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皇后的善意
酒安2017-09-04 20:003,238

  下一刻,楚云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当然,美人梨花带雨,依旧很美,美如朝露。

  只是婠婠坐在一旁静静地看了看哭得十分美丽哀愁的堂姐,又迟疑地凝目去看上方端坐的太后娘娘。

  她心里知道,楚云这样是很丢脸的。

  不论楚云是多么想去做宁王正妃,也不该在后宫这么多妃嫔的面前露出这样一幅非宁王不可的模样。这叫太后的脸往哪儿搁?

  堂堂太后的娘家,承恩公府的嫡女小姐,却哭着喊着要去给宁王做王妃,太后到底是做宁王祖母的,身份高贵,这叫楚云的一巴掌没准儿都给打蒙了。

  只是此刻宫中皆静,除了楚云这突如其来的哭声,竟再也没有了声音,太后的脸色冷峻严厉,皇后本就事不关己,正垂头拿茶盖在抹去茶杯中的茶沫子。

  只是她眼角的一点笑意,却暴露出皇后如今的心情不错。

  毕竟皇后虽然无子,根基不稳,也不敢过度刻薄后宫这些有子的妃嫔免得得罪了哪尊神仙,日后皇子登基她的处境不堪。

  虽然她不得罪人,可是看着平日里嚣张跋扈,仿佛将太后之位揣在怀中的李贵妃吃瘪,也是很高兴的。

  此刻李贵妃就是吃瘪了。

  世人都知道她想联姻承恩公府。

  可是明显太后没看上李贵妃与宁王,或者说,不愿趟这浑水。

  太后的心中自然是有所考量的。

  虽然宁王允文允武,在朝中声势浩大,友爱兄弟,照顾诸公主,也很能为皇帝分忧,可是她既然已经开口说宁王妃另有人选,就绝不会再有所动摇。

  楚云的丢脸是她所料不及,见这姿容美艳的少女跪着在自己面前哭泣,一副没了宁王活不下去的轻贱模样,太后的脸上就露出几分不耐来。

  她的确关照娘家,可是娘家小辈女孩儿里却并不是只有楚云。她抬举哪一个不是抬举?

  更何况楚云这一跪,令楚云这一生都捆在宁王的身上,再也不能嫁给其他皇子。

  哪个皇子会甘心娶一个心怀宁王的王妃?!

  难道是怕头上不够绿吗?

  一想到楚云将自己的盘算全都打破,太后就用力闭了闭眼,这才忍耐着不要叫后宫的嫔妃们看了笑话去,淡淡地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见楚云含着眼泪委屈地抬头看着自己,太后便冷淡地说道,“哀家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就腿软。莫非是最近在外头玩儿得疯了累了?好了,别哭了。莫非在哀家的宫里还能累着你?去后头歇着去吧。”她侧头对宫女吩咐道,“扶她去后头歇着。”

  “太后娘娘,我不累,如今伤心落泪,都是因……”

  “好了,娘娘面前,哪里用你这样勉强服侍。”承恩公太夫人就温声打断了楚云的话。

  婠婠在一旁看着,就觉得楚云格外地不屈不挠。

  明显太后和承恩公太夫人都想要她闭嘴,怎么她半分没有看出来?

  还是已经看出来了,却在装傻充愣,想着为自己博取一个宁王妃的名头?

  “太后娘娘,臣妾觉得不妥。”李贵妃本就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脾气,不然她当年也不会生下了皇长子宁王之后就失了宠。如今这个贵妃并不是因皇帝宠爱她封的,乃是因皇帝不愿长子宁王的生母位居人下令人诟病位卑勉强封的。

  如今后宫每年选秀新鲜的美人无数,李贵妃早就被皇帝给抛在了脑后,素日里为了给她些面子略在她的宫中坐一坐也就算了,留宿却再也没有的。

  她知道自己的荣宠都维系在宁王的身上,因此越发不愿叫宁王娶一个不般配的王妃,令宁王未来大位有碍。

  定国公府的姑娘虽然很好,可是哪里比得上承恩公府的小姐?

  难道太后不愿意叫本家再出一位皇后吗?

  只要太后有这个心,日后只怕会全力扶持迎娶了楚家姑娘的皇子。

  她用力咬了咬红润的嘴唇,风韵犹存多了几分美艳的脸上就露出一个亲热的笑容来,起身先将委屈得落泪的楚云给扶起来,拍了拍她裙子上的灰尘嗔道,“你这孩子,可真是叫人心疼死了。”

  亲亲热热地说了一句话,她就转头笑着说道,“定国公府的那位姑娘,臣妾从前也见过一面。色色样样儿都是好的。只是太过沉稳,与宁王不大相配。太后娘娘也想想,宁王本就是个沉稳的性子,若再加上一个沉稳的王妃,那这日子还过得有什么趣儿。”

  她扬声一笑,太后就淡淡地皱了皱眉。

  “这么说,你取不中定国公府的小姐。”

  “国公府的小姐,人品人物儿自然都是极好的,只是只怕宁王攀不上她。”

  李贵妃柔媚一笑,又温柔地对楚云笑了笑。

  宁王沉闷,可不就该配一个楚云这般娇俏活泼的小姐吗?

