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老子出狱了
奚龙飞2017-09-04 20:352,461

  接下来的十年里,我的日子过得很谨慎,从来不与人争执,也不与人走得太近,安安稳稳地混我的日子。当时我想十年说不定很快就过去了。出狱后,我也才34岁,一切再重新开始也不晚。

  我虽然不喜欢与人走得太近,但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不可能完全没有朋友,老杨就是我惟一的朋友,老杨的本名叫杨贵,我认识老杨的时候,是2015年。他跟我住在一个牢房里,他睡上铺,我睡下铺。老杨本名叫杨贵,今年四十五岁,两年前因酒驾把人撞成了重伤,被判了三年。对于过去的事儿,杨贵从来不后悔,因为他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会这么干。他有时候说话就是这么奇奇怪怪的。

  他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我喜欢和不爱说话的人交朋友,因为从比例上讲,他的话越少,就意味着假话越少。不过,只要一说起他儿子,他就会说起来没完,他枕头下有张儿子的照片,每天想起来他都会看一看。但有一件事儿让我很奇怪,他的老婆儿子从来没到这里见过他。我记昨我问过他一次,但是他沉默了很久,最后什么都没说。他好像是有难言之隐,所以从那之后,我也没有再问过他,我想他大概是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在监狱。

  不过,做为狱友,我还是很羡慕他。因为,同样都在监狱里,他活得比我有意思,至少还有个老婆儿子可以想。我现在是什么都不敢想了。

  明天就是2017年8月5号,是我服刑期满的日子,这一天对我太重要了,因为我已经等了17年了,17年实在是太漫长了,漫长的让我都不敢相信今天就是最后一天。这个晚上我肯定是睡不着了。我把东西全都提前收拾好了,我不想到时候再浪费时间。我当时心里想这次不能再出半点意外了。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我准备出狱的前一天,意外还是发生了。我被老杨打晕了!

  我怎么会被老杨打晕了呢,他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换成这监狱里任何一个人,我都能相信,但惟独老杨我接受不了。我招他了吗? 没有啊。那他为什么把我打晕?我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想,我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我就晕了。

  当我醒了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儿了,医务室的女医生唐曼告诉我,我已经睡了三天天夜了,今天是8月8号。我只觉得我睡了很久,但没想到会睡这么久。

  接着唐医生问我:你还记得谁打晕你的吗?

  我想了想说:老杨?

  唐医生好奇的问:他为什么打你?

  是啊,他为什么打我呢,我也想不通,而且越想我的头越疼,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可能是躺在床上太久的缘故。但我随即意识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儿,我是不是错过了自己出狱的日子,而且还错过了三天。

  按着唐医生的建议,我最好还是修养两天,不要急着出狱的,但是我实在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了。于是,我很快就来到监狱长杨震的办公室。

  结果监狱长见到问得第一句话就是“他为什么打你?”

  我说“我也不知道。”

  他又问“你们俩关系不是还不错吗?”

  我说“我也一直觉得不错啊。”

  其实,我说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我也很奇怪老杨这什么这么反常,他不是一个暴躁的人,或许他本来是一个暴躁的人,但是没有暴躁的理由啊。我们之间也没什么恩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还选择我出狱的前一天,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还有,为什么我总是这么不顺,总遇到这些让人心寒的事儿呢。我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吗,而且还总是在关键时刻。庆幸地是,这件事儿不会影响到我出狱,全当是好事儿多磨了三天。

  “出去后有什么打算”监狱长突然问。

  “还没想好。”

  监狱长想了想,拿出来一个地址,然后推到了我面前说:“能重新开始不容易,如果工作不好找,你可以去这个地方找一个叫财叔的人,他是我老朋友了,你的为人我知道,他那儿也正需要你这样的人,你可以试试。”

  我接过那张纸条,多少有点感动,我和监狱长没见过几面,也是第一次来到他的办公室, 但能看出来他是个热心肠。我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花园小区16号”。我问道:这个财叔是干什么的?

  监狱长想了想说:“什么都干。”

  什么都干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我没听明白,但过往的经验让我学会了凡是想不明白的事儿,最好都不要碰。

  给我办出狱手续的人叫胡勇,一个畏缩的中年男人,是这里的狱警,今年三十九岁,平日就稀里糊涂的,据说以前就是个无业游民,不知道靠着什么关系被调到了监狱,成了这里的狱警。我在签字的时候,发现表格上的日期为2017年8月5日,而今天是8月8号,日期明显错了。

  我问胡勇:“日期是不是填错了”

  胡勇一脸的不奈烦,皱了皱眉说:你不就是5号出狱吗?

  “但今天是8号。”

  胡勇:有区别吗,就按原来5号算吧,一改日子,我还得写报告向上面说明情况,我的上面还得写报告再跟他的上面说明情况,然后,再拿着表格让监狱长重新签字,那你今天还想不想出去了。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给别人添麻烦就等于给自己添麻烦,有什么事儿比离开监狱更重要的呢。不就是个日期吗,早两天晚两天又有什么区别吗,5号就5号吧。于是提起笔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王洋。

  于是,时隔17年之后,2017年8月8号这一天,我终于走出了监狱。这是一个值得记念的日子。

  我没出过狱,我一直以为出狱都是从大门出来,没想到是从这样的小门出来的,而且还是后门。但这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终于走出来了,光明正大的走出来了,那感觉……真他妈痛快!

  出狱后,我在效区租了个价格不错的房子,算是暂时安顿了下来。我不太喜欢在房间里呆着,可能是被关太久的原因。我就喜欢在街上溜达,从早溜达到晚上,想去哪就去哪。别人可能不理解,但对我来说这是一种久违的享受。

  晚上我会看一会儿电视,特别是新闻,这是我在监狱里养成的一种习惯,改不掉了,电视上正在报道一则前几天发生在本市的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名女性,身中多刀身亡,死在自家的厨房里,现场没有财物丢失,警方初步认定是仇杀。

  我看着这条新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突然想起自己17年前被抓到时候,新闻上是不是也是这么报道的。我还有另一个奇怪的想法,我不禁为那个凶手担心,不知道他要是被抓住后会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