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白姜2017-12-09 23:512,409

  雷厉风行的做派,梵卿连木匠也事先安排好。

  叶鲲询问干劲十足的武清音:“到底怎么回事?”

  武清音道:“木匠是衙门派来的。”

  衙门派木匠来?

  “我去见了县丞。”梵卿晃悠来不慌不忙,“县丞不安排,人生地不熟,事情办起来不顺手。”

  叶鲲唇抿成条铁线。

  梵卿勾勾手,示意他跟去稍远点地方谈。

  数丈外,她一张口:“不用白不用。”

  叶鲲不吭声,眉宇仍不悦,但面庞棱角紧绷的线条逐渐放松柔和。

  转过弯就好,比一根筋固执到底好聊。

  “咱们啊。”她尤为加重咱们两字,顿一顿,“临川,咱们暗查本就放不开手脚。唯一能依靠一点,县丞比任何人都想早点察审结束此案。目的一致,借用他的力量做事,属于协助查案范围。”

  理是这么个理,但叶鲲考虑更多——

  他没来及说话,梵卿突然问:“县丞和叶家,应该和叶老爷多少算旧识吧。”

  叶鲲看她,单眼神已证明梵卿猜测。

  “阿爹故友的门生,多年前见过两次。”

  她呵呵笑:“多年前见过两次的人,还记得你,想必你给他留下颇深印象。”

  叶鲲淡淡道:“大概我从小就长的好看。”

  还真敢说,梵卿撇撇嘴角。

  “既然认识,应该晓得你现任职大理寺司直了。”

  “阔别良久,我不知道他是否晓得。”

  哦呦,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梵卿耸耸肩:有心没心得看人,这话没说错。

  忽然心情不阳光,梵卿背对他,一时两人陷入沉默。

  “下次做事前,请你别再越界。”叶鲲与她擦身而过,冷硬硬丢句话。

  凡夫俗子,狗脾气,说变脸就变脸,不惯着。

  她冲叶鲲背影白一眼。

  没一会儿,武清音过来塞给她一崭崭新新暖手炉。

  “山林冷,嫂嫂你用着。”

  细微处被人惦记,梵卿没推却。

  手炉大小合适,还贴心附了袖笼保暖。

  她问:“你呢?”

  天真冷,武清音忙的热火朝天,俏脸透出好看晕红:“我一贯不用暖手,鲲哥这几天他烧暖硬塞给我带着。”

  ***

  离开长安时,叶鲲以为不过几天足够。临川惊险连连,叶鲲连轴转不敢丝毫倦怠,生怕稍微停下喘息突然气力虚无。

  梵卿突地横在眼前,看似无害,她坦诚的那些,叶鲲不完全相信,但多少安了点心。

  大概她那种不管不顾的冲劲,或者说,她那种为达成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心计,石块般准准砸中他封住的心湖。

  以他能力,再肯用心表现表现,混到大理寺少卿不难。继续朝上爬,倒也能试试。不做官,阿爹留下的房产、银两足够他娶妻生子将来舒服过活。

  告诫梵卿不越界,何尝不是对自己说。

  “一大早过来没人在,你们去哪里了?”钱钰蹲坐台阶上,冲叶鲲大喇喇一嗓子。

  叶鲲抬头,原来走回客栈。

  “修复好了?”

  “没呢,破到那模样修复多不容易呀。”钱钰瞅着叶鲲背后没人跟,好奇问,“就你一个人?”

  “就我一个在,你说话不用顾忌,不好嘛。”

  钱钰眼珠骨碌转,讪笑两声。

  一个打不过,一个更惹不得。

  叶鲲瞧着斯斯文文,现在不好下评论,但看县丞对他重视的程度,又任职大理寺,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叶鲲身高挺直,多他钱钰一个倚靠也不算多吧。

  钱钰笑成一朵花:“我想在叶官人这里鞍前马后打点伺候。”

  叶鲲不惊讶,只问:“纸扎店和你师傅呢?”

  “我师傅年纪大了,关了店铺租给旁人赚点月租银子够喝酒吃肉。再说,叶官人手下做事有月银,我能养他老。”

  “义庄呢?”

  钱钰收敛笑意正色道:“帮活人伸冤,为死人善后,都行善积德。”

  想得不错,说的头头是道,看来考虑成熟。

  叶鲲沉思片刻:“梵卿跟前,你想好说辞了?”

  钱钰没来由一哆嗦,脸皱成团。

  “没呢。”

  少年热血壮志凌云,提及梵卿立刻畏畏缩缩可怜巴巴,梵卿到底给他带来多大阴影?

  钱钰念经似:“你和梵姐说说,我嘴巴严手又巧,月银给少点也成。”

  叶鲲冷淡:“要说自己说。”

  钱钰脑袋摇成拨浪鼓:“我说破嘴不抵叶官人吹个枕头风。”

  “胡说八道什么!”

  “你们吵架了?”

  叶鲲狠狠拂袖,恨不得掀起狂风吹的钱钰远远的。

  奈何钱钰狗屁膏药似贴近:“说来听听,没准我能帮忙。”

  “根本就……”叶鲲说一半顿住,为什么要和钱钰解释根本不挨边的事。

  他话说一半,钱钰更确定猜测没错,打蛇随棍上指点:“女人得哄,梵姐姐生的美,更得下功夫哄。”

  叶鲲、梵卿,他得紧紧抱住的‘金腿’巴不得两人赶紧凑成双双对对!

  ***

  连续几天,叶鲲外出梵卿还未起身,她晚归,叶鲲已就寝。同一屋檐下,两人简直商量好的避免碰不到对方。

  武清音察觉不对劲:“鲲哥不知道忙什么,天天的,不见天光就朝外跑。”

  梵卿拿起筷子又放下:“我出去一趟。”

  “嫂嫂,快下雨了,拿伞呀。”

  她走的太快,武清音转头拿伞,临街望去,空荡荡无一人。

  喃喃道:“人呢?”

  眼见下雨,武清音带好蓑衣入林。她前脚到,后脚天飘细雨,很快有转大雨的势头。

  木匠有点年纪,手艺活技很好,即将完工,不着急赶工,两人干脆寻一处躲雨。

  “喝一口祛寒?”木匠随身酒囊递来。

  武清音摆手,乌云蔽日,雨水冰冷阴沉,此地喝酒令她回忆往昔,赶紧搓搓胳膊冒出的寒意。

  木匠美滋滋喝两口,抬头看天,过一会:“奇怪,没感觉今天会下雨。”

  “这能感觉到?”

  木匠揉揉后腰:“腰上老毛病,跟龙王爷说好似的,刮风下雨前两天必然会犯疼,这次一点没感觉,倒舒坦着。”

  等雨停,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闲聊。

  说着说着,说到这片林子。

  木匠叹口气:“老实说,若不是县丞大人下令非要我来,这里我压根不想沾边。”

  “大叔听过这林子的传闻?”

  “传闻、传闻,旁人传来传去,落在旁人耳中,还不知变什么样。”木匠仰头满满灌口酒,瞅着忙碌几天已见雏形的物什好半天。

  渐渐迸红眼眶,带几分酒意嘟囔句:“人造的孽,封了棺材入了土,也休想安生……”

继续阅读:第17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