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西湖美景
江心2018-01-08 05:363,307

  楔子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上海,哪怕是寒冷的冬夜,同样弥漫着奢靡与魅惑,一阵江风吹来,将黄浦江的气味和街上那些太太小姐们身上的进口香水味调配成了一股特殊的海派气息。

  那悠扬,甜腻,柔媚的歌声忽高忽低的飘荡在五光十色,霓虹闪耀的大街小巷里,让人听的耳朵软软的,心头痒痒的,只想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今晚的夜空,一片暗红色,云层厚的令人喘不过气,不过,七重天歌舞厅的楼下如往常般,车水马龙,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各个珠光宝气,穿着体面,脸上大多带着一种慵懒迷醉的笑容。

  突然,从一旁黑暗的弄堂里传来一声凄厉的男人呼叫声,但是很快被街上的车声,音乐声,嘈杂声给淹没了。

  没过半分钟,从弄堂里蹿出一群破衣烂衫,邋里邋遢的小乞丐来,人数大约有七八个,大的看上去有十二三岁,小的五六岁,似乎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们急匆匆的从弄堂里跑了出来,一哄而散的消失在上海滩那迷幻不实,闪烁朦胧的夜色之中。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衣着光鲜,身材修长的男人,佝偻着身子,一手扶着墙,一手按着腰部,垂着头,走一步,停一步,艰涩的走出了弄堂口,他脸色苍白,满头冷汗,嘴唇颤抖着,眼中是求生的渴望,鲜血从他的手指缝里滴下来,滴入肮脏的地里,他身上不止一处伤口,鲜血从他的腰部,腹部,背部,不停的流淌出来。

  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支撑着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热闹的大街上,鼻尖滴下一颗豆大的汗珠,伸出血淋淋的手,张开嘴想要呼救,可是,他已经喊不出来了,满大街的刺目闪耀的霓虹灯光流,在他眼前快速旋转成了一片五颜六色光影,令他觉得反胃,一阵晕眩过后,他缓缓的瘫倒在了冰冷的街上。

  “啊~~~!”人们开始尖叫,胆小的慌张的逃开去,好事的纷纷围了上来。

  “哎呀,杀人啦!”

  “哎呀,快报警啊”

  “快叫救护车啊!”

  “死了没啊?”

  “好像还有口气……”

  “哟,流噶许多血,估计是活不了了……。”人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不一会儿,警车,救护车赶到,警笛声响彻夜空,警察挥舞着警棍将人群驱散,救护人员在一旁施救……

  那个受伤男子的身边有一位老者在伤心哭泣,周围人都在议论着老人是不是这年轻人的父亲。

  “啧啧啧,真是作孽啊,那么年轻,卖相噶好……”

  “似啊,那个可能是他阿爸,白发人送黑发人啊……真是作孽……。”

  “作啥孽啊,是个汉奸,死了活该……”

  “啊……汉奸啊……那真是活该……”

  (一阵上海方言)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毛毛雨来,青年男子被送上了救护车,老者也跟着上了车子,救护车绝尘而去,好事的围观民众也渐渐散去,地上只有一滩鲜红的血迹,雨滴滴下,缓缓的稀释了鲜血,变成了血水,顺着灰石地砖的缝隙流了下来,和污水混在了一起,流进了下水道……

  //---------------------------//

  第一章 西湖美景

  民国二十三年,夏,晴空万里,骄阳似火,西湖边翠柳轻拂,湖光粼粼,断桥不远处是一片碧荷,伸展着蒲扇般的叶子,绿叶中点缀着粉红的荷花。盛开,让它们看上去犹如风姿绰约的美人,风情万种,和风徐徐,绿叶红花微微的轻颤,送来阵阵荷香。

  西湖的夏是安详的,平静的湖水,秀美的风光,处处透着灵秀之气,这是一幅人工与自然完美结合的图画。

  而这钟灵毓秀之气顺着涓涓的西湖水,悄悄的,静静的流淌进了西湖边上的那座白墙灰瓦的大宅子里。

  那黑底金边的门匾上,用金漆工工整整的写着“方宅”二字,这方家是这一代颇有名气的丝绸商,自家有个绸缎厂,规模不算大,但方家有着诗书之家的底子,设计出来的花样比别家更是新雅别致,那些丝巾啊,布料的都很是受欢迎,生意是不错的。

  就是这么一个宁静闷热的夏日午后,忽然从方家的大厅里传来一个响亮,带着惊讶和不满的男声:

  “什么?!上学?!”

