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胡子男人
江心2017-10-10 12:004,288

  江浙一带已然沦陷,骇人听闻的南京大屠杀令世人震惊悚然,空袭更为频繁,中国人的梦魇还未终结。在痛苦中挣扎,反抗的中国人组成了义勇军,游击队,民兵,各种形式的部队对抗着侵略者。

  小小的修道院勉为其难的给难民们提供着最后的一丝的庇护。

  这一天,又涌进来一批伤员,婉如跟着众人忙着抢救,如今的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了,头发高高盘了起来,袖子卷的老高,身上穿着围裙,麻利的给伤员清洗伤口,上药包扎,清理着各种污秽物,忙的连日本人的轰炸机从头顶飞过,都没有时间去害怕了,她只知道要尽力的去拯救每一个苦难的中国人,只要自己有一口气,就要坚持下去。

  连续忙碌了三天,终于告一段落,可是因为日本人的封锁,伤员无法送到医院去救治,只能暂时都在修道院里暂避。

  “院长,纱布快用完了。”

  “洗干净晒干再用。”

  “院长,消毒水已经没有了。”

  “知道了,尽量保证伤口清洁。”

  “院长,粮食快没了,只剩下两小袋面粉。”

  婉如快步跑进院长的办公室,嘴里急急说着:“院长,有两个孩子正在发烧,还有阿司匹林吗……?”

  她话未说完,身边的玛丽亚修女轻轻拉了她一下,难过的摇摇头。

  婉如一看,安妮修女正愁眉紧锁的站在窗口前,手中捻着手珠,沉默不语。

  谁也没有办法,日本人已经在四周的道路上设置了重重关卡,连一只苍蝇都难飞出去。修道院被孤立在郊外,除了后院里种的些许蔬菜瓜果,根本没有其他食物来源。而此时修道院里的难民已近两百人,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婉如知道安妮心烦,便拉了其他几个修女出了办公室,想了想,突然打定主意问道:

  “你们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找到食物和药品吗?”

  玛丽说:“这里附近有好几个小镇,可是现在路已经被封了,出不去。”

  婉如摘下头上的护士帽说道:“你们找一张这里的地图给我,我不信日本人能把所有的地方都封了,我待会去外面找几个人,冲出去试试!”

  “婉如!不行!这样太危险了!万一你被日本人抓住他们会杀了你的!” 几个修女同时惊恐的摇头。

  “再危险也好过在这里被活活饿死!” 婉如脱下围裙。

  修女们想了想,也是有理,点点头,其中身高马大的克丽丝修女胆子最大,自告奋勇站出来说:“我有地图,我跟你一起去。”

  婉如点头和克丽丝,一起跑到院子里呼吁了一番,果然站出来十来个年轻胆大的小伙子。

  婉如带着他们一起研究了下地图,打算强行穿过没有任何道路的原始山林去最近的镇上购买食物,研究完道路后,每个人都发了一把镰刀,就匆匆出发了。

  他们很勇敢,只是,他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把战争想的太简单了,把敌人想的太简单了,虽然原始山林并没有日本兵把守,可是,山林周围,一直有日本兵在巡逻。

  十几个人浩浩荡荡的往树林子里钻,其实非常的扎眼,刚走出去十几分钟,就遇到了日本巡逻兵。

  众人都吓傻了,日本兵们举着枪,叽里呱啦的大声喊叫着,生死关头,没人能够洒脱的毫无恐惧,有几个人吓的双腿发软,婉如也吓愣住了。

  克丽丝修女咽了口唾沫,走了出来,她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穿着修女的服饰,胸口挂着十字架,她轻举双手,缓缓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想用自己外国人的样貌阻止日本人的疯狂。

  克丽丝尝试用英语和他们交流,可是那群日本巡逻兵根本并不买账,对着她大声咆哮,领头的一个日本兵突然举起长枪指着克丽丝的脑门……

  “啪!!!” 一声响亮的枪响!在山林间回响!

