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执着的代价
江心2019-10-08 10:173,554

  齐欣欣坐在书桌前,眼睛盯着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突然悲从中来,强忍了着心酸,最终还是无法阻止滚烫的泪珠一颗颗的从眼眶滴落到手背上,思绪翻滚着回到了一年前的那个晚上……

  “不!我不分手!我不分!不分,不分,不分!” 她捂住耳朵,疯了一般摇头叫嚷着,她不敢相信赵正礼竟然会说出如此可怕的话。

  他的大手抓住她的肩头,尝试让她安静下来:“欣欣,对不起,请你理智些,安静些听我说……”

  “我不要听!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我不想听你说出来!” 她双眼通红,一步步的往后退:“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知道你是为了谁。我知道,我全知道,但是求你,不要说出来!” 她痛苦的哀求。

  “好,我不说,如果这样让你觉得好受些,但是,对不起,欣欣,我不想欺骗你,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也不能和你结婚。对不起!” 他两条浓眉紧锁,一脸忧愁,却漂亮的让人迷醉,天,她爱他,放不下他,他是属于她的,他是她的未来啊!

  天空飘下雨来,冰冷的雨点打在他俩的脸颊上,正礼想要拉她去一旁的亭子里避雨,可是欣欣却突然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揽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双唇 ,他躲避她,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拉开:“欣欣,你是很优秀的女孩子,学校里那么多人追求你,何必这样?……”

  “我不要,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你,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我哪一点比不上她?” 她又气又妒,她知道那个夺走他的心的女孩是谁,是的,第一次在‘’雅客居” 见面时,她就已经知道!女人的直觉,在爱情中永远都是敏锐的。

  雨越下越大, 赵正礼不知道要说什么,想想还是算了,就这样结束吧,无力的摇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她,这是他生日时,她送给他的进口手表:“对不起,这个还给你。我没有用过,还是新的。” 他说。

  她想都没想,反手就打掉了他手中的盒子,在风雨中哭喊道:“你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我送给你的东西,你居然没有用过,为什么?为什么?”

  正礼呆了,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没有用她送的手表?好像是觉得手表太碍事,他喜动不喜静,经常打球爬山,所以就没有戴手表的习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他是觉得这礼物太过贵重,既然两人分手,就该把这礼物还给她,如此而已。

  没想到他的这一举动刺激到了她,欣欣疯了一样用脚踩着那装着手表的盒子,那盒子很硬,一时踩不坏,她又从地上捡了起来,打开盒子,一把抓住那块精致名贵的手表朝大树上扔去,“啪!”的一声响,这块崭新的瑞士手表已经被摔的七零八落。

  正礼正在吃惊,欣欣又冲了上去,用脚用力的踩那块可怜的手表,她不停的踩,歇斯底里的踩,边踩边哭,边踩边喊,直到把那块手表踩的稀巴烂,才突然蹲下身子抱着膝盖大哭起来。

  “欣欣……” 她的痛苦失常的样子大大出乎正礼的意料,他没想到分手会对欣欣造成如此大的打击,也没想到欣欣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深到如此地步,他自问自己并没有对欣欣有过多的表白,他以为欣欣和自己一样,只不过是对彼此有好感,还未到生死相许的程度的,可是眼前的景象怎么解释?他呆站在雨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赵正礼当时并不知道,那时的婉如已经在回杭州的火车上,他只想着明天下午,他俩就能摆脱所有的枷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那天晚上的雨势来的又急又猛,雨点在狂风的加速下,每一颗都像是子弹般,打的两人的脸颊生疼,两人就这样在风雨中,一个站着发傻,一个蹲着大哭,不知多久,突然,欣欣猛的站了起来,吓了正礼一跳。

  她脸上的泪水早已和雨水混在了一起,眼神凝滞的盯着正礼,缓缓的摇着头:“我不分手,不分,我就不分手,如果你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她咬着牙,满脸的决心,恨恨的说完最后那几个字,转身飞奔出去。

  她在风雨里奔跑,完全没有方向,只是见路就跑,穿过树丛,穿过石桥,穿过小道,狂风暴雨将她吹打的东倒西歪,地上的变得泥泞湿滑,她跌倒了又爬起来继续跑,膝盖摔破了,流血了,但是她却感觉不到疼,因为此时她的心更疼。

  正礼在身后高喊着她的名字,追逐她,但是她不想再听他说任何冷酷无情的话语,他移情别恋,他不要她了,她要怎么办?她的脑袋昏昏沉沉,心里只觉痛楚。

  钟婉如!从第一眼见到她,她就已经预感到这个小小的江南女子,将会改变很多人,很多事,她故意让她看到自己和正礼的亲密,故意邀请她和伯谨看话剧,故意拉她看到自己的父母和正礼谈及婚事,她就是要让她知道,正礼是属于她----齐欣欣的。可是他还是变心了,当他发觉钟婉如默默离开了齐家,他立刻借口与朋友的约会跟着离去,她知道,一切都变了……

  可是她没想到赵正礼的态度会如此坚决,毫无转圜的余地,她妒忌,她愤怒,她恨,她觉得耻辱,风雨狂作,吹的公园里的小树都弯了腰,树叶枯草在空中飞舞,砸在她的头上,脸上,像是在拍打她耳光。

  自己被甩了,要怎么和父母交代?要怎么在同学间抬头?所有人都知道她和赵正礼是情侣,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曾经在大山里单独度过了一整个晚上,自己还要怎么做人?

