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丫鬟
酒安2019-09-10 17:523,306

  “我也想表哥啊。只是表哥你却不肯来看我了。”婠婠就笑着说道。

  她和罗秀是青梅竹马,自然十分亲近,此刻就见罗秀无奈地抬起了俊秀的脸来,对自己笑了笑。

  “你还好意思埋怨你表哥?总是阿秀千里迢迢来看望你,你却抱怨起来。”

  “大老远的,自然是该阿秀去看望婠婠的。”罗国公夫人就笑着对周氏说道,“你也别怪婠婠,娇滴滴的小人儿,我也舍不得叫她来回奔波,若是有个闪失可怎么办?”

  她顿了顿就对婠婠柔声说道,“你表哥是很想着你,只是上一回他醉酒,闹得不像样儿,自己也觉得没脸去看你。”罗秀醉酒,抓着三老爷管人家叫二郎真君,这简直叫罗国公夫人笑了一整年,此刻见儿子雪白的脸上露出红润,她就揶揄地笑了。

  “那不是表哥的错,都赖我,是我骗表哥喝了葡萄酒的。”

  “你问问他恼了你没有?”罗国公夫人就笑道,

  婠婠急忙拿一双担心的眼睛去看罗秀,低声说道,“表哥,对不起。”

  “表妹不论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罗秀就看着婠婠笑了。

  他温柔又宽容,婠婠也觉得上一回骗了罗秀喝酒实在是自己的错了,扭了扭手心里的帕子就红了脸。

  “再也不会了,表哥信我。”她合掌小声儿说道。

  “好。”

  罗秀就温柔地看着她,许久,方才带着她起身笑着说道,“你还没有逛过国公府的园子,这一回回来,咱们好好儿走走。这园子里若有你不喜欢的……”

  他目光如水一般温柔,看着茫然懵懂的婠婠就低声说道,“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你就告诉我。我叫他们改成你喜欢的样子。”他和婠婠是多年的表兄妹,自然无所顾忌,伸手就握住了婠婠的手一块儿在园子里走动。

  罗国公府极美,虽然许多丫鬟侍女在走动,热闹得叫婠婠不大习惯,然而她又觉得这满府的峥嵘繁华,当真是极好的。

  走到了罗秀的屋子前头,迎面儿就见了两个美貌的大丫鬟匆匆迎了出来,其中一个生得温柔宁和,见了婠婠急忙上前福了福就笑着说道,“奴婢阿竹,给表姑娘请安。”

  她和婠婠并没有见过,可是却一口叫出了婠婠的身份,婠婠见她穿戴与众人都不同,仿佛格外有体面,就知道这只怕是罗秀房中服侍的大丫鬟,自然也高看一眼笑着说道,“这位姐姐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那阿竹连声不敢,见婠婠面容温煦,这才迟疑地起身,却不敢怠慢走在婠婠身后的几步侍奉着。

  见她严守规矩,低眉垂目,婠婠就觉得这阿竹的性情倒像是罗秀房中出来的,然而却见另一个虽然也给自己福了福,然而眉眼之间却带着几分锋芒傲气,见阿竹跟着自己十分柔顺,竟还露出几分不屑,只抬头对婠婠说道,“奴婢阿梅,是服侍世子的丫鬟,给表姑娘请安。”

  她胡乱地福了福就起身,也没有等婠婠叫她起来。婠婠脚下一顿,沉默地看了这阿梅片刻。

  走得近了些她才看出,这阿梅当真是个十分娇俏明艳的女孩子,白皙精致,神采飞扬,令婠婠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那阿梅见了婠婠,也愣了一下。

  阿竹就在一旁欲言又止。

  “这丫鬟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儿。”能在自己的面前摆出那样傲气的样子,显然阿梅在罗秀面前格外得宠。婠婠虽然和罗秀是青梅竹马,只是也管不得他房中的丫鬟的事儿,虽有些不悦这丫鬟对自己无礼,然而想着这阿梅生得这样明丽娇俏,只怕在罗秀的面前有几分体面身份,没准儿日后还是个罗秀的通房姨娘什么的,那大概还算是自己的小嫂子了,因此就并未在意,侧头对罗秀笑了起来。

  那俊秀的青年正淡淡地扫过脸色陡然煞白的阿梅。

  “不过是个丫鬟,你太抬举她了。”他柔声说道。

  阿梅听到这句,已经摇摇欲坠。

  “若表哥看重她,我是没什么关系的。”婠婠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何曾看重过她,不过是……”罗秀顿了顿,方才摆了摆手叫阿梅退下去,见婠婠面无异色,他脸色稍缓,却有多了几分失望,牵着婠婠的衣摆就走近了自己的院子,也不叫婠婠进屋子里,只在院中的石桌旁坐了。

  那阿竹的脸上神色莫名,见罗秀并不将阿梅放在心上,只觉得嘴里发苦,低声说婠婠说道,“阿梅是国公爷赏给世子的,因此身份不同,难免傲气了一些。表姑娘不要和她计较。”

