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奇怪的客人
江心2019-10-08 09:454,620

  去正厅的路上,钟婉如始终心事重重。她思念方伯谨,并不意味着想要嫁给他,也不意味着她打消了出去上学的念头,相反,这些日子,她想出门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人在有心事的时候,步子往往会不自觉的加快。跟在她身边的月梅看着她这步履匆匆的模样,还以为她已经放下了那异想天开的想法,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方伯谨,顿时舒了一口气。

  来到大厅前,还没进门,就已经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欢笑声。钟婉如扶着门框往门帘里望了望,只看到几个影影绰绰的影子,她犹豫了几秒钟,指尖紧了又放,深吸了一口气,才终于提起勇气迈进了门槛。

  “好好,我这就出去看看。”

  钟婉如提裙过门槛的空档,里面恰好有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门外走,这一进一出撞到一起,两人便撞了个满怀。

  “哎呦!”

  钟婉如没有防备,被这么一撞那人撞的东倒西歪,连连“腾腾腾”的倒退了三步,脚抵在了门槛上,耳边听到众人异口同声的一阵惊呼,眼看着就要跌倒,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本以为就要在众人面前出洋相,手腕却突然被人扯住,“哎哟--”一声,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人已经落入对方的怀里。那人赶忙收住脚步,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

  “姑娘,没事吧?”

  婉如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随着这一声关切的询问抬起头,便看到一张年轻漂亮的脸。

  不同于方伯谨身上的书生气,这人身着学生装,浑身都透着股潇洒落拓之气,似乎什么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可偏偏他又生了副桃花眼,笑的时候波光潋滟,像极了话本里的富贵书生。

  钟婉如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不知在哪里见过。

  “姑娘?”男人见她迟迟不回应,再次开口提醒道。

  钟婉如这才回过身来,顿时脸上一热,忙不迭地缩回手,摇头轻声道,“没事没事,我没事。”

  “真抱歉,我方才只顾着说话了,没看到姑娘你。”男人再次颔首,表示歉意。

  钟婉如的脸更红了。他行的是西礼,又礼数周全,生了副倜傥模样,任谁看了都心神荡漾。

  “婉如。”就在此时,方伯谨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显然也看到了方才这惊险的一幕,儒雅的脸上写着担忧,“你没事吧?有没有磕到哪里,我看看。”

  “伯谨哥哥。” 婉如乖巧地叫了声方伯谨,然后摇了摇头,“我没关系,你不用担心。”

  钟婉如的目光落在方伯谨脸上,发现对方还是变了些的。棱角更分明了,气度也更加温柔,身量也更高,站在他身旁,就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孩。难道这就是上没上过学的区别吗?

  正这么想着,方展图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来来来,都快进来。”

  “走,我们去见父亲母亲。”方伯谨说着就牵起了钟婉如的手,动作看起来无比的自然,却叫钟婉如诧异地抬起了眼。

  他们一走近,方展图和方太太就注意到了他们互相牵着的手,心顿时放了下来,嘴角勾起笑容。

  “儿子不孝,上次回来只呆了不到半日就匆匆离开,真是不应该。”

  看得出来方伯谨这次回来要住上一段时间,带回的行李比从前要多上很多。钟婉如看着正厅里放着的几个行李箱,心中的担忧越发明显。

  “唉,这孩子,说什么傻话。”说着,方太太就开始抹眼泪,被方展图拍了拍肩膀,才想起来什么,吩咐了下人道:“庆妈,找人把少爷和赵公子的行李拿去‘思园’。让厨房赶紧把冰镇银耳羹端上来,哦哦哦,还有,快将井水里的西瓜捞上来,切好了拿上来,快,快去。”

  方展图在一旁问着丫鬟:“小姐呢?怎么搞的,还不下来。快去催。”

  方伯谨正要说话,屋子外已经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柔美的声音亲切的还没进门嘴里就开始喊着:“阿哥!阿哥!”

  很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快跑着进了大厅里来,没打招呼,一眼先是看到了桌子上的盒子包包,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停的闪动:“哇,好多礼物啊!”