  所有人都愣住了!定睛一看,那个用枪指着克丽丝的日本兵的额头中心,一个指头大小的血窟窿,脸上带着惊愕,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长枪掉在了地上,死了。

  日本兵都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山林里突然一个宏亮的男声喊道:“趴下!”

  婉如赶忙上前拉住克丽丝,双双伏倒在地上,”周围突然一阵“噼里啪啦” 的枪响,枪声震耳欲聋,惨叫声连连,婉如和克丽丝将脸贴在地面上,紧闭着双眼。

  枪战只持续了三分多钟,可这三分钟好似比三年还长,总算等到枪声渐渐停息,身后又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都起来吧,没事了。” 依然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婉如隐约间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再哪听到过的。

  众人这才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婉如扶着克丽丝,站起身来,朝四周看了看,从树林深处走出七八个人,各个手上都拿着手枪。

  婉如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惊恐的看着他们,虽然他们杀了日本人,但是当时的中国,除了日本人,还有可怕的土匪。

  直到一个女声从树林里传来才让众人松了一口气:“婉如!”

  婉如一愣,朝树林里看去,只见一个短发飞扬的女子兴高采烈的朝自己跑来,婉如定睛一看,脸上立刻绽出笑容:“顾敏!”

  两人激动的紧紧拥抱在一起,良久,顾敏松开了她笑道:“婉如,你怎么会在这?真是太巧了,我们后来回过小镇,却发现你们已经搬走了,可真是把我伤心坏了呢,你可真是的,连张字条都不留给我!” 说着亲昵的捏了一下她的脸蛋。

  婉如想起月梅的遭遇,心中凄楚,惨然一笑。

  顾敏见她脸色不对,正要问,身旁传来克丽丝的笑声,两人转头看去,只见克丽丝正拥抱着一个高大,一脸大胡子的男人。

  克丽丝满脸慈爱的笑着,用法语和那男人对话,那男人像是看到亲人般将胖胖的克丽丝修女给抱了起来。

  婉如看呆了,顾敏推了她一把,笑道:“来吧,我来给你引荐。”说着拉起她的手,来到那大胡子男人面前。

  “陆队长,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钟婉如” 顾敏朝婉如笑笑:“婉如,这就是我们的陆队长。”

  婉如抬头打量了那男人一下,头发乱蓬蓬的,浓眉大眼,双眸烁烁,黑亮深邃,嘴和下巴都被那茂密的胡子给遮住了。

  那男子放下克丽丝修女,转身过来也打量了一下婉如,微笑道:“你好,我叫陆明宇,你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了,顾敏时不时的和我提起你,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是个大才女。真是幸会。”

  虽然是初次见面,这个男人已经让婉如心中有了许多疑问,他身上穿着土的掉渣的土布衣裤,灰色短衣,脚上一双沾满泥土的布鞋,卷着裤管,和刚从田里耕地回来的农民没啥区别。

  但是,他却说着一口流利的法语,和克丽丝修女不但是熟悉,简直可以说是亲密,还要一点就是之前所有人都对他的外貌大家赞赏,在她的想象中,这个陆队长,应该是英气逼人,英俊潇洒的男人,可是此时看来,婉如觉得他倒是更像一只毛茸茸的大熊,这个落差也实在是有点让她有点失望的。毕竟,赵正礼和方伯谨都是相当好看的男人。

  婉如礼貌的回之一笑。

  陆明宇愣愣的看了她两秒,转头对身后的人说道:“走,你们去把栅栏搬开,让卡车开过来,你们几个检查一下这几个日本兵,把他们的武器弹药全都给收了。顾敏,你快带他们回修道院去,我们马上到。”

  他挺着胸膛,指挥若定,果然是有些英明神武之气,但是就这外貌和穿着,也实在是难以让婉如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顾敏带着婉如一行人则折返到了修道院中。

  修道院里的情形让顾敏大吃一惊,断掌的小姑娘阿玲看到婉如回来,急忙跑上来,紧紧抱婉如。

  顾敏问:“哎,对了,怎么没看见你姐姐月梅?”

