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祸不单行
江心2017-10-07 08:334,323

  婉如和伯谨的心紧紧一抽,赶忙跑到后院,眼前的景象让两人惊的失去了思想。

  愣了两秒,伯谨赶紧跑上前去,想要对楷儿施救,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楷儿小小的身子已经冰凉,这条因罪恶而诞生的生命,就这样因罪恶而消逝了……

  月梅抱着楷儿的尸体,仰天大声嚎哭,婉如跪在她身边,心痛的犹如裂成了碎片,根本不知道要用什么话语来安慰她。

  伯谨赶紧掉头查看小宝,好在小宝还有一口气,伯谨赶紧施救,在他胸口反复搓揉,没多久,小宝悠悠醒转过来,捂着疼痛的后脑,一脸的惊恐。

  “小宝,这是怎么回事?你妈呢?” 伯谨急问。

  小宝不停的打着冷战,哭着指了指后门。

  伯谨赶忙跑出后门,寻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草垛后面,找到了嘴巴被堵,五花大绑,衣衫敞开,全身赤裸的锦娘,她被那两个日本兵奸__污了,眼珠子凸出来,伯谨不知她是死是活,但是她那凄惨的样子,令他发自灵魂深处的震惊。

  他从小生活在美好的环境里,慈爱的父母,友爱的手足,美丽的未婚妻,奢美的庭院,优秀的同学,他周遭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虽然流浪的这两年他也看尽了世间百态,但是如眼前这样的残忍丑陋,人间地狱般的景象,实在是让他对人性产生的怀疑,他原本的坚信的世界正在崩塌。

  痛苦的上前扔掉她嘴里的脏布,他将她的上衣扣上,又为她穿好裤子,解开绳索,锦娘的眼中并没有泪水,只是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就往院子里跑。

  伯谨跟着跑回后院,却发现院子里只有小宝一人坐在地上抹眼泪,而月梅和婉如都不见了踪影,楷儿的尸体也不见了。锦娘冲上去一把将儿子小宝抱在怀里。

  伯谨知道大事不妙,赶紧跑进屋子里边喊边找寻婉如和月梅的身影。

  没有,屋子里没有人,伯谨跑到街上,发现街上的行人都在扎堆议论着什么似的,赶忙上前跑到人群中问:“你们有没有见到两个姑娘,其中一个抱着孩子?”

  人群中立刻有人说道:“哎呀,有啊,刚从这里跑出去啦,那个抱孩子的又哭又叫,疯了一样……”

  “是啊,我看那个孩子全身发紫,好像是没气了”

  “唉,他们好像是往镇外日本人的驻地跑去了!”

  “哎哟,估计又死日本人做的缺德事……”

  伯谨犹如当头一个霹雳,脸色煞白,不及多想,赶紧往镇外日本人的驻扎地跑去。

  跑到镇外,两旁是长满荒草的农田,几片树林子,伯谨远远看到婉如的身影,赶紧追上去,不想,心慌意乱之下,一脚踩到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上,扑到在地,崴了脚,膝盖也擦破了皮,顾不得疼痛,他咬着牙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追着,嘴里大声喊着:“婉如……婉如……”

  可是婉如听不见,她正边哭边奋力的追着已然癫狂的月梅,不知怎的,月梅抱着楷儿的尸体竟然跑的飞快,自己跑的快断气,但月梅的背影却越来越远……

  月梅是拿了菜刀跑出去的,她是要去拼命,她是要去和日本人同归于尽!

  婉如实在跑不动了,脸色苍白的扶着路边的大树,按着胸口,急促的喘气,气还未喘匀,空中便传来了一阵枪声。

  树林里惊飞起一群乌鸦,“呱呱呱呱”的闪动着翅膀,飞入天空,婉如抬头看着它们成群而起的身姿,犹如一大片漆黑的乌云,心头一凉……

  伯谨总算是追上了婉如,气喘吁吁的说:“婉如,快走。”

  “伯谨哥哥……月梅,月梅她……” 她哽咽的无法言语。

  她话未说完,不远处传来了“突突突突”的摩托车声响,路上冒出许多附近村里的村民,四处窜逃,边跑边朝他们说:

  “那个女的真是个疯子,拿刀砍日本人,这下不知道要连累多少人……哎呀,快跑吧!”

