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家族败类
江心2019-10-08 10:403,573

  天津,“济仁堂” 药铺前站了一排日本兵,虽然已经是四月里,街道上却萧瑟的犹如严冬,几乎看不到行人。

  那些日本兵一路站到了赵家大院里。

  大厅上一个肥头大耳的日本军官坐在上座,眼光锐利的扫过屋里瑟瑟发抖的赵家人。他们一个个披麻戴孝,面如土色,抱成一团。

  “听说你们的药铺里有一个神奇的药方,能解百毒,能治瘟疫,太君想要看看。” 一旁的翻译官阴阳怪气的说。

  赵家人早就吓的噤若寒蝉,谁还敢回话,只是一片沉默。

  “谁是这的当家人?” 翻译官又问。

  依然没人敢作声。

  那日本军官阴恻恻的朝翻译官使了一个颜色,翻译官朝门口用日语喊了一声,不一会儿,一个日本士兵压了药铺里的掌柜,走了进来,那掌柜吓的腿脚发软,几乎是半爬半滚的进了来。

  掌柜的脸色惨白,额头上渗着冷汗,全身发抖。

  “快说,这个家里谁是当家的?不然就把你们全都杀了!”

  “啊!不要,不要啊!” 那掌柜跪在地上拼命的摇手,指了指躲在角落暗处的赵施仁,哭道:“大少爷,您别怪我,老爷没了,您自然是这个家的当家人……”

  赵施仁吓的几乎是瘫在了墙上,凸着眼珠子,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利索,颤颤巍巍的往后缩:“老头子把方子给了老三,把翡翠戒指也给了他,他才是……”

  不等他说完,几个日本兵把他从角落拉了出来。

  那个日本军官见他吓的腿脚都在发抖,整个人像根面条似的瘫软到地上,哈哈大笑起来,突然拔出军刀,刀尖抵着赵施仁的咽喉,用生疏的中文说道:“药方拿来,不杀你,不给,全杀……。”

  赵施仁吓得手脚并用的往后倒腾了几下,跪在那求饶:“太君,饶命啊,饶命啊,我没有药方。”

  “嗯?!” 日本军官怒目瞪他一眼。

  赵施仁汗如雨下,不停摆手说道:“我爹偏心我三弟,把秘方传给了他,他已经带着秘方离家了。”

  “你三弟?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

  “啊!他叫赵正礼,现在在……”

  “大哥!” 一旁的赵怀义突然大喝一声。

  赵正礼转头看着怀义,摇头道:“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我不说,我们全家都会死的。”

  “大哥!” 赵怀义突然走了上来,想要将施仁从地上拉起来,哪知施仁已经怕到了骨子里,甩开了怀义的手,伏在地上说:“我三弟现在在上海!”

  赵怀义失望的看着哥哥,他阻止施仁说出正礼的下落,并不是因为有多爱这个弟弟,而是他觉得无论如何“青凤神秀丹”是赵家祖传秘方,就算他们兄弟内斗的再厉害,也不能让日本人得了去。这是属于赵家的宝贝,也是赵家的荣誉。

  “上海哪里?” 日本人继续追问。

  赵施仁跪在地上,擦了擦汗珠,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日本军官突然双眉一竖,挥起尖刀就要砍下,赵施仁吓的四脚朝天,杀猪似的大声尖叫,突然指着一旁坐在轮椅上的雅兰,大喊:“她知道,她知道!”

  屋里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的朝雅兰看去。

  一张木质的轮椅上,坐着一个秀美白皙的少女,一张毛毯盖着她的双腿,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正诉说着她的恐惧,双手不自禁的紧紧抓住身旁母亲的衣襟。

  三太太秀眉本能的将女儿揽在怀里,而她自己其实也怕的全身发抖。

  日本军官的视线转移到她们母女身上,眼珠子在秀眉的脸上滴溜溜的转,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异样起来,两个绿豆眼眯成了一条缝,嘴角缓缓咧开,下垂的脸肉轻颤着,又挨个扫了一眼其他两房的女眷和丫头们,突然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好,给我全部锁起来,今晚我一个个的问!”

  朝一旁的翻译官使了个眼色,翻译官立马心领神会, 立刻下令将赵家的所有女眷和丫头们都押到了后院的一个厢房里,锁了起来。

  屋里是呜呜咽咽的哭声,往日里口尖舌利的二太太如凤蜷缩在椅子里,大哭了起来,引着施仁和怀义的两位夫人也跟着哭。

  “天啊,这可怎么办啊?老爷,老爷!你怎么就去了……剩下我们被日本人欺负啊!” 二太太边哭边捶着胸口。

  雅兰瑟瑟的从母亲的怀里抬起头来,含着泪不停摇头道:“娘,我不会告诉他们哥哥在哪的。我不会说的。”

  三太太秀眉还没来得及接话,一旁的二太太猛的跳了起来。

  “什么?你不说?” 二太太冲到雅兰面前,紧紧抓住她的肩头,大声道:“你不说我们就全要死了,你是要害死我们吗?啊?!我告诉你,你必须说,必须说!”

