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重生的灵魂
江心2019-10-08 10:423,502

  江南某小镇外的一座修道院里的院子,房舍,礼拜堂,就连过道都挤满了从四面八方逃难来的民众,他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神色惊恐无助。这里充满了病者的呻吟,伤者的哀嚎,孩子的啼哭,一片嘈杂混乱,有四五来个义务工作者正在分发食物。

  所幸这修道院是英国教会办的,里面的修女大多是英国人和法国人,日本人暂时还不想与国际社会撕破脸,所以这里就成了附近中国难民勉强求生的一个安全岛。

  一个年轻义工对同伴说道:“这边我都发完了,你去那边发吧。对了,别忘了给那个木美人也发一个馒头。她啊,从来不会讨食物的,你给她她就吃,你不给她啊,可能饿死了她也不会说一个字的。”

  那同伴说道:“这木美人也来了有三个多月了吧,真可惜,长的那么美,如果胖一些一定比大明星还好看呢,可是却傻了。”

  年轻义工叹道:“谁说不是呢,那双眼睛就如一汪清泉,可惜却没有了神气,自从她被陆队长的人送到这里,我还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呢,平日里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不睬,好像完全听不见一样。”

  那同伴说道:“那也难怪,听说她丈夫死了,姐妹也死了,还有个孩子也死了,可怜。不过,我们见到疯了,傻了的也不只一个两个了,这个世道有几个人没点伤心事的?我只是觉得她长的特别好看,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是呢,她不肯开口说话,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只能叫她木美人了,咳,这个世道……”

  两人聊了几句便散了。那同伴的年轻姑娘拿了一个馒头来到穿堂门后头,蹲下身子对着一个神色呆滞,衣衫褴褛的女子说:“木美人,吃饭了,我给你的馒头里夹了一点咸菜,会好吃些的,快吃吧。”

  那木美人只是呆呆的盯着眼前的墙壁,那个义工姑娘无奈的把馒头放在她的手里,然后离去了。

  钟婉如缓缓拿起手中的馒头看了又看,机械化的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刚要咬第二口时,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站了一个小女孩,大概五六岁大,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裤子已经几乎成了布条,光着脚,满脸的污垢,头发蓬蓬乱,但是五官却长的很清秀,一只手背在身后,神色麻木而凄楚。

  那个小女孩呆呆的看着她,她也呆呆的看着那小女孩,她不知道那小女孩要做什么。

  两人就这样呆望这彼此良久,婉如心中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将手中的馒头递给了她,小女孩却摇摇头,并不接馒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在婉如的脸上流连忘返。

  “姐姐” 她用娇嫩的嗓音喊她,“姐姐----”

  婉如还未懂她的用意,小女孩已经张开手臂扑进她的怀里紧紧拥抱着她,哭起来。

  婉如被她软软的身子紧紧的一抱,心中爱怜之心大动,终于,缓缓的张开嘴,用干涩生疏的声调问:“你—为什么—哭?”

  那小女孩抬起泪水涟涟的小脸,看着婉如呜咽:“姐姐,我怕,我怕,不要离开我。”

  婉如拿出手帕,为她擦了擦脸上的污痕,又拉起她的左手为她擦了擦手心,正要拉她的右手时,那小女孩却害怕的退开去,不停的摇着脑袋,婉如不解,好奇的看着她,上前蹲在她身边,将她的右臂轻轻拉了出来。

  就那一瞬间,眼前的景象,让婉如吓的不由自主的尖叫一声,手中的馒头滚落在地,立刻被一旁的难民给捡了去。

  这是一只被人齐齐的砍断的右腕!她那细细嫩嫩的手腕上没有手掌!婉如大惊失色,又联想起楷儿那发紫的小脸,又想到月梅和伯谨的惨死!她头痛欲裂,惊慌,惨白的缩到了墙脚,尖叫起来,瞪着双眼,惊恐的看着那小女孩。那小女孩哭起来,用左手擦拭着眼泪,嘴里依旧呜呜咽咽的喊着:“姐姐,姐姐……”

  听到了尖叫声,两个义工跑过来查看究竟,看到如此情景,其中一个忙把那小女孩带走,另一个女子上前安慰婉如道:“别害怕。那孩子说你长的很像她的姐姐。”

  婉如双唇哆嗦的问:“这孩子的手?难道……也是日本人?”

  那个义工皱着眉点点头道:“是的,日本人烧了他们的村子,杀害了她的父母和姐姐,然后居然丧心病狂的砍掉了她的手。简直不是人。咳!”

  婉如直直的瞪着双眼,全身瑟瑟发抖,嘴里反复道:“他们是魔鬼!他们是魔鬼!”

  那义工看她吓的不行,不停的安慰她,过了一会,她发现婉如居然开口了,而且神智还算清楚,不由问道说:“你叫什么名字?你家里还有谁?”