  “快跑吧!小日本刚打死了一个抱孩子的女人,现在开了摩托车出来杀人啦!”

  两个村民好心的告诉婉如和伯谨,神色慌忙的跑了。

  月梅死了!月梅死了!婉如双腿一软,伯谨赶忙扶住她:“婉如,我们必须赶快走,坚持住啊。”

  婉如觉得天旋地转,虽然脑子里下意识的知道该赶紧逃跑,但是脚下就是使不出力来,每一步都如踩在棉花上一般。

  身后的摩托车声越来越响,枪声也越来越频密,日本人为了报复月梅持刀砍人,决心杀掉一批中国人,以儆效尤。

  他们开着双坐摩托车,车上架着冲锋枪,沿街见人就射,摩托车队后面是一小队步兵,长长的刺刀,刺入那些还未死绝的人体内。

  伯谨焦急的一手搂住婉如的腰,一手将她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两人也跟着人群往前跑去。

  伯谨脚上,腿上都有伤,每走一步都很疼,婉如则是受了极大的刺激,昏昏沉沉,脚下虚浮。

  月梅死了,月梅死了!她的脑袋里只有不停的转这四个字,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她俩从小到大一起长大,彼此扶持爱护的画面。她不信,她无法接受,月梅死了,也就意味着,她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一个来自自己家,与自己患难与共的姐妹。

  如果不是月梅陪伴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在方家的日子将会是多么的孤苦难熬?如果不是月梅陪伴在自己身边,自己被方家赶出家门后,回是多么的凄苦孤独……或许被强奸凌辱的就会是自己,或许今天死的就会是自己。

  月梅死了----

  虽然她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这个刺激太大了,她心头犹如被什么堵住,呼吸困难,微一仰头,吐出一口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手臂一沉,回头一看,婉如已经晕厥,伯谨看看身后不到二十米远的摩托车,用力抱起婉如,放弃了大道,索性跳进了一旁的农田里,往荒草地里钻。

  可是,四周许多村民也都想到这最后的保命方法,纷纷往两旁的农田里跑,日本兵立刻也分成两组跳下农田追杀。

  伯谨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全身已经湿透,他原本就是个文弱书生,身子单薄,加上身心俱疲,抱着婉如更是吃力,连走路都走不稳,在荒草中走了一会,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耳旁是接二连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鲜血洒在了枯黄的长草上,他看到不远处一个日本兵手中拿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站在那狂笑。天!这是什么样的魔鬼在人间行走?

  伯谨从心底生出对人性的绝望,如果不是要拯救婉如,他恨不得冲上去与这个魔鬼生死一搏!

  只是,他不能,他一定要救婉如,他的余光扫到不远处的一片密林,吸了口气,再次用力的将婉如抱起,往密林跑去。

  “那里有人!那里!”

  “开枪!开枪!”

  他被发现了,身后传来阵阵日本话,枪声,脚步声,他们像是一群鬣狗,快速朝伯谨追来。

  “啪----” “啪----” 身后响起枪声!

  方伯谨不知道这些枪声是不是冲自己来的,顾不得这么许多,只是憋着气,抱着婉如往密林去。

  刚要进入密林,耳后一阵巨响,后背上一疼!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枪了,此时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把婉如送到最安全的地方去,而眼前最安全的地方,或许就是这片密林。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突然觉得身轻体健起来,快速的跑进了密林深处,将婉如藏在一个土坡后面。

  刚放下婉如,正要站起来,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喉头一甜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此时他才明白自己是真的中枪了,眼前发黑,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婉如还是昏迷着,伯谨知道自己伤势很重,四下里看了看,却没有更好的藏身之处,而身后又传来的日本兵的声音,他们进了树林里来搜查。

