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厉害的二小姐
江心2019-10-08 10:213,202

  方展图两条粗浓飞起的眉毛紧紧的绞在眉间,眼眶泛红,略带湿润,嘴角微微的颤抖着。

  他对婉如所说的话大致是真的,钟永年去世后,他替钟家偿还了欠款,并且收拾了宁波的烂摊子,还填了钱进丝绸厂继续经营。

  只是,他遮掩了自己与霍老板之间的那个见不得人的协议,很多事无法搬上桌面,也就无法说清楚,更无法合法化。

  良心上的谴责加上利益上的盘算,他收养了钟婉如,一来是为了弥补自己对钟永年的亏欠,二来是希望儿子伯谨将婉如娶进门,名正言顺的接手方钟两家的产业,将过去的事一风吹,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丝绸厂和绸缎庄变成方家的产业。

  谁知道天意弄人,伯谨与婉如的缘分差了那么点,中间杀出个赵正礼不说,还多了一个钟永杰出来搞事。

  这几天钟永杰又找上门来,话头里突然说出了“霍老板”三个字,当真是让他心下暗跳,他不知道钟永杰到底知道多少事,但是单单这三个字已经够让他寝食难安,提心吊胆了。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

  “爹,是我。”

  方展图眨了眨酸涩的双眼,从自己纷扰的思绪中走了出来,叹了一声:“进来吧,巧心。”

  方巧心推开书房的门,端了一碗银耳羹进来:“我刚给妈送了一碗过去,您也喝一碗吧。”

  “嗯,” 方展图坐在书桌前,方巧心将碗勺放到他面前:“你妈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 方巧心走到窗边也看起雨来,父女二人静静的听着雨声,谁都没说话,这种相对无言的状态已经在方家持续很久了,走的走,病的病,愁的愁,烦的烦,谁也没有兴致多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长长的沉默之后,方巧心终于悠悠开口道:“爹,我不打算念大学了,我想去蚕丝厂学习,去帮你管理。”

  方展图惊讶的抬头看着女儿,这一年多来,他都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女儿,她长高了,更漂亮了,但是脸上没有笑容,眉间隐隐有股戾气。

  “是爹忙糊涂了,一转眼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该给你说个婆家了。” 方展图干涩的笑了笑。

  “爹!” 方巧心有些生气的白了一眼,打断他:“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给我说婆家?”

  方展图愣在那不说话。

  巧心说道:“哥哥走了,妈病了,工厂关了一大半,您的头发也都花白了,您觉得这个时候我有心思去嫁人吗?”

  她顿了一下,接着说:“爹,时代变了,哥哥不在,我虽然是女孩,但我也可以帮您管理工厂啊,无论如何我也可以帮您出出主意,管管工人。总好过什么事情都您一个人抗。”

  方展图从桌子拿起一串玛瑙手串,握在手中用拇指拨弄着,沉吟片刻说道:“也好,明天开始,你就去丝厂学习吧。”

  从那以后,方巧心进了丝厂学习,她一个一个工序学习,认真的记录,观察,学的很快,而她的第一个举措就是方展图一直想做却一直没做的事----为工厂更名!

  方展图依然有所顾忌,他心里知道,按道理,按法律来说,如今丝厂和绸缎庄的大老板其实是钟家的独女----钟婉如,任何重大举措都需要婉如的认可才可以实施。

  但是方巧心并不知道20年前的恩怨隐情,她一心把丝绸厂和绸缎庄当做是方家的产业,自己是方家的二小姐,管理自家的产业,自然是合情合理的,所以她一边学习,一边管理,果断锐利,雷厉风行。

  她改厂名的另一层意图,就是想要光明正大的做给钟永杰那些人看,用行动阻止流言蜚语,让钟家的那些人知道,现在的工厂和绸缎庄姓方不姓钟!方展图对女儿做法,只是给了一个沉默的微笑。

  很快,竖立了将近三十年的“云霞蚕丝厂” 招牌被摘了下来,崭新的“方家丝绸厂”招牌在一阵阵的鞭炮声中隆重的挂了起来,方巧心还在厂门口派发馒头稀粥,场面更是热闹喜庆。

  这下可把钟永杰等人的鼻子都气歪了,当场带了一群流氓混混,拿着棍子家伙到门上来闹事。

  哪知方巧心早有准备,钟永杰等人一到场,方巧心就站在门口鄙夷的冷笑,让丫头捧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个个鼓鼓囊囊的小荷包。

