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修)
白姜2017-12-05 13:282,251

  飞霜快戳着他鼻尖,钱钰半信半疑伸手接。

  心里偷乐,嘴里一个劲客气:“恭敬不如从命,呜——”

  手边的飞霜刀直跌下去,钱钰眼发花,忽觉肋下生疼,倒地弓起背缩一团,活似只烧熟虾子蜷成团。

  钱钰连喘口气都疼到浑身抽搐。

  “喂,你……”

  武清音声音变了调,钱钰咬紧牙关张开眼,迎面一团黑影袭来。

  他最后清楚听见骨头生生折断发出的声响。

  ***

  约定的时辰将到,不见武清音归来,叶鲲屋里待不住,三步两步来楼下,早起的伙计正收拾客人酒后的杯盘狼藉。

  敞了半边的店门外,站着个半百男人,个头瘦小头发乱糟糟,穿着过宽又陈旧泛白的长袍,不苟言笑。

  视线对上叶鲲,他招招手。

  叶鲲不认识,但直觉对方找的是自己。

  伙计三步两步过去,不耐烦作势赶人:“文老头,你赊的酒钱一拖再拖,真不能再赊酒给你了。”

  “我没钱,但有人给。”文老头瞪伙计一眼,跨过门槛,伙计跟来阻拦,他一指叶鲲,“不怕这爷们后面拆掉这店,你尽管赶走我。”

  文老头嗓门大气势汹汹,推开伙计胳膊,找张桌子坐稳当,一拍桌,袖笼跌出样东西。

  叶鲲脸色突变。

  武清音的飞霜,她从不离身,睡觉抱怀中。

  叶鲲示意伙计他来付账。

  文老头懒得看叶鲲,连他过来坐对面都不正眼瞧,拎好伙计打的酒,径直扬长而去。

  叶鲲抱着飞霜快步跟出。

  大路转小路,宽巷绕窄巷,叶鲲什么都看不到,只死死盯紧文老头。

  飞霜落入陌生人手中,叶鲲险些方寸大乱。转念想到飞霜在文老头手中,找到客栈,找到他,那么清音……

  叶鲲紧抿双唇,内疚、后悔、自责、担心一股脑塞满心口。

  不该那般自负,应该更严谨设想更周全,就算有人试过那法子,也不代表每一次奏效对不对?

  文老头忽然走入身侧一户店面,叶鲲打量这处偏巷,巷尾单一间纸扎小铺子,纸人、纸马,大大小小物件占据大半间。

  满满当当纸扎堆中冒出一人,满脸白粉双颊各涂抹一坨团红,双唇画的又厚又红泛亮光。

  “老头子,白吃白喝还不赖吧。”

  大白天突然跳出这个人,文老头显然习以为常,白‘纸扎人’一眼。

  ‘纸扎人’侧首看跟进来的叶鲲,诡异喜庆的面容貌似不太礼貌。

  “你就是叶鲲?”

  这眼神、表情,叶鲲实在太熟悉:瞧他不顺眼。

  叶鲲点头,拿过飞霜。

  “刀的主人在哪里?”

  ‘纸扎人’一撇嘴冷声道:“你来迟了,武清音死了。”

  话音落,只见叶鲲卯足全力抽刀,兜头一片刀光劈来。

  哎呦,比婆娘更好看的小白脸生气啦!

  钱钰一脸看不顺眼的啧啧两声,脸好看抵屁用,这身板使刀不把自己累死就不错。

  钱钰还真不算乱说,叶鲲凭一股冲劲驱使,压根没章法,钱钰轻松躲过。

  劈他钱爷?哼,一指头碾扁他嚣张气焰。

  敢想敢做,钱钰一贯作风。

  背后传来声:“鲲哥!”同时飞踹一脚,嘚瑟的钱钰被踹回纸扎堆中。

  “贼婆娘,别以为你帮过小爷,我就要处处被你欺负!”钱钰骂骂咧咧爬起身叫嚣着,哪里还见武清音。

  ***

  沿街路人无人不看叶鲲数次,他不在意,生的好看还不让人看呀。

  “鲲哥,你等等。”武清音低头瞧,暗骂自己粗心,一溜小跑出去,没一会儿回来拿双鞋给他。

  叶鲲才发现鞋子不知何时掉落,他一直赤足。

  “我该直接回客栈找你的,害你担心一场。”武清音小孩子犯错样低头自责,他的手读书写字,却因为她拿刀找钱钰拼命。

  “我就是好大喜功、刚愎自负、一意孤行……”

  叶鲲失笑,制止她给自己乱加罪名。

  “飞霜收好,有兵器傍身要比赤手空拳强。”

  “嗯。”她小声应答,双手用力攥紧飞霜。

  叶鲲不忍她情绪低落,他现状太扎眼,索性雇辆车送两人回客栈。

  叶鲲吩咐店家备好高床软枕、饭食,武清音推说不饿,只要了热水洗浴,关上房门,她一把捂住脸。

  身体轻微颤抖,鼻子发酸,眼泪不自知指缝滚落。

  入职大理寺,武清音明白这条路不轻松。

  不是没害怕过,逼自己不退后向前冲,也曾几次险中求胜。她天真以为经多见广,经验算丰富。几个时辰前发生的一切,第一次令她莫名惊恐。

  劫后余生固然可喜可贺,但如果遇见危险的是鲲哥,她就是将无辜鲲哥拉入险境的凶手。

  她十指埋入发间,久久不动。

  那厢,叶鲲同样不安。

  他没第一时间追问武清音昨夜发生了什么,按照她藏不住事的性格,在见到他的时候就迫不及待说出。

  不说,原因只一个:她遭遇了前所未见令她害怕的事。

  ***

  看不顺眼的人一天见两次,尤其头一次见,钱钰闹心的感觉太深刻。

  这厢没缓过劲,叶鲲折返,他气性更大。

  “就说我不在!”

  文老头半醉:“小子,外头那个你惹不起。”

  “老头,你喝多了帮外人说话,怎么知道我惹不起?”说完钱钰后脑挨一记巴掌。

  钱钰梗脖子不屑:“我差他哪儿?”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我不信没一点比不过。”

  文老头哼声:“你能比人强的,只有名字含义钱多又精贵。所以小丫头眼睛不瞎,都为她抡刀拼命的情分,她说走就走,正眼不看你,”

  “她不是……”钱钰试图解释,一想到武清音把他踹地上,不由恼她狠心。

  走就走呀,招呼不打一个吗?

  瞧着小白脸魂没了,还踹他!

  忘记谁才是和她患难与共的?过河拆桥,见色忘友!

  文老头专挑他听不得的说:“对,不是不看你,人一脚踢你在地,看不到呀。”

  钱钰腾地起身,文老头满脸醉意瞥他两眼,“你八字背,别惹祸上身。”

  钱钰一反常态不吭声朝后院走。

继续阅读:第7章 (小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