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喜爱
酒安2017-09-05 20:003,216

  虽然她有几分心机,可到底是年少单纯,哪里瞒得过在宫中日久,世事伦常都经历过的太后。

  太后就垂了眼睛,苍老的脸上露出几分疲倦。

  所以,她才说这丫头聪明,只是太聪明了,就有些自作聪明。

  宫中的嫔妃,能在宫中混出头,混到她面前的嫔妃,哪一个不是人精,怎么会看不出这少女的故作姿态呢?她满心的凄凉,只觉得承恩公府这一代的女孩儿少有可堪早就的女孩子,然而见婠婠坐在下方,又忍不住露出淡淡的笑意。只看着那面容之中露出几分嫉妒的少女含笑说道。“五丫头这些事儿,还不急。她到底年幼,咱们楚家的女孩儿都尊贵,好好儿在家中享享清福也是好的。倒是大丫头,嫂子,你该给大丫头想想婚事了,她可是楚家女孩里的头一份儿。”

  她笑吟吟地说话,慈爱极了,仿佛当真是一位十分慈爱的祖母,长辈。

  于是婠婠就看见自己这位大姐姐的脸也白了。

  显然,太后并没有想叫她这位大堂姐楚秀嫁入皇家的意思。

  太后接连否决了承恩公府两位年纪最大,最合适联姻皇子的女孩儿,也是婠婠没有想到的。

  尚未回到帝都的时候,她的父亲就和她讲解过这帝都之中的形势,曾经断言,为了广撒网,令楚家能一直延续这份尊荣富贵,承恩公府的小姐必然会和皇子联姻。而且,绝不会是一个女孩子。

  陛下膝下的皇子这么多,哪怕宁王惊才绝艳,乃是众人眼中最合适的储君人选,可是只要皇帝没有下旨,谁知道这太子之位会有什么变故呢?而皇子们大多都已经成年,如今能拿来联姻的女孩子,楚家能拿得出手儿的,到她为止。

  她才十二,都只怕会有人谋算她的婚事,可见如今皇子相争多么激烈。

  因此,当太后再三否定楚家的女孩儿,她就忍不住有些迟疑。

  “若大小姐出嫁,到时候儿臣也给她添妆,叫她的婚事体面些。”皇后因无子,因此在后宫的根基并不安稳,如今也知道只有攀附上太后才能叫自己不会被别的妃嫔拉下皇后之位,因此对承恩公府的小姐们都格外热情。

  她似乎看出了什么,因此当太后开口,自己也就跟着凑趣儿说要给楚秀添妆,见楚秀用力咬住了红润的嘴角,几个楚家的女孩儿里有人面露喜色,眼睛之中就闪过一道光芒。

  “你倒是疼爱她们。”

  “花朵儿似的小姐们,谁不愿意疼爱呢?且母后也知道儿臣,最喜欢的就是这些水灵灵的小姑娘。”

  皇后虽然被妃嫔们不大放在眼里,可是地位在这儿摆着呢,她笑着和太后说话的时候,竟无人敢插嘴。

  见下方的妃嫔们有几个也露出揣度的脸色,皇后的嘴角微微勾起,对一旁的一个美丽的宫女低声吩咐了两声,那宫女急忙点头应了。不大一会儿,就轻巧地捧着一个极大的金盘上前,皇后就指着金盘上宝光璀璨的几份儿顶顶漂亮的首饰对太后笑着说道,“这是前儿内务府进贡的首饰,别的倒也没什么,却胜在心思奇巧,花样儿新鲜。儿臣这上了年纪的人,还打扮起来怪臊的。不如叫她们这些小姑娘们穿戴起来,也是一道极美的风景,也赏心悦目啊。”

  “既然是皇后给的,那你们就收着。”太后看了那些首饰一眼,见红宝如雀卵,珍珠宝光浮动,知道这都是最好的,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儿臣这是第一次见五丫头,因此多预备了一份给她。”婠婠的父亲如今正受帝宠,皇帝平日里已经提过好几次,皇后自然不吝啬和这样有前程的人结交,谁知道日后会有什么好处呢?

  见婠婠起身恭敬地对自己道谢,她就笑了笑温声说道,“不必多礼,你快坐吧。”她脸上的笑意慈爱,不知道的,还得以为婠婠跟皇后之间有什么血脉上的联系。婠婠却不敢小看这位皇后娘娘。

  生得也不是绝顶的美色,还没有儿女,却能在宫中做皇后没有叫人赶下去,这本身就是一种能耐了。

  “这马屁精!”

  李贵妃见皇后做小伏低地奉承太后,当真是一点皇后的尊严都不要了,且太后对皇后的姿态十分满意,顿时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若不是早年皇后碍眼,她如今不是贵妃而是皇后,那宁王又何必和那些出身各异的弟弟们相争?

