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患难真情
江心2017-10-04 06:103,530

  11月的天已经寒冷,睡在地窖里的地板上,更是阴冷刺骨,婉如在睡梦中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却依旧冷的瑟瑟发抖。

  伯谨起身,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被子盖在她身上,又忍不住怜爱的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

  没想到,婉如因为冷,迷迷糊糊的并没有睡熟,感到身上的被子似乎多了一层,温暖了许多,又觉得有人轻抚自己的头发,心中是明白的,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披着棉袄,坐在被铺上,看到她睁开了眼睛,温柔的微笑,轻声道:“还没睡着呢?”

  婉如凝视着他那熟悉的笑容,突然间很是感动,很想哭,她的伯谨哥哥,依然对她那么好,自己有何德行能拥有他的爱?

  她没有说话,只是心头泛酸,眼眶里已然湿润,悄悄的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握住他的,他的手是冰凉的,唉,自己对他做了些什么?怎么会把他弄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此时应该在方家做他的大少爷的。

  他有些吃惊,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动情的拉他的手,而且他发现婉如手中在使劲,她是在拉他,他不明所以,不敢轻动。

  婉如索性坐起身,用手指拭去脸上的泪水,掀开被子,弓着身,将自己的被铺拉到了他的旁边,又将两人的枕头也放近了一些。

  伯谨愣愣的看着她,心中虽惊疑不定,虽然他们小时候曾经因为玩累了,糊里糊涂的同床共枕过,但是那时候都是小孩子家,根本也没有什么男女之别的想法。如今再要钻同一个被窝,那事情可就不只是睡觉那么简单了,他不禁喉头一紧,干咽了一下。

  被铺被拉到了一起,婉如将两人的被子摊开了盖在上面,有些紧张的朝他挪近了身子,伸手褪下他的棉袄盖在两人的被子上,伯谨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心口,轻问:“婉如,你要做什么?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红烛下,她的脸颊被映的犹如一朵大红色的牡丹花,眼波粼粼,羞色艳艳,她伸手轻按他的肩头,让他躺了下去,为他盖上被子,然后自己也钻了进来,他大吃一惊,转头惊慌的看着她:“婉如,你……”

  她不管他说什么,已经钻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闭上了眼睛,嘴里轻声说道:“我原本就是你的媳妇。”

  他更是没了睡意,紧张勾起她的脸,紧迫的盯着她:“你是说,你……你……愿意?”

  她伏在他胸前,喃喃道:“是的,愿意。让一切都回归本来面目吧。”

  方伯谨又惊又喜,紧张激动的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自己盼了那么多年,等了那么多年的洞房花烛,竟然会在这样一个情形下发生?

  “可是,婉如,我们还没有成亲……” 他面红耳赤的在她耳边轻说,体内的血液已经在加速流动。

  婉如看着密室的顶,凄然一笑:“日本人就在我们的头顶上,难道我们还要燃放鞭炮,大宴宾客吗?”

  她扬起睫毛轻抚他的脸:“对不起伯谨哥哥,让你等了那么多年。”

  是的,她心软了,被感动了,虽然她依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伯谨,她对伯谨始终也没有对赵正礼的那种灼热的火焰,但是生于乱世,朝不保夕,她最大的一桩心事,就是方家的恩情,她想在厄运降临之前,报答方家的养育之恩和伯谨的情深似海。将自己交给他,以身相许,或许是最好的报答方式了。

  一男一女在同一个被窝里,肌肤的摩挲,体温的交流,很快就变成了宇宙间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下于火山迸发,大海呼啸的威力。

  她的身子不自觉的在他怀里轻轻的蠕动着,这使他全身如着火般的燥热,呼吸急促起来,只觉有一股热流在小腹里攒动。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丈夫。无论有没有那个仪式,你都是。” 她带着哭腔小声呓语着。

  他的眼睛在烛光下闪闪发光,就像星一样的灿烂:“你爱我?愿意嫁给我?” 他喉音沙哑,急促的呼吸着。

  她紧张的凝视着他,轻轻咬了下嘴唇,点点头。

  他高兴坏了,他终于等到了,终于等到她点头了,这一次不是因为父母之命,不是因为婚约,而是她自愿要和他在一起,他原本阴雨绵绵的心海,突然间变得一片晴朗,他笑了,也哭了,紧紧将她拥在怀里。

  “天,我们竟然兜了那么大个圈子……不过我很高兴,很高兴,上天让我们重逢果然是有意义的。婉如,我好高兴,我的小新娘。” 他激动的拥紧她。

  眼角的泪水,濡湿了她的脸庞,他幸福的低下头来吻她,温柔而缠绵,婉如的心中也有种大石落地的感觉,三年了,兜兜转转,她依然是属于他的。

  “相信我婉如,我会爱你,珍惜你,一生一世对你好。”

  “我相信,我一直都相信。”

  三年的经历和沉淀,已经让她明白,再激动人心的爱情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生活需要一个沉稳宽容的伴侣。

  赵正礼已如一缕青烟般在空中消散,或许还剩下些许淡淡的回味,但是烟雾终究是烟雾,而伯谨才是真真实实陪伴着她的人。

  她的嘴角浮起一个羞涩的笑容,将脸埋在他的胸前,环住他的背,轻声说:“伯谨哥哥,我是不是很傻?你能原谅我吗?”

