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重写内容)
白姜2017-12-05 13:482,328

  梵卿脑中浮现前夜叶鲲的话,莫名笑出声,起身对镜转个圈。

  不老实……

  呵呵,她从没说过自己是老实人呢。

  下楼,素来早起的叶鲲不在,除武清音外,还有一个人。

  钱钰一见来人惊慌不安中低下头,内心极力挣扎。他不动声色向武清音探过底,梵卿是她没过门的嫂嫂,为了她兄长而来。

  不是他猜想的复杂男女关系,本该松口气,但钱钰的不安反而日益加重。直觉告诉他,梵卿不是一般人,与她相关的事儿绝非一般事。

  “嫂嫂,鲲哥还没起来,咱们先吃不等他。”

  武清音习武,耳朵灵光,夜里听声响两人一道回客栈,她暗自高兴,毕竟关系缓和是好事。一开心,于是给钱钰的碗里盛满满。

  钱钰眼眶一热,默不作声接过。

  看样子他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干脆吃饱点,该咋样就咋样吧。

  “吃菜呀,白饭没味道。”武清音洞察不到他内心活动,想想等会需要花力气做事,一个劲夹菜给钱钰。

  梵卿筷子扒拉米粒,人前一天三餐只为保持身体正常机能,平时晒晒阳光也抵饿。

  数月前一次意外,机缘巧合寻到长安叶家。

  昨夜靠近叶鲲,再一次闻到熟悉香气,胜过任何美味珍馐。

  梵卿眼神略带失望扫过几碟小菜。

  比起硬的能当暗器咻咻发的米饭,黑乎乎瞧不出本样的小菜,这会儿突然有一点想念叶鲲……

  没比较没伤害,武校尉的手还是拿刀最合适。

  钱钰塞一嘴,瞥见武清音乐呵呵凑近梵卿。

  “嫂嫂,你说巧不巧,我找好久修复县志的师傅,原来钱钰就能做到。”

  梵卿视线轻瞄过来:“嗯,巧呢。”

  钱钰窝的肠子都冒火,没敢当梵卿面把饭碗摔地上。

  巧个鬼!

  所谓巧合,不过师父见钱眼开,活生生推他入火坑。

  师父手艺没藏私,钱钰尽得真传,但面前两人人前人后实在凶悍,县志残破严重,修复到什么程度他不敢保证,索性丑话说前面。

  搁下碗筷,他清清嗓子:“其实吧,我师父手艺才一绝,我愚钝学艺不精,万一,只是万一啊……”

  “没有万一。”不知何时出现的叶鲲当头一呵。

  ***

  见过横的,没见过叶鲲这般横的令钱钰斗志熊熊燃烧的。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不懂行还喜欢胡乱指点的人更多。

  修复年代久远的书籍,开始钱钰在大家面前炫技,武清音不爱看书,梵卿兴致缺缺,没听一会儿两人找借口开溜。

  叶鲲不声不响听,后来开始有一搭没一搭‘挑刺’

  “怎么,想比比?”钱钰放下工具斜乜,虽然巴不得早完工赶紧抽离,但不容许轻视他的手艺。

  “君子动口不动手。”叶鲲双手拢袖否决道。

  钱钰气结:说他小人是吧,等着吧小白脸,迟早撕烂他的嘴!

  叶鲲:“县志带回去慢慢修复,在这里你没法专注。”

  怨他呀,不看看是谁害的!

  “走吧,我亲自拜访你师傅一趟。”

  ***

  说拜访,叶鲲真有拜访的样,烧酒烧肉这两样文老头面前一放,文老头连带看钱钰目光比往常柔和三分。

  文老头旁若无人连吃带喝,直嚷嚷舒坦,在纸扎堆中就地呼呼大睡。

  钱钰踢几下脚边不成形的纸扎,算整理出块地方,也不招呼叶鲲,自己大喇喇坐下。

  “什么事非得来我家说?”他不眼拙,小白脸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叶鲲没绕弯子:“我盯过你,你家后院水边。”

  脑袋一根弦“嘎嘣”声,震的钱钰脑袋疼,他笑了笑。

  “然后呢?”死鸭子嘴硬,是真还是套话,一问就兜底从来不是钱钰作风。

  “年纪轻轻身法不错,这点不如你,常在河边走,我那次不止湿了脚。”

  没差啦,被人盯梢不自知,钱钰只怨自己技不如人。

  他鼻子哼一声,心怀恶意暗叹:怎么没淹死你。嘴上硬撑:“不入流的戏法,不足以言谈。”

  叶鲲:“不用言谈,你当面再演一次让我长长眼。”

  “演不成,请回吧。”

  “不开价就赶人?”

  钱钰懒洋洋:“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

  叶鲲扔来样东西,当啷丢在他脚边,金灿灿。

  “县志你只管尽心修复,不少你一分。”

  “出手阔绰,不收岂不是不给面子。”用钱践踏他自尊就错看了,钱钰挺享受被钱砸的感觉。

  “县志将来存案大理寺,我呈报上方,会特别提你名字。”叶鲲认真道,“侦破案子,皇上若有嘉奖也有你一份。”

  钱钰满满嘲讽的眼中,瞬间掠过一道狠戾,油腔滑调的语气凛然道:“你是官府的人?”

  他理理整齐长袍:“大理寺司直,叶鲲。”

  ***

  女人逛街离不开买买买,经历生死,武清音对花银子一事格外看开。

  “瞧着喜欢什么,我送嫂嫂。”

  “怎么你们都喜欢买东西送人。”梵卿随口说。

  武清音听准‘你们’两字,忙凑过来:“鲲哥送嫂嫂了?”

  梵卿想起来,指指发簪。

  “我以为鲲哥只喜欢买书看书,写字作画呢。第一次送姑娘家首饰,真好看。”武清音对发簪啧啧两声,单这颗极好猫眼不便宜。

  不喜欢她,为什么细微之处对人好?

  “第一次送?”

  武清音直点头:“他不太会和女子打交道,从小到大一开口就气人,说我女生男相,配金刀铁马最好。”

  “想来你老了,也好看。”

  梵卿实话,皮相留不住韶华终归老去,但相由心生,武清音眸子清澈如水,心性纯净坦诚。

  “那东西”极为可能盯着上她。

  ***

  两人玩累回客栈,几乎天黑。

  迎面叶鲲穿戴整齐,旁边跟个府衙模样的人,看样子要出门。

  果不其然,叶鲲:“衙门有点事请我过去。”

  武清音问府衙来人:“天晚了,不能明天吗?”

  府衙来人客气却坚定:“县丞大人有请,耽误不得。”

  武清音不由分说:“我跟鲲哥一起。”

  梵卿淡淡道:“我等你们回来。”

  武清音担心她,刚要劝说同行。

  叶鲲说:“一起去吧,梵姑娘你一人在客栈,不安全。”

  刻意防备不如随身而行。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继续阅读:第15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