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甘
酒安2017-09-16 20:003,265

  “王妃?你何处……你在说二丫头?”

  太夫人就急忙问道。

  她见承恩公夫人那雀跃得不行的样子,都觉得眼前发黑。

  “就是二丫头了老太太。”承恩公夫人哪里还顾得上别人,见一旁二太太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太夫人的身边,也不知和太夫人说了什么,她心里生出几分不悦。

  然而楚云和宁王之间终于有了结果对于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就急忙上前赔笑说道,“老太太是不知道,今日宁王殿下和二丫头总算是有了准话儿了。宁王殿下说了,愿意娶我们家的二丫头做王妃,您说,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儿是什么?”

  “哟,二丫头不是病着呢吗?怎么又撞见宁王殿下了?”二太太脸色一变,阴阳怪气地问道。

  她的女儿楚秀乃是楚家几个小姐里的长姐,可是却处处被楚云踩了一脚,就连皇子,也是楚云先挑了最好的宁王。

  一想到这个,二太太的心里就酸得不行。

  “就算是病了,可宁王殿下来了,二丫头怎么着也是要出去见殿下一面的。”

  “她连老太太都不愿来请安,还托病呢。却愿意去见宁王殿下,这为了男人连老太太都比不上,我也是头一回见了。”

  二太太的再三出言顿时就叫承恩公夫人露出几分不悦。

  只是她今日喜事儿正盛,懒得和嫉妒她嫉妒得眼红却只能说说这些酸话的二太太计较,因此也不理睬她,摇摇摆摆地走到了太夫人的面前赔笑说道,“老太太,宁王殿下也是非咱们二丫头不娶的了。您也该进宫去和太后娘娘说说,求娘娘给下了赐婚的懿旨,也是给二丫头一个交代呀。”

  她得意得不得了,甚至挤开了正给太夫人打扇的侍女,心急得眼角眉梢都泛着喜悦。

  只是太夫人却气得够呛。

  宁王和楚云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这一次就突然说要娶楚云做王妃?

  更何况,这就算是要楚云做王妃,也该宁王去跟太后开口,哪里有女方主动攀附,入宫跟太后讨个说法儿的?

  她的心中气恼,心里突突直跳,看着承恩公夫人冷声问道,“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承恩公夫人眼珠子乱转,太夫人气到了极点,顿时抄起手里的茶杯就摔在了承恩公夫人的面前喝道,“说!”

  她愿意楚家出皇子妃,可是却不能不明不白地出皇子妃,也不能违背太后娘娘的意思。

  太后娘娘在后宫之中虽然不过是安享尊荣,可是历经世事,经历过皇子夺嫡,如今揣摩皇帝的心意也该有几分意思。

  更何况后宫之中风云变幻,太后涉足其中,也更会知道哪一位皇子才有更好的前程。她既然没有取中楚家的两个年长的女孩子,那必定是有她的道理,承恩公府就不该违背。可是承恩公夫人母女阳奉阴违,竟然就和宁王勾搭起来,这岂不是坏了太后的算计?

  “有什么可说的,不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点儿事儿。”

  “这也是你一个做母亲的能说出的话?你还要不要脸?!”太夫人就指着承恩公夫人呵斥道。

  虽然她是承恩公府中的宝塔尖儿,是出入宫闱在太后面前也有几分体面的楚家的老封君,可是承恩公夫人如今也是要做皇子岳母的人了,自然也有自己的自尊,就对太夫人对自己这等非打即骂的样子十分不满,退后了一步就理直气壮地说道,“老太太何必这样不快?我又没有说错什么!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简单得很。宁王殿下喜欢二丫头,想要她,那自然就得娶她。”

  她顿了顿,就承认道,“二丫头试了试就试出来了!她一跳湖,宁王殿下也跟着跳了湖,这不就是爱重吗?”

  她说完了这些,就不耐地地说道,“老太太快别不高兴了。不然宁王殿下若知道您这么不喜欢这门婚事,只怕殿下日后对老太太也会有所不快。”

  她见太夫人指着自己的手指颤了颤,急忙退后了一步观察了一会儿,见太夫人颓然地靠在了椅子里一副心如槁木的样子,就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她一走,太夫人就含泪靠在椅子里对一旁服侍自己多年的嬷嬷流泪道,“真是,真是孽障!”