  她歇斯底里的喊叫,摇晃着雅兰,自己也摇的发散髻落,雅兰被她的样子给吓到了,一旁的三太太秀眉奋力拉开她的手,厉声道:“二姐!你吓到雅兰了。”

  “呵,我吓到她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要死了?那些日本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是个女人都不会放过的。” 她红着双眼瞪着秀眉:“只有把你儿子的下落说出来,或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秀眉冷笑:“你明知道他们畜生不如,还要我把正礼的下落说出来,你不会天真到以为他们会因为有了正礼的下落而放过我们吧?”

  如凤站了起来,散乱着头发,脸上满是泪涕,指着秀眉大声哭喊:“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当年就是用这张脸蛋勾引了老爷,让老爷为你神魂颠倒,现在又把日本人也引了来,害的我们跟着你遭殃!”

  用袖管擦了下鼻涕,又道:“老爷当年那么宠爱你,呵呵,如今如果被日本人糟蹋了,我看你有什么脸面去见老爷!”

  秀眉轻抚着女儿的脸蛋,伤心难过的蹙着眉,轻轻说道:“大不了一个死,跟了老爷去,我是不会让老爷没脸见人的。”

  “呵呵,说的好听,就怕你舍不得死吧!” 如凤冷嘲着。

  秀眉看着雅兰那张漂亮的瓜子脸,心中大痛,她的确舍不得死,因为她舍不得这个天生残疾的女儿,从她出生,她就深深的自责,赵东升用尽办法,翻尽医术也无法治愈她的双腿,这是自己的错,是自己给了她一副残缺的身躯。她是那么美,那么年轻,她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还没被男人爱过,呵护过,难道就要让她与自己一起……

  她的思绪还未想完,雅兰突然开口道:“娘,我不怕死,我跟你一起去找爹!” 雅兰懂事的仰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勇敢坚定的看着母亲。

  一听这话,秀眉像是被人万箭穿心一般的疼痛,忍不住掩面恸哭起来,根本没心思和二太太如凤再做什么口舌之争。

  “你们想死,我们不想死!” 如凤再次抓住雅兰的手,瞪着眼睛:“说,快说,你哥现在在哪?把地址说出来!你哥的一条命可以换我们这么多条命,难道不值吗?”

  雅兰紧咬着嘴唇,不停摇头。

  如凤见她不听话,急了起来,一挥手,就想要打雅兰,秀眉及时一把将如凤用力推开,如凤憋了那么多年的忌妒,怨恨,愤怒,自然是不甘示弱,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冲了上去就和秀眉扭打在一起。

  两人互相撕扯着头发,衣服,尤其是二太太疯狂的挥舞只染的鲜红的尖长指甲,又是抓,又是挠,很快三太太秀眉的脸上便被抓除了血痕,秀眉忍无可忍,也不甘示弱,用力的反击着。

  “住手!!” 突然坐在一旁的大太太锦云一声大吼。

  两房姨太太这才住了手,两人都已经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脸上手上都是一条条的血痕。

  这大太太平日里很少出声,遇事大多不理会,因为娘家势大,家里上下都对她敬畏几分。

  大太太冷眼扫了她二人一眼:“成何体统?当着小辈的面,都是当娘的人!”

  二太太立刻抢上说:“大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教训我们?待会日本人来了,咱们谁干净的了?” 说着丧气的坐在椅子上继续呜咽的哭起来。

  大太太倒是冷静的很,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挪动着两只三寸金莲,走到圆桌旁,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朝从茶盘里的茶壶倒了进去,摇匀了,又翻起六个杯茶,一一倒满。

  嘴里平静的说道:“我们都是老爷的女人,赵家的媳妇,为老爷守节,为赵家守贞,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停顿片刻,嘴角浮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接着说:“来吧,喝了它,一人一杯,不会很痛苦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平日里少言寡语,只会袒护大少爷施仁的大太太,会突然想这么一出。

  “不,不,我不喝,我不喝!” 二太太如凤首先跳了起来,头摇的像拨浪鼓:“我不想死,不想死。”

  大太太拿起其中一杯茶,看着杯中的茶水,嘴角浮起一个阴沉的笑,说道:“你和三妹斗了二十多年,我就看了二十多年,你吃醋,你嫉妒,因为老爷宠爱三妹,有了三妹就忘了你。呵呵,可是你别忘了,当年你刚进门的时候,那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啊,想必二妹不会忘了老爷对你的温柔体贴吧,如果忘了也就不会恨了……而那时的我何尝不是夜夜孤灯寂寞到天明?”

  二太太如凤吓的脸色青白,泪珠儿不停的涌出眼眶,突然明白过来,那么多年,看似心如止水的大太太从来也没有忘记过自己曾经给她带来的伤害,在自己妒恨三太太的同时,自己也被人同样妒恨着。

  “不,大姐,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她颤抖着身子冲到门口,拼命的拍打这门板,可是房门早已被上了锁,外面把守的日本兵,也根本不会理会她的尖叫。

  大太太一脸阴冷的朝几个丫鬟喊道:“来人!”

继续阅读:第49章 意外的贵人 (周末加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