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寻死
酒安2019-09-10 17:493,268

  婠婠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燕王为她出头,这令她心里很感激。

  只是这感激立刻就没了。

  因为这高挑矫健的冷峻青年听到她这句话,微微顿了顿,丢下一句话就扬长而去了。

  “你欠本王一次。”

  婠婠就觉得自己大概吃了大亏了。

  怎么就成了欠他一次了呢?

  她正在扭着散落在腿边的裙子纠结得不得了,却见承恩公夫人正霍然起身,几步就走到了楚玉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庶女许久,高高地抬起了手。

  “你这个下作的小娼妇,竟然敢勾引宁王殿下!”

  方才宁王屡次留意楚玉,已经叫承恩公夫人心里恼火,不过是因忌惮皇子在场因此不敢动作。如今宁王和燕王往前头去和三老爷说话叙交情,这么做显然是忽视了承恩公,已经叫承恩公夫人心里万分不满,如今的火儿都凑在一块儿,她就忍耐不住了。见楚玉柔柔弱弱地看着自己,缩成一团可怜极了,她就恨不能挠花了楚玉的脸。

  她对楚玉一向非打即骂,因此抬手要给楚玉一耳光也理所当然。

  只是这一次,她的手腕却在落下的时候被猛地攥住了。

  “大伯娘,您这是做什么?”婠婠断然想不到太夫人尚在,承恩公夫人就敢给庶女耳光的,见楚玉咬着牙垂头承受,她又觉得楚玉无辜。

  方才宁王注目楚玉,都是因宁王心爱美色罢了,难道这也是美色的错?

  若都如燕王那般待美色完全没有动容,方才根本都不去看楚玉一眼,那这世上哪里还有那么多的好色之徒。

  都说红颜祸水,可是为什么这些人都把责任推给女子,而不是那些动了歪心的男人呢?

  婠婠虽然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可是看见楚玉这般可怜还是忍不住起身挡住了承恩公夫人。

  “你敢拦着我?!”

  “这也是为了大伯娘和二姐姐的名声。大伯娘,宁王殿下还在府里呢,一会儿和父亲说好了话儿,总是要回到老太太的面前说笑或是告辞。您这现在给四姐姐一巴掌倒是解气,可四姐姐是个柔弱娇贵的人,你这一巴掌抽到她的脸上留了巴掌印儿,一回儿叫宁王殿下看见了,会不会觉得大伯娘是个下手狠辣的女子?母女肖似,只怕殿下也要怀疑二姐姐的性情几分。”

  婠婠素日里不大喜欢开口,可是这一开口,却叫承恩公夫人犹豫了起来。

  “那我把她关起来叫她一会儿见不到殿下。”

  “殿下方才都看见四姐姐了,您这突然叫她回避,殿下心里怎么想?”

  婠婠迟疑了片刻,方才低声说道,“大伯娘就当是为了二姐姐吧?”

  这句话就叫承恩公夫人动容,抬手将婠婠的手甩开,指着眼眶微红的楚玉冷冷地说道,“这一回看在五丫头给你说情,我放过你!只是你给我听好了,少狐媚人。不然,回头我把你嫁到边城去!”

  在她的心里,边城大概是最贫寒可怕的地方了,可是婠婠看着这府中的一幕幕,却觉得边城对于自己来说更温馨自在一些。她只是叹了一口气,就坐回了椅子里,见承恩公夫人怒气冲冲地走了。

  周氏就对婠婠摇了摇头。

  婠婠欲言又止,还是侧身去安慰受惊的楚玉。

  太夫人本撑着额头在思索,她闭着眼在假寐,却没有想到承恩公夫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儿都敢对庶女动手了,一时也惊怒交加,只是想到承恩公夫人正是得意的时候,她就在心里头叹了一口气,对婠婠温声说道,“你做得很好,方才我竟来不及阻止。”她只觉得这府中人心各异,就如同方才承恩公夫人要动手,除了婠婠之外,竟无一人喝止,想要救楚玉一救。