  “自古贤妻美妾。宁王妃端庄沉稳些,宁王多纳几个伶俐可人儿的侧妃不就完了?罢了,你今日取不中定国公府的这小姐,日后你也不要后悔。”

  太后只觉得李贵妃鼠目寸光,心里越发腻歪了几分,转着手腕儿上的一串菩提子淡淡地说道,“只是我瞧着宁王也不急着迎娶正妃。皇子们的婚事,过些时候哀家再和皇帝商议。”李贵妃这蠢货,竟然还嫌弃定国公府的小姐沉稳。

  自古母仪天下的贤后,哪一个活泼伶俐得跟蚂蚱儿似的。

  也没有楚云这般说跪就跪的。

  轻贱蠢笨的当掌中宝,人家定国公府细心教养出来的姑娘却避之不及。

  蠢得都没法儿骂她。

  李贵妃这么蠢,太后越发看不上她。她心中轻叹了一声,苍老的眼慢慢地就扫过下方目光各异的那些妃嫔。

  皇帝的后宫之中为他生育皇子公主的嫔妃不在少数,如今这些妃嫔的心中想着什么,有着怎样的野心,太后也都知道。

  早年,她也是和皇帝百般隐忍算计筹谋地走过来的,为了皇位,当初他们母子也经历了很多的纷争,没有哪一位帝王登基的时候,手中干干净净。

  他们的手里头都带着血,更多的来自于兄弟们的血。

  不想杀人的,就会被杀,那样疯狂的夺嫡之争,如今想来都令太后不寒而栗。

  她曾经以为一切都终结在多年的那场血夜里,可是如今却发现一切都重新回到了起点。

  这仿佛是一个循环,如今,她的孙子们也开始相争,而她为了娘家,为了自己日后的荣华,也要继续卷入皇位的纷争之中。

  就在她心中疲倦的时候,就感到手边被推了推,侧目看去,就见坐在承恩公太夫人身边的一个面容端丽神态宁和的少女,正微微红了脸颊,将一碗温温的清茶递过来。见太后侧目看着自己,这穿了一件轻红蜀锦,平和之中多了几分桃花灼灼的少女微微红了脸,垂头低声说道,“太后娘娘喝茶。”她的这杯茶来得正是时候,正好儿暖暖太后的心,太后看了看这少女,就笑了笑。

  这也是个聪明丫头,只是……又太聪明了些。

  她下意识地就去看今日初进宫的婠婠,就见她只是安分地坐在姐妹之中,却不似几个姐妹目光各异地专注在李贵妃及楚云身上。

  见她一副闭目塞听,安分到了极点的样子,中正平和,太后的眼里不由自主露出几分欣赏。

  “五丫头倒是个好的。她的婚事,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婠婠这副万事不争,万事都不感兴趣的沉闷,反倒入了太后的眼,见婠婠今日穿得娇俏明媚,多了几分少女的伶俐可爱,太后就忍不住笑了。

  她一副看中了婠婠的样子,承恩公太夫人一愣,就急忙摇头笑着说道,“她才回京中来,知道些什么?我想着她还小,也不急着这一时,她父亲一向疼爱她,大概要为她寻一个知根知底儿的普通人家。”

  “那倒是她的福气。”太后就笑着说道,“我就说过,她是个好孩子。”

  “母后若喜欢这五丫头,不如留她在宫中做住几日。素日里也有个能在母后面前承欢膝下的孩子,能替陛下尽些孝道。”见太后迟疑了一下,皇后就在一旁笑着逢迎道,“宫中还有两位楚妹妹,想必也很想侄女儿留在宫中作伴。且五丫头端庄大方,进退都并无逾越,就算在宫中住几日,儿臣想,也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她突然对婠婠示好,令承恩公太夫人都跟着一愣。

  中宫无子,皇后做什么对婠婠这般亲近?

  “她才回京来,粗野丫头罢了,还不知道规矩。娘娘若当真喜欢她,也叫我带回家去好生教导她一些宫中礼仪,等她不会犯错再入宫不迟。”承恩公太夫人就笑着说道。

  “也好。”太后就笑着应了。

  显然,她还真的很喜欢婠婠的样子。

  见她眼角眉梢都带着对婠婠的满意,那方才为太后奉茶的少女脸上依旧带着得体的笑靥,可是一双眼的深处,却闪烁着几分不快。

  她实在不明白,自己这样妥帖孝顺,温柔知礼,可是又为什么……

  比不过楚婠婠的无为而治呢?

继续阅读:第5章 喜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