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表哥
酒安2019-09-10 17:523,206

  这话声音微弱,婠婠并没有听到。

  周氏的眼角却因儿子的话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你说的对。”她压低了声音说道,“再没有比阿秀更痴心的人了。”

  楚惊涛就微微点头。

  “母亲,你和哥哥在说些什么?”突然之间家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婠婠忍不住垂头看了看自己,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这才茫然地抬头。

  她的眼里还带着一些好奇和疑惑,天真明媚,年少可人,周氏满怀慈爱地看着这最令她骄傲的女儿,许久方才笑着说道,“并没有什么。只是你哥哥舍不得你罢了。”她顿了顿,就轻叹了一声说道,“本以为你哥哥们能在帝都护着你一些。可是他们……”

  这一去北关,只怕就是勾心斗角,就是笼络军中,楚惊涛和楚惊天大概是顾不得帝都之中了。

  “这有什么呢?还是哥哥们的差事要紧。”婠婠就很懂事地说道。

  见她这样懂事,周氏就越发在眼里现出了笑意。

  只是既然楚惊涛提及了婚事,周氏就有些迫不及待起来,不过两三日,亲自送了楚惊涛兄弟两个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远去北关离开了帝都,周氏伤心落泪了一回就带着女儿来了罗国公府。

  婠婠已经多年没有来罗国公府里了,她今日穿了盛装,打扮得娇花照水一般美丽动人,一颦一笑带着稚气的娇艳,才颤巍巍地扶着一个丫鬟在罗国公门口下了马车,就见远远的院子里,正迎面走来了一对儿母子。

  不提那与周氏有几分仿佛容颜的中年贵妇,只说她身后笑吟吟噙着温柔笑容,仿若春风拂面的青年,就叫婠婠忍不住在脸上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来。

  “给姨母请安。表哥!”她上前先给那慈眉善目,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疼爱的贵妇福了福,小小的珍珠步摇从她的发髻上垂落,一福身就摇曳晃动起来,无端生出几分少年人的娇俏俏皮来。叫那贵妇,也就是她的姨母罗国公夫人给扶起来,她这才对那青年嫣然一笑。

  此刻见这青年穿了一件竹纹青衣,腰间白玉腰带,翩然的衣裳叫一枚雪白的羊脂玉佩压在了腰间,她就看了看自己嫩柳一般颜色的裙子笑了起来。

  “这两个孩子,倒当真是心有灵犀。”罗国公夫人见婠婠和儿子都穿了绿意盎然的衣裳,就笑着说道。

  “阿秀也是,生得越发俊秀。”周氏看着外甥罗国公世子罗秀,眼里就越发欣赏。

  她几乎是满意地看着罗秀,喜欢得不得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哪一段儿姻缘,有比青梅竹马的表兄妹联姻更合适的了。

  亲姨母做婆婆,虽没有皇族的显赫尊贵,可是做国公府的主母,这也是最显赫的贵妇的身份。

  豪门命妇,超品的国公夫人,这样的身份,也足以令婠婠立足在显贵的女子之中了。

  “你就知道夸他。只是今日他知道你和婠婠上门,专门儿打扮了一回也是真的。”罗国公夫人见罗秀对婠婠正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那双温和的眼睛里一瞬间爆发的光亮令她都感到诧异,心中满意极了,急忙执着周氏的手嗔怪道,“偏你懒得很。这回了帝都都多久了,连我的门上你都不来?”见周氏看着自己笑了,她便叹气说道,“这么多年,我就盼着你能回来,至少咱们姐妹都在帝都,说说话儿也是好的。”

  “国公爷是不是……”

  “他一向都是喜新厌旧的,所幸这国公府足够大,如今院子还没有叫他给填满。”

  罗国公夫人就淡淡地说道。

  罗国公是个喜欢美色新鲜的人,虽然一向和罗国公夫人举案齐眉,可是素日里却没少了和女子纠缠不清。

  早年罗国公夫人年轻气盛倒还有工夫和罗国公怄气,这到了如今的年纪,却愈发地看开了。

  那些个新鲜的美人儿,帝都的花魁,外人献上的歌妓舞姬,还有些番邦的人送进来的胡族美人,她都随意叫罗国公给抬进门里来,甚至有那等在外得了罗国公眷顾的女子,她也一并都接到府中。

  因她“贤惠”,因此罗国公和她的感情还不错。

  “大姐姐也太委屈了。”周氏是眼里见不得妾室的人,因三老爷就没有纳妾,因此越发感到姐姐受了委屈。

  “委屈什么,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妹妹难得命好,嫁给了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罗国公夫人只有为妹妹感到高兴的,并没有十分嫉妒。此刻见周氏颤巍巍如同枝头最娇嫩的花朵儿,越发美丽细腻,罗国公夫人的眼里就露出了笑容。

  她比周氏年长一些,待周氏还有看半个女儿的意思,拍了拍她雪白细腻的手,就带着她一块儿往后宅里去,侧耳低声说道,“他宠幸再多的女人,也只有阿秀一个儿子。我为什么要委屈?”

