参与。

  可是他说的太心急了,根本没留意到自己的话已经戳到了方展图的心病,是的,方展图,财大气粗,威风凛凛的二老板,竟然曾经靠典当变卖祖产过活。

  人就是这样,得志后特别忌讳别人再提起自己当年不得志时的狼狈。虽然他感激钟永年对自己有提携带引之恩,可是他是个要面子的人,并不希望有人再提起当年。

  可是钟永年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他一向觉得他二人相识在微末,过去的种种是一件很值得感怀,纪念的的事,他为他俩的友情感到自豪,他把方展图当做自己的兄弟,所以和方展图说话从来也没什么忌讳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几次钟永年甚至是当着外人的面提起方展图窘迫的以往,方展图的心中像是有一条毒蛇在缠绕,越缠越紧,越缠越牢。

  ……

  方展图紧紧握住了拳头,视线依然看着窗外的纷纷雨丝,眼前又浮动起一个画面:

  那次争执后,过了半个月,有一天,方展图去钱庄对账时,突然发现,钟永年居然私刻了自己的印章,以大老板的身份与从钱庄提取了五千大洋出来,瞒着方展图与霍老板和另外两个投资人,签了开办棉纱厂的合约。

  方展图知道后气的与钟永年大吵一架,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危险,他不想自己多年的辛苦经营化为乌有,急于想要脱离钟永年控制,先将绸缎庄的两个门市控制在自己的名下,于是提出要买钟永年手上绸缎庄的股份,可是钟永年却一口拒绝。

  坐立不安,思前想后的方展图终于想到一个的计策,他托人偷偷的找到与钟永年合作的霍老板,告诉霍老板钟永年资金短缺,并低价给了霍老板一批绸缎作为贿赂,绸缎是高档货,利润惊人,霍老板自然笑纳,两人达成协议,由霍老板将宁波棉纱厂的进展拖住,而方展图在杭州催促钟永年回调资金。

  钟永年蒙在鼓里,一头被拖,一头被催,自然是焦头烂额,此时,霍老板和另外两个投资人,又突然提出需要再次注资购买机器,这下钟永年更是窘迫,只得向钱庄赊账,买了机器,可是霍老板和另外两个投资人的资金迟迟不到,工厂根本就无法运作。

  钟永年和妻子在宁波一呆就是半年,可是厂房依然空置,钱庄催款,无奈之下只能拿出自己的私钱归还给钱庄。

  方展图知道钟永年的困境,更是频繁的催他回杭州将私自挪用的钱款归还给厂里,目的就是要逼钟永年进入绝境,然后出售绸缎庄的股份,自己可以变成名正言顺的绸缎庄大老板。

  果然,钟永年走投无路,与妻子商量后,同意将绸缎庄的股份卖给方展图以解燃眉之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都没想到,就在钟永年和妻子从宁波赶回杭州的路上,出了意外,马车掉入山谷,车毁人亡。

继续阅读:第36章 厉害的二小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