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墙外桃花
江心2019-10-08 10:233,323

  “阿七!阿七!快点端宵夜上来啊,饿煞了!”

  一阵尖锐高亢的女声,正在朝着房门口喊着,吩咐着佣人准备宵夜。

  “奥哟,侬今朝手气好咧!”

  “难办哎呀。 (难得的)”

  麻将桌上八只白皙水嫩的手在那搓动着翠绿的麻将牌,手上翡翠镯子,金镯子,钻石戒指,宝石戒指,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手指头上都是染的血红的指甲。

  桌子上方五色彩玻璃罩的吊灯下面是一团烟雾,一旁的留声机里咿呀呀呀的放着“金嗓子”----周旋的名曲《月圆花好》。

  香烟,洋酒,麻将牌,是当时上海滩上中产阶级太太小姐们最常见的娱乐活动。

  张瑶红艳艳的嘴唇上叼着一根女士香烟,一边摸着牌,一边眯着眼喷云吐雾,桌子下翘着二郎腿,脚掌上挂着拖鞋,跟着音乐的节奏抖动着。

  “哎,欣欣,这一期我们的电影宣传,你可要给我多些几行字。” 理着牌,头微微朝齐欣欣侧了一下,眼皮都没抬,嘴里却说着要求。

  “好啊……”

  “把我也带上!我不指望跟瑶姐一样多,但是你在文章里提一下我林梦的名字啊!拜托,拜托。” 对面的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一脸萌相,双手合十,微嘟着嘴,可怜兮兮的朝齐欣欣求助。

  “喂,你也真是够厚脸皮的,才拍几部戏,就要跟着我上报啊!” 张瑶嫌弃的朝她瞟了一眼。

  齐欣欣默然微笑不语,这种时候最好不要介入她们之间的明争暗斗。

  坐在欣欣下家的,是个出道好几年,半红不红的女演员,付芸,一边看牌一边说:“你啊,好好熬几年吧。哎,对了,你不是伴上孔家大少了吗?这么大个金矿,你让他拔几根毛,把你捧红做女主角不就行了,还上什么报啊?到时,那些记者追着你采访,你躲都来不及呢。”

  “九筒!” 林梦喊了一声,打出一张牌,用手背支柱下巴,嗲声嗲气的说道:“孔书良啊,你们不知道是什么人吗?有哪个女人能让他感兴趣超过一个星期的?算了吧,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至于蠢到连花花公子的话都信。”

  “八万!” 张瑶打了张牌,朝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斜睨了一眼林梦笑道:“看来你果然不傻。孔书良虽然有钱,但是没心,没心就不会下本钱,而且女人跟他玩欲擒故纵,一点用都没用,一转头,他已经和别人好上了。”

  “就是这么说……还是像瑶姐这样,找个像王局长这样的男人。”

  “哎,王义山可真的是把阿瑶你给捧红了呢。”

  为了避免太过孤立,齐欣欣赶忙插嘴道:“这话是真的呢,不单把我调到他们的报社,还特意关照要多报道瑶姐的新闻呢。”

  张瑶笑道:“那你就多写两篇,说不准将来我可以和蝴蝶,阮玲玉一样红呢,等我大红大紫了,忘不了你。”

  欣欣笑道:“那我现在就先谢谢了。我呀就想当个主编啥的。”

  张瑶立马摇手:“别做主编,没意思,现在是什么时期,这场仗是输是赢都不知道呢,万一出什么事都是你来担,何必?我让义山给加工钱。给你多几个专栏。”

  “怎么?局势有变?”

  “上两周那个什么刊物的主编不是被人打死了吗?说他是汉奸。千万别做出头鸟,你就专门写娱乐新闻就好了,我们女人家管那么多做什么?”

  欣欣还想问下去,张瑶突然叫牌:“哎哎哎,你打三万啊,我胡了!”

  四人又打了几圈,转眼已经半夜,欣欣眼皮重的抬不起来,摇头道:“哎,我明天还得去报社上班呢,可得先走了。” 说着站起身拍了拍衣服,直了下腰。

  话音刚落,就听见楼下佣人在和人说话,张瑶转头冲着门口大声问:“谁啊?”

  “哦,是孔家公子!”

  张瑶一愣:“哟!孔书良啊……”

  张瑶,付云和欣欣齐齐朝林梦看去,林梦突然脸上一个得意的笑容,娇滴滴的说:“是我告诉他来接我的,那,三位姐姐,我先走了哈。” 这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脸上带着甜笑拿起手提袋,轻快的走了下去。

  “那我也走了。” 齐欣欣拿上外套和背包,也走下了楼。

  她和赵正礼已经搬进了孔书良的花园洋房,早已经熟识。

  林梦一下到玄关,就扑了上去,在孔书良的脸上亲了一口,像一根藤蔓般缠住了孔书良的手臂。

  孔书良对她微微一笑,抬头朝楼梯上看了一眼正在下楼的齐欣欣,嘴角一扬:“赵太太也在这啊,那么晚了,那就一起走吧。我今晚也回福开森路休息。”

  齐欣欣走下楼梯笑道:“孔先生啊,这样不会太麻烦吗?不会打搅你和林小姐吗?”