  不管罗国公宠爱多少女子,都不能动摇罗秀的地位。

  这才是令罗国公夫人感到满意的地方。

  “大姐姐也要当心些。”罗国公这么多的女人,却除了嫡子罗秀之外并无子嗣,只凭这一点,罗国公夫人就清白不了。

  然而这是周氏的亲姐姐,周氏断然没有要把胳膊肘儿往外拐,帮着罗国公与他那些姬妾来声讨自己亲姐姐的道理,此刻看两个孩子正在身后很远的地方低声说些什么,她就压低了声音对罗国公夫人轻声道,“若是叫国公爷知道,只怕国公爷一定不会和大姐姐善罢甘休的。”

  “你放心,虽然我手里不干净,可是她的那些心肝肉儿,同样也不怎么干净。”罗国公夫人就笑吟吟地说道。

  她顿了顿,回首去看罗秀和婠婠,眼里都是疼爱。

  “我得帮着这两个孩子把路都扫平了。别人,也不配继承国公府。”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对了,前些天我听说婠婠去宫中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可说了什么没有?”罗国公夫人不愿再提及令姐妹两个都会感到不快的问题,此刻正携着周氏跨入了一处十分奢侈华美的上房院子,一块儿绕过了一处大大的荷花缸走到了里头坐下,这才探身关切地问道,“这宫中可还好?我听说如今几位娘娘已经势同水火,可万万不要牵连了你才好啊。”

  “大姐姐还说呢,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周氏的性情还带着几分娇滴滴的妩媚,闻言便哼了一声。

  “这话是怎么说?”

  “太后娘娘本没有看中家里的大丫头和二丫头,偏二丫头是个十分伶俐的人,赶着宁王殿下过府来看望老太太,自己就跳了湖了。宁王殿下也不能眼看着她淹死,就把她给救下来了。之后的事儿大姐姐也明白了?宁王与她那么湿淋淋地贴在了一块儿,哪里有不负责的道理?听说往宫中请旨求陛下赐婚,他要给承恩公府一个交代。”周氏娇艳妩媚的脸上就露出几分鄙夷。

  见婠婠进门,裙边微荡俏丽可爱,她就笑着对婠婠示意去和罗秀坐在一块儿。

  罗国公夫人却忖思了起来。

  “你说的这事儿已经过去很多天了?”

  “是啊。”

  “宁王殿下说他进宫去求旨去了?”

  周氏一愣,娇艳美艳的脸上就露出几分若有所思。

  “姐姐的意思是……”

  “殿下入宫这么多天,若说赐婚的旨意,这既然郎有情妾有意,还牵连你们府中二丫头的清白名声,这本就应该当场赐婚,将这事儿一袭盖头给遮掩过去。可怎么着竟然拖延了许多天?这里头蹊跷得很。如今君心难测,也不知陛下心里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虽然罗国公风流好色不是东西,可是他在朝中却是显赫的人,为人也奸猾,一门心地跟着皇帝走,一贯擅长揣摩帝心。

  可是据说如今也不行了。

  君心难测,罗国公如今都夹着尾巴做人,素日里都不知拒绝了多少回那些皇子的邀约。

  “会不会陛下并不愿意叫宁王和承恩公府走得近?”

  “不好说。只是若当真如此,陛下大可以拒绝这赐婚。如今无声无息,既不拒绝,也不赐婚,倒是十分奇怪。”

  婠婠听着姨母和母亲之间的对话,就抿了抿嘴角,她才转头,却见一枚透明的薄红可爱的糕点落在自己的唇边。

  “你最喜欢的玫瑰糕,今天最新鲜的玫瑰花儿的汁子拧出来的,尝尝看。”罗秀修长优美的手捏着一枚红色的玫瑰糕,送到了婠婠的面前,见她一双眼睛用力地张大了,有趣儿又可爱,只觉得心中全都是满满的柔情和快活,又觉岁月静好,只愿这人生都停留在这静谧安然的后一刻。

  见婠婠红着脸从自己手里取了玫瑰糕垂头小口小口地吃着,他的眼里就露出几分柔情。

  “多谢表哥。”婠婠用了点心,就笑着对罗秀说道。

  “你我之间,何必这样客气。”罗秀就摇头说道,“太见外了。”

  “表妹,我很想你。”许久,他方才低声喃喃道。

继续阅读:第20章 丫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