  宏亮的嗓门把院子里几只正在啄食的麻雀惊得四处飞散而去。

  大厅里,方家的当家人方展图和夫人,一个站一个坐,脸上都是不悦的神情,两旁除了丫头和老妈子外,还站着一个十六七岁,身材苗条,眉目如画的姑娘,正咬着下唇,脸上泛着红晕,鼻翼微微的张合着,垂着眼帘却昂着头,双手不停的搓着衣角,表情既紧张又勇敢。

  “女孩子家上什么学?我们不是从小就为你请了老师,你现在已经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了。 还要上什么学?”方展图圆睁着眼睛,朗声问道,似乎对这事反应颇大。

  一旁的方太太站起身来,拉了拉丈夫的衣袖,使了个眼色,她知道丈夫那一点就爆的脾气。

  方太太轻蹙着眉头看了看那姑娘,脸上堆起笑容,和蔼的走上前拉起那姑娘的手,把她拉到一旁,温柔的说道:“婉如啊,男人念书呢是为了闯一番事业,我们女人念再多的书最终都是要嫁人的。 你的才情已经比很多女学生都要高了,何必再去学校上学呢?”

  “方伯母,我只是,想出去看看……”姑娘坚持着说。

  “出去看看?看什么?学校里大多是未婚的男男女女。你是已经定了亲的人,是我们方家的媳妇,怎么可以出去抛头露脸?”方老爷一脸的不悦。

  钟婉如微微噘着嘴,一脸的委屈不服,方太太柔声道:“婉如,伯谨已经毕业,过两天就要回来了,再过两个月你们就要完婚,还上什么学啊?你们完婚后,说不定很快就有孩子了,难道你要挺着大肚子去上学吗?”

  方太太的温柔劝说并没有让钟婉如觉得好受些,反而让她觉得更绝望,眼泪从睫毛间缓缓凝成了泪珠滴落在了脸颊上,当然, 这泪水有一半是因为心里紧张而流出来的。

  此时,她身后一个眉目清秀的丫头看了看这僵持着的局面,壮着胆子上前说道:“方老爷,方太太,我们家小姐年纪还小,你们别怪她,我会再劝劝她的。”说着拉了拉婉如的衣袖说:“小姐,我们回房吧,方太太说的是,您和方少爷就要完婚了,还怎么去上学啊?”

  “月梅,陪你家小姐回房去。”方太太想赶快息事宁人。

  钟婉如并没有动,紧攒着拳头,大着胆子问:“可是,巧心可以上学,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这简直就是在挑衅方老爷的权威,果然,方老爷听到此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巧心还未定亲,怎么一样?你是我们方家的媳妇。有哪个正经人家的儿媳妇是抛头露脸,满大街跑的?”

  方太太赶紧再次上来圆场:“婉如啊,你到我们家十年了,我们不曾亏待于你是不是?你和伯谨也一向情投意合,只要你俩把婚事办了,顺顺利利的,平平安安的过日子,难道不好吗?”

  月梅也在一旁不停劝:“小姐,别犟了,方老爷,方太太说的对。这些年方家对我们可是有大恩的。您看您让方老爷气成什么样了?”

  钟婉如看看方老爷气呼呼的脸,心中也是不忍,毕竟方展图是自己父亲的结拜兄弟,这么多年方家的确将自己视如己出,大小姐般的养着,锦衣玉食的供着,还请了最好的老师上门教授琴棋书画。

  暗叹一口气,无奈的,委屈的,失望的给方家二老行了万福礼,婉如轻咬这下唇,在贴身丫鬟月梅的陪同下,缓步走出大厅。

  说起这方家,祖上原本是读书人家,弃文从商这事和钟家有着紧密联系,二十多年前,方展图与钟永年意气相投,结拜成了兄弟,钟家有个蚕丝厂,想要再开办一个绸缎庄,看到方展图吃着家底老本,游说了他出资一起经营,在钟永年手把手的教导下,方展图逐渐蜕变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两家人也结成更深厚的情意。中国人喜欢亲上加亲,方家的长子方伯谨和钟家的独女钟婉如很快顺理成章的被配成了一对。

  天有不测风云,十年前,钟家夫妇外出遇难,方展图便将年仅六岁的婉如接到了方家抚养,同时也全权接手了钟家的蚕丝厂和绸缎庄的股份,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好,就等着儿子方伯谨大学毕业回来与钟婉如成亲后,慢慢将生意移交给儿子,自己也可以过过含饴弄孙的日子。

  他心里还有一个结,就是当年接手钟家蚕丝厂的时候,钟家有人说他趁火打劫,借机霸占了钟家的产业,所以他迫切的想要儿子和钟婉如尽快完婚,堵住他人的悠悠之口,一旦两家结成亲家,儿子作为钟家的女婿接手钟家的蚕丝厂就是名正言顺的事,再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所以钟婉如刚满十六岁,方家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筹备两人的婚事,将婚期定在了八月里。

继续阅读:第2章 睡莲有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