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周氏
酒安2017-09-07 20:003,173

  “这是为何?老太太,奴婢知道您心疼五小姐,可是也得为大局着想啊。”

  甲之蜜糖,彼之砒霜。

  或许对于长房的楚云来说,嫁入皇家乃是风风光光,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对于这等跟着承恩公太夫人经过当年的皇家纷争,眼看过太后当年是怎么和皇帝苦熬,最后熬死了先帝,又一个一个地打败那些先帝膝下的皇子,再看看皇家后宫和皇子后院儿为了帝位王位掀起的纷争,流过的眼泪,这嬷嬷就知道,嫁入皇家对于女子来说未必是幸福。

  若是遇到一个无情些的皇子,那正妃嫁过去又有几日的好呢?

  不过是眼睁睁地看着家中进了更多的新人,然后将眼泪吞进肚子里,做外头分光内里寂寞的摆设罢了。

  因此,见太夫人这样叹了一声,这嬷嬷就忍不住劝了一句。

  将一旁的明烛点上,看着房间里亮起来,她絮絮叨叨地围着太夫人轻声说道,“咱们家的姑娘,也只有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五小姐是嫡女。余者的小姐都是庶出,论理也没有资格做皇子正妃。可老太太您也想一想,若只是往皇子府中送一个侧妃,那就算是往后皇子登基,也不过是个贵妃的身份,承恩公府未必还会如如今这般显赫。大小姐二小姐叫太后娘娘给舍了,三小姐……奴婢说句不中听的……”

  “我累了,你来给我捶捶腿。”太夫人苍老的脸上就露出几分疲惫,靠在了椅子里。

  这嬷嬷的脸上就露出笑容,急忙蹲在太夫人的面前给她捶腿,口中就继续说道,“三小姐是个有勇无谋的炮仗脾气,一点火儿就着,却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只会叫人看笑话。只有五小姐,揣度人心,进退有据,尤其是小嘴儿巴巴儿的,理儿全在她的身上。这样的性子,就算是往后嫁到皇子府上去,也吃不了亏。”

  她就笑道,“奴婢这好事儿的脾气还跟从前一样儿,老太太,您别嫌奴婢多嘴。”

  “你说得再多,可是……”太夫人就头疼极了。

  她如何不知道事到如今,倒是年纪小的婠婠才入了太后的眼呢?

  “可是您心疼三老爷。奴婢得劝您一句。三老爷是心疼五小姐,这全是一番慈父心肠。可是这嫁给皇子……许日子熬心些,可只要五小姐争气,生下嫡子,日后翻盘并未可知。老太太您也想想,若当真有那一日,五小姐真有命做了皇后娘娘,那三老爷可不就是国丈?这般显赫,谁能比得上呢?只怕咱们楚家,日后也只能是三老爷为执牛耳者。”

  这嬷嬷手中就顿了顿,轻声说道,“您是因三老爷这些年一直远在边关,因此觉得对不住他。可是老太太您想,莫非母子还有隔夜仇不成?”

  “当年我伤了他的心,逼着他远走十几年,如今我也怕了。”老太太就艰难地将苍老的手按在这嬷嬷的身上,含泪低声说道,“阿荣,你是我的陪嫁,这么多年看着也该知道,我跟老三之间的心结,实在叫我开不了这个嘴。若我再不顺着他,他日后破家而出也说不定。”

  她当年和老承恩公十分恩爱,举案齐眉,虽老承恩公后院尚有几个姬妾通房,可是承恩公府里的几位老爷,却都是她生的。

  这儿子多了,一根手指头还有长有短呢,太夫人当年看重长子,宠爱幼子,因此就有些冷落了三老爷。

  后来又闹出了一些事儿,令三老爷怒儿远走边关,这么多年她后悔了,惦记儿子,因此实在不愿再插手三房之事。

  “没准儿三老爷自己也愿意呢?不然怎么这个时候回来。”老嬷嬷就机灵地说道。

  太夫人苍老的脸上连细密的皱纹里都透出苦涩的味道,她摆了摆手,叫这嬷嬷起身去给自己铺床收拾被褥,口中喃喃地说道,“那孩子是个倔强的脾气,若是贪慕那些虚名,当初又怎么会……怎么会拒了六安公主的婚事呢?”当初儿子明明是可以尚公主做驸马的,可是却偏偏看上了婠婠的母亲周氏。

