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小修)
白姜2017-12-05 13:322,257

  扯谎不脸红,钱钰记事已将此技能融入本能。

  梵卿轻飘飘一句抛来,慌乱间他反应比脑袋更快一步。

  “县丞大人告诉我的。”

  梵卿似乎没起疑:“这样呀。”

  ***

  返回途中雨渐渐止歇,钱钰一路没回头,感觉走出好远他狂跳的心慢慢平静。

  说谎得说到令自己信服,就像真的发生过,回梵卿的话一出口,他顿觉哪里不对劲。

  到底哪里不对,钱钰为一句话紧张到流汗了,索性蹲溪边鞠水洗把脸,拨弄衣袖时,钱钰一愣。

  咦,奇怪,他记得一道来来回回淋着雨的,怎么衣衫没沾染半点水迹?

  **

  叶鲲本就不为求钱钰,既然旁人不给面子,他连里子不屑给。

  叶鲲正想就近找地方暂居便于监视姓钱那厮,没想对方耐不住性子翻墙头,动作灵活老道,经年老手。

  赶这个节口翻墙出来顺溪步行,看样子他想去什么地方。

  叶鲲查阅过县内地图,几乎没人家住户靠近溪水而居。

  没多想叶鲲跟上。

  早年跟阿爹习过吐纳法,叶鲲落脚轻盈无声,跟踪武功高强者肯定不行,但跟钱钰没问题,叶鲲不远不近尾随他。

  怪就怪在,平白无故钱钰在他视线中消失。

  变戏法需要若干道具辅助,讲究手眼并快和一点障眼法。

  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

  钱钰消失溪水边,叶鲲查看附近好几圈,甚至盯着他消失前踩着的溪边石板反复查验。石板经年累月在此,除去表面异常平滑,没一丝松动,瞧不出后天机关痕迹。

  难不成他眨眼时钱钰不甚落水?叶鲲都觉得想法荒唐。

  但不经过实践,不肯死心。

  叶鲲咬咬牙:“你能上天入地,我必翻天地不宁!”

  ***

  叶鲲是被在外收账款的郁掌柜遇见,据闻他浑身湿哒哒,脸色青白,比活人多喘两口气而已。

  回来客栈,那模样,武清音看见慌了神。

  “小姑娘,你兄长落水受风寒,没多大事。不过他底子弱,比旁人要多休息几天即可。”老大夫把完脉安慰眼圈发红的武清音。

  “我们这儿管大夫医术最好,他说人没事,就一定没事,尽管放心。”郁掌柜在旁安慰,酒夜一桌人里,他对叶鲲印象深刻。

  武清音揉揉眼:“嗯,谢谢掌柜的,能麻烦借后厨一用吗?”

  “尽管用。”郁掌柜一口答应,末了叮嘱武清音,“入夜,后厨就别进了,黑灯瞎火又冷,需要热汤水和小二说。”

  ***

  叶鲲刚满十四岁,阿爹离世。

  最初阿爹不愿意叶鲲将来混迹官场,大概深知儿子真正脾性,所以去世前几年借某个由头辞官做起南北货生意。

  每年春暖花开,叶鲲像小尾巴跟着四处游历。

  看着阿爹忙忙碌碌,与形形色色,口音不同的人打交道,各地稀奇事物对儿时的他充满诱惑力。

  “幺儿,还记得我嘛?”

  说话的人面容模糊,人影纤细柔美,叶鲲仅记得衣裙角绣满颜色鲜艳的红绿图案,始终与他保持距离。

  叶鲲摇头,那人似乎很伤感,慢慢朝他伸出手。

  “别让姓叶的小子跑了!”

  忽然不止一人伸手拽拉他,渐渐争吵声不绝于耳,快又尖锐,叶鲲完全听不到说什么,于是害怕推拉躲避,着急寻找阿爹。

  急切切一个声音,好像是刚才那人:“幺儿,快走!你乖,莫要再来……”

  黑压压人堆中被左右推搡,叶鲲看不清,脚下重心不稳,狠狠栽落。

  情急,小腿肚子乱蹬,猛地一蹬空——

  眼前乍亮。

  呃……

  短短一瞬间惊诧,叶鲲镇定又戒备盯着屋内四肢僵硬,看起来受到不小惊吓的不速之客。

  “你来做什么?”

  钱钰心跳如擂鼓,脚还微微哆嗦,幸亏马步扎实不至于摔地上,不至于狼狈不堪。

  他用力呼吸两下,暗骂:刚不是断气了吗?突然睁眼说话吓小爷,果然小白脸子没安好心眼子!

  “不关你事!”钱钰没好客气。

  睡一觉叶鲲感觉舒爽很多,意识到在客栈,钱钰无缘无故出现又惊慌模样,他气势上得镇住。叶鲲嘿嘿笑两声:“不关我事最好,若牵扯到清音,我叶鲲再不济也有办法弄死你。”

  武清音逃难长安,常年吃不饱瘦瘦小小,却有一双黑亮黑亮,乱世中可贵纯善的眼睛。

  同样少时痛失至亲,同样感同身受。

  她当他安心倚靠的哥哥,他当她真心照顾的妹妹。

  叶鲲是独子,用心读书、考取功名、照顾阿娘,作为一个男人承担太多太多需要他的责任。

  他的伤心难受被挤压在心底一个深不可见光之地。

  世间他在意的,阿娘、清音,是会不顾一切保护的软肋。

  钱钰冷哼,小白脸未免口气忒狂妄。原本他掉头就走,不废话啰嗦,转念想到武清音,悻悻而返。

  “喂,爷们间说话,我不绕弯子。”钱钰斜乜叶鲲,想想怎么说好表达清楚。

  这间房摆设、器皿显然高雅不少,床榻边立盏半人多高烛台,正欲展翅高飞的青鸟造型,鸟喙昂起巧妙的用来衔接火烛。

  烛火投影叶鲲白无血色面庞,似烟霞一点一点晕染。

  病比西子美三分……

  钱钰有点气馁,论相貌,他自觉略差叶鲲一点。

  “不绕弯子得等这么久?”叶鲲轻笑。

  钱钰撇撇嘴:“你找上门,无非想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清音她没告诉——”

  “清音朋友少,我都认识,但不包括你。”叶鲲纠正他的称呼,“咱们和你不相熟,钱少爷嘴里积德,你不要脸面,清音得要名声。”

  钱钰差点跳脚,忍住后道:“没错,小爷和你真不熟,所以长话短说。”

  疼晕到清醒钱钰不知道多久,但他醒的比武清音早。林中火已熄灭,徒留一大片打斗过的凌乱。

  不是一般的凌乱!

  钱钰慌了,他肋下受伤行动受限,武清音离他几步开外,钱钰以为听到骨头断裂声乃武清音受伤,不敢随意乱碰。

  一筹莫展之际,他看见梵卿。

  半夜、密林,妙龄女子……钱钰胆子再大也不会天真以为真等来救援。

继续阅读:第9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