  “死了。” 婉如用最简单的字回答了,脸上的神情很凄楚,不愿再提起。

  顾敏叹了口气也不再追问,兵荒马乱的日子里谁的生死都是无法预料的。她每天也是在枪林弹雨,血雨腥风里打滚的,生生死死的人间悲剧她也已经看多了,月梅的死定然也不会是个什么美好的故事,问和不问都没什么区别,也不想再重提婉如的伤心事。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突然修道院外一阵汽车喇叭声,几个修女赶紧跑来将大门打开,一辆载满了食物和生活用品的大卡车缓缓驶了进来。

  整个修道院都欢呼起来,有些饿的眼睛发绿的难民看到食物,哄了上来。

  正在此时,又是那个宏亮的声音,在卡车顶上大吼一声,把婉如也叫得一惊,抬头朝卡车看去,只见那陆明宇,一脚踩在卡车厢的护栏上,一手上拿着手枪指着天,一手指着众人,朗声道:“国难当头,谁都想活下去,这些东西是给大家的,但是如果谁敢捣乱抢东西,老子我就一枪毙了他!听到没有!”

  阳光下,他的身上像是披着一圈金光,简直就像一个神祇,婉如微笑着看他,觉得他或许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他的这个架势,像极了很久前,在剧场里,踩在椅子上高呼救国口号的正礼。

  她眯着眼睛注视着他,思绪悠悠浮动着,远远看去,她似乎是看到赵正礼站在那卡车顶上,这个陆明宇和赵正礼虽然长相上天差地别,但是他们的身上都有一种迷人的阳光,阳刚气息。

  “所有的食物我都会交给院长嬷嬷,由嬷嬷主持分发,谁要敢乱来,就别怪我不客气。”说着,从卡车上跳了下来,转头对身边的队员说道:“你们尽快帮修女们把东西卸下来,我去和院长聊聊。”

  他一路朝教堂里跑来,路过井边,不经意一转头朝婉如看了一眼,点头示意。

  婉如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他很久了,赶忙也点头回礼,那陆明宇却已经转身走进了教堂里。

  当他再次走出来的时候,是说着英语和安妮院长一起出来的,两人站在教堂门口说着话。

  安妮院长说道:“感谢上帝,让你及时赶到,太好了,明宇,这些伤员必须及时送到大医院里治疗。一刻也不能耽搁了。”

  “好,知道了。”

  “拿着,这是红十字会证明文件,你们的卡车上,也尽快画上红十字会的标志,这样路上会通畅许多的。”

  “好。” 陆明宇将文件放进胸前的口袋里。

  安妮院长慈爱的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和脸庞,微笑着说道:“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上帝一定会保佑你的。”

  陆明宇咧嘴一笑,伸手抓抓头。

  安妮又笑道:“有空好好洗个热水澡,理个发,刮刮胡子,姑娘才会喜欢你啊。”

  陆明宇抓着头发傻笑,说道:“还是别喜欢我的好。”

  “为什么呢?” 安妮奇怪的问。

  “我怕。” 他垂着头,像个孩子般轻声说着,眼睛不自觉的朝正在井边晾晒纱布的婉如。

  安妮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微笑起来:“爱情是人间美好的情感,为什么要怕呢?她是个好姑娘,虽然有着痛苦的过去,但是她和你一样,心地善良,为什么不试试呢?”

  陆明宇望着婉如的背影一会,转头对着安妮说:“不了,太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消失的。”

  安妮修女轻叹了一口气,疼爱的摇头:“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的悲观。”

  陆明宇耸了耸肩头,呼了口气,转移话题笑道:“这次药品不多,下次我想办法多弄些来。我看他们搬的差不多了,我去帮忙搬伤员。” 说着在修女脸颊上亲了一下,就转身跑去查看伤员。

  “咳----” 安妮修女叹了口气,正要转身走进教堂,眼角余光瞥见婉如正在给玲儿梳辫子,又不自觉的回头看看陆明宇的背影,心头一动。

继续阅读:第52章 颠簸的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