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厄运降临
江心2019-10-08 10:384,438

  那日本女子将他们又安排回了原先婉如和月梅居住的小院子里,派了两个士兵把守着。

  关了门,四人都是一阵虚脱,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不停的喘着气,按着剧烈挑动的心脏。

  方伯谨回想刚才的千钧一发,死里逃生,恐惧袭上心头,全身冷汗涔涔。

  锦娘拉着儿子走上前来,跪了下来,激动的说:“谢谢,谢谢你方先生,如果没有你,我和小宝今天是躲不过劫数了。”

  方伯谨赶紧将她扶起,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不用谢,对不起,情急之下,只能胡言乱语,还望你不要介意。”

  “介意?”锦娘一笑:“如果不是你的应变,我和小宝就没了性命了,我怎么会介意?”

  月梅也抱着楷儿上来跪在地上给方伯谨磕头:“方少爷,月梅感激您的救命之恩,此生愿意做牛做马伺候方少爷和小姐,绝无怨言。”

  方伯谨又将她也扶起来微笑说:“月梅,不用如此,生死攸关,能活下来就好。”

  婉如上前说道:“如今我们还在日本人的手上,大家还是要小心些才好,不要露出马脚。”

  她看了看锦娘又看了看小宝说道:“锦娘,从现在开始,你要改口喊伯谨为相公,小宝,你要记住,要喊方叔叔做爹爹。”转身又对月梅说:“月梅,你也是。大家都要小心。”

  月梅和锦娘都面带羞容的很是不好意思,倒是锦娘的儿子小宝一直都很喜欢方伯谨,开口就响亮的喊了声“爹爹!” 逗的众人都笑起来。

  夜里,婉如盘腿坐在床板上,在煤油灯下为伯谨缝着撕破的衣服,耳朵则听着门外日军的声响。

  伯谨坐到她对面,灯光下的婉如,两条麻花辫松垮垮的,两鬓,耳后都是散发,身上穿着粗布棉袄,鼓鼓囊囊,显的很臃肿,和普通的农妇没啥两样,他心里难过,轻轻说:“婉如,等我们脱险,就立刻回家,我要你做方家的少奶奶,过最好的生活。”

  她抬眼看看他,笑道:“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说着熟练的用线在针头上绕了几圈,轻轻将针一拉,打了个结,用牙齿咬断了线头。

  他摇头:“你美极了,只是我想给你最好的衣服,首饰,让你开心。”

  婉如将衣服叠好,放在一旁,冲他一笑,不言语。

  他拉起她的手,有些紧张的轻声问:“我今天权宜之计说的话,你会不会生气?”

  婉如笑着摇头:“怎么会?我原本也想着让你把月梅收房的。锦娘与你年纪相仿,心地善良,如果你能照顾他们母子也很好啊。”

  伯谨对她的大度很不解,也并不觉得开心,疑惑道:“你不生气?不吃醋吗?”

  婉如依然微笑着摇头。

  “婉如,你……”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答应了嫁给自己,他们有了肌肤之亲,可是他的心里依然很慌乱,他不明白她,也看不懂她,她太平静,太大度。

  他清楚的记得小时候,父亲方展图纳了姨太太的时候,母亲是那样的嫉妒伤心,可是为什么婉如好像巴不得自己多娶几房似的。

  婉如将针线收拾好,就想要去休息,他轻拉住她,让她坐在自己身旁,低声问道:“婉如,你会不会变卦?”

  婉如转头看他浅笑着:“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既然我答应了,那就是答应了。别胡思乱想了。”

  “婉如,我心里只有你一个,没有别人。” 他竭力表白着。

  她扬起睫毛,轻握住他的手,微笑道:“我知道。”

  她的确是答应了,的确对他的态度不同了,她关心他,为他做饭,为他缝衣服,除了没有圆房,她把一切夫妻间该做的事都做了。

  只是,她好似也变了一个人,不再活泼,不再梦想,不再任性,不再欢笑。

  方伯谨被佐藤命令教受自己的两个孩子画画和书法,而婉如则被佐藤的妻子幸子拉着绣花,写字,画画,就这样,没几天他们就跟着日本人的队伍开赴到了另一个小镇上。

  日本人大肆抓捕抗日志士,在街上随意的抓人杀人,每到一处都是血雨腥风,人心惶惶。

  为了生存,方伯谨和钟婉如都不得不压抑着内心对日本人的愤怒和厌恶,小心翼翼的陪着他们,找寻着逃跑的机会。

  //

  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初,日本占领江南重镇嘉兴,佐藤带领的部队和其他的日本部队会合,并在嘉兴城外驻扎下来。

