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挑拨
酒安2017-09-08 20:003,352

  “因为表哥总是让着我呀。”

  婠婠就偏头笑着说道。

  “知道你表哥让着你,你就总是作弄他。”

  虽然是嗔怪的语气,可是周氏的笑容却多了几分意味深长,显然是很满意婠婠和她表哥之间这样亲昵的。

  见婠婠仰头对自己露出快乐的表情,那一瞬间美丽的脸被照亮,无比的可爱,周氏的目光越发疼爱,点了点女儿光洁白皙的额头低声说道,“你这个孩子啊!母亲只希望你能永远这样快乐。”

  若是她的本意,并不愿意回到帝都来。

  边关虽然苦寒,可是天高皇帝远,民风简单纯朴,少有心机。

  可是这帝都虽然繁华昌盛,然而每一个人都是一肚子的心眼子,婠婠天真单纯,这样的地方可怎么受得了?

  若不是皇帝一定要留三老爷在帝都接管九门,三次密信,动之以情直言只信任这个表弟,她也不会舍得带着女儿回来。

  “有父亲母亲哥哥们在,我自然永远这样快乐。”

  见到婠婠无忧无虑的,周氏就笑了。

  她虽然在心中有几分隐忧,可是却不想吓到女儿,更何况三老爷一向有本事,只要将事儿托给三老爷,她什么都能放心。

  “你睡吧,明儿还得去给老太太请安呢。”周氏拍拍女儿的肩膀,又叫丫鬟来命她们不许由着婠婠的性子任性又看一整晚的书,这才扶着一个丫头摇摇摆摆,风姿绰约地走了。

  婠婠倒是也听话,见周氏走了就就寝去了。只是不知怎么,这整晚虽然睡得熟,可是梦里头却总是叫婠婠觉得自己身后有猛兽在追逐自己,那种被追到会被吞吃入腹的感觉令她一下子就惊醒过来。

  待她彻底地醒过来,就发现此刻已经是大清早,有一扇窗开了,外头有新鲜的草木的香气吹进来,吹散了她心中的阴霾。

  因天色已经亮了,她就起身叫丫鬟给自己穿了一件家常穿的七八成新的罗衣,腰间封了一指宽的腰封,因此越发纤腰楚楚,婀娜可爱。见她头上簪了一只石榴花儿的宫花,娇艳逼人,明明没有珠光宝气的将满头都点上珠翠,可是这份年少的清纯却令她的容光濯濯生辉。

  这几个丫鬟已经服侍婠婠一段时间,早就知道婠婠在家里喜欢穿得美丽些,又急忙往婠婠的手上戴了一副八宝赤金手镯压住她的这份清艳几分。

  待将仪容都整理好了,婠婠方才去了太夫人的院子。

  此刻太夫人的桐香院里,正坐着几个女孩儿。

  摇曳的水晶珠帘透出外头的一株碧绿的大树,树冠茂密翠绿,透着几分生机勃勃和清凉。

  那是一株梧桐树。

  婠婠给太夫人请安之后,坐在四小姐楚玉的身边,托着香腮看向外头的梧桐,心里有几分凌乱思绪。

  都说凤栖梧桐,太夫人将承恩公府之中栽种了这么一株巨大的梧桐,大概是心里当真在期待什么吧?

  她还是希望,楚家再飞出一个凤命之身?

  她就忍不住垂头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皇子那么多,楚家的小姐就算挨个儿联姻,又能如何呢?

  可别押错了宝啊。

  她正目光放空地胡思乱想,却已经停上首大堂姐楚秀在柔声开口笑道,“二妹妹也不知是怎么了?莫非是昨日在宫中过得不自在,因此今日都不肯来给老太太请安了不成?这脾气可怎么叫人受得了呢?”她见太夫人充耳不闻,只命一旁的丫鬟给她上茶,又顿了顿方才对太夫人笑着说道,“二妹妹昨日虽说委屈了,可是不论如何,总是得记得对老太太恭敬几分吧?”

  她虽然是诸姐妹之首,然而却只是二房嫡女,因此比不得楚云尊贵。

  楚云一向掐尖要强,楚秀又自认是姐妹里的长姐应该说一不二,因此姐妹两个屡有冲突。

  如今见她在太夫人面前告状,虽婠婠心里也觉得楚云这耍小性儿不来给太夫人请安太过分了一些,可是却没有如楚秀一般在太夫人面前挑拨。

  只是她没有想到一向看起来十分温柔的楚秀竟然也会有这样一幅面目,因此打定了主意日后离楚秀远一些。见一旁的楚玉正垂头想着什么,她就好奇地看去,却见楚玉的手里正攥着一幅漂亮的帕子,上头绣着枝繁叶茂的桃花,桃花盛开,灼灼逼人。

  “这是四姐姐绣的?真是好鲜亮的手艺。”她就小声儿说道。

  “五妹妹喜欢?那过些天,我给五妹妹绣个荷包吧?”楚玉就红着脸羞涩地说道。

  她似乎觉得楚玉的赞美令她很害羞。

  “好啊。我就喜欢桃花。四姐姐就给我绣桃花吧。我拿边城的琉璃盏和四姐姐换。”