  孔书良浅浅一笑:“不会。”

  转头朝林梦说道:“我先送你回去,我刚才喝了点酒,跳了一晚上的舞,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了。我明天去片场找你。”

  林梦娇滴滴的应了。

  三人坐在汽车里,孔书良开着车,林梦坐在副驾驶的位上,齐欣欣坐在后排。

  林梦兴奋不已,虽然刚才在麻将桌上说的很是拎得清,但是孔书良这样的钻石王老五,谁不想试试自己的运气?尤其她自身的确有些姿色,又年轻,心里总会有这样那样不切实际的想法。

  一路上林梦叽叽喳喳的像一只小麻雀般,孔书良敷衍着,眼睛不停的从观后镜里打量着齐欣欣。阅女无数的他,如今早就对那些不自量力的莺莺燕燕厌烦,倒是齐欣欣这样有着大家闺秀气质的良家妇女,让他耳目一新。

  只不过赵正礼相貌英俊,才华横溢,他虽然有财有势,但也没有十分把握能够从赵正礼的怀里抢女人。

  将林梦送到住处后,车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孔书良将车开到一个转弯口,缓缓停了下来。

  “坐到前面来吧。” 他从观后镜里对她说。

  齐欣欣一愣,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借口拒绝,就瑟瑟的走下车,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孔书良没有立即发动汽车,而是转过身来注视着她。

  “怎么了?” 欣欣问。

  “我看过你写的文章,很不错,还翻译了好几篇外国短文,果然是高材生。” 孔书良带着笑意,温和的说道。

  “是吗?” 欣欣干笑两下,有些尴尬,又有些高兴。

  “你们夫妻二人真是般配,一个是医学圣手,一个是文学高手。你俩平时在一起,是聊医学多呢,还是聊文学多?” 他慢条斯理的笑问。

  他这一问直接戳中了她心中的隐痛,聊医学?聊文学?呵,自从那天晚上的吵闹后,正礼根本就不和她说话,除非是有公事任务要谈,或者是有外人在场,需要逢场作戏,其他时候,她那个俊美的丈夫,就跟一座冰雕一样,根本就让人无法接近。

  她的嘴角露出一个苦涩自嘲的笑,轻哼了一声,摇摇头。

  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细微表情,一下子就让风月老手的孔书良抓住了突破口。

  孔书良仰头叹道:“自古多情空余恨啊!人生苦短,何必执着?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酒吧。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齐欣欣转头看他,油光的三七分的头,白净的脸,漂亮的五官,虽然没有正礼那样的俊朗,但是孔书良绝对是个好看的男人,尤其是他那天生红润的嘴唇,加上因为喜好运动而锻炼出来的好身材,很性感撩人。

  还有一点,孔书良穿着打扮很讲究,风度翩翩,精致优雅,这是赵正礼那种自由不羁,野性难驯的个性所没有的。

  一个是穿梭在上流社会,高档场所的男人,一个是流连于荒山野岭,寄情山水的男人,他们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却各有各的迷人之处。

  这是齐欣欣第一次将视线转向另一个男人,她豁然发现,其实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就犹如商店里琳琅满目的货品,高矮肥瘦,各色各样,各有风采。

  她没思考多久就说道:“去喝一杯吧。”

  孔书良笑而不语,转身发动起车子,缓缓驶向上海那朦胧迷幻的夜色中。

  那天晚上她又喝醉了,但是这一次却醉的很愉快,两人喝到凌晨3点才回到花园小洋房里。

  赵正礼早已在书房熟睡,齐欣欣则摇摇摆摆的走进了卧室。

  孔家的下人,一看主人家的眼神立刻心领神会,上前悄悄的在孔书良的耳边说了几句。

  孔书良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从那天开始,孔书良经常会邀约赵正礼和齐欣欣一起出去玩,他知道,赵正礼除了打球游泳,户外活动,是不喜欢涉足声色场所的,但是齐欣欣却很乐意去高级会所跳跳舞,吃吃西餐,参加下沙龙派对什么的……于是两人有了越来越多接触的机会。

  孔书良是情场高手,这是他们圈子里众所周知的事,他们圈子里的人对这些情情爱爱,勾勾搭搭的事情看的很开,所以即便董岳,楚振东,俞霞这些人已经看出了眉目,但是大家也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心知肚明,守口如瓶。

  他们的世界就如一个金灿灿却散发着臭味的大染缸,充满了诱惑,也充满了堕落……

继续阅读:第39章 雨中的罪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