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这才是真相
奚龙飞2017-09-04 20:463,513

  一个自私自利的婊子,一个不知忏悔的糊涂蛋,他们都是那场车祸的始作俑者。糊涂也是一种原罪,不能因为生来愚蠢就轻易原谅他,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错的事儿而付出代价,法律只是追求合理,自以为是的公道。而我们要的是公平,真正的公平。

  我和何远找到了那场车祸中去逝的孕妇的老公杨贵。找到他的时候他很颓废,因为多年前的那场车祸,他已经把自己变成了酒鬼。他本来是可以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但是王洋的那一刀,或者说艾婷的那句话毁了这一切。

  杨贵最后一次喝酒是在2015年,他酒后开车撞人,被判入狱3年。当然这都是我们安排好的,事先也得到了杨贵本人的同意,因为他也想报仇。杨贵入狱后,我们动用监狱长杨震的关系把杨贵弄到了王洋的牢房,经过两年的时间,杨贵与王洋并成了为了朋友。杨贵总在王洋面前提起自己的老婆儿子是有原因的。他是在提醒对方,也是在提醒自己,一定要记住他的老婆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死的。

  至于监狱长杨震,他是这个计划中很重要的一个人物,但也是惟一一个局外人。所以要让他听话,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很有分量的筹码。他是一个很小心的人,但不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所以他挡得住何远的糖衣炮弹,却爬不出何远的桃色陷阱。于是才有了那些艳照。我不想用威胁这个词,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

  借助于监狱长的权力和人事关系,我被安排进了监狱的医务室工作。胡勇刚被安排到监狱当狱警。胡勇又是谁,他只是个无业游民,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跟着我们还能白捡一份好工作,他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事实上胡勇并不完全了解我们要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这种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让我们满意的是,我们不说,他也不问,这就是胡勇优点,“事不关已,从来不问。”这让我们很放心。但其实我们选择胡勇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也跟17年前的那次意外有关。

  接下来的事儿,都一目了然的,正如王洋所描述的那样,2017年的5月4日,王洋出狱的前一天,我们制造了那个意外,杨贵打晕了他。之所以是选杨贵是因为这个监狱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好朋友和室友,没人会相信杨贵这么做,连王洋自己也解释不了,一件自己都无法解释的事儿,又有谁会把他当真呢。

  我们把昏迷的王洋藏在监狱长的办公室,定时给王洋打一定份量的镇静剂,一真让他昏睡三天。然后我们把准备杀艾婷的凶器印上王洋的指纹,为了让证据看上去更真实,我们顺便准备了一个带有王洋指纹的花瓶。

  在过去的十年里,何远结婚后就再没碰过艾婷,也基本上不跟她说过一句话,何远用自己的方法让艾婷过得痛苦不堪,甚至还不如在孤儿院的日子。但她还是舍不得离婚,她没有改,还是虚荣,还是放不下眼前的一切。她也想开了,人生就是在演戏,和谁演都一样,重要是要有主角光环。

  艾婷死的那天,也就是5号的晚上,何远已经提前两天去了泰国,做好了不在场的证据。不得不提的是亲手杀了艾婷的那个人其实是我。我等那一天已经等了很多年,当时就像做梦一样,下手的那刻我才知道那件事没有那么难,她倒在了地上,她很意外,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这么做。我在她还没断气前,告诉了她为什么,她当年不应该笑,这是报应。

  艾婷的死是必然的,是这个计划的关键所在。而且无论从时间上,还是在理由上,我都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王洋是在一个月这后被捕的。因为一个月后,正当案情还没有眉目的时候,何远才向警察提交了十年前王洋写给他和艾婷的恐吓信。何远跟警察说自己也是突然想到的,毕竟已经有十年之久了。

  为什么何远要等一个月呢,是因为监狱里的监控录像会在一个月内就会自动删除。没有5号那天的视频,就没有人能证明他不是5号出的狱。这样一来,人的证词变得格外重要。就这样,有了杀人动机、作案时间和凶器上的指纹,王洋杀害艾婷的罪名就作实了。

  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能从警局里逃出来,这是始料未及的,这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计划。监狱长他本是个局外人,我们也没打算杀他,不过,他的确是何远开车撞下河里活活淹死的。但也不能否认王洋那把手拷的重要性。

