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燕窝
酒安2017-09-18 19:153,221

  然而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楚云已经占了这么个巧宗儿,旁人再学这个,只怕就成了东施效颦,会为人嗤笑。

  更何况,也没有另一个宁王来给楚秀来当英雄救美的对象了。

  二太太心里嫉妒得脸都扭曲了,一张雪白的脸变形,垂头用力地喘息了几声,却努力要在宁王的面前露出和气的表情来。

  她努力隐忍着,直到宁王客气地和太夫人告辞而去,这才皮笑肉不笑的抚了抚鬓角的一只光华璀璨的菊花样式赤金发簪,对去而复返,正拿慈爱岳母的目光看着宁王背影的承恩公夫人挑眉说道,“今儿二丫头得了殿下的恩情,大嫂,我得在这儿恭喜你。”

  她起身就给承恩公夫人福了福讥讽道,“日后,也该管二丫头唤一声王妃娘娘了。”

  楚云的眼睛已经得意地眯起来了。

  “这算什么。不过是殿下对二丫头有情分,因此才会这样顺遂。”

  承恩公夫人却是一个得理不让人的,见二太太气恼,就越发地炫耀道,“也只有二丫头,殿下才会不顾及自己的尊贵身份去救她。若换了别的女人,你看殿下会不会理睬?哪怕死在殿下的面前,殿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她这话里指桑骂槐说的就是楚秀了,显然是在说,就算是楚秀如楚云一般去寻死,宁王也只会见死不救。

  二太太气得胸脯儿起伏不定,恨不能挠花了承恩公夫人那张志得意满的脸。

  这妯娌两个还在拌嘴,太夫人已经气得眼前发黑。

  她真是想不到,承恩公府中竟然还有这么两个蠢货,竟然还以和宁王不清不白被负责而自鸣得意。

  “住口!什么王妃娘娘,哪儿来的王妃娘娘!”

  她一把就将手边的茶盅摔在了承恩公夫人和二太太的脚下骂道,“宫里有赐婚的旨意没有?陛下与太后娘娘都没有说什么,你们倒是自己封了自己做王妃娘娘了!这话若是传出去,只会叫人家笑话我们承恩公府的小姐无耻下贱!”

  见承恩公夫人不以为然,完全不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甚至都有几分怠慢自己的意思,太夫人只觉得心中生出几分悲凉,胸口憋闷的难受。

  只有儿孙都孝顺,她这个太夫人才是承恩公府中的宝塔尖儿。

  可如今承恩公夫人显然待她不似从前那般恭敬,日后只怕她说的话也不会被人放在心上了。

  这是有了楚云能做王妃,因此就将她撇在一旁了?

  “罢了,既然你自己愿意,往后的路就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是好是坏,往后谁都帮不上你。”无言的疲惫令太夫人委顿在座位里,她就见眼前的儿媳和孙女儿们都露出对自己的疏远,想必是因最近自己约束她们太过,总是令她们心中不快,有十分的怨言。

  心中苦笑了一声,太夫人就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只是二丫头,你记住了。若你当真是因今日和宁王殿下肌肤相亲于水中才成为宁王妃……往后的流言蜚语,还有太后娘娘的不喜,你都要自己受着。家中是帮不了你的。”

  “我只要嫁给宁王殿下就满足了。”楚云就不在意地说道。

  宁王日后若成为皇帝,那她就是做皇后的人,太后娘娘不喜欢她又算得了什么。

  “我还听说宁王府中有一位柳侧妃十分得宠。”

  “老太太,你怎么涨别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那柳氏不过是给殿下解闷儿的,那是因我不能服侍殿下因此才叫她侍奉罢了。待往后我嫁给殿下,柳氏也只能给我做个奴婢,又算得了什么。”

  宁王身边的柳侧妃,楚云见过,不过是个清秀佳人,生得眉目细致,低眉顺眼的,哪里有她的半分美貌多情?

  楚云心中看不起柳侧妃,因此就不在意地说道,“她还算老实,往后只要殿下不再宠幸她,那我也懒得收拾她。”

  一个在姬妾众多的王府还能立足稳稳生育宁王长子长女的女人,会是个老实人?

  太夫人看着楚云信心满满的骄矜,什么都不想说了,摆了摆手叫楚云赶紧滚。

  她看她一眼就就觉得厌恶。

  只是如今楚云也对太夫人有几分不满,她自认已经做了宁王妃,那往后的身份尊贵,哪怕是太夫人,按照国礼也是应该给她请安的,越发地不将太夫人给放在眼中,转身就走。

  她仰着头走出大门,迎面就撞上了回来陪太夫人说笑的婠婠,见她眉眼之间精致娇艳,楚云就冷笑了一声,越发用力地撞了婠婠的肩膀一下子,这才扶着一个丫头袅袅地走了。婠婠叫她撞得侧了一下声,皱了皱娥眉,只觉得楚云这得志便猖狂的,瞧着不像样儿。

  楚云这可还不是宁王妃呢。

  “你怎么回来了?”

