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千钧一发
江心2019-10-08 10:363,646

  月梅急急忙忙解下身上的背带,将楷儿抱在怀里,用手捂住他的嘴巴,可是平日间甚是听话好带的楷儿,此时不知道为何却哭个没完。

  方伯谨在暗门前,又是撞又是踹,满头大汗,用尽全力,那暗门依然是纹丝不动,他原本就是书生公子型的,体力活从来也不是他的强项,已经是气喘吁吁。

  婉如四下里一寻,看到一旁有一把铁锹,赶紧递给伯谨,伯谨拿起铁锹在门缝里用力扳动。

  而这头月梅捂着楷儿的嘴巴,看着楷儿皱着两条浅浅的眉毛,小脸涨的通红,一个母亲的心痛的就像是被人撕裂一般,虽然她曾经痛恨这个孩子的来历,甚至动过打掉他,扔掉他的念头,可是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遭受分娩之痛,哺乳之苦的亲生的骨肉啊。

  天然的母性,不知不觉中让她对这个孩子产生了深深的感情,看着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睛满是泪水,她的心很疼很疼。

  只是,她的心魔终究未散,看着楷儿的小脸,不知怎的,又想起了那个屈辱下午,想起了尤二柱那张恶心丑陋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想起他禽兽般趴在自己清白的身子上发泄,心中巨大的耻辱和绝望感再次像喷涌而出的熔岩,将她的理智融化。

  这是个本不该来到世上的孩子,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大哭?难道他是上天派来毁灭自己的吗?啊!是的,他是魔鬼的孩子,他是来讨债的,他是来害自己的!不,他不止要害死自己,他还想害死亲爱的婉如,她爱恋着的方少爷,还有锦娘和小宝……对!这个孩子就是魔鬼派来要害死他们的!

  月梅双眼瞪着楷儿发直了,突然间,她认定了这个孩子是故意想要用哭声将日本鬼子引来害死所有人的!不!她不能让这么可怕的事发生,她要制止!

  她的手往上移动了一点,捂住了孩子的口鼻,用力的摁了下去,楷儿被襁褓束的紧紧的,根本无法挣扎,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泪水,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另外三人此时正为了如何打开暗门而伤透脑筋,无计可施的婉如不经意间一转头看到月梅捂着楷儿的脸,吓的魂飞魄散,冲了上去,用力拉她的手臂吼道:“你做什么?你疯啦!他是你儿子!”

  “不,他是魔鬼,是孽债,是祸害!他是来害死我们的,他就是来害死我们的!” 月梅又沉浸在一种疯狂的状态里。

  婉如看着楷儿那小小的脸,有红转白,吓的半死,拼命拉她的手,喊道:“月梅!你快松手,松手啊!他要死了啊!”

  月梅死活不放,眼神直勾勾的,颤动着脑袋,下了死心要闷死楷儿,婉如急的只得用力拍打月梅。

  伯谨回头一看这情形,丢开那无望暗门,过来帮着婉如拉开月梅的手。

  “月梅,你快放手,事情不一定会那么糟。” 伯谨喊道。

  月梅看到伯谨,眉头一皱,更是沉入一种绝望痛苦的情绪中,她原本就自卑,失贞后更觉得自己配不上方伯谨,她知道自己连做偏房的资格都没有了,哭道:“我不要他,我不要他的!”

  伯谨一边拉她,一边低吼:“你不要,我要!快放手!如果孩子死了,我不会原谅你的!”

  一听这话,月梅一怔,好似得到了安慰,泪眼朦胧的望着他,缓缓松开了捂住楷儿的手,一转身投入到伯谨的怀里,伏在他怀里痛哭,方伯谨轻蹙着眉头,抬手拢了她一下。

  婉如赶紧抱过楷儿查看,还好,孩子嗽了几声,慢慢调匀了气息,婉如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惊出来的汗珠,瘫坐在椅子里。

  一抬眼,看到月梅正拥抱着伯谨,伯谨也轻揽着她,心中有些奇怪的感觉,但转念一想,自己与月梅情同姐妹,原本就有意让伯谨将月梅收房的,如果伯谨愿意,那自己和月梅效法娥皇女英,共侍一夫也无不可。

  她低下头哄着襁褓中的楷儿,心头是苦涩的,这种苦涩并不是因为看到伯谨和月梅拥抱,而是她觉得自己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向陈旧的封建家庭伦理屈服了。绕了一大圈,还是接受了父母为自己订下的亲事,绕了一大圈,还是接受了一夫多妻制,人世间到底有多少无奈与妥协?

  暗门打不开,四人被堵在了密室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密室门外突然又传来脚步声,吓的四人如惊弓之鸟般的紧紧站到一起。

  这次的脚步很轻快,好像是小孩子在又蹦又跳的,然后又是一阵日本话,细听之下是一男一女两个日本孩子在酒窖里玩。

  “美智子,来抓我呀!”

  “好啊,我们来玩躲猫猫!”