  何远做事不计后果的人,他们这些富二代都是这样。惟一让我不安的是那些艳照,那至少证明有人曾经威胁过监狱长杨震。如果不在车上,那就一定在王洋手上。

  我也想到了王洋接下来会去找其它的三个证人,杨贵、胡勇和我,杨贵在监狱中。那就只剩下了我和胡勇。于是,我与何远利用这个机会又杀了胡勇,嫁祸给王洋,造成王洋报复杀人的假象。我不只一次说过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都与17年前的那场意有关,胡勇也不另外,我也说过他是一个事不关已,从来不问的人,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我们杀他的原因。他就当年在停车场那个见死不救的小保安,如果他当时不跑,也许历史就会改变,何远的父亲就不会自己开着车逃跑。在我们的计划里没有人是冤枉的,我们不会错杀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所以胡勇在死之前会在墙上写下那个三个字“我有罪。”

  最后,王洋果然找到了我,学历造假的事儿是我编出来骗他的,是一种烟雾,为了让他在将来的辩解中漏洞百出。同样,我编出杨贵的家人被绑架的事儿,也是为了迷惑他,让他向错的方向继续走下去。事实上,杨贵根本就没有老婆儿子,虽然,他本来是应该有的。

  何远是个疯子,他是所有环结之中最不稳定的因素,路口的那场车祸,我也差点让他撞死。

  何远最后的死是个意外,人不作,就不会死。我只是让他利用我来威胁何勇交出证据,他不但暴露了身份,而且还动了杀心。他本来可以不用死的,但是他太冲动了,会坏了我们的计划。当他在用刀捅伤王洋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我心理很明白他那一刀是为了他父亲捅的,是给他死去的父亲报仇。

  让我没有想到王洋还会关心杨贵老婆儿子的生死,看来他还真把杨贵当成了朋友。我记得何远当时回答的很好,他告诉王洋,杨贵的老婆儿子都被撞死了,王洋听到以后,还以为是何远干的。他当时的反应还挺大,像极了一个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而且有情有意的人。我真想知道,要是他知道杨贵的老婆儿子是死于17年前的那场车祸话,而那场车祸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的话,他又会是什么反应。

  所以何远在骂自己是畜生、自己有罪、自已一定会遭报应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在骂王洋。何远其实已经告诉王洋了“他们——都是——因为你——才死的。我要是你,就老老实实回去,坐上一辈子牢,为自己赎罪。”

  只是王洋当时完全领略不到这句话的真正意思。王洋就是这样的人,你说他是坏人,他还不是那种纯粹的恶,你说他是好人,他又间接的害死那么多人,而且完全没为意识到那是他的错。我们只能说他是个蠢人,这种人你杀了他,完全感觉不到快感,只能想办法折磨他,单纯的折磨。

  所以,我不能让王洋那轻易就死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也不是计划想要的那样。所以当何远驾着车撞向王洋时,我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他是真的想用车撞死王洋,他在给他父亲报仇,用同样的方法以牙还牙。我当时在车上劝过他,可是他已经疯了。他说自己已经暴露了,而且王洋是不会交出我们想要的东西的。所以我才在车快要撞向王洋的时候拉动了手刹。我知道这样很危险,何远可能因此丧命,但之前那一次,我也差点被他撞死,他就是个疯子。

  我说过何远的死是计划之外的事儿,我也看到了他死前的那迷一样的微笑,也许这笑让当时王洋很困惑,但我很明白何远的笑,他虽然没能撞死王洋,但他知道我们的计划将会继续。王洋的下场要比死更难熬。

  也正是因为这样,王洋最后只能选择相信,告诉了我那些艳照放在哪,那一刻我终于放下了心中唯一的顾虑。我当然不会把它交给警察。那些照片被我烧掉的同时,所谓的真相也都跟着付之一炬了。很早我就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 根本就没那么多真相,而且也没有那么多人需要真相,很多时候真相是无用的,比如,一个未满十八周岁的男孩儿没有亲手杀人,而那些人却都是因他而死,他给这些人的家庭造成了多少伤害。真相是他只要说一句自己年少无知,就可以被原谅。在法律上,这个真相只能让他在监狱呆上十二年。这不公平,真相没能让他受到应得的惩罚,所以我才发现真相并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只要结果对了,那过程就无所谓了,哪怕这个过程是假的,甚至是血腥的。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陷害他,我们只是用自己的方法让这个世界更公正一点。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这里的事儿该做的也都做完了,该说的也都说完了,我要回美国了,我订了明天早上的飞机,头等舱,看来今天晚上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这么多年惟一的一个好觉了。

  半夜十二点钟,我被吵醒了,好梦只帮了一半。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前,确认了一下确实是有人在敲门,这晚会是谁呢?我披上衣服,穿上拖鞋走到门口问了一句门外:谁啊?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手不在服务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