  伯谨拼命的推婉如,想让她醒过来,赶紧逃跑,但是婉如太伤心了,她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她醒不过来也不想醒来,她想随着月梅和楷儿而去。

  伯谨背后传来剧痛,痛的满头都是冷汗,十指深深插入泥土里,希望泥土能给予他力量,让他能够站起来,但是他站不起来了,他的腿毫无知觉,血水不停从他嘴里冒出来,他不知道怎么才能保护他的婉如,眼中流着绝望的眼泪,他看着婉如美丽的容颜,知道一旦日本兵看到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终于他憋着最后的一口气,抓起一把泥土往她的脸上抹去……

  抹了几下,他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双眼渐渐的模糊起来,又渐渐的清晰起来,仿佛看到十三年前婉如一身缟素,泪眼汪汪的走进方家的样子,美的犹如一朵洁白的玉兰花,明亮的眸子中满是疑惑和恐惧。母亲告诉他,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从那时起他就告诉自己要用一生来爱她保护她。

  一晃而过,他又看见他俩一起写字画画,一起在方家花园里玩耍,看着她慢慢长大,出落的亭亭玉立。过了一会他的眼前又浮现出,父亲方展图,母亲和妹妹方巧心的样子,他憋着一口气,沙哑的喊了一声:“爹,妈……婉如……” 终于眼前一黑,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几个日本兵走了上来,很随意的又在伯谨的背上刺了一刀,看到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子,立刻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回头对那几个用日本话说道:“这个女的还活着呢,把这个男的丢一边去,我们快活快活!”

  那几个日本兵一个个的一脸坏笑,把伯谨扔到了一边,上前就开始扒婉如的衣服。婉如头脑昏沉沉的,只觉得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本能的想要挣扎,那些日本兵看到她挣扎,更是兽性大发。婉如虚弱的喊着“救命!救命!”

  正在那时,耳旁突然响起一阵枪声,婉如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朦胧间,她看到一张留着络腮胡的男人脸,那人伸出手指快速的放在自己鼻子下。

  “这个还活着!快,你们几个救人,你们跟我来,再他妈的杀几个!”

  “是!”

  耳边是噼里啪啦的枪声,也不知道谁生谁死,婉如昏昏沉沉的被人用担架抬着不知道去了哪里。

  //

  日本驻军司令部里,幸子正生气的质问儿子太郎事情的来龙去脉。

  “太郎,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孩子会死掉?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太郎的眼睛不停在眼眶里贼溜溜的打转,支支吾吾的说:“没有,是……他们的另一个孩子和我们玩的时候,不小心把那个小孩子给闷死了……不是我……是那个中国孩子……”

  幸子一看儿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说谎,气的站起身来:“你说谎,一定是你,是你!”

  “不是,不是我!” 太郎倔强的站起身,对着母亲喊:“你们女人懂什么?不就是死了个中国孩子吗?你竟然批评我!”

  “你!好,你是男子汉,你是男子汉为什么做了不敢承认?” 幸子厉声斥责太郎。

  太郎一脸阴鸷之气,竖着眉毛,扭着嘴,对着母亲怒吼:“哼!是我又怎么样?不就是杀了一头猪吗?”

  幸子一听到儿子说这种话,心都凉了半截,自己才十岁的儿子竟然对杀人毫无悔意,对生命毫无怜惜之情,太可怕,太可怕了,她又气又急,挥手就打了太郎一巴掌。

  突然房门被推开,这一幕正巧被佐藤见到,佐藤气冲冲的走上前,反手就给了幸子一个耳光,怒道:“太郎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未来的勇士!你怎么敢打他?”

  幸子恐惧又委屈的看着丈夫,佐藤说道:“那个疯女人砍伤了我们的士兵,真是岂有此理,人已经被打死了,我下令将这附近一带的中国人杀掉一批!哼!谁敢反抗!就要杀!”

  幸子无力的垂着头流泪,美智子上前安慰母亲,哭着承认是自己不小心把楷儿给闷死了,幸子抱着女儿痛哭,心中对丈夫和儿子的残暴已然绝望。

继续阅读:第48章 家族败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