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血染上海滩 (国庆特别加更)
江心2017-10-02 22:173,860

  那一年的夏天,卢沟桥上的激战,正式将整个中国推入战争的深渊,北平,天津沦陷,仅仅一个月,“八。一三” 战役在上海打响。火车站被炸,飞机坠落在南京路上,硝烟四起,尸横遍野,璀璨的东方巴黎,一下子变成了人间炼狱。

  月色昏暗,半圆的月亮周围是一圈橙红色的光晕,将四周的云层熏染的犹如战场上的硝烟,灰而红……房内没有开灯,只有从那半月形的窗户外透进来的几束朦胧月光。

  桌子上摆放着一把史密斯-韦森左轮手枪和一包子弹,他嘴上叼了半截香烟,将子弹一颗一颗的装了进去,用手转了一下弹仓,轻轻一推,“叭”的一下弹仓归位,举起了枪托,朝瞄准孔里看了看,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手枪推入腋下枪套,穿在身上,又将一条配有子弹盒,匕首,药品的皮带绑在腰上。

  一切准备就绪,穿上西装,走进浴室里,对着镜子梳了几下头发,转身走出卧室。

  站在窗前看着夜色中空空的街道,耳边是连绵不绝,轰隆隆的枪炮声,每一声的枪响都能让他看到同胞正在被侵略者屠杀,每一声炮响就能让他看到中国的国土正在被人蹂躏。

  月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上去很是苍白,侧面严肃的像一尊石膏像,深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赵正礼走出了卧室来到书房。

  书房里也没有开灯, 齐欣欣双手环在胸前站在书房的窗下,正等着他,见他进来,她侧头看他:“你要去哪?”

  “出去走走。” 他淡淡道。

  “没有命令擅自行动是违反纪律。”

  他斜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就往外走。

  “正礼,你和黄英,江雪都是医学人才,怎么可以如此鲁莽轻生?”

  赵正礼略略停步沉声道:“就如鲁迅先生所说,‘学医并不能救中国’,此时此刻,日本人的枪炮就在我耳旁轰鸣,我怎么能够心平气和的坐在这写实验报告?”

  他转过头来盯着她,眼中是悲壮的熊熊烈火:“你看到南京路上遍地死尸吗?你看到火车站上哭泣的孩童吗?而我们看到的不过是上海,还有我们的母校所在的北平,父母所在的天津,我根本想都不敢想。”

  “可是,可是,这太危险了……”她急急走上来,拉住他的手臂,不停的摇头,顿了顿她又说:“那我跟你一起去。”

  正礼拉下她的手,摇头道:“我现在离开,只说是去看朋友,你不能走,如果你和我同时不见踪影,孔书良一定会起疑。你必须留在这,最好是和他们出去玩。”

  略停顿一下说:“生于乱世,生死只能看天意。如果我死了,请你替我照顾我一下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妹妹吧。”

  黑暗中,赵正礼凝视着欣欣片刻,轻叹一声:“对不起,欣欣,我知道我给你带来很多痛苦。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或许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欣欣呆呆的看着他,眼神有些迷离闪烁,表情很是复杂,垂下头去,默默的点了两下。

  赵正礼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漂亮的洋房,离开了暂时安全的租界,投入到一场血雨腥风的史诗中去。

  //

  街道上满是碎渣子和破烂杂物,玻璃,砖瓦,木碎,甚至还有人骨碎片,混杂在一起,两旁的商店和民宅都已经被炸的面目全非,街中央还有一辆已经被烧的只剩下车架的小汽车,几具裹着白布的尸体平静又诡异的躺在那,令人毛骨悚然。

  人群纷纷逃离,原本热闹的商业街,如今已成鬼域。空气里满是死亡和恐怖的气味,巷战了几天,这里已经看不到人了,哦,不,那些披着人皮的禽兽依然在废墟中行走,而赵正礼他们正是来和这些禽兽较量的。

  赵正礼带着六名同志潜进一栋空房子里,手中拿着地图,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几下,众人点头。

  “记住,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撤退的路线都已经记住了吗?打死几个算几个。记住要分散撤退。”

  “大家千万小心,不可轻敌。”

  “是!”

  说罢,所有人戴上了口罩,两人一组的去到各自的位置埋伏等待,正礼一个人走到二楼的窗户旁冷静的看着街道上的情形。

  不一会儿,一小队日本兵踩着碎砖碎瓦,弓着腰走了这片住宅区。正礼从怀里掏出手枪,将子弹上镗,紧紧盯着这群日本兵的动向。

  空气凝结,没有丝毫的风,只有他们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叽叽歪歪的日本话,正礼靠在窗后的墙上,站在暗处观察着。

  他的心在喉头挑动着,他知道这次行动有多危险,但是对于侵略者的仇恨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对死亡的恐惧。

  这一小队人数不多,八九个人,带着头盔,拿着长枪,枪上是长长的刺刀。

  突然不知道是谁先打了一枪,打中了一个日本兵的小腿,立刻日本兵呱呱大叫起来,朝着一处的楼房拼命开枪。

  正礼一看那个位置,是黄英和江雪夫妇潜伏的地方,然后四周也开始响起枪声,日本兵四散开来,找掩蔽的地方。

  看到几个日本兵靠着墙往黄英他们所在的楼房走去,正礼赶忙举起手枪瞄准其中一个日本兵,开了一枪,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日本兵赶忙分散开来,分成几组,开始搜查楼房。

  由于正礼事先安排妥当,四组人在不同的方向狙击,日本兵被四面八方的攻击给打懵了,一阵“噼里啪啦”的枪战之后,日本小分对被打死打伤了五六个,剩余的几个慌慌张张的往回撤。

  正礼在窗口吹了一下口哨,让众人赶紧撤离。

  谁知刚要下到一楼,大楼的门已经被人用力踹开,一阵大声的日本话,不用翻译,正礼也知道他们是在说:“抓住他!”

