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婚事
酒安2019-09-10 17:523,200

  显然承恩公夫人还真的被婠婠给说动了心。

  想想看。

  当宁王真的应楚云的要求,将燕窝送到承恩公府上去,不是更会叫那些野心勃勃也想要成为宁王妃的世家贵女们清楚地看清楚宁王心中谁才是最重要的吗?

  “五丫头,虽然你一向很小气,不过这件事,我就勉为其难听你的好了。”承恩公夫人明明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却偏偏要踩婠婠一脚,见她只是笑了笑并不在意自己的话,这才仰着头往外匆匆地走了。

  见她走了,二太太好不容易憋住的一口气儿顿时就泄了,她含着眼泪失望地看着不能左右承恩公夫人母女的太夫人,只觉得这多年的孝顺和恭敬,原来也都并没有什么用处。

  “二伯娘,你这是还有什么事要和老太太说吗?”婠婠就侧头含笑问道。

  少女浅浅的如水的笑靥之下,不知怎么,二太太就觉得心里莫名有些不痛快。

  “既然老太太累了,那儿媳就不打搅老太太安歇。”她也告辞走了。

  一路跌跌撞撞,二太太哪怕是在这承恩公府百花齐放繁华无比的园子里走着,看着远处那三两个成行的侍女们拧着腰肢走在花间,却依旧不能叫心中好过。

  她的心里愁云惨雾,想到这么多年用心侍奉太夫人,讨好宫中的太后娘娘,都只是为了叫她的女儿楚秀成为皇子妃。

  如今楚云夺走了宁王,余下的皇子都不及宁王出众,就算楚秀日后嫁入皇家,也必定不及楚云显贵了。

  “你的命怎么这么苦?二丫头也太狡猾了!”

  她一路走到了楚秀的闺房之中,就见这闺房处处精致细心,诗情画意,显然楚秀也是个心中有秀致锦绣的女孩子。

  见楚秀的脸色黯淡,仿佛失去了一贯的精气神儿,二太太就伏在床边流泪抱怨道,“打小儿就只知道掐尖儿要强的!明明你才是家里头的长姐,却偏事事都要矮了二丫头一头!她从前要你的强,看在都是自家姐妹也就算了。可怎么连嫁给殿下,也是她抢了你的?”

  二老爷为人庸碌无能,身上没有长兄承恩公的爵位,又不及弟弟楚三老爷能干,因此二房在楚家并不被重视。

  想想楚秀这些年受的闲气,二太太就为女儿抱不平。

  “就算是这样,那又能怎么办呢?只要二妹妹动动手指,宁王殿下也只会选择她,哪里还会在意别人?”

  楚秀倒是有几分自知之明。

  她的父亲不及楚云的父亲,哪怕自己是做姐姐的,可是宁王也不会选择她做王妃。

  她只是……不甘心罢了。

  “可是,可是你是做姐姐的。难道日后你的夫君,还要不及她的夫君不成?”二太太见楚秀咬着红唇用力拧着手中的帕子,显然也不是她口中说得那样认命,就急忙凑过来低声说道,“你也要想一想自己的前程,可不能自己就失了精气神儿!你也是楚家的女儿,楚家的荣耀来自太后娘娘,又不是来自你大伯父,二丫头有什么比你高贵的地方?!你们是一样的人儿,若你再使使劲儿……”

  “我还能怎么使劲儿呢?”楚秀没主意地问道。

  宁王这都亲口说了,要为楚云的清白负责了。

  “我只问你,你愿不愿去给宁王殿下做王妃?”

  “宁王殿下当真是极好的。”楚秀的脸顿时就红了。

  她潋滟的眼睛里就露出几分憧憬和爱慕,想到宁王那英俊的脸,还有那卓然高贵的皇族身份,还有那有力的臂膀,她就忍不住红了脸颊,垂了头羞涩地拧着衣角低声说道,“若能嫁给宁王殿下……我一定会努力成为最好的王妃。”

  她侧头,雪白的脸上一片绯红,越发令她娇艳欲滴,二太太几乎是赞叹地欣赏着女儿的这份儿美丽,也觉得若这份美丽若嫁给别的男人,真是糟蹋了。

  “既然你愿意,那就行了。”

  “母亲可别做多余的事儿,不然老太太断断容不得的。”楚秀急忙说道。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儿。”二太太就起身摇摇摆摆地走了。

  她一走,楚秀心中就十分不安,只是提心吊胆等了数日,竟都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这就叫她好生松了一口气。

