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所谓的真相
奚龙飞2017-09-04 20:393,560

  我渡过了危险期,侥幸没死。医生和奚龙飞都说我命大,我也纳闷我怎么这么命大,可能我还是心有不甘,不甘心我那好不容易才熬到头儿的17年,不甘心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含冤去了,人要是不甘心,可能就不会那么容易死。所以说,活着总还是好的,说明我没有白折腾,说明大战过后就是歌舞升平。也只有活下去,你才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我要是提前知道后来发生的那些事儿,我可能会后悔自己今天会活下来。

  两个月后我出院了,我跟警察说明了事情的经过,我是怎么被陷害的,怎么逃出医院,怎么找到了监狱长杨震和他的艳照,他又是怎么被那辆黑色路虎揽胜撞到河里淹死的。我又是怎么发现胡勇死在家里的,怎么找到唐曼为我做证。还有就是杨贵,他老婆儿子是怎么被何远绑架了。何远又是怎么亲口承认自己杀了艾婷。又是怎么利用我当年写给艾婷的信,顺水推舟地嫁祸给我。

  奚龙飞:“”但是据我们所了解的情况,跟你刚才所说的有些差别“”。

  “什么区别?”我问。

  “我们没有找到你所说的艳照。”

  “唐曼没有把那些照片交给你们吗。”我惊讶地问道。

  “没有,她说得还是和以前一样,她说你没有在医务室昏迷过三天,也没有人打晕你。你就是在5月5号的那天出得狱。”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这么说。”

  “她还说,那天看到监狱长被杀的新闻,她就知道你会找上门来。所以,唐曼就找了她在美国的同学何远来接自己。但是在一个路口,被一辆黑色路虎揽胜给撞翻了,她醒来时,你正准备用这辆车撞死何远。”

  “什么,唐曼和何远是同学?不可能,当时在唐曼的车的人是我,是何远突然开着那辆黑色路虎揽胜撞了过来,把杨震和我撞下河的也是那辆车,你们可以查啊。”

  “当时的街道没有监控,但我们查了车,那么被撞得红色沃尔沃的车主是何远,不是唐曼,唐曼根本就没有车。而那辆撞人黑色路虎揽胜,是被盗车辆,车主报案的那天晚上,就是你从医院逃走的那天晚上。不过有一样你说得没错,而且经过核实,把杨震撞下河的确实也是这辆车,而且,杨震死前双手还被手拷锁在方向盘上,而那把手拷本来是用来锁你的。”

  “手拷就是个误会。”

  “但是我们在那辆路虎揽胜的方向盘上以及车门上,确实是找到了你的指纹。”

  我突然想到,何远跟我玩得那个游戏,我当时打碎了车窗,摸过方向盘。

  “错了,完全错了。全都颠倒了,都是他们故意设计好的。”

  我更糊涂了,我天真的以为可以真相大白了,谁知道反而离真相越来越远了。唐曼为什么这么说,她不是还救了我吗,要不是她拉手刹,还报了警把我送进医院,我早就死了。她为什么救了我又害我。还有谁,谁站在背后安排设计了这一切。

  “你怎么解释这一切?”

  “一定还有人威胁她,她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医学学历是假的,对方就用这个来要挟过她。说不定还有别的,她可能收了钱,可能想保住命。”

  “我们已经确认过了。唐曼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医学学历是真的。”

  “那杨贵的事儿呢,他老婆儿子找到了吗?”

  “杨贵根本就没有儿子,他老婆很多年前已经死了。所以,不存在你所以说的有人绑架他家人威胁他。”

  如果奚龙飞说得都是真的,那就意味着我听到的、看到的、感受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烟雾。自己从来就没有从这个陷阱中逃脱出去,越是挣扎反而陷得越深。我突然想到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接触真正的真相。

  “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我很希望你能反驳我,如果你还能反驳我,说明我当初放你走的选择是对,但是现在看,我错了,而且是太错特错,我直想知道你倒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冤枉的人。但是我证明不了。

  我问奚龙飞:“这么说,何远也是无辜的了。”

  “何远不可能是杀艾婷的凶手,因为艾婷被杀的时候,他远在泰国。而且也没有证据显示艾婷出过轨。他们的家人朋友都证明何远和艾婷感情很好。没有杀她的动机和理由。”

  听到这儿,我突然想起来,何远那神秘的一笑,他在误导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出轨。而且,他从头到尾都没承认过艾婷是他亲手杀的,他只说“也可以这么说。”也就是说他参与了,但不是他动的手,那说明他还有同谋。或者说是背后还有主谋,何远说不定也只是个棋子。可笑的时那个人是谁我都不知道?更不想通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你承认是你杀死的何远。”奚龙飞问

  “我承认。”

  “为什么?”

