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大逆不道
酒安2019-09-10 17:513,253

  “殿下怎么突然……”

  “我没有在意过女子的心情,或许不清楚对女子该有何种的远近,一时冒犯了你。”

  燕王一双锋芒内敛的眼睛盯住了婠婠的眼。

  看见她果然动容,燕王就知道自己说中了她的心事。

  眼前这个少女,并不是一个喜欢轻佻,而是喜欢被人尊重的自尊自爱的女孩子。

  和她的姐姐,和这京中许多的女子都不同。

  他握了握自己粗糙的大手,面上越发温和,见婠婠抿了抿嘴角轻轻点了点头,对自己不再那样排斥,这才勾了勾嘴角。

  见宁王将楚云拦腰抱起往后宅大步流星地去了,燕王这才看着婠婠沉声说道,“你的姐姐只怕是要嫁入宁王府。宁王府……”他想到婠婠和楚云之间并不和睦,就毫不在意地说道,“她嫁过去之后就会明白,宁王府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哼笑了一声。

  “这是何意?”婠婠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大皇兄府中如今是一位侧妃当家,这侧妃给他生了长子长女,你该明白。”燕王就淡淡地说道。

  宁王王府之中侧妃庶妃无数,可是能被他信任统领满府后宅女眷,打理王府家业,又有能耐给他生下长子长女,显然这位侧妃在宁王心中的地位与众不同。

  婠婠心中了然,看向楚云的方向,想到楚云那样迫切地想要嫁给宁王,就低声说道,“她想要做宁王妃,只怕早就该知道宁王王府之中的情况,也该知道那王府里的那位侧妃。既然她什么都知道,却还是想要嫁给他,那何必拦着呢?”

  或许在楚云的眼里,那满府的侧妃并不算什么,是皇子府中必不可少的。婠婠一想到宁王身边有那么多的女子,就喃喃地说道,“既然要嫁入皇家,就该有夫君妻妾成群的心理准备。”

  燕王沉默地看着面前美丽的少女。

  她的眼底有几分伤感,且一晃而过。

  “你也会?”燕王开口问道。

  “我不会嫁给三心二意的男子。”婠婠没有回答燕王的问题,却只说了这么一个回答。

  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露出几分倔强和稚气天真,又仿佛是在告诉燕王自己的标准,想叫燕王知难而退。

  燕王也是皇子,皇子怎么可能独宠一人呢?

  “只要你的夫君只睡在你一个人的身边,无论他是好是坏,都无所谓?”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婠婠见燕王仿佛很好奇的样子,就迎着他一双黑沉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好事做尽,为人称道却只委屈了妻子,这未必是好。恶贯满盈,却只为了自己的妻子忠贞温柔,却也未必是坏。若是我,宁愿嫁给一个辜负天下人却唯独不会辜负我的男子,也不会嫁给一个对许多许多人都很好,却令我伤心的男子。”

  她的这话有些大逆不道,又有些惊世骇俗,可是燕王却笑了起来。

  “殿下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你的话很可爱。”燕王见婠婠羞恼了起来,脸颊微红,抬了抬手似乎想要拂过她的脸颊,却露出几分忍耐,收回了大手。

  婠婠却只当做自己已经不着痕迹地拒绝了这位燕王殿下。

  燕王似乎对她有些喜欢的样子,虽然她不明白燕王是为了什么喜欢她,可是她对燕王无意,又不能损害燕王的颜面拒绝他。

  如今她含糊地说了这些话,燕王就该知道,自己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男子,也会被她的惊世骇俗吓得知难而退了吧?

  谁会喜欢一个妒妇。

  因此,见燕王正垂头看着自己的大手,婠婠虽然因他对自己赔礼道歉不再恼怒他,可是却没有继续和燕王亲近的意思,转头就往自己父亲的书房走去。

  因宁王和燕王都已经和三老爷叙旧完了,她就毫不避讳地推开了三老爷的书房,就见一室静谧,书香浮动,巨大的红木案桌之后正坐着一个高大英武,面容果敢的英俊男子。

  这男子人到中间,两鬓泛起了白霜,眼角也带了细密的皱纹。

  可是却依旧英俊磊落,卓然不同。

  见婠婠进门,他不苟言笑的脸上就露出几分温和,将手中的书卷给放下。

  “父亲。”婠婠进门,见没有见到周氏,眼里就露出几分迷惑。

  “母亲呢?”