  方伯谨几人被安排在城里一个带院子的民宅里,并有汉奸在附近看守,婉如和伯谨其实就是相当于被软禁了起来。而幸子每隔一天就会带着两个孩子到画坊里来学习画画写字。

  虽然日本人在中国的暴行简直是罄竹难书,但是这个幸子却出生在日本的诗书之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尤其对中国文化很迷恋崇拜,她并不喜欢战争,但是她无法阻止丈夫和整个国家疯狂的军国主义思想,她并不想来中国,但是丈夫坚持要带十岁的儿子,太郎,来中国“锻炼”男子汉气概,她不放心,只得带了六岁的女儿美智子一起跟了来。

  并不是她有多喜爱中国人,她喜欢的是有才华的人,真正让她服气的人。

  她一个人整天和一群军人在一起,觉得很是无趣闷气,方伯谨和钟婉如出众的样貌和高雅的才情,让她很是欣赏,当知道婉如还会弹奏古琴,下围棋时就更是喜爱的犹如知己好友一般,有时拿着自己的三弦琴与婉如交流着琴艺,有时又拉着婉如下棋,婉如虽然不自愿,倒也应付自如。

  比起婉如,方伯谨的任务则繁重挫折的多,佐藤的两个孩子,一个十岁,一个六岁,都正是精力充沛,调皮捣蛋的年纪。

  伯谨没有做过父亲也没有做过老师,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管教这两个孩子,尤其是那个男孩,太郎,不单调皮,而且已经受到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影响,嘴上整天挂着要把中国人都杀光的言论,让方伯谨很厌恶。

  虽然幸子有时候会制止儿子这种凶残的念头,但是她的慈爱教育与整个已然疯狂的日本军国主义相比,实在太微不足道了,太郎一开始还会敷衍一下母亲,后来,对母亲的话也当了耳旁风,坚信了父亲的那套魔鬼理论。

  那天,幸子带了俩孩子又来到小院,极其礼貌的弯腰鞠躬,将两个孩子交给了方伯谨,便邀请婉如去隔壁的房间下棋。

  太郎和美智子跟着父母来中国已经两年了,粗通中文,虽然说的不好,但是不用翻译也能交流。

  两个孩子对方伯谨还算是尊重,他们佩服方伯谨的画技和书法,照着方伯谨所教,拿着毛笔在纸上练习。

  “老师,你是我见过画画最厉害的中国人了,我就佩服你一个中国人。其他中国人都是猪。” 太郎一边临摹着方伯谨的花草图,一边说着。

  方伯谨觉得这话很刺耳,紧蹙眉头摇头道:“比我画的好的中国人何止成百上千?”

  太郎斜侧着头,挑起眉峰,一脸不削的看了眼方伯谨,嘴里冷哼道:“我才不信!那些人又脏又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和猪有什么区别?”

  方伯谨摇摇头说:“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机会上学,并不能说他们就是猪。”

  太郎放下毛笔,转过身来说:“我父亲大人说了,我们日本人是来帮助你们的,杀光那些猪,由我们日本人来统治,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将来就会富强了。还有,我们大日本帝国总有一天会统治世界的。”

  他的狂妄,让方伯谨反感之极,真想丢下纸笔,一走了之,但是他不能,如果他意气用事,或者得罪了这两个孩子,那么自己难逃一死之外,还会拉上婉如,月梅,锦娘,和两个孩子的性命。

  他只能咽了口气,不再作声。

  小孩子的注意力短,坐了半个小时,美智子已经没了耐心,起身拉着太郎要出去玩。

  方伯谨本来也没有心思教这两个侵略者的孩子,便点点头,随让他们出去玩耍去。

  两个孩子跑到后院中,见到锦娘正在井边洗衣服,一旁小宝正蹲在地上玩泥土,楷儿则躺在摇篮里晒太阳。

  太郎和美智子跑上来就要和小宝和楷儿玩耍,锦娘忙站起身护在儿子和楷儿前面,连连摆手:“不,不行,不行!”

