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百口莫辩
酒安2017-09-11 20:003,239

  “既然殿下是来找我家老爷,那妾身……”

  “不急。”燕王就淡淡地说道。

  “说起来,楚大人也是我等兄弟的叔父,多年没有回京,如今既然能一家团聚,自然是该见上一面。”

  宁王的目光也落在婠婠的身上一瞬,眼角的笑意加深,侧身对垂目不语的太夫人就笑着说道,“楚家是皇祖母的母家,自然也是如同我们的家中一般。楚大人自然是我们的叔父,平日里见不到也就算了,如今能相聚,本该我们兄弟去拜见叔父。”

  三老爷是皇帝的表弟,虽然从不以皇亲国戚自称,然而宁王久在皇帝身边,自然知道皇帝的喜好。

  能在皇子纷争的时候将九门提督与帝都禁卫交托给三老爷,显然这位楚三老爷才是皇帝心中最信任的人。

  宁王是个聪明人,一向都跟着皇帝行事。

  更何况来往交好楚三老爷这位九门提督,对于宁王日后的大事也有几分好处。

  做皇子的,就没有不想笼络九门提督的。

  只可惜……

  三老爷的独女婠婠,年纪太小,且仿佛被燕王相中了。

  虽然她生得也很美丽,背后还有三老爷这个依仗,可若是为了一个女子就和燕王交恶,这太得不偿失了一些。毕竟燕王可是难得对帝位没有什么兴趣,只知道闷头跟在皇帝身后做事的皇子。

  他又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将中正的燕王给逼到别的弟弟的一方呢?

  且叫宁王说,若他能娶了楚云,而燕王娶了婠婠,那兄弟两个同娶楚家之女,自然会比如今更亲近几分,也算是天然的同盟了。

  他想着想着,嘴角就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意。

  定国公家的女孩儿他见过,安稳贞静,从容大方,是个难得的好女子。

  楚云比之定国公府的小姐,的确差了十万八千里。

  只可惜定国公府的姑娘没有托生个好父亲。

  定国公中庸无能,如今定国公府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风光不再。他这个时候娶一个对自己不能提供帮助的正妃,那简直是白白浪费了他的这正妃之位。

  目光闪过了几分晦涩,宁王的目光就忍不住落在了那哪怕穿着半旧的衣裳,却不能被掩盖国色天香的楚玉的身上,动了动指尖儿,轻轻眯了眯眼睛。

  他端贵英俊,一副皇子的威仪,承恩公夫人在一旁越看越喜欢。

  只是见宁王屡次看向楚玉,那丫头看似老实,却敢偷偷勾引宁王,承恩公夫人就越发恨在了心里头。

  “五皇弟,咱们要不要去见见叔父?”宁王到底是做大事的人,也不会在女子的风花雪月上多留心,虽然喜楚玉容貌,却不会为了一个庶女就忘了自己的大事。

  “再坐坐。”燕王就撑着脸颊说道。

  他一双眼正对着婠婠的方向,婠婠觉得羞恼起来,忍不住抬眼去看这个莫名其妙的皇子。

  “你为什么要看本王?”燕王突然对她问道。

  婠婠被震惊得一双微微上挑的水眸都张大了,看着这个颠倒是非的燕王说不出话来。

  明明是……他在看她呀!

  “我,我……”

  “你不必说,本王都明白。”燕王见这年少的女孩子一张娇滴滴的脸都红透了,如同蜜桃一般甜美,眼底就带了几分笑意。看她被“污蔑”得眼睛圆滚滚的,百口莫辩气得直拧散落在身边的裙边,就露出了一个平和的表情和声说道,“你不要害臊。本王允许你看。”

  他英俊得无以复加,又是皇子之尊,有什么怕看的呢?燕王就垂头看了看自己今日的一身玄衣,觉得自己英俊逼人。

  婠婠被气得胸口起伏。

  谁害臊了?

  白给她都不看!

  她只觉得燕王真是自己见过的最讨厌的人了。

  “没想到五皇弟竟然也有这样温和的一日。”宁王就笑着说道。

  前些时候,有个妄图嫁给燕王的贵女,就因为多看了燕王几眼,就叫燕王给骂惨了。

  “因人而异罢了。”燕王修长的手指压在腰间的一枚血色玉佩上,一双凤眼落在婠婠的身上,见她用力垂头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了,又觉得这小姑娘和自己赌气的时候也很可爱。

  他忍不住就想到了很多,看着婠婠时嘴角也勾了起来。只是周氏就在一旁有点儿看不下去了,这燕王明显是在戏弄婠婠,雪白的贝齿用力地咬了咬红唇,周氏就笑着说道,“殿下莫怪。我家婠婠在边城一向喜欢观察陌生人,特别是那胡人蛮人,她最感兴趣了。”