  当年无论她怎么逼迫,六安公主怎么示爱,这个儿子却始终不肯舍了周氏。

  也因此,她和儿子日后才会闹得不可开交。

  “您再想想,今儿也累了,快休息吧。”这嬷嬷打从年轻的时候就服侍太夫人,自然知道她的这些苦楚,急忙安慰了一会儿,扶着她就寝。

  只是这番主仆之间的言论婠婠自然是不知道的,她此刻正在房里头宽衣,换了家常的衣裳,将一把乌黑的长发挽了一个懒懒的发髻垂在肩膀上,眉清目秀地靠在软榻上看一卷杂书。

  一旁的两个丫鬟将今日的衣裳首饰都收了,正想劝她去睡,就见门口香风浮动,袅袅而来了一个美貌逼人的妇人来。

  这妇人不多三旬的年纪,正是风华最好的时候,美貌丰满,仿佛蜜糖一般诱人,此刻头上一只明珠垂在眉间,摇曳晃动,交映潋滟的美眸,光彩无限。

  “母亲。”婠婠见了她眼睛就亮了,急忙放下书起身唤道。

  “今日你进宫了,我总是不放心,因此过来问问你,你在宫中可好?”这就是婠婠的母亲周氏了,她是个极出色的美人,不然当初三老爷也不会为了她硬顶着太夫人不肯去做驸马。

  虽然她和三老爷生育了二子一女,然而依旧是娇嫩的美人,一颦一笑都透着娇滴滴的风情,美眸一转,就令人打从心里透出甜蜜的战栗来。此刻她看着婠婠的目光充满了爱惜。

  “太后娘娘很慈爱,还有皇后娘娘,赏了我很多的东西。”婠婠知道周氏和家中的心结,因此掩下了在宫中被李贵妃挤兑的事儿。

  她和周氏一向母女情深,因周氏只有她一个女儿,因此恨不能将这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她,素日里疼爱非常,也不大在她的面前摆出严厉的谱儿来。此刻婠婠就娇娇地将头枕在周氏带着花香的手臂上,全然没有了在外的温顺伶俐,露出几分年少的稚气来低声说道,“我听太后娘娘的话儿,说是叫老太太给大姐姐二姐姐寻人家儿,还说要给宁王相看定国公府的姑娘。母亲,这是不是说明,太后娘娘没看上两位姐姐啊?”

  “太后娘娘历经沧桑,什么没有见过,还能叫两个小丫头片子给糊弄住?她们自以为是地聪明,只怕种种不妥都在太后娘娘的眼里。”

  周氏想到承恩公夫人和楚秀之母二太太的嘴脸,就不屑地说道,“为人坦诚天然,这才是正道。矫揉造作,不过是贻笑大方,叫人看了笑话去。”

  “我知道的。”

  “你心中坦然,对太后娘娘并无所求,因此待娘娘就如同待老太太一般就好,不必谄媚。”

  周氏沉默了片刻,便摸了摸女儿那光洁美丽的脸。

  “对了,我今日还见到了燕王。燕王殿下还为我说了两句公道话。”见周氏似笑非笑地垂头看着自己,婠婠就知道自己说多了,急忙说道,“不过是李贵妃说了两句闲话,母亲不要放在心上,我也没吃亏。”她犹豫了一下,方才红着脸有些羞涩地说道,“燕王殿下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母亲,我……”她到底年幼,叫燕王那炙热的目光看了一眼,就觉得手足无措。

  “我的女儿生得美,叫人多看两眼怎么了?”周氏的眼中闪过几分凝重,然而声音却娇软轻快,仿佛并未在意。

  婠婠垂着头也没看见她的眼神,只觉得听了母亲的话,一颗心就放在了肚子里。

  “好了,你歇着吧。我该回去了。”周氏摸着婠婠柔软的长发许久,一双美眸在跳动的烛火之下闪动不休,长时间的静谧之后方才探身取了婠婠方才拿在手中的书看了看,见是一本游记,就勾了勾嘴角笑道,“你喜欢各地的人情百态,多看些书也是长了见识。只是这京里头你也陌生得很,等回头我叫你罗家表哥带你出去逛逛,熟悉熟悉,散散心。”她一提起罗家表哥,婠婠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我可好久没有见着表哥了。前次见到他,仿佛还是在去年母亲过寿的时候,表哥来边城给母亲贺寿。”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啊?”周氏见婠婠对罗家表哥有天然的亲近,就忍不住笑着揶揄道。

  婠婠却坦然得很。

  “您忘了,表哥说什么都想买胡人手里头的葡萄酒,说是回来孝敬姨丈姨母。可谁知后来他忍不住酒香,自己偷偷儿喝了两口,说甜丝丝的味儿不错,哪知那葡萄酒后劲儿足,表哥那样斯文温柔的性子,却抱着父亲管他叫二郎真君!”

  她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出声儿来道,“还非要父亲把哮天犬给牵来,父亲那脸色,我一辈子都不敢忘的。”

  她笑得花枝乱颤,周氏就点着她的头笑嗔道,“你这个促狭鬼。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撺掇你表哥偷喝那葡萄酒的。”

  “你表哥真真儿白疼你了。”

继续阅读:第8章 挑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