  “这怎么行?我听说琉璃盏很珍贵的。”

  楚玉就被吓了一跳,摆手拒绝说道,“荷包又不值什么,倒是琉璃盏那么珍贵,若要了五妹妹的琉璃盏,那我成什么人了。”她焦急起来,雪白的香腮就镀上了淡淡的绯红,越发娇艳逼人。

  婠婠和她近在咫尺,只嗅着她身上那淡淡的桃花香,不知怎么就对她怜惜了几分笑着说道,“不算什么,琉璃盏在帝都珍贵,不过是因它易碎,若是从胡人处被运来大多颠簸碎了。可是四姐姐不知道,在边城,平民百姓家里也有琉璃盏的。”

  她说的是实话,因此眼睛里都带着笑意,楚玉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仿佛是在揣度她是不是在哄自己。

  见婠婠真诚,她这才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柔柔地点了点头。

  “只是……五妹妹是只给我吗?”她谨小慎微惯了,就很担心地问道。

  作为一个女孩儿自然都喜欢剔透美丽的琉璃盏,可是她是庶女,上头还有个霸道的楚云,她只怕若只有自己得了这琉璃盏,往后楚云是绝不会跟她善罢甘休的。

  婠婠也愣了愣,想了想就歉意地说道,“是我疏忽了。不过琉璃盏才多大呢?我不说,四姐姐不说,偷偷儿藏起来二姐姐看不见,自然就不知道了是不是?”

  她压低了声音和楚玉窃窃私语,仿佛两个人有什么小秘密。

  “哟,瞧这两个丫头,这是在说什么悄悄话啊?”楚云既然不在,那楚秀就拿自己当成了姐妹里领头儿的,就笑吟吟地问道。

  “不过是赞了四姐姐的帕子绣得好。老太太知道我的,粗手笨脚,什么都不会绣,因此很羡慕四姐姐的女红。”婠婠在边城的时候整日里跟在哥哥们的身后在外跑,和胡人往来,哪里有过拿着绣花针安安静静绣花的时候?更何况周氏宠爱女儿,也不叫婠婠动这些针线唯恐熬坏了她的眼睛。因此婠婠是不会什么女红的。

  见她带着几分娇气,太夫人就撑不住笑了。

  “你是该多跟你四姐姐学学绣活儿了。”

  “当真?那又何必这样窃窃私语呢?”楚秀目光落在容颜娇美的楚玉的脸上,眼中就闪过一抹嫉妒。

  虽然楚玉是庶女,出身不及她这嫡女高贵,可是这般美貌,这小小年纪就已经展露出逼人的风情,日后定然会被贵人看中的。

  “我不会女红,自然害臊极了偷偷儿说给四姐姐听,难道还要满大街嚷嚷不成?”婠婠皱了皱鼻间儿。

  “三妹妹,五妹妹说得当真?”楚秀却觉得只怕这里另有隐情,就去问坐在楚玉另一侧的楚兰。

  这少女今日依旧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裙子,眉间点了鲜艳的胭脂,美貌飞扬,也傲气飞扬。见婠婠和楚玉都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她就皱了皱眉,看着楚秀冷冷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大姐姐?大姐姐,你这副样子可真是难看!”见楚秀因她的话涨红了脸,她就冷笑了一声。

  “大姐姐,我劝你认命些。太后娘娘都取不中你,你还在这儿上蹿下跳的,多难看!”

  “你!”

  “我说错了吗?老太太昨儿在宫里忙了一天,偏大姐姐你今日在老太太面前嘀嘀咕咕的,也不嫌烦。叫我说,二姐姐不来给老太太请安固然可恶,大姐姐你也没有多体谅老太太的辛苦与疲惫呀,不是在给老太太徒增烦恼?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大姐姐,你也喝口水,闭上嘴行吗?”

  这一连串儿的话劈头盖脸地砸下来,楚秀哪里撑得住,急忙转头含泪对揉着眼角不语的太夫人哭诉道,“老太太,我也是担心老太太才如此呀!”

  “是关心老太太,还是在老太太面前踩二姐姐一脚,你自己心里知道。”

  婠婠就觉得这横眉立目的楚兰有些意思了

  她才回承恩公府的时候,楚兰就对她爱答不理的,一副很不好相处的模样儿。

  她还以为楚兰讨厌她。

  如今看来,楚兰是不是讨厌她,她不知道。可是楚兰是个炮台,见了心中不平事就要开炮,这倒是真事儿。

  “好了,都闭嘴。”太夫人就受不了了。

  女孩儿都是债,她简直就上辈子就欠了她们的!

  “都少说两句,你们姐妹几个都出身楚家,日后就算嫁了人,也得记得,你们是一家子的姐妹,彼此要守望互助,决不能内争。这才是一个家族延续下去的根本。”

  太夫人看着在座的几个花容月貌的女孩儿苦口婆心地说着,却见楚秀垂头不与,却拧紧了手里的帕子,楚兰仰着头露出几分傲气,一旁婠婠恭顺,楚玉柔弱,不知怎么,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压抑的预感。

继续阅读:第9章 妯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