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迷茫的自由
江心2017-10-02 08:003,852

  这一次的重聚并没有多少喜悦,震惊过后剩下的是一堆老问题还有新问题。

  方伯谨不让婉如写信回方家,说如果婉如将自己的下落告诉父母,他将再此不告而别。可是婉如思考再三还是悄悄的写了信回方家报平安,只是没有将详细地址告诉他们。

  方伯谨的情绪并没有因为与婉如重逢而变好,有的事绕了一大圈又回归原点的的无力感,他沉浸在字画的世界里,很少说话,偶尔远远看她一眼,心中依然是那化不开的痛楚。

  他依然每隔一天去镇上卖字画,而钟婉如每天在蔡家的蚕丝作坊里学习工作,如鱼得水一般的快活,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他的沉默忧伤。

  蔡家作坊的院子里,每个妇女身旁都有几样东西:灶台,铁锅,一大盆的蚕茧,一台木质的简易缫丝车。

  煤炉里火正旺,将煤球烧的通红,炉上一口大铁锅里盛着的滚烫的水,里面漂浮着几十个白色椭圆的蚕茧,让人联想起可口的汤圆,婉如对着这一锅的蚕茧竟然有些饥肠辘辘起来。

  她睁圆了眼睛看着妇女们熟练的用索绪帚----一种小扫帚,找出丝头,然后神奇的抓起了一把晶莹雪白,绵延不绝的蚕丝来,看的婉如觉得像是在看变戏法一般,高兴的拍起手来,女工们被她的可爱模样给逗笑了,因为长相甜美,又有文化,女工们都很喜欢她,婉如似乎也很能融入她们,和她们一起工作一起吃饭,很是愉快。

  在作坊里的时光对于婉如来说是美好的,因为这让她有种亲近父母的感觉。但是一回到小屋里,烦恼就又袭上心头,因为自从找到伯谨,她心里就一直在盘算着一件事。

  伯谨已经快25岁了,月梅也已经22岁,或许,或许……她斜眼瞄了一下正抱着楷儿,哄他睡觉伯谨,说也奇怪,楷儿似乎很喜欢伯谨,有时候月梅和婉如都哄不了他的哭闹,但是一到伯谨的怀里,楷儿就安静了下来,还会看着伯谨笑。

  月梅满脸的不好意思:“对不起,方少爷,还要劳动你。”

  “没事,楷儿很可爱。” 伯谨淡淡的微笑着,温柔的说:“我把他哄睡了就放到回摇篮里,你去忙吧。”

  月梅痴痴的望着他,心中百感交集,如果楷儿是他的儿子,那该多好?她禁不住内心的欲望,奢望着……

  伯谨见她愣在一旁呆看着自己,嘴角微微尴尬的一笑,转过身去。月梅赶忙也转过头去,慌慌张张的跑去了厨房。

  婉如静静的看着他们,这是多么温馨美丽的画面,是的,或许她可以把这副画变成现实。

  反复观察斟酌了几天,她确定这样的安排才是最好的,终于,那天夜里,婉如敲开了伯谨的房门。

  伯谨有些吃惊的抬头看她,将她让了进来,婉如将门闭了,这个动作让伯谨更是讶异。

  “什么事如此神秘?” 他微微一笑。

  婉如伸头朝窗外看了看,将窗户也关上。

  “伯谨哥哥,有件事,我想求你。”

  “什么事?”

  “你喜欢楷儿吗?”

  伯谨有些疑惑的看她:“喜欢啊,怎么了?”

  “真的喜欢?不会嫌弃他吗?”

  他笑着摇头:“当然是真的喜欢,我怎么会嫌弃他?”

  婉如吸了口气,鼓起勇气说:“那,那……你愿意做他的父亲吗?” 说完立刻紧迫的看着伯谨。

  伯谨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婉如,你在说什么?”

  “我……是想让你和月梅……” 婉如边说边觉得自己的建议荒唐,但是她的话已经说出去了,怎么也得说完。再说,事情不能总是僵持着,伯谨需要一个妻子,月梅需要一个丈夫……

  “你是说,你要我娶月梅?!”

  婉如眨着眼睛点点头。

  伯谨不由自主的往后一仰,愣了几秒,突然呵呵冷笑起来:“婉如,你可真大方,真大方啊……又或许你把我想的太好。只可惜,我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娶月梅的。” 他叹气,转头看着窗外。

  “为什么?” 婉如上前拉住他:“伯谨哥哥,月梅爱你,你不会一点知觉都没有吧,你看,她为你做衣服,做鞋子,为你打毛衣,每次看着你的时候,眼中都是满满的爱意。她会是个好妻子。除非……除非你是嫌弃她?”

  伯谨苦涩的勾起嘴角,摇头不语。

  “你嫌弃她出身不够高贵?你嫌弃她是丫头?” 婉如转着眸子说道:“我已经认了她做我的姐姐,她和我亲姐姐没有两样,如果你不嫌弃我的出身,就请你也不要嫌弃她吧。”

  伯谨仰头看着天上的夜色,今晚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有厚厚的云层。

  “难道你是嫌弃她被人……可是那并不是她的错啊!你不能用她的苦难来衡量她的品格啊!” 婉如急起来,拼命想要为月梅辩护。

  伯谨背着手,对着天空摇头,淡淡道:“难道在你心中我就是一个如此肤浅轻薄之人?”

  “当然不是的!所以我才会向你提议这件事。” 婉如走到伯谨身旁说道:“月梅爱你,你知道的,她是个好姑娘,你也知道的,那还有什么问题呢?”

