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李贵妃的敌意
酒安2017-09-03 20:003,267

  虽他并未指名道姓,也没有指出婠婠,可是李贵妃刚将婠婠当踏脚石捧了楚云,此刻燕王这唱反调,自然意有所指。

  他言下之意,就是楚云远远不及绾绾了。

  楚云气得花枝乱颤,只是因是在宫中,是在太后面前,因此努力忍耐。

  可是她心里已经把婠婠给恨透了。

  这帝都谁不知道,燕王容恪冷酷无情,不要说为女子出言反驳,就是曾经有世家淑女爱慕燕王至深,自荐枕席却都被燕王从床上踹了下去,一家子都被抄了家。这样眼中没有女子的燕王,却张嘴就为婠婠打抱不平。

  凭什么?

  就凭婠婠方才得了太后的几句好话,还是她方才在门口儿与燕王的对话里勾引了燕王?

  作为承恩公之女,楚云一向心高气傲,不将各房的姐妹放在眼里。

  婠婠出身三房,虽然她父亲楚三老爷之前在关外为二品将军,可是在楚云眼里又算得上什么?

  不论是父亲还是自身都本不过她,为什么要在太后与李贵妃面前要她的强?!

  一定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楚云心里就委屈极了。

  “燕王这话说得叫本宫不爱听。”李贵妃脸色一变,见楚云气得眼里都是眼泪,这时候自然是施恩的好时候,就冷笑了一声。

  “不爱听?”

  燕王英俊冷漠的脸上毫无波澜,见李贵妃娇容之上带着薄怒,就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也憋着。”

  “什么?!”

  他如此放肆,还冲撞妃母,虽然李贵妃并不是燕王生母,可怎么也算是长辈吧?

  燕王如此冲撞她,且是在阖宫妃嫔的面前,简直就像是一口唾沫唾在她的脸上!

  “好了。”太后见李贵妃花容扭曲,哪里还有一贯的美貌高贵,完全不像是妃嫔,反倒有些像是个疯婆子,就不耐地说道,“哀家面前,你们吵什么架?莫非是嫌哀家的清闲日子过够了不成?五丫头是个好的,虽贵妃你喜爱二丫头,也不必踩着五丫头说话。这天下都知道你喜欢二丫头,哀家也知道了。这就足够了。”

  她见李贵妃张口欲言,很有几分不依不饶的意思,就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李贵妃生性刻薄,且虽有心机,却小家子气的很,当年仗着美貌得宠,还生下了皇长子,也是她的福气。

  只是宁王虽然沉稳能干,素日里也友爱几个弟弟,可李贵妃这般的性子,又一向是个容不得宫中妃嫔的,她怎么敢想日后若宁王即位,这么一个嚣张愚蠢的李贵妃成为太后之后,后宫嫔妃与皇帝的皇子公主会成了什么样儿?

  想当初汉时,汉景帝曾询问栗姬若他驾崩栗姬愿不愿容下他与其他美人生育的皇子,栗姬面露不悦,这才叫皇位落在了别的女子之子的头上。

  如今,太后同样有这样的忧虑。

  她虽然看重娘家承恩公府,可再看重,也越不过皇帝的子嗣去。

  “臣妾明白了。”李贵妃本想再说两句,至少挤兑一下那个故作老实的楚婠婠,却叫一旁一名美貌秀丽的妃嫔用力握住了手。

  她见那妃嫔微微摇头,心中一凛,含着怨恨瞪了婠婠一眼。

  开口挤兑刁难婠婠,并不是她心血来潮,也并不只是她喜欢楚云,而是李贵妃的娘家兄弟本今年考评上等,正哄了皇帝想将禁卫宫中的御林军交给她的弟弟,可是谁知道承恩公府三老爷回京述职,皇帝见了表弟大悦,哪里还想得到李贵妃的弟弟,立时就叫楚三老爷领了御林军不说,还出任九门提督,掌握帝都九门,这说明什么?

  说明日后宫中内外,内城九门之内,楚三老爷说了算。

  皇帝是将自己的安危都交给楚三老爷,可见信重宠爱。

  可若楚三老爷不回来,在李贵妃心里,这都是她弟弟的。

  大好的前程叫楚三老爷夺了去,李贵妃心里恨得流血,也因此才看楚三老爷的女儿不顺眼。

  只是她没有想到刁难了一下楚婠婠,却冒出个燕王来。

  “明白就好。”太后无奈地看了看噎得李贵妃翻白眼儿,自己却拿一双凛冽的眼继续看婠婠,看得小姑娘都要抓狂了的燕王。

  “你今日进宫是为了什么?”