  然而见楚云日日在承恩公府中招摇,她又觉得这口气再也咽不下去了,只有婠婠看着楚云耀武扬威的样子,心里觉得有些不妥。

  这一日三房一家只在自己的院子里吃饭,见三老爷正夹了些清淡的菜色来喂给周氏,周氏目光流转,美艳动人,婠婠就叫爹娘的恩爱给刺激了眼睛。

  “从前又不是没见过,怎么如今还知道害臊了。”周氏一向和三老爷黏黏糊糊的,此刻就笑意潋滟地问道。

  “怎么会不害臊?只是叫我说,要害臊的是母亲才对。”婠婠在周氏面前就露出几分娇憨,哼了一声。

  她的对面,正端坐着两个拿着饭碗一脸沉默的高大的青年,其中一个默默夹菜放在婠婠的碗里,低声说道,“趁热快用膳,不然凉了,你的身子不舒坦。”

  这两个青年生得都很英俊,容貌也有几分相似,甚至连身上彪悍的气势与悍勇之气都相像极了。

  婠婠一向都和这两位兄长亲近的,想当初在边城的时候,都是两个兄长在前头开路,她就跟一条小尾巴似的巴巴儿地跟着兄长们在长街上乱转。

  此刻见大哥楚惊涛开口,她就急忙垂头认真地吃饭。

  另外一个青年无声地给婠婠舀了一碗汤,轻轻地放在了她的面前,笑了笑,露出了与楚惊涛那沉稳端肃完全不同的活泼。

  “惊天,不要只顾着婠婠,你也快用膳。”周氏见两个儿子只关注妹妹,都忘记他们自己,不由露出几分无奈来。生下楚惊涛和楚惊天之后,她甚至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个机会能为三老爷生下一个可爱美丽的女儿来。

  比起什么都不用担心的两个儿子,婠婠才是周氏的性命,只是素日里周氏却更倚重两个儿子一些。见楚惊涛与楚惊天都应了一声,她的眼角就露出几分不舍。

  “陛下也是的,怎么将这两个小子给送到北关去?这也太狠心了。”

  “陛下如今能信重的人不多,叫他们过去,也是信任他们。”

  虽然皇帝正是春秋鼎盛,可是皇子们却已经陆续长大,这朝中新一轮的站队又开始了。

  诸皇子纷争,朝臣勾心斗角,私底下都不知道谁是哪个皇子的人马。

  皇帝是经历过曾经皇位争夺的血雨腥风的,自然不敢信任那些背地里不知效忠了自己哪个儿子的朝臣,也不敢将兵权交给自己不信任的臣子。

  不是因为这个,三老爷也不会被皇帝千里迢迢地召回京中。

  说起来三老爷也很能理解皇帝。这皇位争夺一向不讲血脉真情,也没有父子之情,皇帝如今一个都不信任,想要牢牢握住手中至高无上的权柄的心,他也都明白。

  早年……他受了皇帝的大恩。

  当年若不是皇帝为他转圜,他和周氏也不可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因此,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帮皇帝稳固朝堂的。

  “母亲不必担心。我和二弟同去,兄弟联手,自然不会畏惧那些明刀暗箭。”楚惊涛顿了顿,见周氏心疼地看着自己,就沉稳地将大手按在了腰间的一把漆黑的长刀之上,稳稳地说道,“我们有陛下的手谕,假以时日,北关必定会被我们握在手中。”

  如今北关的主将乃是四皇子康王的亲舅舅,因康王一向活跃跳脱,也对朝中之事不大在意,直到如今还没有入朝,因此楚惊涛并不怎么在意。

  “就算是这样,两位哥哥也不要小看了他。”婠婠就缩在椅子里忧心地说道,“只要是做皇子的,有几个没有野心呢?宁王如昊日当空,若避其锋芒,先看宁王与其他皇子自相残杀,那不入朝是最好的选择,也不会被陛下忌惮。我没有见过康王,不知他是真的没有野心,还是心思狡狯。只是既然那位主将已经在北关经营多年,想必根深蒂固。两位哥哥就算有陛下手谕,然而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我们都明白,我们防着他呢。他那些小算计,当初都是我们与父亲在边城玩儿剩下的。你不必担心。”楚惊天就笑着揉了揉妹妹的头。

  “既然哥哥们知道轻重,那我就不多说了。”楚惊涛沉稳,楚惊天聪慧,兄弟联手一向没有敌手,婠婠就弯起眼睛笑了。

  她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新月的形状,楚惊天就看着她越发地露出了笑容。

  “母亲。”

  他侧头就就周氏低声说道,“如今朝中形势复杂,还是叫妹妹快些找个好人家儿嫁出去,免得被卷到夺嫡的暴风眼里去。”

  “我瞧着,姨母家的阿秀就很不错。”楚惊涛就在一旁沉稳地补充道。

  他微微一顿,看向婠婠的眼里就多了几分笑意。

  “阿秀也等了她很多年了。”

继续阅读:第19章 表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