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妯娌
酒安2019-09-10 17:483,199

  只是不管心里怎么想,几个女孩儿也都柔顺地应了。

  婠婠觉得这承恩公府里的气氛令自己很不自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点小心思,太夫人希望的能同气连枝,只怕是做不到了。

  她心下叹气,只是看了那骄傲的楚兰一眼,又觉得她对她有了更多的认识。

  不管怎么样,方才刚刚说话的时候,她和楚玉之间的对话并没有压低声音,因此关于琉璃盏的话题,楚兰是听见了的。

  可是在楚秀开口询问的时候,楚兰却什么都没有说。

  无论这来自于楚兰本身的骄傲还是什么,婠婠都觉得她的性情要比楚秀和楚云磊落很多。又想到楚兰关于皇子们的那惊世骇俗的话题,她就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太太们来给老太太请安了。”她正垂头想着自己的心事,就听见外头有丫鬟进门笑着说道。

  几乎是同时,就见四个妇人各自带着丫鬟走了进来。

  周氏走在后头,见婠婠看向自己,就对她笑了笑。

  “给母亲请安了。”当首的一个穿着藏蓝色的宫裙,头上珠光宝气,插着三排长长的金簪,一派气象尊贵富贵之像。只是她的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精明和斤斤计较,见此刻楚秀坐在太夫人的身边,她含笑就看了身后一个勾着嘴角的华衣美妇,顿了顿就上前对太夫人赔笑说道,“叫母亲久等了,只是今日来媳妇儿这儿想要拿主意的媳妇儿婆子太多,媳妇儿如今管家总是忙碌,因此才晚了。”

  她顿了顿,便叹道,“偌大的承恩公府,里里外外,往来相送都要媳妇儿我拿主意,当真是极辛苦的。”

  太夫人淡淡地看着她。

  她抬手喝了一口丫鬟给送上的香茶,淡淡地说道,“你若是当真辛苦,就叫老二老三家的帮你一把。都是一家人,想必她们不会抱怨辛苦。”

  “哪里用得着弟妹们呢?媳妇儿虽然辛苦,可是想着这都是为了老太太,为了我们老爷,这心里头也有劲儿。”

  本想在太夫人面前说一说自己的辛苦,可是谁承想一转眼儿太夫人就要将这管家权分出去给妯娌,这藏蓝尊贵的妇人自然就是承恩公夫人了,此刻急忙提着一颗心就笑着说道,“媳妇儿就是天生的劳碌命,若清闲了反倒不自在。弟妹们还是多陪陪母亲,就当做尽孝道了也就是了。”

  太夫人就讥讽地笑了笑,拿茶碗掩盖住了自己的冷淡。

  “今儿二丫头大清早儿的就烧起来了,迷迷瞪瞪的还请了太医。她病得都糊涂了,却还是要来给老太太请安。”承恩公夫人就见周氏还好,脸色平淡地在一旁嗑瓜子儿,然而二太太的脸色就很丰富了,一开始太夫人提起管家的时候红光满面跃跃欲试,可是她一开口拒绝又十分失望不甘,这就叫她心中警惕了几分。忌惮地看了这个跟自己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弟妹,她心里就哼了一声。

  “她可还好?”太夫人也不说自己信没信,平淡地问道。

  “烧得都迷糊了,因此我就劝她说,老太太一向都知道她孝顺守礼的,莫非还能因这事儿挑剔你?”承恩公夫人挥手叫一旁的丫鬟过来给自己扇扇子,目光又落在太夫人上房多宝格上一尊新雕琢的白玉观音像儿上,又看到太夫人的房中多了一只凤凰展翅的红铜香炉,那凤凰振翅欲飞,栩栩如生,端得是好寓意。

  这好好儿的凤凰展翅,莫不能飞出金凤凰呢,她就笑着说道,“老太太屋里倒是多了几个新鲜玩意儿。”

  “太后娘娘赏的,我瞧着不错,因此就摆出来了。”

  太夫人顿了顿,叫一旁的丫鬟将多宝格上的那尊白玉雕像给取下来。

  承恩公夫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只是太夫人的眼睛却没有落在她的身上,而是看着下首周氏身边的四太太温声说道,“太后娘娘说这是观音庙里极灵验的开光过的送子观音。我一看见它就想到了你,因此叫人给留了出来。你拿回去摆在房里头,往后多虔诚地拜拜,争取再给三丫头生个兄弟,不然你们夫妻膝下只有她这一个女儿,往后没有兄弟撑着,她的日子过得也艰难。”四老爷夫妻小日子过得挺不错,只有一样儿令太夫人有些不满。

  那就是四老爷夫妻只有楚兰一个独女,四老爷也广纳姬妾,可是却怎么也生不出儿子来。

  “媳妇儿知道了。”四太太的脸上露出几分恭敬,双手接了这白玉观音。

  承恩公夫人不由微微变色。

  他们才是承恩公府的长房,可是这么尊贵的送子观音,怎么给了四房了?