  正礼朝他们打了一枪,飞速往楼上跑。

  多亏了楼房的楼梯老旧狭窄,大部队根本上不来,只能一个个往上走,正礼跑到三楼转弯口,稍作停歇,听他们的脚步,算好距离,突然冲了出来朝楼梯口就开了一枪,当场将第一个日本兵给打的脸面开了花。

  后面的日本兵各个叫嚣起来,又是举枪,又是挥刀,可是那第一个日本兵的尸体往后一倒,在那狭窄的只能一人通过的楼梯上形成了多米诺骨牌,后面的连续又倒了几个。

  “追啊,抓住他!” 日本军官狂叫着。

  正礼已经趁着间隙飞奔到了大楼的另一侧,他知道另一侧的楼道里也有楼梯,可是一跑到那,傻眼了,原来,这栋楼之前被轰炸过,半边已经坍塌,楼梯也已经毁了,如果不是自己刹车够快,差点直接从三楼摔了出去。

  要命的是,楼下不远处日本人的大部队已经赶到,自己如果再不逃出这片区域,恐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身后的日本兵追了上来,在楼道里朝他开枪,好在楼里到处都是楼墙,正礼躲在一面墙后面,朝追上来的日本兵开枪,正在紧急关头,他眼角扫到隔壁房的窗外有一根碗口粗的排水管。

  灵机一动,赶忙朝楼道里的日本兵开了几枪,一闪身跑到隔壁房,谁知正要抬腿踏上窗框,一个日本兵突然从身后蹿了出来,嘴里大喊“八嘎。” 拿着刺刀就朝正礼刺来。

  正礼闪身勉强避过,肩头的衣服却已经被割开,极快的抬腿朝对方手腕踢去,趁其不备又猛的一挥拳往他的太阳穴砸去,那日本兵又是忙着要抓枪,慌忙中又想要举手格挡,想太多反而反应不过来,已经被正礼一拳打在脸上。

  正礼抽出腰间的匕首,一刀刺进他的心窝,又快速拔了出来,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急,没时间耽搁,赶紧踩上窗框,侧身攀住那根水管。

  此时,他多年来累积下来的爬山攀岩技术可真是帮上了大忙,环住那根排水管,又爬又滑,三两下便下到了地面,看了下地势,赶紧往巷子里跑。

  身后大楼里的日本兵开枪疯狂射击,正礼S型的往前跑,快速钻进小巷里。

  跑啊跑,突然眼前豁然开朗,就快要跑到大街上,他们预先已经安排了几辆黄包车在那,只要能够跑过大街,就会有人接应,快速撤离。

  正礼一抬头,见到街对面的角落里,黄英和江雪正在朝他招手,心中焦急。因为他耳后生风,知道日本人已经追了上来,自己凶多吉少,于是赶紧大声喊:“快跑,别管我!!!快跑!”

  略朝后看了一眼,眼角余光看到日本兵已经将长枪举起,瞄准了自己后背,赵正礼朝天空看了一眼,向这世界告别。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眼角瞥到身旁有一条横出来的小支巷,猛一闪身,钻进支巷,仅一秒的功夫,身后是一片枪声……

  躲过一劫的正礼在支巷里绕了几个弯,总算是甩掉了他们,往大街上跑去,心中才稍安,突然背后传来“啪”的一声响,顿时左上身一阵剧痛,暗叫不好,知道自己已然中枪!但是求生的欲望促使他憋着一口气,奋力的冲过了大街。

  黄英夫妇赶忙扶着他穿过另一条小巷,刚要上一辆预先准备好的黄包车,对面突然呼呼驶来一辆黑色小汽车。

  车窗摇下,司机竟然是浓妆艳抹的齐欣欣,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此时也顾不得多问,三人钻进车子,飞驰而去。

  //

  车子直接开到黄英夫妇的住处,齐欣欣回头看了一眼正礼问:“伤的怎么样?”

  黄英说道:“没事,应该没有伤到要害,齐姐,你赶紧离开,这里停一辆小汽车太扎眼了。”

  “是的,放心吧,齐姐,有我们在,赵大哥没事的。” 江雪说道。

  齐欣欣担心的蹙着眉,叹了口气,点点头,江雪解下围巾给正礼蒙住头脸,夫妻二人扶着他走进一幢石库门房子里。

  这幢房子里住着两对夫妇,都是组织上训练有素的同志,一看到正礼流血不止,二话不说赶忙施救。

  黄英夫妇都是医学院毕业,立刻拿出急救器械和药品,消毒,麻药,开刀,取出子弹,缝合,止血,包扎做的是干净利落,另外一对夫妇负责销毁血衣,血棉花纱布等东西。

  一切完毕,黄英摘下口罩,点点头道:“还好他很强壮,不需要输血,静养一段日子就会好的,只是不能参加任何剧烈活动了。”

  “好,我晚上联系齐姐,让她想办法编个借口敷衍那边的人。就让赵大哥在我们这休息吧。” 江雪说。

  “恩,这样最好,不然那边的人整天找他游泳打球的,肯定要露出马脚。” 黄英突然皱皱眉说:“你照顾赵大哥,我去打听一下小刘,小钱他们的下落,我们撤退的时候,我眼角好像瞟见小刘他们有麻烦……心里七上八下的……”

继续阅读:第43章 受伤与逃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