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意外的贵人 (周末加更)
江心2019-10-08 10:403,927

  二太太被四五个丫鬟死死摁在椅子里,大太太拿着茶,冷冰冰的说道:“二妹,你别怪姐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今日我们横竖是个死,还不如干干净净的跟了老爷去,你放心,这屋子里,赵家的女人都得死,我们一会都会下去陪你的。”

  说完,不管二太太如何挣扎,一伸手用力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张开了嘴,将茶水倒进了她的嘴里。

  温热的茶水顺着咽喉进入了食道,她圆睁着眼睛,已经无话可说,只得呆坐在椅子里,愣愣的看着地板,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接连着,大太太将自己的儿媳妇,怀义的妻子都灌下了毒茶,之后端着茶杯来到三太太秀眉的面前,说道:“三妹,我知道老爷是真心喜欢你,我虽然羡慕你,却不恨你,因为你让老爷高兴,他高兴,我也就高兴,只是常常感叹,能让他高兴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唉,不是做姐姐的心狠,你是明白人,今日的情势如此,你我都是只有这一条路。”

  秀眉原本就有了断的心思,只是放不下,舍不得一双儿女,哭着顿下身子,抱着轮椅里的雅兰,哀求道:“大姐,我是决心要跟老爷去的,但是,雅兰,雅兰……” 她咬着下唇,不停的啜泣着。

  大太太摇头蹙眉说道:“我又何尝放得下施仁,虽然他很不成器,但是他毕竟是我的儿子啊……”

  心头一酸,说道:“秀眉,你知道,今日之举,并非我要报私仇,只是外敌入侵,为保赵家清白。雅兰她……也是……”

  “娘~~” 雅兰已经哭着投入秀眉的怀抱,母女二人哭做一团。

  过了一会,秀眉亲了亲女儿的脸颊,吸了下鼻子,用手背拂去泪珠,猛的站起身来,接过大太太手中的茶杯,仰头将毒茶一饮而尽。

  大太太拿了杯子来到雅兰面前,看着雅兰晶亮的眸子,心头一震,说也奇怪,这四个孩子里,就属雅兰长的最像赵东升,尤其是这双明亮的眼睛和秀挺的鼻子,和赵东升年轻的时候是那样的相似,她突然的于心不忍,毕竟这个是她丈夫的孩子,如果赵东升地下有知,知道自己毒杀了他的孩子,会不会责怪自己?会不会到了阴曹地府也不再喜爱自己?

  她的手颤抖着,因为她爱他,很爱很爱,他不知道,没人知道,那么多年,她孤独的,寂寞的,伤心的,难过的,看着他宠爱别的女人,只有痴痴的等待着,期盼着,没人知道,也不能让人知道,每一个孤清的夜,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信佛,是因为佛教有转世轮回之说,她知道自己在这个人世间无法再得到他的爱怜,可是,或许,到了阴间,他俩还能再续前缘,还和新婚那时一样恩爱呢?又或许,他们还有来世,还能再做夫妻呢?

  但是如果自己毒杀了他的孩子,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那一刹那,她迟疑了,她相信宿命,相信缘分,相信来世……

  眼看雅兰正要接过茶杯,大太太锦云突然倒吸一口气,将茶杯收了回来,一仰头,自己喝了下去。

  雅兰正在疑惑,二太太如凤已经开始毒发,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吐出一口黑血,就死了,接连着是两个媳妇也陆续毒发身亡。

  屋子里顿时一片哭声狼藉,就在此时,大太太陡然发现还少了一个人,田映红!是的,二房的小姨娘,田映红居然并没有在屋子里!

  不由大吃一惊,此时三太太也已毒发,自己也开始肚子痛,已然顾不得田映红的去向,她仰天长笑,或许,一切都是命,她笑的眼角都是泪,喊了一声:“东升!我来啦----!” 摇摆了几下,呕出一口黑血,倒毙在了地上。

  //

  屋子里,丫头们惊恐的看着主人家一个个的在眼前死去,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有几个性子烈的,不愿意被日本人侮辱,也冲了上去喝毒茶,自杀身亡。

  剩下的人,看着遍地尸骸,各个绝望的瘫倒在地上,没有勇气自杀就只能等待命运的宣判。

  雅兰用力转动着轮椅的轮子,来到桌子前,想给自己倒一杯毒茶,结束生命。就在此时,突然屋外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雅兰吓了一跳,手上的茶杯掉在了桌上。

  只听到门外日本兵叽哩哇啦的大叫,脚步声,枪声此起彼伏,房内众人也都不知发生何事,紧张的往墙角里缩。

  众人惊魂未定,忽然间屋后的一扇窗户被人卸了下来,探进一张湿哒哒,黝黑四方,布满皱纹的脸,雅兰转头一看,却是看果园的田九,一双粗糙宽大的手掌在窗框上一撑,翻身跃进屋内。

  屋内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双眉紧锁,四下里一看,只剩下了雅兰和另外四个小丫头。

  田九朝那四个小丫头说道:“后面的池塘水不深,快走!”