  说着就抛下满屋子比她年长的人,奔向了礼物。

  方展图在一旁只是笑着摇头,无奈却纵容地嗔道:“你这丫头真是越大越没规矩了,人都没见,就先翻礼物。”

  方巧心眨了眨眼睛,俏皮一笑,朝父亲撅了撅鼻子,然后笑嘻嘻的跑到伯谨身旁,一把就抱住了哥哥:“阿哥!我真想你啊。”

  方伯谨疼爱的摸摸她的头,开玩笑说:“真的吗?难道不是更想我的礼物吗?”

  “哈哈哈哈哈哈。”

  正厅里传出阵阵开怀的笑声,方伯谨的到来给方家带回很多许久不再有的欢乐。

  巧心作为家中最小的女儿,从小就受宠,她嚷嚷着要拆礼物,方展图和方太太就连连点头,陪着她一件一件地拆开来看。

  婉如站得不远不近,看着方家上下其乐融融的模样,眸中的光华顿时暗了几分。

  是了。这里毕竟是方家,姓方的才是这里的主人,自己不过是寄宿在此。她望着巧心的背影,忍不住心想,如果父亲母亲还在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能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

  眼睛热得厉害,钟婉如知道自己不能失态,转头朝门外看去,却看到刚才那个和她撞到一起的那个年轻人,正依靠着正厅的椅子,对着周围摆着的盆栽一会摇头一会点头的,不知道在看什么,这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那人的侧脸精致漂亮,像镌刻的画一般,钟婉如眨了眨眼睛,记起他就是上次跟随方伯谨回来的年轻人,只是当时战战兢兢地,她没有注意。

  他在做什么?

  婉如正想上前问问,但是方巧心突然一声兴奋的叫声,让她停住了脚步。

  “豌豆黄!太棒了,阿哥你真好。我都要了。”

  方伯谨摇头道:“哎,我买了三盒,阿爸姆妈一盒,婉如一盒,你一盒。”

  方巧心娇俏的一笑,眼波流转,撒起娇来说:“阿爸姆妈的这一盒,我要一半,婉如姐的那一盒我也要一半。爸妈和婉如姐都疼我。”

  说着拉着婉如到桌子边,把头枕在婉如的肩头上,眨着眼睛装可爱,婉如只得笑着点点头。

  巧心要,她自然不能与她争。寄人篱下多年,钟婉如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方伯谨见状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婉如再次看向那个到已经被冷落许久的年轻人,觉得再不说话可能太过失礼,便犹豫着走在伯谨身边,低声问:“伯谨哥哥,那个人……你还没有给大家介绍。” 说着眼睛朝院子里瞧了瞧。

  刚好,她也很好奇他的来历。

  方伯谨这才一拍脑门,惭愧道:“哎呀,看我,怎么把正礼给忘了?”

  “正礼!”

  方伯谨赶忙走向那年轻人,揽了对方的肩膀,冲大家介绍道,“赵正礼,我的大学同学,植物系的高材生。”

  年轻人也笑起来,眼尾上扬,带着朝阳之气,“大家好,我是赵正礼,冒昧打扰府上。”

  离得近了,钟婉如才发现他手上始终拿着颗不知从哪里摘来的绿植,小心翼翼地把玩着,像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方伯谨继续介绍道笑道:“正礼是植物系的高材生。这次知道我要回来,就想顺便来考察一番。”

  “伯谨过誉了,南方花草繁茂,我从未来过南方,这次幸得伯谨邀请,所以就跟了来,真是叨扰了。”

  他嘴里说着客气话,眼睛却四下里张望,找到一旁的小丫头,问:“请问有没有罐子,倒点清水……”

  婉如看着他,对他的人和他手中的那棵植物都越来越好奇起来。

  方巧心这时也蹦了过来,指着他手中的植物问:“这是什么啊?你拿着一根草做什么?”

  “哦,这叫牛尾菜,又叫土春根,产于江浙一带,根部可以入药,补气活血,舒筋通络,可以祛痰止咳,也可以用于筋骨疼痛,跌打损伤,还可以治咳血。”

  他一边如数家珍的解说着这小小的植物,一边接过丫头递过来的水瓶,将那牛尾菜插了进去。

  “牛尾菜?”方巧心疑惑的看着他,调皮的一笑说:“那可以吃吗?”