  “父亲说叫我多陪陪老太太。”婠婠急忙上前扶住了脸色不大好看的太夫人。

  见太夫人气色不好,她急忙侧头叫两行的侍女去给太夫人熬滋补的燕窝来。

  “那燕窝是父亲从前的同僚送来的,说是金丝血燕,最是滋补的。父亲说给老太太补身子,不求它有多少功效,只求老太太每天都喝一些,就是我们的孝心了。”

  婠婠弯起眼睛坐在太夫人的身边陪着她笑起来,她本就生得眉目似画,如今微笑起来的样子天真明媚,美丽得令人移不开眼睛,太夫人本叫楚云伤了心,见这个从小儿就和自己分离的孙女儿反倒比自己养在膝下的楚云还贴心,一时就越发伤感。

  “这么珍贵的燕窝,你拿去给你母亲用。”

  “母亲和我的房里还有呢。虽然不及老太太房里的,可也都是难得的。”婠婠急忙笑着说道,“且就是因珍贵,因此才来孝顺老太太呀。”

  “你啊,一张小嘴儿巴巴儿的,总是叫人挑不出错儿来。”

  太夫人就笑着点了点婠婠的额头,见她对自己吐了吐舌头,露出几分少女的娇憨。

  见她真心孝顺自己,太夫人的心里就熨帖了几分,只觉得满心的欢喜。一时因楚云被伤了的心也缓和了许多,苍老的脸上就露出了笑模样。

  见她展颜,婠婠心里松了一口气,越发打叠起精神来哄着太夫人,免得她心中郁结上了年纪坐下病来。

  倒是承恩公夫人正竖着耳朵听着,听到婠婠手中还有十分难得的金丝血燕,眼睛一转就笑着上前,挥开了侍女就笑着对仰头看着自己的婉婉笑道,“五丫头手里头原来还有血燕?哎哟哟,我听说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女子吃了最滋养人的。”

  婠婠就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见她这般有心眼儿小气,承恩公夫人眼里露出几分不快,就不客气地说道,“五丫头孝顺老太太,也得想想你的姐妹啊。你可知道,宁王殿下往宫里去求陛下与太后娘娘赐婚了?你二姐姐往后就要做王妃了,这是何等的尊荣体面!她可是楚家一门的荣光,你的血燕给她多拿一些,叫她也滋补得水灵些。往后若她在宁王殿下面前得宠,自然也是你的功劳。你放心,你二姐姐往后准忘不了你。”

  “伯娘这话说得好见外,若二姐姐能在宁王殿下面前得宠,这我自然为她欢喜的。只是又和血燕有什么关系呢?”

  婠婠就偏头笑着说道,“那血燕虽好,可也不是难得的珍惜得不得了的玩意儿。咱们承恩公府莫非连燕窝都吃不起,偏要叫做姐姐的来跟妹妹讨要?伯娘,如今二姐姐正是风口浪尖儿的时候,半个帝都的眼睛都落在她的身上,若传出她自己连燕窝都吃不起要吃妹妹的……我倒是愿意把燕窝拿出来,只是唯恐二姐姐脸上无光为人嘲笑,唯恐宁王殿下嫌弃二姐姐寒酸呢。”

  婠婠仰头,笑得亲近极了。

  “可是……”承恩公夫人知道婠婠是在拒绝自己,可是这番话下来,竟叫她不能反驳。

  “若二姐姐当真要吃血燕,那也不该伯娘来跟我讨要,这算什么呢?不如叫二姐姐去问宁王殿下要。殿下不是真心爱惜她吗?既然真心爱惜,那只怕天上的月亮都愿意为二姐姐摘下来,更不要提区区血燕了。”

  婠婠笑得天真纯良,反手将这一口锅就扣在了宁王的头上,她见承恩公夫人动了动嘴角,那有些晦涩的脸越发露出刻薄相,就摊手说道,“若殿下给二姐姐血燕,那叫世人眼中不也是殿下看重二姐姐的表现吗?一箭双雕呢。”

  当然,她这也就是糊弄糊弄承恩公夫人。

  若承恩公夫人和楚云当真失心疯去问宁王要燕窝……

  宁王殿下会给的。

  不过心里该如何轻视楚云,那就不好说了。

  婠婠若从前,并不会做这样鼓动人心的坏事。

  只是楚云这接二连三地闹腾,甚至今日还几乎坏了阖府姐妹的清誉,就叫婠婠实在是烦透了。

  她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可是眼底却泛起了几分不悦。

  既然楚云想要作死,非要去跳宁王这个火坑,那她就帮帮她。

  往后跳进这火坑,就不要再爬上来了!

继续阅读:第18章 婚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