  “我做了这么多,就是想把他引出来,当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后,他想杀我灭口,先在我肚子上捅了一刀,又开车要撞死我。在快撞上我的时候,车翻了。可能是唐曼提了手刹,救了我的命。唐曼从车下爬出来的时候,何远冲了出来,勒住唐曼的脖子,我情急之下,把刀插入了他的脖子。事实是这样的,但我想知道唐曼怎么说。”

  奚龙飞:“唐曼说,她醒了过来,你正在用车撞向受伤的何远,为了救何远,她拉动了手刹,当何远把她从车上拉出来的时候,你从后面冲了出来,用刀杀了何远。我们在那把刀上也没有找到何远的指纹。”

  “我明白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所有人想要的,也能接受的真相是这样的:十年前,艾婷抛弃我跟何远结了婚,我恼羞成怒,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一定要杀了他们,因为这件事儿,我还越了一次狱。十年后,我出狱了,为了兑现这个诺言,当天就拿着艾婷家的地址找到了她,然后杀了她,还把带着指纹的凶器留在了现场。当警察抓到我的时候,我编造了晕迷三天的闹剧。结果没有人能证明这场闹剧。东窗事发后,我知道我编得故事没有人会相信,于是从医院逃了出去,偷了一辆黑色路虎揽胜。我明明知道自己在编故事,还去找到了监狱长杨震报复,把他连人带车撞下河给淹死了,他死得时候手上还戴着的手拷,而那副手拷原本是拷在我手上的。这就直接证明是我杀了他,事实上的确是我把他锁在车上的。干掉了监狱长,我又杀了狱警胡勇,接着又开着那辆偷回来的车,在一个没有监控的路口撞翻了何远和唐曼的车,绑架了他们,在杀何远的时候,我被反捅了一刀。于是我想用车撞死对方,但这个时候我没想到唐曼会醒过来,在我没注意的情况下,她拉动手刹,因车速太快,整个车子翻了过去。然后就像唐曼说得那样,我杀了何远,他是一个好人,一个无辜的人。而我是一个坏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坏人,十七年前我就已经这样了,十七年后也还是这样,我冷血嗜杀、胡言乱语,这就是我的本性,所以我现在能做出这些杀人灭口的事儿,也完全属于可以理解。一个有钱,有身份,有人缘、没有前科劣迹、生活美满的人怎么会杀自己老婆,这种事儿怎么会有人相信呢。我没什么才华,太不会编故事了,我的故事都没有逻辑,甚至漏洞百出,全是破绽。但谁能保证事实就是那么滴水不漏,那么合情合理呢。一个有着美国高学历的医生又怎么会说假话呢。最可笑的是,我最好的朋友老杨,这么多年来,我连他有没有老婆儿子都不知道。我还有多少事不知道? 我就是个笨蛋。也许这些都是我想象出来的,也许根本就没有那些艳照,监狱长说不定是个正直的人,从来都没干过违法乱纪的事儿。可能这才是真相,起码这样的真相听起来更像真相。你问觉得呢?”

  没有人回答我,可能他们觉得我说得对。他们会想:“你终于坦白交待了,这多省事儿。”

  而一刻,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何远临死前看着我那诡异的一笑。

  一个月后,我的案子开庭了,这是一个没办法反驳的审判,证据确凿,不由分说。鉴于T市没有死刑,我被判处终身监禁,永远不得提前释放。这是意料之中的事,符合大众的心理期待。恶有恶报,正义得以伸张,这一刻,我很庆幸自己是个孤儿,也不能不承认,我父母当初抛弃我的做法是正确的,我确实没什么用,一辈子都没什么用,只用给他们丢人,我自己已经无所谓了。这样的结果我已经习惯了,不就是一辈子呆在监狱里吗,又不是没呆过。

  就这样,我成这个世界上最冤枉的人。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唐曼、老杨、何远他们这些人是为的是什么?

  他们为什么这做,我想啊,想啊,怎么也想不通,倒底是为什么呢。我吃饭,睡觉也想,想着想着,我是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了。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我好像是病了。我也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但我知道病根儿就是“想不通”。我总感觉我命运的病根儿在“艾婷”。都是这个女人啊。我这一辈子没干过别的,都是在为这个女人做牢。我在想我上辈子是不是欠她的。

  我在牢房里总觉得冷,阴风阵阵的。我跟监狱反应,他们就给我多拿条被子。他还在背地里说我是神经病。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难适应这里了,到最后,我简直一天一个小时都呆不住了。医生给我看病,得出得结论与猜测的结果一样,我真的是神经病。我觉得他们没把我的病当回事儿,于是我在医务室偷了一把手术刀。

  晚上,我一个人没事儿的时候,我用这把手术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