  “可以啊,你看这嫩叶,可以当蔬菜吃,不过味道可能会有点苦,你们的家的情况是不需要吃这个充饥的。呵呵。”

  赵正礼看起来很是能言善道,一番话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就这样,赵正礼在方宅住了下来。钟婉如虽然对他好奇,却没再得空闲和对方有更多的交流。她和方伯谨的婚事被正式摆上了台面,方宅上下很快忙碌起来。

  方太太和裁缝师傅还有,绣娘们几乎天天往婉如住的“静园”里来回穿梭,嫁衣很快缝制完毕。只不过,方太太是个讲究人,对嫁衣是百般的挑剔,要求完美,拿了自家绸缎庄里最好的锦缎,请了杭州城里最好的绣娘,雇了最好的裁缝师傅,却还是这不满意那不满意的。

  婉如只得配合着,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试了脱,脱了试,每多试一次,心里就多一分烦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烦恼,结婚不应该是开心,欢乐,喜气洋洋的事吗?为什么自己一点高兴不起来?她并不讨厌伯谨,伯谨温文尔雅,斯文俊秀,是附近这一带有名的才子,很多媒人都上门来打听过,只不过方钟两家早已定亲,所以方太太都拒绝了。

  可她始终不能让自己安下心来,越接近婚期,越是焦虑。

  不知被折腾多久,钟婉如总算挨到方太太和裁缝师傅离去,这才勉强松了口气,正要歇一会,月梅就满脸喜色的上前说:“小姐,您穿上那喜服真是好看。就像仙女下凡一般。”

  心情顿时跌入谷底。钟婉如觉得自己再听一个与结婚有关的字,自己一定会原地爆炸,她甩了甩头,起身快步抬步跨出门槛,回头对月梅说道:“我去花园走走,你不用跟跟来。”

  婚礼设在下个月的十五,她必须让自己平静下来,接受命运的安排,欢欢喜喜的去做伯谨的新娘子,只是她心绪难宁,总有股不甘心的情绪在胸中翻腾。

  她低着头,沿着蜿蜒曲美的花径,一路走着,独自思考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生子,一切都是理所应当,而且伯谨是一个如此优秀的男子,家境富裕,公婆对自己也是百般疼爱,两人又是青梅竹马,这是求都求不得的天赐良缘啊。能嫁给伯谨为妻,夫复何求?

  只是……

  钟婉如不知不觉走到一片树荫底下,她顺势坐在青石板的长凳上,弯着腰,双手支在膝盖上,撑着下颚,就看着荷花池中的锦鲤在那游来游去。

  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烦,朦朦胧胧中她觉得自己不该那么早结婚,她的人生才开始啊,怎么就要嫁人了呢?虽然十六岁结婚并不算早,但是她偶尔也听到方家的一些亲戚说他们的女儿去上了西式学堂,还有的上了大学,甚至还有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去了美国留学。

  西式学堂?大学?美国?每每听到这些,婉如心中总是无比向往,为什么那些女子可以上学,留学,自由自在的呼吸,而自己却只能在方家庭院里,绣花,画画,早早的结婚生子呢?

  她又叹气,朝水池里扔了一块小石子,石子落处,水面上泛起一圈圈的水晕,犹如她的思绪般,荡漾开来,

  一年之中,她只能在清明,元宵,重阳这些节日里走出方家大院,偶尔方太太会带她去灵隐寺烧香祈福。她的世界就是方家,自己的一生一世就只有方家了。她总是有些不甘心,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外面的人。

  外面的人?是的,就如那个赵正礼,是个多么有趣的人,她想,或许这个世界上会有更多更多有趣的人。

  “唉~~~~”她又叹气朝水池里扔了一块石子。

  “唉~~~~”

  突然身后的草丛里有人也学着她长叹一声,当真吓了她一跳,她猛的从石板凳上站了起来,朝身后看去,却只见那赵正礼正跪在草丛里,撅着屁股,埋头不知道又在找什么。

  婉如惊魂未定,睁大了双眼看着他问:“赵……赵……”突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赵先生?似乎老了,赵公子?似乎像戏文。

  “叫我正礼好了。”赵正礼从草丛中爬出来,笑盈盈的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赵正礼今天穿了身西式的休闲装。

  婉如张了几次嘴,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她只觉得很心慌,她从来没有和陌生男子单独面对面的说过话。

  “我还是叫你赵先生吧,你……你……在这做什么?”

  她结结巴巴的问,显然紧张并没有抹杀她的好奇心。

继续阅读:第4章 九头狮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南烟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