  真是为了做王妃,脸都不要了。

  “儿媳告退。”二太太转了转眼睛,却见门口,一双璧人正手握着手联袂而来,正是宁王和垂头娇羞不已的楚云。

  身后还跟着喜笑颜开的承恩公夫人。

  宁王此刻换了一件干净崭新的衣裳,英俊的脸上充满了温柔体贴,楚云牵着他的手含羞带怯地跟着,同样换了一件十分干净的华美的衣裙,虽然脸色依旧十分苍白,看起来虚弱得厉害,可是在这一刻,当真是一双十分美好的男女情侣。

  他们一进门,见太夫人就急忙收住了自己的眼泪,颤巍巍地起身勉强露出平静的表情探身说道,“云儿落水,老身要感激殿下将她救起。”

  “小王与云儿之间,本不需要计较这么多。”宁王温柔起来几乎能将人溺死,温柔地扶着楚云坐在椅子里,还命一旁的丫鬟给楚云倒了热茶来,执着她柔软雪白的手说道,“你才落水,当喝些热茶区区寒气,也莫叫人担心。”

  见楚云羞涩地看着自己,他更是打叠起一百倍的温存体贴,伸出修长的手指来给楚云勾了勾身上的衣领,笑着说道,“你不要害怕,一切都有我。”

  “有殿下在,我什么都不害怕的。”楚云就将头抵在宁王的手背上。

  这般忘乎所以,太夫人只觉得被这两个当成了死人,沉默着闭了闭眼。

  “小王有些忘形,请太夫人不要和小王计较。”当少女无限依恋地靠在自己的手背上,宁王的目光幽深了几分,抬眼就对太夫人笑着说道。

  太夫人却笑不出来,只微微颔首。

  二太太见宁王这般天潢贵胄竟然待楚云这般温柔体贴,眼睛都嫉妒得红了。

  她本以为楚云能巴结上宁王就要受委屈,可是如今看来,宁王这般温存,哪怕是又再多的委屈也值得了。

  若宁王此刻温存相待的,是她的女儿,那该多好?

  二太太心里嫉妒,因此还不走了,就厚着脸皮坐在太夫人的身边含笑。

  “今日之事,小王会给楚家一个交待。虽然事急从权,救人要紧,可是小王确实和云儿之间纠缠不清。”

  宁王顿了顿,细细地观察太夫人的脸色,见她虽眼角微红,初时脸上里出乎几分不悦,可是此刻却不能看出什么,心知太夫人这等年老成精的只怕是不好糊弄。不过他和愚蠢的承恩公夫人不同,十分重视太夫人在太后面前那说得上话的体面,因此他的态度还带着几分谦恭。

  事到如今,太夫人能说什么?

  叫宁王拿住了把柄,她甚至都不能拒绝宁王。

  因为这些蠢事乃是楚云先做的。

  “承恩公府到底是女家,若主动往太后娘娘面前求这婚事,未免叫人看着不像。不如殿下去求娘娘赐婚,老身日后入宫再在娘娘面前敲敲边鼓,此事就成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太夫人稳定了情绪,却看都不看楚云一眼,顿时就叫楚云红了眼眶。

  她在家中时一向是姐妹里头最得宠的那个,如今被太夫人这般冷落,不由对着宁王垂泪,仓皇无助地哽咽道,“为了殿下,我什么都失去了。连老太太都厌烦了我。”

  太夫人眼角有一根青筋在剧烈地跳动。

  “怎么会。都是一家人,哪里有隔夜仇。”宁王眸光柔软,握着楚云的手细声安慰。

  他的眼睛里都是对楚云的深情,见他摆出这么一副姿态,太夫人就不免在心中暗叹。

  楚云嫁给宁王……

  罢了,就叫她得偿所愿。只是这往后的路,都得楚云自己慢慢儿地往下走了。

  见楚云美妙的眼睛都落在了皇子的身上脸上,这要不是屋里还有人,楚云都要钻到宁王的怀里去了,太夫人臊都臊死了,到底上了年纪,哪里还能看这些,就忍着怒意沉声说道,“二丫头你病着,又才落了水,不必在我面前陪着,快去休息。”

  她又目视宁王,宁王知道太夫人今日大概丢脸丢大了,气得老脸铁青,就若无其事地起身笑道,“五皇弟还在外头等着小王,小王先告辞了。”

  他一提及燕王,太夫人先是一愣,之后就越发恼火。

  燕王这见识了楚家姑娘的放荡无耻和轻狂,只怕是不会再对楚家的女孩儿感兴趣了。

  虽然燕王不大可能继承皇位,可是他是如今皇帝的左膀右臂,是诸皇子都在费心拉拢的对象,无论哪一位皇帝即位,只怕都会倚重燕王。

  若嫁给燕王,一个太太平平的王妃,还是很能做得下去的。

  可是如今,却都叫楚云给毁了!

  太夫人一想到这一点就想呕血,又见楚云和宁王勾着手指扭扭捏捏,眼底越发清冷一片。

  二太太自然也看见了,心中巨大的不甘令她烧红了眼。

  早知道跳个湖就能去做宁王妃,她恨不能时光倒流,立刻就把自己的女儿给推下水去。

继续阅读:第17章 燕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