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宁王
酒安2019-09-10 17:483,269

  “来了两位殿下?!”

  承恩公夫人的笑容简直要冲破天际了。

  哪怕是有太夫人镇着,也不能叫她脸上的得意有一点的缓解。

  二太太在一旁的脸色也因听到这一句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只这丫鬟的一句话,楚云的风光之盛,就将在座的所有姑娘们的光彩都给打下去了。

  昨儿在宫里受了委屈,今日清早病了请了太医,这才多久,就劳动两位皇子联袂来看望,若说这帝都之中只怕都不会有楚云这般被重视的女子了。

  承恩公夫人此刻的得意理所当然,她高亢地笑了一声,脸上的得意压制不住,嘴角勾起对承恩公太夫人就笑着说道,“老太太您瞧,今儿当真是不巧了。竟劳烦殿下们亲自前来。”

  虽然燕王会来有些令承恩公夫人感到疑惑,可是她在意的本就是另外一个。

  宁王。

  今日宁王能来看望楚云,自然代表着宁王是喜欢她的。

  只要宁王喜欢,那昨天太后娘娘的不乐意,又算得了什么?

  太后不过是当祖母的,莫非还能插手孙子的婚事不成?

  她心里头得意了几分,越发眉飞色舞,太夫人见不得她这得志便猖狂的样子,皱眉说道,“成何体统!你老实点。”见承恩公夫人掩饰不住眼角眉梢的得意,她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这屋里几个儿媳妇儿和孙女儿们的样子,见除了周氏和婠婠,旁人的脸上也有变色,就在心中轻叹了一声。

  这些皇子们自己争斗也就算了,偏偏牵连了承恩公府,日后这场争端一个不好,只怕都要毁了楚家。

  哪怕是皇子们前来看望楚云,他们再尊贵,可是在太后的娘家也不会放肆,因此都先来见过太夫人。

  太夫人就安心地等着,手里拄着一根沉香木的拐杖,目光沉沉地看着门口。

  不大一会儿,就见门口并肩而来了两个仪态从容的尊贵青年。

  其中一个猿背蜂腰,英俊沉稳,一身玄衣挺拔有力,身姿修长,正是婠婠那日在宫中遇到的燕王。另一个更年长一些,面容端贵,眉目英俊从容,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更奇特的就是这青年此刻正拱手对太夫人致意,大拇指上还套着一枚碧绿通途的翡翠扳指,婠婠见她虽然并不十分强壮,可是只看那扳指就该知道,这该是一位弓马娴熟,精通骑射的人。

  想来这位就是宁王了。

  气质卓然,英俊清贵,怨不得楚云那般心高气傲,也将自己的心系在了宁王的身上。

  然而想到宁王已经广纳侧妃生下了两子两女,婠婠又觉得没意思。

  她本垂着头,却未见宁王含笑的目光正从她的身上扫过。

  “此番叨扰太夫人,是小王的不是。只是小王宫中母妃听今日来请平安脉的太医说起,说二姑娘病了。太夫人知道的,小王母妃一向喜爱二姑娘,心中担忧不已,却出不得宫中,因此便命我来看望二姑娘,回头将二姑娘十分安泰入宫通知母妃,也叫她不要再担忧。”

  宁王声音温和,点明了来看楚云并不是自己和楚云有什么,可这却明显是在维护楚云的清白名声。

  不然尚在闺阁的女孩儿却跟皇子勾勾搭搭,这传出去坏了名声。

  太夫人因宁王这般周全,就露出浅浅的暖意。

  她虽然不明白太后为了待宁王有些冷淡,可是她也是很看好宁王的。

  “得两位殿下来看望,二丫头哪里敢病,一定好利索了。”承恩公夫人自觉脸上有光,急忙拧着腰肢上前笑道。

  宁王就笑了笑,没有否认自己对楚云的关心。

  然而一旁的燕王却有些不悦,皱眉沉声说道,“本王不过是来看望太夫人,二姑娘是谁?本王不认识她!”

  他身在帝都,若说不知道楚云那就是撒谎了,可是此刻说起这种话,显然是公然打了承恩公夫人的脸。

  承恩公夫人的脸色有些僵硬,哪怕并没有想过楚云和燕王有什么,可是燕王这副嫌弃的样子就太可气了,她就强笑说道,“殿下真喜欢开玩笑,您怎么可能不是来看望二丫头的呢?”