  自己走到雅兰的轮椅边,一把拉掉盖在她双腿上的毛毯,将她背了起来用绳子将她牢牢固定在自己身上,翻出厢房。

  雅兰伏在田九的身上淌过了屋后的小池塘,绕着小路,翻出一处矮墙,往赵家果园里跑。

  雅兰以为他要带自己躲在果园,没想到,他一路穿过了果园快速的往大山里跑去,不知道跑了多久,雅兰不识路,只知道两旁的树林子越来越密,路也越来越难走,好几次,田九都差点滑脚摔倒。

  最终,两人来到一个布满树枝藤蔓的巨石前,田九用手分开枝蔓,露出一个山洞,走了进去,又转身将枝蔓归位,俨然是一个天然的大门。

  气喘吁吁的走进洞里,将雅兰从身上解了下来,抱到一块巨石上。

  才刚坐稳,田映红从洞内迎了出来,欢喜的跑上来一把抱住雅兰,激动的满眼热泪道:“太好了,雅兰,总算是把你救出来了。”

  田九剧烈的边喘边说道:“哎呀,你不知道有多危险。好在柱子他们激灵,我才能得手。”

  边说着,解开外衣,敞着胸脯,摇着衣襟扇着风,走到一旁的水缸里,捞起一瓢清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原来日本人到药铺的时候,田映红并不在赵家大院,而是带着孩子在果园探望父亲。赵家逃出来几个小厮,跑到果园说了这事,父女二人急忙就上了山躲了起来。

  自从赵怀义将映红奸污,田九心中就有刺,只是赵东升对他有恩,而且一向善待自己,他才一直隐忍不发,后来田映红自己也愿意嫁,他也只能忍气吞声,不了了之。

  可是女儿在赵家受尽白眼欺凌,精神都已经开始恍恍惚惚,心中怎会不怨?虽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没法说主人家什么,但是毕竟是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自然是气愤的。

  赵家只有正礼和雅兰是真心对他们父女好,田九一直都对正礼和映红没有成,感到惋惜,他打心底里喜欢正礼,而雅兰对映红的善意也让他感激,所以一听到赵家出事,映红立刻就和田九商量,怎么也得营救出雅兰。

  田九让果园里的几个工人,带了一大堆的鞭炮,分散在赵家大院的四面八方到处燃放,顿时噼里啪啦的一通乱响,吓的日本人赶紧带兵搜查,这才有了机会将雅兰救出。

  映红摸摸雅兰的脸,又捏捏雅兰的手臂,眼睛里满是兴奋:“你没事就好了,正礼一定会高兴我救了你的。这样他就能原谅我了,对不对?”

  雅兰愣愣的看着她,不知要如何回答,只得点点头,她还未从母亲服毒的惊痛中走出来,而田映红那种不太正常的神态,让她更是有些害怕。

  那天晚上田映红告诉雅兰,这个山洞是当年她和正礼约会的地方,一说到过去的事,她就特别有精神,哪怕雅兰已经累的眼皮重的犹如灌了铅,田映红也不让她睡觉,将她推醒继续和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过往的事情。

  “总有一天他会和我重回这个山洞的。” 她说:“所以我偷偷的在山洞里布置好了所有的东西,你看好不好?” 说着她轻轻扬了一下床帐。

  “等正礼回来了,我们就在这生活,我告诉你,这里谁也找不到,赵家人也好,日本人也好,谁都找不到我们!哈哈!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在一起了。” 田映红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无法自拔,独自一人自说自话。

  雅兰只得摇头叹气。

  第二天,三人正在喝稀饭,突然间雅兰愣住了,手中的勺子掉进碗里。

  “糟了!” 她脸上惨白。

  “怎么了?”

  “信!哥写给我的信,还有一封在抽屉里,我没有烧掉!” 雅兰惊慌的说道。

  三人面面相觑,田九说道:“哎呀,这可糟糕,日本兵一定是把赵家都搜过了。定是找到你哥的地址了。”

  一阵沉默后,田映红突然站起身来,说道:“我去上海找他,我去通知他。让他小心应付。雅兰,快把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动身。”

  田九和雅兰都吃了一惊,看着她满脸的勇气和激动,两人心中都知道她对正礼的爱已深入骨髓,恐怕此生再也无法清除。

  “你走了,珠儿怎么办?” 田九指了指一旁婴儿座里的小女孩。

  田映红瞥了一眼女儿,轻咬了下下唇,淡淡道:“我顾不了许多,正礼有危险,我必须去上海通知他,爹,孩子就交给你吧。”

  田九皱眉道:“不行!你一个女人家那么远的路,我不放心。”

  “爹----我不怕,我不会有事的,日本人没准现在已经知道了正礼的下落了,他们一定会去抓他的。我一定要去救他。” 她又是流泪又是跺脚,急急大声说道:“他不能出事,不能,我要去救他,如果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

  雅兰赶忙拉住她的手,安抚她:“映红姐,你别急,哥是个细心的人,不会轻易被日本人抓住的。”

  田九沉默良久说道:“这样吧,我带珠儿下山,让柱子的媳妇照看一下,让他们找机会给赵怀义送去。我陪你去上海找正礼。”

  田映红连连点头,看的雅兰有些疑惑,她好像对自己的孩子没什么感情一般,她对正礼的牵挂远超过了对女儿的关心。

  田九抱着珠儿下了山交托给了果园工人,嘱咐了几句,又回到山上,见到田映红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看到父亲回来,问都没问孩子的情况,只是说了句:“爹,我们带雅兰一起走。”

  田九想了想,点点头。映红接着说道:“正礼一定很想见到雅兰,没准正礼见到了雅兰,就会原谅我了。” 她说着,脸上露出一个充满希望的笑容。

  雅兰心中暗叹,她了解自己的哥哥,也知道哥哥心中喜欢的人是谁。她的确想与正礼重逢,加上赵家已经被日本人占领,自己已经有家归不得,投奔哥哥赵正礼是唯一的出路。

  就这样,强壮的田九一路背着雅兰,下了山后,偷偷从果园里弄了驾驴车,三人一路往天津火车站去。

继续阅读:第50章 重生的灵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