  “姨丈还给你丫鬟?”婠婠就觉得罗国公这管得很宽了。

  “父亲给了我十六个丫鬟,一个不留倒仿佛是我对父亲心怀不满,因此我才留了这一个。”罗秀一双温润的眼扫过阿竹,勾了勾嘴角就柔声对婠婠说道。

  他清透的眼睛都落在婠婠的脸上,仿佛谁都不能落在他的眼中,婠婠却在诧异罗国公这大手笔,见阿竹正在一旁忙碌给自己端茶倒水,阳光落在阿竹的身上,这年少的丫鬟倒是生出几分美丽的风姿,就露出几分欣赏。

  只是她一门心地欣赏阿竹的美丽,罗心却只觉得满心的失望。盖因若婠婠对他有半分的倾心,见他房中服侍的丫鬟们都这样美丽,想必也不会这样云淡风轻。

  他想要看见的那些嫉妒的情绪,一样儿都没有。

  婠婠还似乎对他的丫鬟很喜欢的样子。

  心里叹息了一声,罗秀握了握手中的茶盏,对婠婠低声说道,“我没有。”

  “没有什么?”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此生除了妻子,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丫鬟就是丫鬟,不会有更多的身份。无论阿竹和阿梅,日后都要嫁出去的。”

  当阿竹和阿梅联袂而来给婠婠请安的时候,罗秀就在观察婠婠的表情。

  他承认自己心中怀着一点自己的心机,因此阿梅哪怕那样放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阻拦,可是当看见婠婠并不会对两个服侍自己的丫鬟露出不喜,他就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是他输了。

  并不是输给丫鬟们。

  而是输给了婠婠。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婠婠就垂头喃喃地轻声说道。

  阿竹的手微微一颤,几乎要打落了手中的茶盏,叫罗秀眯着眼睛看了自己一眼,急忙垂头退到了后头。

  她不由担忧地扫过了阿梅离开的方向。

  世子曾经十分宠爱阿梅,当日罗国公赏了十六个丫鬟给世子,本就是给世子做通房丫鬟的。只是罗国公夫人坚决不许儿子收用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如今阿竹想来,想必是罗国公夫人疼爱外甥女,唯恐这位承恩公府五小姐嫁进门之前叫这些出身卑贱的丫鬟们抢了世子的心,因此方才阻拦。

  当初世子因夹在其中左右为难,因此挑中了阿梅服侍自己,别的都退还给了罗国公。

  阿梅是罗国公赏的,身份不同,阿竹本以为日后表姑娘进门,至少会将她开脸做妾的。

  更何况世子纵容阿梅,素日里阿梅就算任性傲慢,世子却都一笑而过并不责罚,反而常看着阿梅的笑脸微笑。

  当初她以为是阿梅生得美,入了世子的心。

  可是今日一见,却彻底叫她不敢这么想了。

  只要看表姑娘一眼就知道,阿梅的模样有几分肖似表姑娘,这才是世子对阿梅另眼相看的缘故。

  在世子的眼里,阿梅就跟一个摆设似的,是个替代品。

  可是如今正主儿回来了,果然替代品都当不成了,世子的眼里,阿梅也不过是个丫鬟。

  他既然说出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话,只怕阿梅对世子的那份心算是成空了。

  就算是为了表姑娘往后的心情,世子也不会再叫阿梅近身服侍。

  一想到阿梅还心心念念想要给世子做妾,只当世子不收用她是尊重她,阿竹就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她是罗国公夫人赏给罗秀做大丫鬟的,自然忠心耿耿。

  罗国公夫人喜欢表姑娘,她就决不能叫阿梅坏了事儿。

  复杂地看了不远处正笑吟吟露出笑靥说话,天真明媚的婠婠,阿竹就看着阿梅离去的方向沉了沉眼睛。

  “表哥的丫鬟怎么那样看我?”婠婠就觉得阿竹的目光有些异样。

  “她是我的大丫鬟,一向忠心,早年就求了我到了二十岁就放她出去自行聘嫁。”见婠婠的眼睛睁大了,罗秀就笑着把茶盏往婠婠的面前推了推和声说道,“想必是她也想起来你当初对我做了什么坏事儿。”他云淡风轻,并不在意当初婠婠骗他喝酒,婠婠却觉得抱歉极了,然而想到这里,就急忙讨好地凑过来低声说道,“前次哄表哥喝了后劲儿那么大的酒,是我的不是。这一回我千里迢迢带回帝都的美酒,乃是胡人用心酿造,一定不会叫表哥再醉酒了!”

  她一双清亮的眼睛就很可怜地看着罗秀。

  罗秀俊秀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无奈。

  “你还哄我喝酒?这回醉了,只怕我眼里二郎真君是没影儿,天上嫦娥倒是有一个。”

  他说着说着就自己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了婠婠雪白的眉心。

  “最笨的嫦娥。”

继续阅读:第21章 厌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