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燕王道歉
酒安2017-09-15 09:503,241

  “你怎么敢?!”

  婠婠从未被男子这样轻薄过,捂着被咬得微微刺疼的耳尖儿,雪白的脸顿时就红了。

  这青年皇子高大英挺的身躯将她笼罩在一袭阴影里,也挡住了一旁别人的视线,因此燕王的这一下子并没有人看到。可是当陌生男子那灼热逼人的呼吸近在咫尺,婠婠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噗通噗通跳得厉害。

  无助又惶恐,还带着几分酸软的感觉,叫她的眼睛里都氤氲了一层潋滟的水意,明媚皓齿,哪怕是娇嗔着,已经美丽得动人心魄,虽然她只是含怒看着自己,燕王却已经满意地抬起了带着无比压迫气息,令婠婠透不过气的身躯。

  “你没有过这样的男子,本王是第一个。”

  他凉薄冷淡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婠婠看着他,简直要晕过去了。

  “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这般少女的羞涩,还有面对男子时那陌生的样子,都叫燕王确定,她从未和男子这样亲近过。

  “本王也没有亲近过女子,你并不吃亏。”燕王见婠婠捂着耳朵撇开头去,就放低了声音。

  “本王亲近的女子,你也是第一个。”

  婠婠捂着耳朵不想听了,又唯恐这燕王殿下再对自己做出什么来,抬眼咬着牙瞪了他一眼。

  若不是此地还有许多的人,她闹开了会叫在场的人都知道她被燕王轻薄,日后会有关于自己不好的传闻,她一定把燕王打得满地找牙。

  只是她不喜欢被这样轻薄,转身就走到了两个姐姐楚玉和楚兰的身边去。见她娇艳的脸因绯红变得越发妩媚,楚玉偷看了一眼,又怯生生地看了不远处的燕王片刻,就压低了声音对婠婠柔声劝道,“殿下可是对你说了不中听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众人皆知,燕王殿下为人严厉,连女子都会斥责的。”

  “我没事儿。”婠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愿理会燕王了。

  她不是京中那些对燕王自荐枕席的女子,只觉得燕王此举,对自己来说很不尊重。

  难道就因为对她刮目相看,就因为对她与众不同,就可以不在意她的想法轻薄她吗?

  她不喜欢这样。

  日后也不会再跟燕王有半点儿牵扯了。

  只是此刻,还是楚云的哭声更凄厉令人头疼。

  这位才自己跳了水又叫燕王给扔到水里去的楚家二小姐终于叫丫鬟们给救上来了,此刻奄奄一息,毫无半分美态地趴在草地上,一口一口地往外呕出湖水来。

  她薄薄的白衣都紧贴在身上,满头浑身都是碧绿的水草,狼狈不堪。那长长的头发就跟鬼一样散落了满脸,一旁的宁王沉默地看了一会儿,方才上前一步,俯身看着她。

  当看到他黑色的靴子就在眼前,正晕头涨脑的楚云一下子就抱住了宁王的腿。

  “殿下,殿下……”她哭得有气无力,可怜极了,此刻抱着宁王的腿痛哭道,“我真是不想活了!”

  “别哭了。”滑腻碧绿,看起来脏脏的水草都纠缠在楚云那单薄纤细的身体上,她趴在地上吐水,又沾上了许多的泥土,身上又是水草又是泥水。

  哪怕女子寻死是一种情趣,可是看着这脏兮兮恶心极了的样子,也什么情趣都没有了。

  宁王犹豫了片刻,迟疑地将手搭在楚云那柔软冰冷的身体上,只感到这少女的身体就如同柔软的蛇一下子就环绕在自己的身上,宁王闭了闭眼。

  就跟舍身成仁似的。

  婠婠本有些恼怒燕王,正看着楚云和宁王之间的“情趣”,见宁王微微垂了眼苦苦忍耐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

  “我满心里都是殿下,若是不能嫁给殿下,我还活着做什么?!”楚云感到宁王那温热坚硬的身躯,越发将自己用力地靠进他的怀中。

  她的眼泪和湖水一块儿混杂在一起,抱着这个英俊逼人的皇子哭着说道,“我那么喜欢着殿下,只想嫁给殿下你一个。可是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她抓着宁王的手哭道,“若不能嫁给殿下,那我还不如死了!”她说完,又要往湖里跳。

  只是楚云的目光扫过一旁的燕王,动作就迟疑了几分。

  “云儿不要闹了。”宁王可受不了三番两次去跳水救人,含着怜惜的笑容温声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意。”

  “二姐姐有什么心意?殿下这话说得可笑。”楚兰最看不上的就是楚云的这种装模作样要死要活的,且见宁王那张英俊的脸在扭曲,偏偏还要露出情深意重,就不屑地撇撇嘴角侧头说道,“想要嫁给宁王殿下还不容易?哪怕太后娘娘对殿下的婚事有自己的主意,反正二姐姐你是真心喜欢殿下,只要留在殿下身边就好,那不如叫定国公府的小姐做正妃全了太后娘娘的心。你就嫁给殿下做侧妃。你不是说能嫁给殿下就行吗?那侧妃也是嫁,二姐姐你对殿下是一片真心,也不会在意正妃侧妃的分别,是不是?”