  “老太太……”她就赔笑。

  “前儿你送来的雨前龙井滋味儿不错,我尝着极好,仿佛有太后娘娘宫里的滋味儿了。”太夫人却显然没有想和承恩公夫人对话的意思,抢先一步就打断了她的话。

  显然她正瘙在了承恩公夫人的痒处,这一脸精明一双倒三角眼的美妇就急忙探身笑着炫耀道,“老太太您可真有眼光。这是咱们家大哥儿前些时候为宁王殿下办差得力,宁王殿下专门儿赏给他的。他得了这雨前龙井不敢自己喝,先奉给老太太。”

  说起长子在宁王面前得脸,承恩公夫人就越发地骄傲了起来。

  婠婠就忍不住想到,大堂兄在宁王跟前侍奉,二堂姐楚云心心念念要做宁王妃,看起来这对宁王的信心很大啊。

  只是宁王在朝中声势日盛,她却感到越危险。

  如今皇帝正是盛年,会愿意长子的名声甚至要越过了自己吗?

  太夫人听到爱孙侍奉宁王,就不由有些不悦。

  他们可是太后的娘家,家里的长子嫡孙却跟奴才似的侍奉宁王,得了宁王的几包茶叶就得意得恨不能尾巴翘到天上去?这也太难看了一些。

  更何况若是叫外头人听见,该如何嘲笑他们承恩公府呢?

  因此她就冷哼了一声说道,“大哥儿这平日里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他学了那许多的兵法武艺,莫非就是为了得宁王的几包茶叶的?别说是什么雨前龙井,就是天上的甘露我也不稀罕!你叫他少走歪门邪道,赶紧去考个功名回来!”

  “咱们这样的人家儿,何必和那些穷书生争长短呢?”承恩公夫人却觉得儿子如今走的这才叫康庄大道。

  “你知道什么?咱们这样的府邸,按说该有的都有了。荣华富贵,样样儿不缺。可就是因这样,想要延续下去,才得大哥儿几个去争取。”太夫人就皱眉说道,“总是在宁王身边晃有什么用?大哥儿文不成武不就,就该今早儿去博个功名回来早做打算。若他跟二小子三小子似的,跟他们父亲在边关攒了军功,如今都入了羽林卫,那我也不说大哥儿什么了。弟弟们都出息了,他这做大哥的总不好不成器是不是?”

  她口中说的,就是婠婠的两个兄长了。

  周氏一脸平静。

  然而承恩公夫人霍然转头看过来的眼却如同能射出刀子来!

  “我在跟你说话,你看你弟妹做什么。”太夫人就叹了一声。

  这个长子媳妇儿,娶得叫她不甘不愿。

  当年长子成亲那会儿,楚家还是寻常的人家儿,虽宫里有娘娘和皇子,可是先帝面前得宠的妃嫔皇子太多,如今的太后和皇帝根本就排不上号儿。

  太后和皇子在宫里当透明人,楚家在这勋贵云集的帝都里自然连沙子粒儿都算不上,要说想要去和世家豪门结亲,那简直就是在做梦。因此那时长子要娶亲的时候,就只能选了一个同样官职寻常的人家的女孩儿。

  若说人家都说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可是这娶进门的儿媳妇儿虽是小家出身,却不是碧玉,反而处处小气刻薄,心胸不大。从前还好,这等楚家鸡犬升天成了承恩公府,这女人就越发不能看了。

  可是承恩公夫人到底是明媒正娶来的,总不能一朝显贵,楚家就翻脸不认人,休了人家不是。

  “我倒是要跟弟妹取取经,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教儿子呢。”承恩公夫人就含酸说道。

  她嫉妒地看着周氏。

  这个女人年纪也不小了,可是却生得娇艳动人,眼角眉梢都是妩媚风流,一颦一笑都带着钩子。

  就跟个狐狸精似的,勾着三老爷心里眼里只有她一个,儿女都是她生的。

  想到家中的几个碍眼的庶女,承恩公夫人就回头用力瞪了楚玉一眼,见这绝色的少女低眉顺眼不敢看自己,方才带了几分得意。

  “教儿子都是我家老爷的活儿,我是不知道的。”周氏惬意地磕着瓜子儿说道。

  她被娇惯得十分没心没肺的样子,承恩公夫人就更气了。

  这妯娌不是故意在这儿气她吧?

  正在她要拍案而起的时候,却见外头有一个毕恭毕敬的丫鬟进门恭敬地说道,“老太太,太太,宁王殿下听说二姑娘病了,因此和燕王殿下一块儿来看望姑娘。”

继续阅读:第10章 宁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