  宁王本就是长子,之所以还要和弟弟们争斗,唯一欠缺的,就是嫡子之名。

  可是皇后将太后服侍得这样好,再想想太后对自己的不冷不热,李贵妃的心里就跟火烧的一样儿。

  她有心怀疑太后不喜欢宁王,又忍不住巴望承恩公府的楚云将她娶进门好叫太后跟自己坐同一条船,纠结得直拧手中一块华美的绣着并蒂莲的绣帕。

  这份外露的不快自然比不得皇后的沉稳内敛,她下方坐着的那位美貌的妃嫔脸上愈发无奈,握住她白皙的指尖儿低声劝道,“姐姐,万不能叫旁人看了你的笑话。”

  “可是……”

  “姐姐沉住气。”这美貌妃嫔美眸流转,见李贵妃努力压制脸上的恼火,目光就往一旁的几名似笑非笑的妃嫔看去。

  这几个妃嫔都是有儿子的,自然愿意看见李贵妃在太后娘娘面前不知进退,惹怒了太后。

  “想想宁王,姐姐。咱们都是为了宁王。”她吐气如兰,压在李贵妃的耳边窃窃私语,面容端丽沉稳,比万事都在脸上,十分轻浮的李贵妃强出十条街。婠婠本就在不着痕迹地留意这宫中嫔妃们的表情,待见到这般沉稳的妃嫔,想了想她的身份,却摸不出头绪来,因此只低头把玩皇后赏给自己的首饰并不说话。承恩公太夫人的脸色也有几分不好看,毕竟楚家的女孩子被接连否定了两个。

  可是她更相信太后绝不会祸害承恩公府的未来。

  既然太后说不合适,那就一定不合适。

  她心中忖思,面上却依旧和太后说笑,并不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太后说笑了一会儿就累了,她上了年纪,又说笑操心,之后脸上就露出几分倦容来。

  见她累了,承恩公太夫人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就笑着起身说道,“一晃儿这太阳都要下山了。在娘娘的宫中总是过得这样快。咱们也该出宫了。”她一开口,太后就撑着额头,扶着一个跪在一旁给她捶腿的宫女的肩膀笑道,“那我就不留你了。”

  “改日我再进宫给娘娘请安。”承恩公太夫人就笑着说道。

  “多来陪我说说话儿也是好的,不然我这宫中也寂寞。”

  “娘娘这就是远的香近的臭了。陛下与宫中的娘娘们,还有宫中的几位皇子公主们,日日都在娘娘面前请安凑趣儿,娘娘却偏不惜福,只当咱们这隔三差五进宫打秋风的才是孝顺人儿,这话听的,我都替陛下鸣不平了。”承恩公太夫人年轻时也是言语俏皮机敏的人,见下方几个妃嫔的脸色不对,就笑着转圜道,“不过娘娘叫咱们常常入宫,这倒是好的。您又不是没看见,这咱们家一进宫啊,娘娘们手里头儿的好玩意儿,长着翅膀儿往咱们府里飞。”

  “原来竟都便宜了你。”太后一时不查也知道说错了话。

  她抱怨宫中寂寞,岂不是在抱怨皇帝妃嫔们不来看望自己,令自己无趣了?

  虽然她和皇帝是亲母子,本不必这样计较,可是到底如今儿子做了皇帝,积威日盛,她也要顾忌几分。

  “这就是给娘娘做嫂子的好处了。”承恩公太夫人就笑着说道。

  “我的儿子儿媳们都孝顺极了,只是我却偏不要你占了这些便宜。往后,”太后就撑不住歪在宫女的身上,颤巍巍地对含笑的皇后笑道,“往后你可不许这样傻大方了。”

  “只怕母后您到时候头一个舍不得。”皇后就笑着说道。

  太后一愣,抚掌而笑,宫中顿时气氛就活跃祥和了起来。

  婠婠是头一次见到承恩公太夫人这样机敏敏锐,心里就对祖母生出几分崇拜来。

  她也抿嘴儿偷偷儿地笑了,本就生得眉目精致如画,美貌鲜艳,此刻垂头一笑,仿若清荷一般动人。

  下方那正跟着众妃嫔一块儿笑了的,之前对婠婠露出几分善意的嫔妃微微一愣,眼里就生出几分惊艳。

  婠婠却并不知道有人在留意自己,今日在太后宫中,她算是见识到了后宫众生相,规规矩矩地和宫中格外娘娘告退,这才老老实实地跟着承恩公太夫人走出了太后的宫中,叫一个点头哈腰的小太监给引着往宫中备着宫车的地方去了。

  她正觉得这后宫不怎么样,看见谁都要下跪实在没意思极了,就突然听到身边传来四堂姐楚玉的一声惊呼,之后这姿容绝丽美好的少女突然拉了拉她的衣摆。

  这飘逸秀美的少女正看向一旁的一处百花盛开的山石树木之处,眼睛里露出几分好奇和光彩。

  “五妹妹你看那儿……燕王殿下是不是在看你?”

继续阅读:第6章 姐妹纷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