  “本王为什么要来看一个丫头?她配吗?”燕王冷冷地问道。

  “五皇弟,你少说两句。”宁王就在一旁劝道。

  “自作多情罢了。”燕王就淡淡地说道。

  他高挑有力,一双眼扫过脸色发白的承恩公夫人,莫名带着几分压力。

  承恩公夫人想要笑一笑,然而却见二太太正躲在下头偷笑,显然是因看了自己自作多情的笑话罢了。

  她心里恨极了,也不知该多恨燕王一些,还是多恨看自己乐子的二太太一些。许久。她本就不是一个善于隐忍的人,见自己一贯都不大看得上眼的燕王竟然还对自己如此无礼,就越发觉得宁王对自己的好了,急忙强笑问道,“要不然,我带殿下去看看二丫头?”

  “二丫头如今病在床上,衣冠仪容不整,怎么能叫殿下去污了眼。”太夫人就不悦地拒绝道。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楚云这还是个未婚的女孩儿,宁王若是直入她的闺房,那楚云往后还能嫁给谁?!

  “宁王殿下不会在意的。”承恩公夫人倒是宁愿宁王赶紧做下什么事儿来。

  若宁王当真把持不住,那必定是要对楚云负责的,楚云自然就做了宁王妃。

  “宁王殿下的确不会在意,因殿下关心李贵妃娘娘,自然也会对二姐姐的怠慢诸般宽容。只是二姐姐病着,若过了病气儿给宁王殿下和贵妃娘娘,这岂不是咱们的罪过?大伯娘,这病气可小可大,您可不要说对殿下没有关系呀。”婠婠简直无语了。若是叫宁王去了楚云的闺房,或是闹出什么不堪之事,那楚云的闺誉没了,她作为楚云的堂妹,而且是尚未分家同在一个承恩公府里住着的堂妹,名声只怕也清白不到哪儿去。

  这世上女孩子的名声总是会牵连同族姐妹的。

  为了自己往后的清白,她就不得已开了口。

  承恩公夫人语塞了。

  当论及这病气会不会过到宁王的身上的时候,那她哪儿敢说什么“没关系”啊。

  宁王天潢贵胄,他的健康尊贵无比,哪里有她能做主的份儿。

  “那小王就不过去了,免得惊扰了二小姐,令二小姐不能安心养病。”

  宁王今日到了承恩公府只不过是一个态度,代表他对楚云依旧十分喜爱,不是太后的一句话两句话可以改变的。既然态度做出来了,他就不急着去探望楚云,此刻就笑吟吟地扫过开口之后脸色微红,娇艳美丽的婠婠。

  他扫过婠婠,目光又落在了楚玉的身上,只觉得那刹那的美丽刺痛了他的心,令他的眼里露出几分惊艳。

  承恩公夫人正紧张地陪在他的身边,见宁王欣赏地看了婠婠,本就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再看到宁王面对楚玉的惊艳与欲望,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庶女竟然敢勾引宁王。

  当她这个嫡母是死人啊?!

  此刻楚玉的手仿佛是求助一般垂落,在桌子下方用力地握住了婠婠的手,仿佛抵御不住宁王那炽烈的眼神。

  只可惜婠婠也帮不了她了。

  她正叫燕王同样沉沉的目光看得后背发凉。

  “这么说,殿下前来,还是为了看望老太太?”周氏虽然看似没心没肺,其实心里都有数,此刻见到燕王对婠婠那样毫不遮掩的关注,娇艳的脸上顿时变色。

  她就觉得心里不痛快,抚了抚头上的嵌红宝累丝金梳,就笑着对燕王说道,“殿下也是有心人了。”她一开口,燕王的目光就从婠婠的身上转移开来,对周氏微微颔首说道,“三夫人不必客气,今日本王也是来见楚大人。”

  “殿下认得我?”周氏就诧异地问道。

  她久在边城,且在边城也只安居内宅,寻常外出有限,燕王怎么认识她的?

  之前她仿佛并未和燕王见过面。

  燕王凉薄的嘴唇微微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他慢慢地扫过同样一脸茫然的婠婠,收回目光看着周氏将声音越发放得平稳起来。

  “之前有缘,见过夫人一面。”只是他却不能说明是什么时候见过了周氏。周氏心中越发疑惑,且见燕王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意味深长,就更加觉得眼皮子都在跳了。

  “见我家老爷?”她只觉得燕王的气息压得令人透不过气,就勉强笑问道。

  “楚大人接管九门提督,本王手中有些人马要和楚大人说清楚,不然日后若撞到一处,徒生冲突事端,一家人打一家人,总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燕王姿态平静地说着,宁王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父皇允许五皇弟的兵马入京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帝都一向严苛,不要说皇子的兵马,就说是皇帝手中的羽林卫,也不是寻常能增加人数的。

  能允许燕王的兵马入帝都,甚至九门提督都要避让,宁王看向燕王的目光一变,之后就多了几分亲热和拉拢。

  可是周氏却觉得燕王的话越发叫自己感到话里有话。

  一家人打一家人?

继续阅读:第11章 百口莫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