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睡莲有情
江心2019-09-01 09:552,307

  方家大院是典型的江南园林风格,像是把西湖的美景缩小了放进园中一般,亭台楼阁,廊坊桥榭,配着奇石异葩,当真把江南文人典雅细腻的人文情怀和审美品味表现的淋漓尽致。

  后院一方碧池中央,漂浮着一大片莲叶,叶子上点缀着七八朵或红或白的睡莲,静静的池水倒映着周围的镂花廊柱和各种花式窗棂,还有一坐一站两个女子娴静曼妙的身影。

  钟婉如正坐在池子边的露台上,伏在案前,手执毛笔,全神贯注的在纸上描画着池中睡莲的美态。她身后是那个十八九岁的大丫头,月梅,轻摇团扇,给婉如扇着风。

  月梅是婉如从娘家带来的丫鬟,两人虽是主仆,但是寄人篱下的生活,早就让她们的感情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姐妹。

  婉如小心翼翼的将最后一笔勾画完成,轻轻放下了画笔,这才舒了口气,玫瑰般的唇边这才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从斜领子边抽出手绢,轻轻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回过头来,对月梅笑道:“去请方伯伯来评一评这幅‘睡莲图’。”

  “你前两日才冲撞了方老爷,怕他还在生气呢。”

  “不会的,方伯伯才没那么小气,他最喜欢看我画画了,况且这是他让我画的图样,快去请。”

  月梅递上了茶水,正要转身离开,却见方家的小丫头春兰脚步轻快的往这边来。

  “春兰?有什么事吗?” 月梅问。

  春兰笑脸盈盈行了个礼道:“老爷太太让我来通知钟小姐,少爷回来了。管家已经去火车站接了,说是傍晚时分就能到家,让小姐赶紧准备准备。”

  “是吗?!太好了!” 月梅兴奋的双眼闪出灿烂的光芒。

  “哎哟,我不能多说了,厨房现在是忙成一团,庆妈要我去帮忙。” 春兰疾步走了。

  月梅转头想要和婉如分享喜悦,却见婉如眉间轻锁,并没有她预料之中的兴奋快乐之态,很是纳闷,上前问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方少爷回来,您不高兴?”

  婉如看着池中自己的倒映,摇摇头,叹气道:“怎么会?我也思念伯谨,一眨眼都已经半年没见到他了。”

  “是啊,上一次还是大少爷寒假回来过年的时候见的,不知道这半年过去,大少爷会不会变样了?”

  “咳……”婉如只是轻叹,她的愁绪月梅不懂。

  “小姐,您为什么叹气呢?方少爷样样优秀,和您般配的很,而且对您是一心一意。”

  婉如眉间皱的更紧,觉得心烦意乱,埋怨的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来说:“别说了,把这里收拾一下,我们回房吧。”

  两人收拾了东西,回到房中,婉如伏在床头发愣,月梅见她闷闷不乐,上前问道:“小姐,您这是……”

  “为什么我非得嫁给伯谨哥哥呢?”婉如坐起来,拉着月梅在身边坐下,她原本不想说的,可是她心中实在是烦乱,憋了很久,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身边除了月梅,没人可以倾诉。

  月梅很是迷惑,眨眨眼睛说:“这……小姐,您和方少爷早就订过亲了,结婚是迟早的事啊。”

  婉如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可是,我不想结婚啊,也从来不觉得伯谨哥哥是我的丈夫,我觉得他更像是我的哥哥,每次一听到方伯伯和方伯母说起婚事,我就特别烦,我就想……”看了看院子上空那四方的蓝天,婉如轻蹙眉头说:“我就想逃走。”

  月梅吓了一跳,赶紧上来劝道:“小姐,不可以,您可千万不能这么想,方少爷温柔体贴,将来一定是个好丈夫。到哪去找这样一个如意郎君?”

  婉如并没有与她对话,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心事:“我还是想去上学,你看巧心,都会看外文书了呢。为什么我只能学琴棋书画,女红针织呢?月梅,你知道我想学什么吗?”她的眼中闪着点点亮光,脸上带着一丝憧憬:“我想学医,学外文。我一定学的比巧心还好。”

  月梅摇头道:“小姐,学医学外文有什么用呢?方家如此富裕,根本就不需要你出去赚钱养家……”说着她浅浅一笑说道:“您现在这么害怕,是紧张吧,我听人说,每个女子嫁人前都会紧张的,所以啊,您别胡思乱想了,我昨天听方太太说要给你量尺寸做喜服呢。”

  婉如知道月梅不懂自己的心思,恹恹叹息,不再说话。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抗争是以卵击石,小小的钟婉如,不要说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就算是父母健在,门庭广大,退婚这种败坏门风的事也是不允许发生的。

  吃过午饭,月梅就忙忙碌碌的替婉如翻找着衣裙。

  “小姐,你看看这件粉色的怎么样?记得方少爷说你穿这件艳若朝霞。”

  “随便吧。”

  “那这件呢?湖蓝色的,方少爷说你穿上温婉动人。”

  “我累了,睡个午觉,你帮我挑一件就行。” 婉如拿了一本诗集,懒懒的歪在床上。

  “哎哟,我的小姐,你怎么睡得着?”

  “为啥睡不着,瞧你们一个个紧张的,不过是伯谨哥哥回家罢了。”

  月梅无奈的摇摇头。

  婉如不一会儿便睡意朦胧,不知睡了多久,恍惚中听见小院外传来一阵热闹嘈杂声,过了一会春兰欢跑着进了院子,高声喊:“回来了,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月梅丢下手中的针线活,跑到床边摇婉如。

  “小姐,快醒醒。方少爷回来了,我去打水。” 月梅拿了脸盆和春兰在门口兴奋的叽叽喳喳。

  婉如睡的迷迷瞪瞪,强行支撑起身子。

  月梅端着脸盆又进了来,脸上的笑容绽的像朵盛开的牡丹花。

  “哎呀,小姐你怎么还没起来,快来洗脸。”月梅说着递上一条面巾。

  冰凉的井水瞬间让婉如清醒了许多,漱了口,换上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散开长发,由月梅帮着梳头。

  婉如用炭笔轻轻描了两下眉毛,双唇在唇纸上抿了两下,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月梅喜道:“小姐,您真漂亮,方少爷看到可是要醉了。”

  “别胡说。”婉如浅浅一笑,站起身来,半年没有见到伯谨,她是想念的,在方家的十年里,他们从小玩到大,方伯谨比她大六岁,对她一直是百般的照顾疼爱,两人当真是青梅竹马,情深意笃,只不过这个“情”字在两人的心中各自有着不同的解读。

继续阅读:第3章 奇怪的客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少,你的情敌又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