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白姜2019-07-31 16:173,439

  一门之外,人声鼎沸现世繁华。

  日落西山,瑰丽霞光染满天际。

  面摊小,蔬菜、熟肉倒不缺,梵卿非常认真挨个点一遍。

  满满当当一大碗端来,她执长筷神情专注应对汤面,不像官家小姐们斯文又刻意吃极少,她一口一口细细品味,眼睛就从没离开那碗面。

  叶鲲忽然觉得肚饿,忍不住要了碗面,他这次学乖,和梵卿相处,少说多听,最好不说。

  面摊客人稀稀落落离开。

  梵卿吃饱,人染了烟火气般,说话都柔和些许。

  “徐福海上东渡,途经仙山蓬莱,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看戏档口他走神没注意,顺嘴揣测:“最多遇见仙人吧。”

  “徐福借口求长生,海上东渡结局无论怎样总比坐等被嬴政杀死强。其实他真的到过蓬莱,可惜最后也没逃过生死轮回。同行人中有方士,却在蓬莱仙山得到长生笈。”

  “长生不老秘笈?”

  “你不相信?”

  “信,自古多少方士为此炼丹制药,可不就为长生不老嘛。”

  当然信,叶家先祖还羽化成仙呢,他谦虚,从不挂嘴边炫耀。

  梵卿直直看他:“你想长生吗?”

  叶鲲咽下最后一口汤,正欲开口,余光掠过角落,随地捡起小石子就手扔向窝着的鬼祟人影。

  凭武清音身手肯定躲得过,她故意温吞挨了下,然后磨磨蹭蹭凑近,深知伸手不打笑脸人,满脸堆笑客客气气,“鲲哥,梵卿姑娘好。”

  叶鲲抿唇不出声。

  武清音暗暗叫屈,她目的找叶鲲,没想跟踪他,更没想打扰他和梵卿约会。想在一边等等,等两人说完话吃完东西回去再现身。

  此时此刻腹诽叶鲲,这人自小眼神尖,她躲哪儿都没用。

  梵卿招呼她:“武校尉找海生有事?”

  哎呦,人都叫鲲哥乳名了,鲲哥背地里还琢磨不想成亲。

  武清音大眼睛骨碌碌盯着叶鲲转。

  叶鲲没好气,站起:“走吧。”

  该来的,躲不过。

  外人前,梵卿仍与寻常无二般柔顺、知书达理,找个由头先行离开。

  叶鲲碍于阿娘吩咐不敢提早回家,索性找个僻静地儿。

  昭武校尉官职低,经常需外出办案,风餐露宿极为辛苦,鲜少女子担职。武清音心意坚决,叶鲲劝不住只得答应。

  没想过她能做出什么成绩,起先叶鲲想自己总能多照拂她一点。

  小丫头办案渐渐闯出些名头。

  胆大:再凶险的案子,她敢接;

  能拼:穷凶极恶之徒,她头一个冲。

  严寒酷暑,上山下海,没听她埋怨叫过苦。

  “鲲哥,我琢磨好久,不和你说说,我心里没底。”

  这次拽拉他衣袖,武清音不敢用力,三分力道,叶鲲如不倒翁来回晃悠两下。

  “快说。”

  真回忆当时,武清音心里还发毛,好奇兴奋,未知恐惧糅杂。

  叶鲲思忖拧眉:“书里记载的物什,没人见过模样,更不知道用法,你怎么笃定?”

  话没错,但偏她遇上。

  武清音急切切:“我检查过死者,砍断脖子那种。”她举手冲自己脑袋比划,“当时不少人看到,头真断了血淋淋那种。入殓下葬数天复而再生,普天之下只有返魂香能办到!”

  “现在人呢?”叶鲲追问。

  武清音顿时萎靡不振:“不见了。”她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不漏一点。

  那人走路不甚利索,歪歪斜斜,一入山林如鬼魅,嗖一下踪影消失。她再回头仔细瞧脚印,一路光自己脚印,其他什么足迹没留。

  亏武清音荒坟边上住胆儿大,当场出身白毛汗。

  死人砍掉脖子又复活了,诡谲异常。但州府没人上报,没发生与之牵连的案子,大理寺必然不会贸然派人查案。

  程寺卿为人严明,相信铁腕律法胜过荒诞鬼神一说。

  过不久逢陛下寿辰,这关头闹出什么人心惶惶的案子,叶鲲摸摸脖子,他脖子细,挨不住刀砍,摒弃脑中作祟念想。

  武清音找他一吐为快,心里舒服了,转头干劲十足跑出去办案。

  叶鲲心思重,加之此事断不能与旁人想说,这几天不知不觉清减些许。

  没良心的,想过他的心情吗?

  同僚拿他玩笑,以为叶鲲因婚事伤神,男人间私下总有办法排解,于是几位同僚做东邀他玉琼楼吃酒看戏。

  叶鲲奇道:“看戏?”

  秦楼楚馆,寻欢作乐夜夜笙歌,还搭台演戏了?

  同僚笑他孤陋寡闻:“玉琼楼请了长安三庆戏班搭台子,就那出,眼下最红的求仙路。”

  正巧上次没看完,想着喝酒看戏放松心情没什么不好,叶鲲自然受邀。

  玉琼楼的戏台比先前更气派,戏过半场,叶鲲回过味儿来,貌似不一样呀?