  朝众人看了一眼,朗声道:“今天是我们‘方家丝绸厂’开张大喜的日子,想着是要和各位街坊乡亲们一起欢庆的,我也知道有人要来找茬闹事。

  但是呢,我们方家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乐善好施,这种大喜的日子里,就算是平日里和我们方家有仇的,红了眼妒忌我们的,我们都一样当做客人一样的招待。”

  方巧心指了指托盘上的小荷包,接着道:“这里每个荷包里有200元的赏钱,是我们方家的一片诚意,想要和各位道上兄弟交个朋友的。

  如果不嫌少就收下,如果嫌少硬要和我们方家过不去的,那我也告诉各位,我们今天请了不少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警察局的郭局长正在厂内做客。如果各位硬要扫了郭局长的兴,下场后果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她洋洋得意的说完这一篇话,冷眼看了看钟永杰等人,果然,如她所料,钟永杰带来的这一群乌合之众一听这话,哪还有什么捣乱的心思,有钱不拿难道伸着脑袋去坐牢么?

  谁也不是傻子,几个流氓头子赶忙上来陪着笑脸,领了赏钱,立刻与钟永杰翻了脸,大声道:“哎呀,方家老爷可真是大善人啊,看看,如此乐善好施的人家,怎么会是什么阴险小人呢?是我们几个被人蒙骗糊弄了,二小姐,你放心,从今往后,‘方家丝绸厂’就由我们保了。”

  钟永杰一听这话,气的血都要吐出来,跳脚道:“喂!裘老三,杜二,你们可是答应了要替我出头的,云霞蚕丝厂是我们钟家的啊!你们住在杭州城里,难道不知道吗?”

  “你们!你们分明就是仗势欺人!你们!就是霸占了我们钟家的产业,呸!” 钟永杰又喊又骂!

  “哼。” 方巧心冷哼一声:“谁不知道云霞丝绸厂和隆祥绸缎庄是因为我爹经营有方才有了今日的的局面。你竟然敢说这些是你钟家的产业?简直就是厚颜无耻!

  你钟家的产业? 你有何证据证明?我告诉你钟永杰,如果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方巧心不再理会他们,昂着头,挺着胸,傲气的转身就往厂子里走。

  钟永杰和一些钟家子弟还想往厂子里冲,谁知,方家的四大保镖和工头们都已经站在了厂门口筑起了人墙。不止如此,他自己带来了地痞流氓混混们也反过来将他们推了出去。

  裘老三邪笑:“钟永杰,你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方家财大气粗,出手大方,谁都不会得罪自己的财神爷,况且他们有衙门里的人撑腰,我看你啊,还是算了吧!我听说你在苏州的家产被你大哥给占了,有这功夫在杭州折腾,还不如回苏州把你自己那份家产夺回来吧。”

  钟永杰气的,握着拳头在空中重重的一砸,大声的叹了口气。

  杜二冷笑道:“对不起你了,我们是拿人手短,替人消灾,你最好别在这里闹事,不然的话,你黑白两道都走不了,到时候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此时钟家子弟里的一些人也开始嘀咕起来,拉了钟永杰到一旁说:“叔公,我们这些人都是旁支,名不正言不顺啊,想要向方家讨要家产,还是要婉如出面啊!”

  “是啊,婉如才是工厂的继承人啊。”

  “叔公,我看啊,眼下最要紧的事尽快把婉如找回来。由婉如牵头,我们才能名正言顺的状告方家,让官府彻查当年的事。”

  钟永杰被他们一人一句说的戳心,竖着眉,大吼一声:“好啦,别烦啦!难道我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可是婉如离家出走,已经下落不明了!找找找,我上哪去找?真他妈的晦气!”

  说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金灿灿,明晃晃的“方家丝绸厂”的招牌,咬牙切齿的一甩衣袖,转身丧气的离去了。

  原来这个钟永杰在苏州自己家里还有一个大哥,这个大哥比他大了10岁,为人严肃勤奋,却也自私毒辣之极,钟永杰自己也不争气,总是好吃懒做,惹是生非不说还生不出孩子,因而被全家人嫌弃。

  他的大哥大嫂都是极厉害的人,父母一起去世,就立刻翻脸,将钟永杰和他老婆给哄了出来,独占了家业。

  钟永杰在苏州根本无法立足,想来想去就想起了当年杭州的堂哥去世时留下了祖业和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儿,就带了老婆吴大兰回到杭州,看看有没有机会发财。

  这个世上总有人想要走捷径,总有人想要捡便宜,总有人想不劳而获,钟永杰和吴大兰正是这种人。

继续阅读:第37章 撕碎的爱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