  两个孩子对这个酒窖是如获至宝一般,觉得是个有趣好玩的地方,在酒窖里追逐游戏起来。

  两人玩着玩着就跑到了密室门口,嘻嘻哈哈的追逐打闹中,那个男孩不经意间撞到了密室的机关,于是,密室的门在一阵“嘎嘎吱吱” 的声响中,在两个日本孩子好奇的眼光里被打开了……

  //

  在暗无天日的密室中呆了那么些天,午后的阳光刺眼的令他们睁不开眼睛。

  他们被抓了出来带到了蔡家宅子的大厅里。

  一个日本军官和一个身穿和服的日本女人坐在那,俨然像是这房子的主人般,锦娘从鼻子里冷嗤了一声。

  桌子上堆了一些字画和绣品,那日本军官一脸冷漠的盯着他们几个,小眼睛里看不出一丝人情味,嘴角下拉着,倒是那个日本女人,让身旁的几个士兵,将画作一幅幅的打开,细细的品鉴着,脸上表情生动,长相也颇为秀气,一身素雅的印着青竹和服很是得体。

  “这个好”,“这个不好” ,只要她说不好的,那士兵就会扔到一旁,她说好的,就会小心翼翼卷起来,放到桌子上。

  方伯谨和婉如几人,都默然不语,事已至此,只能等待命运的判决书。

  过了一会,那个日本女人看完了所有的字画,举起手将一旁的翻译招了过来,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便定定的看着婉如他们。

  翻译点头说道:“夫人问你们,知道这些画是谁画的吗?或者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

  那日本女子拿起手中的“睡莲图”和“芙蓉双开福字图”,伯谨和婉如对看了一眼,看了看桌子上她选出来的字画都是出自伯谨的手笔。

  “是我画的。” 伯谨回道。

  翻译回了日本女子后,她很是惊讶的站了起来打量着他们几人,然后笑着和那个日本军官说了几句,那日本军官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阴恻恻的说了几句,“噌--”的一声拔出一节腰间的佩刀,刀气逼人,寒光森森,伯谨和婉如几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一缩。

  翻译上前道:“佐藤大人和夫人不信你的话,说你们撒谎。除非你能当场再画出一幅让他们满意的画,不然就把你们都杀了!佐藤大人是最讨厌说谎话的人的。”

  婉如担忧的看了伯谨一眼,紧拉住他的小臂,伯谨朝她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道:“没事,别担心。”

  那日本女子命人准备好了文房四宝,婉如上前,亲自为他研墨。

  伯谨气定神闲的问道:“你们要我画什么?”

  翻译问了一下,那个日本军官看着门外竖着的太阳旗,想了想,说道:“太阳!”

  凡作画的人,都知道太阳光芒四射,肉眼根本无法观测,除了感知光热之外,是绝难用画笔描绘出来的,他出这个题,其实就是故意刁难方伯谨。

  婉如大吃一惊:“伯谨哥哥,怎么办?”

  伯谨略一蹙眉,朝那日本女子看了一眼,嘴角浮出一个微笑,吸了一口气,润笔濡墨,聚精会神的在画纸上勾画起来。

  他这几年在外流浪一直是靠字画谋生,加上他自己喜钻研,画技早就精纯非凡。

  那日本女子站在一旁看他落笔之纯熟,构图之新颖,画工之精美,惊讶的眼睛越睁越大,连婉如都是由衷佩服。

  原来伯谨画的是一幅山水画,山峦叠嶂,雾气缭绕,山间翠竹丛丛,小径清幽,瀑布飞虹,溪水潺潺,仿佛能听到鸟鸣猿啼,小径上一妇人携一儿一女,举伞闲步。整幅画利用水墨深浅,光影交错,虽没有画太阳,却让人一眼就能感觉到太阳光穿透云层,洒在山水翠林之间,天地人融汇一体,美不胜收。

  方伯谨收住最后一笔之后,轻吐一口气。

  那日本女子惊讶的赶紧拉了自己的丈夫前来观看。

  那佐藤一看之下也是一惊,点了点头。

  那日本女子甚至有些激动,跟丈夫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

  翻译说道:“夫人很欣赏你的画作,问你是如何想到把她也画进图中去的。”

  方伯谨淡然道:“这位夫人衣着素雅,喜爱书画,定然受过良好的艺术熏陶,是位志趣高雅的女士。我的这幅画也是夫人的这身美丽的和服给我的灵感,所以就把夫人和孩子都画了进去。”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翻译回复之后,那日本女子非常高兴,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和丈夫又是叽里咕噜的一通说。那佐藤点点头,指了指方伯谨,用蹩脚变调的中文说:“你,很好!教我的孩子,写汉字,画画!不用死!”

  方伯谨忙拉着婉如说:“她是我的妻子。”

  佐藤点点头:“你的妻子,不用死。” 一转身指着月梅和锦娘凶巴巴的说:“她们,陪我的兵。”

  月梅和锦娘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方伯谨忙上前,拉起月梅和锦娘的手说:“她们都是我的妻子,这两个是我的孩子。”

  佐藤用怀疑的眼光等着方伯谨:“我最讨厌说谎的人。我可以杀光你们!”

  方伯谨急忙道:“不,是真的,她们真的是我的妻子和孩子。” 说着赶紧左右开弓搂了一下月梅和锦娘的身子。

  佐藤扫了她们四人一眼,那日本女子也上前来劝自己的丈夫,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

  佐藤眯着小眼睛,咧开嘴,呵呵呵呵的笑起来,笑的方伯谨四人全身发冷。

  伸出手指指着方伯谨道:“你,很好!”

继续阅读:第46章 厄运降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