  徐福东渡遇蓬莱仙岛,但压根没方士得长生笈这段呀。他寻着玉琼楼伺候的小厮,对方告诉他戏一直这么演,没添加删减。

  梵卿编故事给他听,还问他想不想长生?

  叶鲲满腹疑问绕回台下继续看,演到徐福拜别蓬莱,率众乘船离去,茫茫海面孤船影单,哼唱调子古老悲凉。

  这,算演完了吗?

  所有人意犹未尽,布景突然转换,一白衣白袍方士打扮的男子站定海边,身后数名男童女童俯首叩拜。

  人声饱含深情:“求仙路漫漫,长生笈逆天。”

  一下吊起台下看客情绪,相互猜测这话含义。

  片刻戏班班主现身,冲众人拱手,乐呵呵说,“各位、各位,求仙路乃上部,三庆班正排演下部长生笈,今天预定长生笈的票,还送礼物,买票的客官随我来……”

  这生意做的,高妙呀。

  叶鲲去了后台。

  戏班人当叶鲲是疯狂追戏的人,戏在哪演追到哪里,戏痴嘛大家见怪不怪,长的好看的戏痴,被包容度越高。

  戏班小配角、妆奁行头师傅、打杂跟班,人多嘴杂,给点银子打听一二。

  凡事多方面听,保不准找出点异常。

  大致戏本是班主拿来命人排演,谁写的没人清楚,没料到会爆红。求仙路明显得有下部,班主早想排,奈何戏本迟迟拿不出,今天突然加一出预告。

  叶鲲赶热闹不输人后,预定两张长生笈戏票,想想又加一张。

  “客官,单张位子不在一起。”

  “嗯,这样就好。”

  *

  日子平平稳稳过几天,叶鲲当班回家站门外,围观武清音手持利刃追杀一只野鸡,华丽鸡毛满天飞。

  野鸡扯长脖子哀鸿长鸣,杀鸡者杀气腾腾越追越勇。

  之前武清音负责案子,她私下挖疑凶家坟找线索破案,案子告破。但她逾法之处,律法难逃。

  叶鲲求了程寺卿半天,甘愿罚半年俸禄,保证以后看住武清音不乱来,才保她继续留在大理寺当差。

  前次帮她,结果武清音上门示好,直接砍断鸡脖子炖汤给他喝,这次好些,懂先割破喉咙放血……

  该不是又闯祸了?瞧这阵势大,祸事应该不小。

  叶鲲估摸几个月俸禄不够自罚,要不要加上年底双红?

  他挪开视线,无声绕过花廊到后院,家里女人越来越多,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

  梵卿后厨烧一大锅热水,热泡咕嘟咕嘟翻滚作响,擂战鼓般配合一人一鸡实力悬殊的搏杀。

  等久了点,梵卿食指中指轻拈风里带来小小的花瓣,轻微香味,不经意指尖轻动。

  下一刻,“抓到了,我抓到了!”奔来跑去的武清音大喜,掐住突然翻白眼蹬腿扑棱的野鸡脖子举高高,“嫂嫂,你看、你看!”

  细长鸡脖子,梵卿不用手可瞬间折断,想骨头断或者骨头皮肉一并断,断几节,出不出血,易如反掌。

  世间武功唯快不破,武清音持刀追杀野鸡的快乐,她没法体会。

  “水滚了,你拔毛后送来。”

  武清音大刀阔斧,一会儿麻溜提光鸡过来。

  梵卿冷眼旁观。

  杀鸡、熬煮,费时费耐心,食物够果腹,没必要花费大把精力。

  这里的人不辞辛苦,消磨短暂生命时光,只为和家人围坐吃饭。

  武清音哼小曲起劲跑调,朝灶台添些柴火烧旺,火舌狠舔锅底,噼里啪啦一阵响,渐渐锅内飘香。

  轻薄水雾拢上梵卿,虚虚袅袅,腾云驾雾样。

  武清音歪头细端详梵卿,真像画摊上的仙女图,脱口赞叹:“嫂嫂,我鲲哥真有福气。”

  “你怎么看出的?”

  说起叶鲲,武清音一向来劲。她打遍长安无敌手,各个方面被风吹晃三晃的鲲哥压制,她心服口服。

  跟高手总期待强对手出现,哪怕自己技不如人,看别人比试高低都过瘾的心理,武清音心里多少年盼望将来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像鲲哥管她般全面压制鲲哥。

  “鲲哥脑袋灵光,眼睛呢长在脑门上呦,长安城哪个女子都入不了他法眼,总说我粗鲁不像女子。挥刀如风,叽叽喳喳像麻雀。”

  梵卿淡笑,倒有几分赞同叶鲲说辞。

  “嫂嫂,你人长的美,性格又好,叶婶婶说菩萨显灵,给鲲哥送来好媳妇。”

  恭维话听着不厌烦,梵卿挺受用,心里暗暗的将武麻雀形象抬升至武黄莺,叽叽喳喳听着还不错嘛。

  “不过他优点凑凑还有那么两三个。”武清音边说边比划,想到什么她突然笑问,“嫂嫂喜欢鲲哥什么?”

  呀,这个问的好直接……

  梵卿眨眨眼,无比认真回答:“他呀,对我而言非常特别。”

继续阅读:第4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