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白姜2017-12-05 13:332,096

  到底是啥怪东西?

  当时慌乱、害怕,高度紧绷的身心经过足够时间的休息冷静,已经大致恢复。

  明明人模样,速度之快力气之大,远超她所见范围。

  看不清长相,只晓得应该手长脚长,一跃数几丈远,脚不沾地,有几次无声无息高空跃下偷袭她,不晓得如何爬那么高?

  钱钰的飞天鼠服虽能飞翔,但讲究风向,会操控方向,说白了还得靠人。

  灶上铁锅热水慢慢起蟹眼,武清音弯腰给炉膛添把柴,拨弄拨弄炉膛里的几个红薯。

  热水、红薯,热水先给鲲哥擦把脸,等会他醒了有口热水喝热乎东西吃。

  红薯渐渐飘香,武清音也觉得饿,想东西太多果然费脑袋,干脆徒手拨拉个出来,蹲一旁边吃边看火。

  没吃几口,她忽然停下动作,用力嗅嗅。

  血,新鲜血的味道!

  之前一盏油灯,她点炉火后随手放在地上,从外朝内瞧,不仔细不觉光亮。

  武清音噤声,屏住呼吸同时视线落在对面墙壁。

  她头顶上厚厚粗粝白纸糊的窗,什么东西摩挲纸面发出窸窸窣窣声,头朝下倒勾,手长、脚长蜘蛛般爬扒上面,勾勒出浅浅影廓。

  武清音内心震惊,追到这里!

  顿时胳膊上起层密密小疙瘩,吃过亏又摸不清底细,不要轻举妄动为好。不由紧握双手,滚烫红薯泥令她一个激灵反应。

  不行,鲲哥在房内昏迷着!

  不假思索,武清音扭腰蹭地转个弯成面对窗口姿态,紧接着足点墙壁借力腾起至半空,猛然提腿斜踹,狠又准将灶上大锅踢飞至窗,窗户经不住大力,满锅热水全数倾倒。

  ***

  一声渗人惨叫。

  闻声,叶鲲脸色突变,一声不吭冲下楼,钱钰愣了下突然明白过来,跟两步又转身自窗跳下。

  落地时还想他身手反应可比小白脸中用多——

  叶鲲已从眼前跑过,急切切大吼一声:“清音?”

  “在这儿!”武清音大喜叶鲲苏醒,忙不迭接话,也不管他看不看的到挥挥手中飞霜,“我没事,一直带着飞霜呢。”

  叶鲲冲她声音方向扔去个东西:“不管找到什么,能点多亮越亮越好。”

  钱钰闻听武清音没事,松口气。此时不计较个人得失,他热心道:“我来帮忙。”

  “好。”武清音不客气,多个帮手,她好保护鲲哥。

  客栈后院墙悬几支火把,很新,点燃照的四方亮堂。

  点火把时,钱钰瞄见墙壁斑斑点点,等他正眼瞧,脚下一个踉跄,绊到结结实实物体。

  这、这是——

  一具尸首,脖子那里咬断,脑袋扭曲成诡异角度,咬成这样伤口处该血呼啦啦,但脖子伤处出血甚少。

  没血,是被吸掉了……

  钱钰嗓子眼发紧,人直愣愣迈不开步,好不容易视线挪开尸首,又对接另一幕心惊胆寒。

  和武清音缠斗的,是人嘛?

  “小白脸,武清音她……”

  “闭嘴!”叶鲲面色不佳。

  打架他帮不上忙,在一旁不给清音添乱。争取多点世间,脑袋彻底清醒,他需要再梳理梳理这几天发生的。

  事出突然,必须要快速想到应急对策。

  钱钰说那晚一场恶斗没亲眼瞧见,但地上散落不少驱鬼降妖的符咒。一点能确认,这些对眼前这‘人’没用。

  若如清音说,死人复活隐匿山林,总得吃喝生存。

  安全起见,他利用烈酒为清音全身而退引路,起初火光没引起任何动静,钱钰出现算一个因由,他们被攻击的原因又是什么?

  叶鲲私下打听过,最近一段时间有没哪家无故丟掉家禽牲畜,小二回答他没有。

  人死复生、攻击活人,最后咬人吸血……

  返魂香,凝枯骨、生血肉、结灵魄、重生人。

  重生人?重生成活人还是活死人?

  亦或者——怪物!

  还少点什么,找到少的,连上这些看似不可能的节点。

  “钱钰,刚才你的话没说,你和清音怎么获救的?”

  惨叫声,掐断钱钰的叙述。

  钱钰一开始没准备对叶鲲清盘说,与他生死患难的是武清音又不是小白脸。一时头脑发热想来劝说武清音别一根筋到底,被小白脸骗。

  今次这番眼见,他更清楚梵卿不是一般人。

  她无所谓叶鲲知道,让他对叶鲲提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或许,钱钰想深一步:梵卿坐等他来告诉叶鲲。

  绕这么大一圈弄出人命,不单单男女之情那点事,血海深仇?

  真血海深仇,那是谁找谁讨要?

  想想后背脊冒冷汗,实力强弱一览无遗。

  他好像掺和了不该掺和的事,那啥年少无知,还能及时脱身吗?

  钱钰迟疑,叶鲲了然他藏了话。

  ***

  初次交手,武清音惊慌之下差点无力招架;这次她算偷袭成功,害怕归害怕,心里多少总那么些沾沾自喜,不怕对手强,一次要比一次总结经验。

  何况鲲哥想到办法,四周光亮照得对方无所遁形。

  大致外形瞧是个人,仔细观察诡异不止一处。

  手脚像借助外力故意拉扯到正常比例双倍,骨节弯曲异常灵活,佝偻身子双手触地,活脱脱个大蜘蛛。

  武清音身法灵巧,兵器趁手。不用防范对方偷袭,越发越应付来。

  缠斗消耗体力,武清音累,对手显然不愿多纠缠。武清音乘胜追击,贴身招呼和对方近距离照面,她吓一跳。

  这张脸肤色青白,双眸灰白凸起直愣愣看人,干瘦面颊,唇上血渍凝固,似有微弱鼻息,呼出血腥与腐臭气味。

  忽然,武清音高声道:“是这个人,我认得,就是这个人!”

  “清音回来,不准追!”叶鲲皱眉大声呵斥,试图阻止武清音穷追猛打。

继续阅读:第10章 (小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