  “去前头给你哥哥收拾东西去了。”

  “哥哥们怎么了?”婠婠和自己的两个哥哥十分亲近,闻言就问道。

  “陛下在北关增兵,以防关外失守,那些西蛮人就会冲入关内腹地。你两个哥哥都跟为父在边关十几年,防范西蛮人有自己的办法和经验,因此陛下升了他们的官位,俱为主将,叫他们镇守北关。”

  三老爷见婠婠露出几分失望的表情,就温声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哥哥们得陛下青睐信任,能一展抱负,为陛下尽忠,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他伸出大手摸了摸婠婠的发顶。

  “可我本以为我们可以一家人永远在一块儿的。”

  “不过是几年分别罢了。”三老爷不是娇惯儿子的人,就不以为然地说道。

  他正是盛年,充满了力量与强势,婠婠见他看起来精神不错,急忙关心地问道。“父亲这些天一直都在巡查帝都各处,若是太累了,就歇歇吧?两位殿下也真是的,明知道父亲刚刚回京必然辛苦,还来打搅父亲休息。”

  她说这话就露出几分小女儿家的娇嗔,三老爷见了就无奈地摇了摇头,片刻,垂目许久,对婠婠叮嘱说道,“旁人也就算了,在这府中,若有人刻薄你,你不必忍耐。”

  他脸上露出几分怒意,之后化作冰冷的隐忍。

  “大伯父对父亲说了什么?”见三老爷露出几分不悦,婠婠就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大伯父失心疯了。算了,过些日子我和老太太说,不行就分家。”三老爷沉声说道。

  打从他带着家人回到帝都,他的大哥承恩公就一直对他有所提防,说起话来还阴阳怪气的,令三老爷心寒到了极点。

  他为人勇武,因此自己在边关屡立战功,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如今的位置上,本以为自己已经成为对楚家有帮助的人。

  可是就因为他已经成为连皇帝都倚重的显宦,承恩公却开始对他生出了防备之心,处处防范,处处对他话里有话,仿佛很担心他抢走他的这承恩公的位置。

  只是这上不得台面儿的挤兑和冷言冷语,都令三老爷只会对承恩公更加失望。

  他们是兄弟,同气连枝,他有自己的大好前程,若是想要爵位,自己用军功也可以换来,又为什么要去觊觎兄长的一个承恩公的爵位?

  可是他却明白,无论自己说什么,承恩公都不会相信。

  他就相信自己是翅膀硬了,有皇帝做靠山回来跟他抢承恩公这爵位的。

  “那哥哥们这次升职,两位殿下又专程来看父亲,大伯父只怕对父亲……”

  “他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三老爷冷哼了一声,坐在椅子里闭目不说话了。

  见他冷硬的脸上露出几分倦怠,婠婠急忙走过去给父亲捏了捏眉心,犹豫了一下方才将方才在湖边楚云寻死之事说了。

  不知怎么,她却偏偏瞒下了和燕王之前的来往,鬼迷心窍了一样。

  此刻见三老爷霍然张开眼,威严的目光里带着压抑的怒意,她就低声说道,“我听大伯娘的意思,仿佛堂兄也和宁王殿下走得近。想必大伯父也该对二姐姐这门婚事乐见其成。”

  “何止是乐见其成,他高兴得很。”三老爷就沉声说道,“他常抱怨陛下不重用他。可是你看看,他和宁王的瓜葛这样密切,陛下怎么敢放心地用他?”

  “难道陛下对宁王殿下心怀忌惮?”婠婠惊呼道。

  “并不单是宁王。你要明白,陛下帝王心术,无论是哪一位皇子,他都不会喜欢臣下去亲近结交。”见婠婠用力点头,三老爷冰冷的目光就温柔了几分,对婠婠这个独生爱女,他总是舍不得大声说话的,就和声说道,“我听说二丫头平日里常挤兑你,你看在都是一家子姐妹的份儿上不和她计较?不和她计较,那是你的胸襟,你的气度。只是却不必如此。她下次挤兑你,你就反驳回去。万事还有我在。”

  “知道了。”婠婠知道三老爷最宠爱自己这个女儿,就红着脸轻声说道。

  三老爷就微微笑了。

  “宁王也就算了,燕王……”

  他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并不喜欢承恩公一家,更喜欢和女儿在书房温馨轻松地说些闲话,却不知太夫人的后院儿,此刻已经乱成一团。

  太夫人瞠目结舌地看着承恩公夫人喜气洋洋地进门。

  “恭喜老太太,贺喜老太太,”承恩公夫人简直此刻美得要上天了,喜气洋洋,眼角眉梢都带着骄矜轻狂,对猛地一沉脸的太夫人花枝乱颤地笑道,“凤栖梧桐,果然如此!老太太,咱们楚家,要出一位……”

  她顿了顿,将更加大逆不道的话吞进肚子里笑着叫道,“要出一位王妃了!”

继续阅读:第16章 不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