  实在是看不下去燕王欺负人家小姑娘了,太后无奈之余,却心中一动。

  “本是来给太后请安,只是没想到今日不巧。”燕王见太后不赞同地看着自己,沉吟了片刻,收回了钉在婠婠身上的目光,见这小姑娘娇俏雪白的侧脸红红的,令人忍不住心里痒痒,忍不住想到方才在宫门口她落在自己手中时那清澄无辜的眼神,还有那单薄轻颤的肩膀。他的大手下意识地动了动,指尖儿仿佛尚存这少女柔嫩温热的触感,缓缓起身低声说道,“孙儿告退。”

  “你平日里也不要总是宿在军中不顾惜自己的身子骨儿。”太后很宠爱燕王的样子,温声叮嘱。

  她顿了顿,就指着一旁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年少宫女笑着问道,“不然,你带了她们走,叫她们服侍你。”

  这口中的服侍自然不会是服侍饮食起居那么简单,是有给燕王做房里人的意思。

  燕王冷淡的目光扫过那两个急忙跪下,羞涩得满脸绯红的宫女,又将目光落在了承恩公太夫人下首那个娇滴滴柔软娇小的少女身上。

  那少女正瞪着一双妩媚的眼看过来,对上了燕王的眼睛,她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

  婠婠的心里就越发觉得皇子是火坑了。

  这一言不合就赏两个女人下来,这岂不是坑死往后的燕王妃了吗?

  等日后的燕王妃嫁过来,这燕王也不知道都被用了几手儿了,想想都觉得扎心。

  且婠婠见楚云那副恨不能巴结李贵妃好去嫁给宁王的样子,就忍不住想了想她家二姐姐日后的王妃生活。

  这大婚之后第二天,没准儿就得有许多的女人来给她请安,一个个地喊她姐姐,没准儿还带着庶子庶女。一想想那画面婠婠就觉得胃疼,越发地收回目光,对燕王的眼神无动于衷,当个微笑的壁花。

  她眼底的嫌弃分明,燕王的嘴角勾了勾,对太后拒绝道,“没有安置她们的地方,留给太后使唤就是。”

  那两个宫女怎么可能不愿意服侍燕王,虽知道燕王一向冷酷,可心里也怀着几分希冀,如今燕王当众拒绝,她们的脸顿时就苍白起来。

  “你的王府那么大……”

  “那么大的王府,也不是用来装女人的。”

  燕王英俊的脸上都是冷淡,太后犹豫了一下,想到这孙子一向有自己的主意,就叹气说道,“你也大了。”

  燕王虽不及宁王年长,而宁王也没有迎娶王妃,可是人家宁王也没耽误了纳侧生子啊。

  如今宁王膝下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身边有名分的侧妃庶妃七八个,更不用那些身份卑贱没有身份的女人了。

  这和燕王就完全不一样。燕王没有王妃,可是也没有暖床的女人,这孤零零一个叫人瞧着都不像是个皇子。太后自然是心疼自己孙儿的,越发地劝道,“娶亲生子,这是人伦大事,你也不能就这么耽搁着。这不是叫我和你父皇为你担心?”

  “您放心,孙儿心里有数。”燕王沉声说道。

  “莫非你有了心仪的姑娘?是谁?”

  太后简直为燕王操碎了心,听到这好容易有些谱儿了,迫不及待地问道。

  “往后您就知道了。”

  燕王却是一副蚌壳的脾气,咬紧了牙关,见太后再三询问,索性告退走了。

  他大步走过婠婠的身边时,不着痕迹地垂头看了这小姑娘一眼,见她感觉到自己的目光茫然懵懂看来,顿了顿,扬长而去。

  婠婠却并未将燕王这多看自己几眼放在眼中。

  她又不是个丑八怪,生得美貌,叫皇子多看几眼又能怎么样呢?因此她只是收回目光就乖巧地坐在承恩公夫人的下手微笑做个名门小淑女。

  倒是她这副脾气,大方又乖巧,倒是入了对面一位面容温柔可亲,衣裳首饰都很简单的清秀温雅的妃嫔的眼,见婠婠看过去,她就露出几分善意的微笑。婠婠虽不认识她,只是也急忙微微致意。

  “今日请嫂子进宫,其实还有一事想问问嫂子。”

  太后无奈地看着燕王走了,因燕王在皇帝的诸位皇子之中格外身份不同,生母早逝没有母家根基,可是自身却为人勇武,如今已经是皇帝的左膀右臂。

  她轻叹了一声,微微一顿,方才和声说道,“前儿皇帝还说,宁王也老大不小的了,这总是没有正妃约束后院儿,他那府里的侧妃庶妃只怕时间久了也淘气,因此与我说,说想给宁王挑个王妃。我倒是觉得定国公府的小姐贤良淑德,前儿入宫来与我闲话家常,倒是个难得雍容大方的好姑娘。只是我不知她在宫外品性如何,嫂子可听说过她?她的性情的确那样好?”

  她张嘴就是宁王妃花落别家,承恩公太夫人眼角一跳,露出几分若有所思。

  可是楚云却已经花容失色。

  “太后娘娘!”她一下子就跪在了太后的面前。

继续阅读:第4章 皇后的善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