  太郎骄横的上前一步指着锦娘高声命令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再敢说不字,我就把你们全杀了!”

  锦娘连忙禁声不语,太郎跑上去,拉着小宝硬要和他玩耍,小宝不愿意,吓的哇哇大哭。

  锦娘看的心疼,再次上前护住儿子说:“不行,不行,小宝还小,不能和你们玩。”

  “你这女人真啰嗦。哼,你给我等着。” 太郎说着跑到门口喊了两个日本兵进来,叽里咕噜说了几句日本话。

  那两个日本兵,二话不说,上前就将锦娘给抓了起来,锦娘正要张嘴喊救命,嘴巴已经被堵上。身上也被绑了起来,被他们从后院抬走了。

  锦娘被带走后,太郎强行要和小宝玩,小宝吓的哭不出声,只是呜咽着流着眼泪,太郎从腰间拿出一把木质手枪,上前抓住小宝的衣领道:“我现在要来抓你,你要跑知道吗?”

  其实太郎是想和小宝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但是小宝并不想玩,他眼看着母亲被人抓走,本能知道太郎不是好人,心中十分抵触。

  他只是呆站在那抹眼泪,倔强着的不动,太郎见他竟然不听自己的命令,上去就推他:“你跑啊,我让你跑啊!你怎么那么笨啊!”

  “你如果不跑,我就叫人杀了刚才那个女人!” 太郎生气的吼。

  小宝无奈,只好边哭边撒腿在院子里跑,太郎兴奋的拿着木枪在他身后追,不时的瞄准他假装射击。

  那头两个男孩追逐着,满院子的跑,这边美智子看到摇篮里的楷儿,本能玩起了扮家家的游戏,一会和楷儿说话,一会又假装自己是楷儿的母亲,喂他吃东西。

  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谁也没想到,美智子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想起模仿给孩子洗澡的情节。

  一边口中喃喃自语,一边将楷儿从摇篮里抱了出来,脱了衣服来到洗衣盆前,将光溜溜的楷儿放进了冰冷的洗衣水里。

  楷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美智子皱着眉骂道:“你真吵,你吵死了!”

  她把楷儿当做洋娃娃一样的玩弄,一会掐,一会打:“你不听话,我就打你!”

  但是楷儿怎么会懂?大冷的天被丢在冰冷的水盆里,自然是要哇哇大哭的。

  美智子急了,抓起水盆里的湿衣服,就盖在了楷儿的脸上,总算是把哭声给掩盖住了,她这才放下心来。

  那边太郎一把抓住了小宝,将小宝按到在地,又打又踹,骑在小宝的头上,大声笑道:“哈哈哈,你们中国人就是猪!”说着拿着木头手枪,对着小宝的后脑砸去。

  过了一会,美智子有点害怕,伸手将盖在楷儿脸上的湿衣服拿开,却发现楷儿已经脸色变紫,好似没有了呼吸,这下她吓的慌了手脚,哭着跑到哥哥太郎身边。

  太郎跑过来看见到木盆里已经没有了气息的楷儿,也很害怕,回头看看小宝也躺在地上不动,心想这下可出大事了。

  呆了片刻,太郎眼珠子一转,握住美智子的肩头,吼道:“不许哭!”

  美智子颤抖着身子,抹着眼泪,收住了哭声。

  太郎一咬牙:“别怕。”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湿布再次放在了楷儿脸上,又拖了小宝过来趴在木盆边,把小宝的手放在楷儿脸上的湿布上。

  做了个假现场后,拉着美智子就往屋外跑,将美智子塞进了门口等待在那的汽车里,自己又冲进屋子,拉起母亲幸子,急急用日本话说:“母亲,美智子突然肚子疼,快走,快走!”

  幸子不明所以,听到女儿肚子疼,赶忙起身告辞,急急忙忙的跟着儿子上了车,汽车发动,呼啸着往城外驻军营地飞驰而去。

  婉如和伯谨虽然有些奇怪他们的匆匆而去,却也并没有联想到什么可怕的事,各自心情抑郁的收拾着东西。

  过了约莫一刻钟,月梅挎着菜篮子回来,问婉如楷儿在哪,婉如随口说在后院与锦娘在一起。

  没过两分钟,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划破天际!

继续阅读:第47章 祸不单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