  “可是你才是我的未婚妻。” 他答。

  一句话,提醒了婉如,是的,自己怎么把自己这个尴尬的媒婆给忘了,虽然方展图将自己赶出方家,说同意退婚,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文书手续,只是口头说说而已,所以自己和方伯谨依然还是订过婚的未婚夫妻。

  婉如沉默了,伯谨则是轻轻叹息。

  良久,婉如想了想说道:“那,你收她做偏房吧,好么?给她一个家,给楷儿一个家。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伯谨转过头,目光在她的脸上一寸一寸的移动着,将近两年了,他尝试让自己放下,遗忘,重新开始,但是每一次刻意的忘记,就会加深一层心上的苦痛,以至于变成了刻骨铭心。

  她不懂,她也不知道,自己对她的爱和恨有多浓烈,他并不想被她找到的,但是上天却让他们重逢,他看到她,心中依然有涟漪,依然有欲望。

  收偏房?呵呵,伯谨心中酸楚苦涩的犹如咀嚼着青涩的橘子皮。

  他漂亮的双眸里满是千言万语,嘴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蹙着眉摇头。

  “你不愿意?你连偏房都不愿意接受月梅?伯谨哥哥!” 她着急的提高了声量。

  伯谨痛苦的的垂下头,内心犹如千军万马在奔腾,咬着下唇,紧握着拳头,终于,再也忍不住,大声喝她:“婉如!” 他转身,紧迫的盯着她的眼睛:“我是人,不是东西,不是你不想要就可以随意送人的东西,你明白吗?!”

  他的双眉在眉心微微颤动,眼眶湿润,声音里带着哭腔。他爱她,也恨她,有时候甚至想揉碎她,可是他更想要拥抱她,疼爱她……

  婉如急了,想起月梅的痴情,月梅的遭遇,月梅的痛苦和月梅的绝望,她就无法不着急。脑子转了转,突然冲口而出:“如果我答应嫁给你,你愿意娶月梅吗?”

  伯谨一愣,眼睛睁的更大,旋即一颗心一沉再沉,沉入了一个千年冰窖里,她居然为了月梅而同意嫁给自己,呵呵,只要自己点点头,他就能得到她,可是,他要的是爱情和婚姻,而不是一场交易。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揪着眉心,缓缓道:“婉如,别为难你自己,也别为难我和月梅。我愿意这样照顾你们一辈子,不需要你自我牺牲的来嫁给我。”

  他面对着窗,双手背在身后,沉默了良久,轻声说:“婉如,两年了,我已经想明白很多事,我不再强求。如果那一纸婚约对你来说是束缚,我同意解除婚约。”

  婉如一怔,自己明明是来谈月梅和伯谨的婚事的,怎么突然扯到解除婚约上来,她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是要点头还是摇头。

  伯谨不紧不慢的坐到书桌前,润了一下毛笔,在信纸上写下了“解除婚约书”,一气呵成的写完解约书,在书尾签上了名字并盖上了印章。

  轻轻的吹了一下信纸上的墨迹,他平静的将信纸交给了婉如,嘴角是一丝伤感的微笑:“拿去吧,你自由了。”

  婉如被这突如其来的峰回路转弄傻了,接过了信纸,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只是呆望着伯谨。

  她这才发现,他的发丝乱糟糟的,眼神绝望而无力,唇上的胡茬将他内心的沮丧表现的淋漓尽致,哦,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回想起来,自从他们重聚,他的脸上从来也没有露出过真正的笑容。

  他的眉间轻蹙着,薄薄的嘴唇紧紧呡着,眼圈泛红,他眼中的痛苦让她难过,不知为何,虽然拿到了梦寐以求的“解除婚约书”,她却很想哭,心中没有喜悦,没有欢乐,有的却是慌张与茫然不知所措,他们的婚约就这样结束了……这是父母为她定下的婚约。

  她无法解释自己内心的这种感受,自己不是一直都很抗拒这段婚约的吗?自己不是要去追求自由,找寻爱情的吗?如今,方家二老已经将她赶出家门,伯谨正式解除了他俩的婚约,自己不是应该欢欣鼓舞,大肆庆祝一下的吗?

  可是,她鼻腔泛酸,眼眶潮热,看着他的脸,眼泪一滴滴的滑落到脸颊上。

  他阖了下眼皮,泪珠轻轻坠落,上前将她拢进怀里,而她竟好似一只疲惫的小船,自然而然的依偎进他的港湾。

  或许是太累,或许是有一些不明所以的东西正在她心里滋长,她不由自主的环住了他的背。

  她在抱自己吗?他有些吃惊,低下头,小心翼翼的,他用颤抖而温热的双唇贴合在她的唇上,这次她没有逃也没有惊慌,或许是想补偿他,或许是想减轻自己的罪过,又或许是一些她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她缓缓闭上双眼,接受了他的亲吻,他吻的很温柔,很轻柔,奇怪的是,这一次,她居然没有任何的尴尬和抗拒。

  他心里是有疑惑的,可是这个圈兜的太大,他累了,心力交瘁,已经不想再去猜测她的心意,他放弃了,这不是今天的决定,早在两年前他离家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放弃。

  捧起她的脸,哑声道:“你自由了。从今往后,你不再属于我,从今往后,你与方家再无关系,从今往后,你可以自由翱翔,我不会再是你的绊脚石。”

  她完全无法思考,这是怎么了?她来是要建议伯谨娶月梅的,怎么会变成自己倒在了伯谨怀里?而她的手里竟然拿着他写的“解除婚约书”。

  静静的伏在他的肩头,她的眼睛看着窗外,夜色朦胧,没有星也没有月,只有厚厚的云层。

继续阅读:第42章 血染上海滩 (国庆特别加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