  她言下之意,就是燕王别自作多情,就算是看他了,那也不过是婠婠觉得他相貌奇异,因此好奇罢了。

  “弟妹这话说得叫我不明白。难道你和三弟在边城时,就这样教导五丫头?随便看男人玩儿?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承恩公夫人早就嫉妒周氏多年。

  打从周氏进门,她就很不喜欢这个弟妹。

  这个女人生得比她美,出身比她高,娘家显贵,她的娘家只知道上门没皮没脸地打秋风,可是周氏的娘家却是世家显贵,往来无白丁,姐妹俱为贵妇,只这一点就将承恩公夫人给比到茄子地里去了。

  因周氏出身好,哪怕承恩公太夫人当年对周氏颇有微词,觉得她碍了儿子尚主的大好前程,可是也不敢公然对周氏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且这么多年,三老爷这么多年只守着周氏一个妻子,和她夫妻恩爱,生下了两子一女,可是承恩公却打从太后娘娘登基,他成了正经的外戚,就自己封了自己是皇帝的表弟,花花草草,今日城东的花魁,明日城西的红颜知己就没有断过。这不提,府里还养着许多的莺莺燕燕,庶子庶女给她生了不知多少,令她的颜面无存。

  如今她已经苍老得如同干涸的枯井,承恩公早就连面子情都不做,不来她的房里了。

  可是周氏却越发娇艳,水灵灵的依旧美丽无比。

  承恩公夫人也不喜欢二房和四房的两个弟妹,可是论最不喜欢谁,当属周氏。

  她甚至都想不到,当初周氏就令人另眼相看,不敢怠慢,如今她的女儿婠婠,也和她似的,宁王和燕王争相对她示好。

  看着生得娇美精致,眉目似画还带着几分少女娇憨的婉婉,承恩公夫人心底就响起了警铃。

  太后娘娘拒绝了楚云,却格外喜欢婉婉,这莫非是想……

  因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因此承恩公夫人遇到周氏的错处,就越发地拿捏了起来。

  “五小姐最多也就是见几个男人看着玩儿,只拿眼睛看罢了。”见婉婉霍然抬头看向承恩公夫人,一张漂亮的脸苍白之后就变得通红,燕王就放下了手中的玉佩漫不经心地说动,“比之贵府二小姐,哭着喊着非君不嫁当场给人跪下,那真是干净多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在座的众人听见,承恩公夫人一下子就傻眼了,讷讷地张了张嘴角,才要反驳什么,燕王又继续补充道,“五小姐是在边城,民风彪悍不以为意。可是世家豪门堆里养出来的小姐,却在太后面前无耻无德。”

  “五皇弟。”宁王就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燕王骂的是谁,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来了。

  事实上昨日他入宫给李贵妃请安,李贵妃已经得意洋洋地叫他不必担心,说是楚云已对他情根深种了。

  虽然被楚云这样爱慕,非君不嫁的确很能满足宁王的炫耀之心,可是这霍然叫燕王给提出来,怎么想都觉得尴尬。

  “王兄觉得我哪里说错了?”

  “你哪里都没错,只是二小姐到底是个女孩子家家。”

  “她是女孩子,五小姐就不是了?”燕王就反问道。

  宁王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和燕王相争,就笑了笑,摇了摇头。

  不要说燕王如今竟然有兵马入京,这就是皇帝信重燕王的征兆,也是燕王绝对没有野心的征兆。

  不然皇帝那般英明神武,绝不会将一个有着勃勃野心的儿子给放出来叫他拉着人马进入帝都。宁王只恨从前和燕王之间兄弟不过是面子上的和睦,恨不能和这个弟弟重新来过的,因此燕王的各种态度,他就不好反驳。且他也觉得承恩公夫人有些小家子气了,竟挤兑承恩公府的本家姑娘。

  都是同族姐妹,婠婠的名声坏了,莫非对楚云还好听不成?

  真是个蠢货。

  “罢了,这屋里有人的嫉妒与愚蠢令本王无法忍受。”燕王是什么人?

  在宫里都敢叫李贵妃“憋着”的人,哪里将承恩公夫人放在眼里,对太夫人微微颔首之后,就卓然而起弹了弹毫无灰尘的衣摆淡淡地说道,“与其在这里和蠢钝的妇人纠缠,还不如去见楚大人。”

  他一双凤目不着痕迹地看了婠婠一眼,见她正用一种格外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就挑了挑英姿勃勃的剑眉,抬脚就走过了这少女的身边。那一瞬间,就听一声细细的,却格外柔软的细语落入他的耳中。

  “多谢……殿下。”

  燕王勾了勾嘴角。

继续阅读:第12章 寻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