  “散了吧。”她摆手说道。

  “可是两位殿下一会儿不是还要来给老太太您告辞吗?”二太太就很不甘地问道。

  她倒是想多多地和宁王与燕王接触。

  这两位皇子都是天潢贵胄,无论楚秀攀附了哪一位,那都是荣宠。

  她的小心思太夫人哪里有不知道的?从前一向给太夫人请安之后跑得飞快的二太太竟然还知道多在她面前坐一会儿了,这不得不令太夫人感到讽刺和可笑。

  可是她也没心思和二太太废话,无力地摆了摆手就叫丫鬟们送儿媳孙女儿们出去。

  婠婠本想和周氏去见父亲,然而想到燕王正在父亲的书房里,又觉得有几分不自在。周氏乐得她不乐意去和皇子搅合在一块儿,叮嘱她在园子里多赏玩一会儿,这才风姿绰约地走了。

  婠婠目送母亲离开,回头,就见楚玉正立在不远处默默垂泪。

  她生得极美,此刻落泪如同梨花带雨,清丽动人,又带着几分婉约和柔弱。

  纷纷的花雨之下,这少女的哭泣也越发地动人。

  她的面前正立着一个红衣少女,正是楚兰。楚兰本是个炮仗脾气,今日万般忍耐也不过是因看在母亲四太太在一旁不愿母亲担心自己罢了。此刻见楚玉伤心落泪,可怜无助,就有些不耐地说道,“你这会子哭有什么用?!但凡你厉害些,也不会受这样的侮辱。”她有些不耐,见婠婠笑吟吟地走过来,就微微颔首,之后又侧头低声说道,“你今日……倒是有几分仗义。”

  “三姐姐说的是我拦住大伯娘的缘故吗?”婠婠就好奇地问道。

  “她是个没用的,大伯娘欺负她,她却不敢反驳。”

  “四姐姐到底是做女儿的,哪里有忤逆嫡母的道理?若当真反驳了,只怕日子就更加难过的。”婠婠见楚兰沉默不语,显然也想到了,虽然骄傲叫她不愿认同自己,可是却不会嘴硬地反驳,反倒对楚兰的脾气生出几分好感来。她犹豫了一下,就低声说道,“三姐姐既然当真挂念四姐姐,那就回去和四叔说说吧?四姐姐年纪大了,这又是花容月貌的,她的婚事可不要叫人算计了。”

  “我早就求过父亲。只是父亲一向醉心诗书,不喜庶务的。”

  楚兰和婠婠不熟,可是见婠婠对自己善意宽和,还是亲近了几分。听到婠婠提起自己的父亲,她明艳骄傲的脸上就露出几分晦暗。

  她的父亲四老爷是名满帝都的才子,虽然说是才子,可是却是个外面光鲜空空无为的人。这考了多少年的科举,却到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连个举人都考不出来。还常说自己满府经纶不愿拿去给那些经济仕途糟蹋了,自鸣得意觉得自己是个真名士。

  四老爷又是一个一掷千金的人,完全不关心自己有多少钱,因为四老爷关心的那些风花雪月,一谈银钱这不是俗气了吗?

  她母亲四太太跟在四老爷的身后给不知收拾了多少的烂摊子,却甘之如饴。

  只因据说她和四老爷当年是真心相爱的。

  四老爷这样只知道吟诗作对的,自然对几个女孩儿的婚事没有兴趣,楚兰去求了一回,四老爷就对女儿嘴里的那些身份家世嗤之以鼻,觉得女儿庸俗。

  庸俗!

  楚兰只觉得可笑极了。

  “那我去问问我父亲吧。”婠婠就低声说道。

  “只是四姐姐,大姐姐二姐姐瞧着都要嫁人了,到时候就有你一个,你对嫁人可有什么章程?”

  若楚玉不挑人家儿,那其实可以下嫁的类型很多,选一个强横些能护得住她,又能给她正妻之名的,大多也都是有些朝中的武将。

  三老爷如今接任九门提督,自然和这些武将来往密切,给楚玉留意一个好人家不是难事。婠婠就只怕楚玉的心里也想要攀龙附凤,那她就当真无能为力了。

  楚玉就噙着眼泪抽噎了一声。

  “三姐姐,五妹妹,多谢你们为我着想。只是。只是我已经有了心上人……”

  “不是宁王吧?”楚兰就皱眉问道。

  楚玉若是想跟嫡姐楚云抢男人,那只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别以为宁王更喜欢楚玉的容貌就会娶她,这些个皇子的心里,地位权势才是最重要的,为了这些,什么美人舍不得。

  “不是宁王殿下。”楚玉的水眸哭得凌乱潋滟,此刻流转顾盼都露出几分慌乱之色,用力扭着手里的桃花帕子含泪低声道,“我的心上人,并不在今日的两位殿下之中。他是一位很好的人,还并未看不起我的庶出的身份。只是我却是知道的,我配不上他。”

  她的美眸露出几分黯淡,婠婠就劝道,“这有什么配不上的。四姐姐出身承恩公府,想要嫁给谁就嫁给谁。”

  “莫非是一位皇子?”楚兰就怀疑地问道。

  “三姐姐别猜了,我不能说,”楚玉柔弱地颤抖着轻声说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哪怕远远地看着他就感到心满意足了。”

  她的樱唇微微地翘了起来,楚兰本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远处一个丫鬟匆匆地跑了过来。

  “你跑什么?后头有什么能吃了你?!”楚兰就皱眉问道。

  “三小姐?可不好了!”这丫鬟叫楚兰给拦住,满头是汗眼里露出几分仓皇之色,急忙福了福说道,“不好了,二小姐闹着要寻死呢!”

继续阅读:第14章 燕王道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