  他怜爱的将她耳旁的发丝拨到脑后,微笑道:“原谅你什么?” 他吻她的头发。

  “原来你是这么好,我却像个笨蛋一样在寻找那些虚无缥缈,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他微笑不语,只是抱着她。

  “等日本人走了,我们就写信给方伯伯和方伯母。”

  “你该改口喊爹妈了,还有,以后不能再喊我哥哥了。” 他轻轻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迷醉的看着她。

  她的脸红红的,一汪秋水动情的看着他,他凑到她耳边低声道:“这里不行,待会把她们吵醒了,我们怎么见人啊?” 他笑:“等我们脱险,就立刻回杭州结婚,一刻都不耽搁。好不好?”

  她的眼里因为心神激荡而晶莹闪亮,点点头,再次害羞的抱着他,她并不知道,自己主动的与他亲密,会让他难以自持。

  方伯谨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自己的欲火压下去。

  桌上的红烛就如新房里的喜烛一般,照在他们的渐渐睡去的脸庞上。

  第二天一早,月梅和锦娘都是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打量他俩,弄得伯谨和婉如都是满脸通红。

  月梅上前拉着婉如走到密室的一角,一脸喜色:“小姐,你真的想通了?”

  婉如羞涩的点点头,轻叹道:“绕来绕去,还是逃不出命运。”

  月梅握住她的手臂说:“哎呀,你和方少爷早就该成亲的,现在兵荒马乱的,礼数也不用讲究了。所以你也不用害羞,我和锦娘都明白的。”

  她这么一说,婉如更脸上发烫,轻推了她一下。

  月梅双手合十,仰头看着天花板,说道:“谢天谢地,老爷太太,小姐总算是开窍了,你们可要保佑小姐和方少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早日生儿育女。”

  婉如轻轻一跺脚:“你胡说什么啊?也不怕人笑话。”

  锦娘在一旁听到他们的谈话,凑了上来,笑道:“哎哟,笑话什么嘛,你两定亲都十多年了,虽然现在世道不好,但是该结婚还是得结婚,该生孩子就生孩子,我这酒窖里有的是好酒,今晚我们就开一坛,给你俩办喜事。只不过这洞房嘛,是要延一延了,不然你们好意思,我们也不好意思啊,呵呵。”

  说着锦娘和月梅都咯咯咯的笑起来。婉如羞的满脸通红,双手捂着脸,转身跑开,正好撞在伯谨的怀里,伯谨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一脸深情的将她轻拢在臂弯里。

  说笑了一番,四人安静下来侧耳倾听着地上面的动静,一片安静,没有了前几日的脚步声,叫嚣声和摩托车声。

  想着日本人应该已经离去,四人打算晚上从密道逃出去。

  入夜时分,四人吃过晚饭,正在准备着干粮和清水打算一路上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的时候吃。

  突然,密室外传来响声,“咚咚咚!”“咚咚咚!” 好似是铁棍敲打木门的声音,四人赶忙停下手中的东西,侧耳倾听。

  有人发现了地窖入口,却因为打不开,而在地上不停的砸,砸了半天,又开始撬,不一会儿,木质的地窖们就被打开了。

  杂乱的脚步声,说明进来的不止一个人。

  “これは何ですか?(这是什么?)”

  “それはワインですか?(是酒吗?)”

  是日本话!密室里的四人都惊呆了,虽然知道日本兵的暴行,但是四人还没有真正和日本人近距离接触过,而此时,他们就只有一墙之隔,当即有一种与恶魔同处一室的感觉。

  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狂笑,那些人像是找到宝藏般欢呼起来,开始在地窖里边喝边笑,又叫了更多的日本兵下来。

  地窖里的酒很快被他们搬光,吵闹狂呼的声音渐渐减弱,密室里四人的神经稍稍松了松。

  锦娘指了指密室暗门,示意赶紧从暗道离开,四人小心翼翼往暗门走去。

  就在此时,月梅因为慌张,膝盖撞在板凳上,没有站稳,朝一侧晃了几下,撞在架子上,她倒是没事,可是却把背上襁褓里的楷儿下了一跳,顿时大哭起来。

  婴儿的啼哭声天生就有着极强的穿透力,楷儿这一哭,四个大人瞬间脸色煞白,知道大事不妙,锦娘赶紧去开暗门,月梅手忙脚乱的哄着楷儿。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什么问题,暗门却怎么都打不开,方伯谨赶紧上前用力尝试,无论是推还是拉,就是打不开,原来是因为密道里早已塌方,泥土石块早已经将通道给堵死了。

继续阅读:第45章 千钧一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