  她伶牙俐齿的,楚云本就溺水之后难过得厉害,听到这里顿时眼前一黑。

  婠婠这回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楚兰就侧头对婠婠问道。

  她一身红衣飞扬,眼角带着骄傲清高,婠婠只觉得此时的楚兰十分美丽。

  “三姐姐没说错。”婠婠就笑吟吟地在一旁继续说道,“二姐姐不是说了吗?是真心喜欢宁王殿下。我想着,不论正妃侧妃,反正都是留在殿下的身边,那二姐姐不必寻死,岂不是两全其美?”

  她和楚兰都是各房的嫡女,自然敢不将楚云放在眼里,还出言挤兑她。见楚云气急败坏地伸出手指来指着自己,气得满眼都是眼泪却说不出话来,她就垂了眼突然有些冷淡地说道,“二姐姐被宁王殿下这样抱在怀中,我想着怎么着,殿下也该给承恩公府一个说法。”

  这就是楚云的目的。

  这样跳了湖去寻死,宁王自然知道她对自己的心是多么的真诚。而且……

  宁王竟然不忌讳地将水淋淋露出皮肤的楚云给抱住这么久,楚云日后还能嫁给谁?

  也只有宁王了。

  当然,若这不是正中宁王下怀,宁王也不会出手救了楚云。

  这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众演了这一出儿好戏给人看,却叫人说不出的厌烦。

  楚云这被宁王公然一抱,自然会得偿所愿。

  只是这是违抗了太后娘娘的意思,只怕日后太后不会再喜欢楚云,反而会厌恶这不听话的女孩子。

  更何况一向男女之事都该先过了长辈的明路,有了正经的名分才要亲近,可是楚云这还和宁王什么名分都没有,就抱成一团,哪怕日后成亲叫她做了宁王妃,可是人家一问……

  宁王妃是怎么嫁过来的?

  难道要说寻死觅活,勾勾搭搭清白都没了,因此不得不嫁过来?

  这就落了下乘。

  婠婠心里摇头,也不知是谁给楚云出的这个馊主意,算是坑死楚云了。只是想到承恩公夫人那副尖酸小气的样子,她又觉得楚云大概还真的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儿,却也觉得顺水推舟的宁王也很讨厌。

  见宁王此刻愣了愣,仿佛感到自己很有趣笑吟吟地看过来,婠婠就转身避到了楚兰的身后去。她看着楚云和宁王那纠缠在一块儿你侬我侬的样子有些不喜,燕王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婠婠,见她冷淡地看都不看自己的方向,突然想到了什么,英俊的脸上微微一变。

  “五小姐说得对,小王确实该给云儿一个说法。”宁王觉得楚兰与婠婠的话都很有趣,就含笑说道。

  就算被两个女孩子挤兑了,可宁王却并未露出恼色。

  “殿下,真的吗?你真的会给我一个名分?”楚云急忙抬眼流着眼泪问道。

  宁王垂头柔情万种地看着她,大手抚过她细腻微冷的脸颊,柔声说道,“自然。我也喜欢你,怎么能令你受伤?”

  “殿下。”她能做宁王妃了?!

  楚云的脸顿时就欢喜地涨红了,又唯恐自己的得意被宁王看到,呜咽了一声,就扑进了宁王的怀中。

  宁王顺势抱住她,勾了勾嘴角,将她拦腰抱起。

  楚云发出一声惊呼,一双在湖水里浸得冰凉的手臂羞涩地环住了宁王的脖子。

  “不要脸。”楚兰嘀咕了一声,不愿去看眼前这两个人对视的样子,甩袖子转身走了,楚玉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却还是追着楚兰去了。

  婠婠本也要走,却见此刻那高大英俊的燕王突然大步走到自己身边,见他又走过来,婠婠的脸沉了沉,警惕地看住了他。

  迎着这少女冷漠疏远的眼神,燕王逼人的气势突然变得微弱了起来,他俯下了高大的身躯,看着面前的少女郑重地说道,“我不顾及你的感受轻薄了你,对不起。”

  “嗳?”

  “你不喜欢,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燕王顿了顿,在少女诧异的目光里低声说道,“我会学着尊重你的尊严。”

继续阅读:第15章 大逆不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