  婉如蹙着眉不停摇头,她心中太震撼,太惊恐,太愤怒了,义工的问话又让她想起了伯谨,月梅,楷儿,撕心裂肺的痛苦再次袭上心头,她不想说话,她厌恶这个世道。义工看她又不说话了,叹了口气,只能走开。

  那天夜里,婉如躺在木板床上,四周挤着和她一样无家可归的难民们,屋内的空气混浊不堪,汗味,臭味,腐烂味,难闻的令人作呕。

  而钟婉如却好似根本不在意似的,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那扇彩色玻璃窗上的十字架,眼球酸涩,略一眨眼,泪水立刻盈满眼眶。

  月光照耀在这个彩色透明的十字架上,好似十字架正在发光一般,很是漂亮,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灵吗?她痴痴的想,如果真的有神灵,为什么会纵容那么多的恶魔在人间作恶?

  方家那华丽气派的大院子,方家二老,伯谨,巧心,月梅,正礼,甚至是齐欣欣,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啊----怎么会如被秋风吹走的枯叶般,消失无踪了呢?

  她不明白为什么世上会有日本侵略者那样变态残忍的人类存在,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美好的东西稍纵即逝,她心里痛苦无比,蜷缩在床上,用毯子将自己紧紧裹起来,终于她哭了出来,这是她在失去月梅,伯谨,楷儿之后,三个月来的第一次哭泣。

  躲在被子里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得自己头脑昏昏沉沉,朦胧中,她的耳旁突然有一个声音轻轻响起:坚强起来,婉如,勇敢的面对一切困难,只有努力奋斗,才能摆脱痛苦。

  这个声音既像伯谨又像去世多年的父亲钟永年,在她的脑海里不停盘旋,越来越大声,一浪高过一浪。

  哭泣有时候可以让头脑清醒,眼泪像是一场暴风雨,将压抑在她胸中三个多月来的悲痛凄楚冲刷稀释。

  渐渐的,婉如的思路似乎清晰起来,胸中犹如有一团烈火在燃烧,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看身旁拥挤在一起的难民,想着那个断了手掌的小女孩,转头牢牢注视着窗上的十字架从心底里喊了出来:“不!” 。

  人活着不能总是为了自己,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再不幸的人也可以去帮助比你更不幸的人,不是吗?她要好好活下去,要活的更有意义。

  钟婉如从来也不是个自怨自艾,软弱无志的人。她一咬牙,快速的抹去脸上的泪水,盖上了被子睡觉。

  第二天一早,婉如把自己收拾利索,走到修道院院长安妮嬷嬷那里主动提出要加入义工组织,照顾各地来的难民,修道院院长安妮修女和众人既惊奇又很高兴她的转变。

  从此,婉如就在修道院里,照顾着那些受尽战火创伤的人们,尤其特别的爱护着那个断了手掌的小女孩阿玲,婉如给她洗澡,梳头,教她读书识字,很快的就吸引了一群小孩子跟着她学习。

  虽然修道院的四周枪声炮声隆隆,头顶也经常会飞过日本人的飞机,大家都是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但是婉如却在这炮火连天的岁月里,重新站了起来,找到了自己的人生。

  因为婉如有些许英语基础,安妮院长非常喜欢欣赏她,教她医疗急救护理知识的同时,还在空余时间里教她英语。

  安妮院长的小书房里,昏暗的煤油灯下,婉如认真的抄写着单词,一边抄,嘴里一边念着。直到安妮修女拿着一盏油灯,走进了房里。

  和蔼微笑的来到她身边,用英语说道:“婉如,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

  安妮修女五十岁上下的年纪,来中国传教已经有十多年,中文说的很流利,不过她想好好让婉如锻炼英语的听说能力,所以一直用英语与她对话。

  婉如停下笔来,点点头,阖上书本,转身注视着她,轻轻呡着嘴唇,神情满是欲言又止。

  安妮修女上前熄了一盏灯,又将另一盏灯调亮了些,看她似有话说轻问:“怎么了婉如?”

  “院长,我,我想成为修女!和你,玛丽亚修女,克丽丝修女一样,可以吗?”

  安妮修女吃惊的愣在看了她一会,呵呵笑起来:“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些日子,我已经想过了,我想象你们一样无私的为他人奉献,拯救他人。” 婉如说。

  安妮修女笑道:“你现在不正在做这些事吗?”

  “不。” 婉如站起身来,踱步到窗下,听着头上隆隆的日本战机的声音,悠悠说:“我想净化我的灵魂。”

  安妮修女也来到窗下,轻叹道:“我想,你是想要逃避痛苦。他们告诉我你失去了丈夫,姐妹和孩子。”

  婉如望着窗外沉默不语。

  安妮接着说:“婉如,你太年轻了,命运还会给你很多机会的。”

  “机会?”

  安妮修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点头道:“不要在你悲伤的时候做决定。你应该在心情美好,情绪开朗是的时候成为上帝的侍者。”

  婉如轻叹,沉默着点点头。

  安妮修女走到书桌旁,那起一本圣经递给她:“愿上帝与你同在。”

继续阅读:第51章 大胡子男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