  跑着跑着,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湖边,再无前路,黑沉沉的湖水,犹如一个巨型黑洞,她只是愣了一秒,想都没多想,扑通一下就跳了下去,湖水顿时没过了她的头顶,让她彻头彻尾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冰冷刺骨,她只觉得自己不停的往下沉,湖水灌进她的口鼻,让她无法呼吸……

  就在她意识消失的一瞬间,一只大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他用强壮的胳膊将她圈起,把她救上了岸……

  他解开她的衣领,给她做人工呼吸,将她体内的湖水压出来,嘴对嘴的将空气送到她的体内,她终于缓缓有了意识,看到他全身湿透,跪在一旁奋力的抢救着自己,她哭了,他将她抱了起来,不停在她的耳边忏悔道歉:“对不起,欣欣,对不起,天,你怎么可以去死?该死的人是我……”

  “正礼,我不要分手,不要分手……” 她用尽全力攀住他的脖子:“答应我,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好吗?”

  他拧着双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被冻的发青的嘴唇和那乞求的眼神,他鼻尖发酸,眼眶一热,咬着嘴唇,终于点下了头,他妥协了,那一刹那,他心中一阵剧痛。

  他将她送到医院,并通知了齐家二老,齐家二老吓的不轻,反复质问事情原委,正礼只是沉默不语,欣欣宽慰着父母说是两人逛公园时遇到风雨,急急忙忙躲雨,失足掉下湖里。

  齐耀庭夫妇察觉二人神色不对,将信将疑,但是女儿坚持这个说法,一时间也就不再追究了。

  第二天正礼在小树林里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婉如,打听之下才知道婉如已经跟方伯谨回了杭州,他的心更是犹如掉进无底深渊。

  看来自己和婉如都无法打破枷锁,他们失败了,一切又回到从前的样子,婉如将会嫁给方伯谨,而自己将会继续与齐欣欣纠缠。

  一切就像一场梦,打从那以后,赵正礼只得处处小心,处处忍让,处处包容着齐欣欣,而欣欣却变的越来越敏感,只要赵正礼有些许的不合她心意,她就会胡思乱想,甚至是无理取闹,寒假到来正礼想回天津家里看看父母顺便躲躲清净,欣欣却硬要跟着,加上齐家二老的催促,无奈之下,正礼只得带了欣欣回了天津家里。

  没想到正礼的父母非常喜欢漂亮大方的齐欣欣,一高兴竟然答应将之前为正礼定下的亲事退了,以便让他和欣欣尽快结婚。

  从杭州回来后,正礼彻底绝望,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在有心人的引领栽培下,终于恍然大悟,决心投入革命,献身国家。

  可是没想到,齐欣欣也跟着加入了革命队伍,组织上知道他俩是情侣关系,便建议他俩结为夫妇,彼此扶持,一同南下上海参加工作。

  正礼服从了组织上的安排,却也对欣欣明言,两人不会有实质上的夫妻关系,但是欣欣却天真的认为,只要两人朝夕相处,耳鬓厮磨,迟早都能让他回心转意,她相信自己的魅力和能力,她积极的投入到工作中,配合着正礼,帮助着他,照顾着他……她为他做了很多很多……

  齐欣欣将视线重新聚焦到这个窄小老旧的小屋子里,她此时有些后悔离开父母和舒适的家,冒着生命危险跟一个冰山似的男人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是转念想到正礼帅气的身姿和出众的才华,就又陷入一种迷恋和难以割舍的情愫里,总会有办法让他爱上自己的,她想,是的,他已经是她的丈夫了,让他臣服是迟早的事,她想……

  窗外天色已然全黑,街上早已亮起了路灯,欣欣从皮包里拿出稿件修改,直到倦意袭来,眼皮重的抬不起来,才停下笔,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看了看闹钟,已经十点多了。

  正礼还没有回来,她站到窗边朝外面看了一眼,弄堂的小路上没有他的身影,欣欣无奈的拿起脸盆毛巾,去楼下的公用小卫生间里梳洗。

  累了,倦了,也就睡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朦胧间听到钥匙开门的声响,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带着一股酒味,摸着黑,顺着木板楼梯爬上了阁楼。欣欣睁开了眼睛,屋内的黑暗让窗外那一轮月色显的格外明亮,不由心酸泪目,唉,这就是她的选择,她的爱情,她的婚姻……

继续阅读:第33章 水乡惊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