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丢魂
山上风歌2020-06-08 14:242,224

  费天走下拥挤的长途车,紧了紧肩膀上的大背包,转头望了望夕阳下美丽的小镇,匆匆忙忙向家的方向走去。

  费天家在山里,离小镇还有十几里,不加紧赶,到家恐怕要半夜了。山路可不象大马路,坑坑洼洼,曲里拐弯的,何况他还背了一个大背包!

  费天今年二十六了。他从小聪明伶俐,父母辛辛苦苦把他供到城里上大学,指望将来享他的福。费天大学毕业之后,没关系找不到高薪工作。人又实诚,做不来啥生意,更没有爱情剧里的富家女倒贴,真是人财两空,日子过的平淡寂寞,有时想想父母,费天都不好意思见两个老人啊!

  想着走着,费天渐渐地走到了山脚,只要爬过这段盘山路,转过山嘴就到家了!

  此时暮色四起,红彤彤的夕阳在黑灰色的暮霭缠绕下,正不甘的坠入远山的巨口。他在山路旁寻了个石头,一屁股坐了下来。他确实太累了!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还背个大背包,累了一身汗。再说他也有点近乡情怯,每次面对父母那期望的眼神,心里总有点愧疚啊!

  不过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还是回家吧!

  费天站起身来,一阵山风吹过,冷嗖嗖的。他忽然心里一惊,打了个冷战,心里发紧。他转头望了望四周,四周静悄悄的,此时天色黑麻麻的,摇摇晃晃的草木仿佛活了过来。费天心神一阵恍惚,好像身后有一双绿绿的眼睛盯着他,他想回头去看又不敢,感觉哪里有一个灰白的影子跟着他,周围好像有无尽粘糊糊的黑水向他涌来。他站在哪儿身上仿佛套了一个硬壳想动动不了,他想大声喊,可是发出来的只是不连贯的低音,似乎害怕惊醒黑暗里刚刚苏醒过来的夜的生灵!

  费天耳朵里仿佛灌了水,但是又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声莫名其妙的声响,好像他正在脱离这个世界,向那声音来源处飘去,他似乎能看到自己的身体,正被黑的红的影子拖向仿佛漩涡般的黑暗。

  费天觉得自己被拉的很长,他觉得一切都模糊起来,他像被烧过的纸,正变的越来越少……某一刻,他忽然看到许多与自己有关的画面,挣扎的青蛙,扑面而来的黑狗,操场上的铜钟,……这些黑白的画面一点点湮灭,飘散,猛地,他看到画面里一个干瘪的老头。费天心里刹那划过一道闪电,有那一瞬间清明,他心里念叨起来:

  出门径出门径出门碰见观世音两个童子来引路八大金刚来护身护前身护后身护住妖魔鬼怪不上身……,……凝神定性身识无尘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他念的越来越快,反反复复,他越来越来大声!

  费天不停的念叨,声音仿佛一个火种,越来越亮越来越温暖,他感到自己渐渐地清醒起来,周围一切也清明起来。安翳的树,灰白的山路,一切真实而自然,他只觉得头浑浑噩噩的,像刚才做了一个梦,可是这个梦如此真实,几乎要了他的命!

  费天恍恍惚惚的走着,背包似乎没了重量,轻轻飘飘,他好像整个人都闪闪忽忽的!

  远远的看到房屋的阴影,透出淡淡的光晕,渐渐的近了,忽然一个人影停在费天面前!费天后退了一步,那人影向前一步,诧异呼唤:“是~天儿?咋恁晚才回来?!快回屋呀!”听着这关切的声音,费天浑身都松弛了下来。

  费天的父亲,拿过儿子的背包,一边向院子里急走一边喊:“天儿娘!天儿回来了!”

  一个鬓角灰白的矮妇人从低矮的灶房里赶了出来,摇曳的灯光,闪的她眼睛里亮点点的:“天儿回来了?~真是天儿!”

  她走上前来,忽然伸手向费天额头摸去,嘴里说:“天儿脸色咋恁难看?他爸!你去给天儿倒碗热汤喝!”

  费天感觉母亲像对待小时候的自己一样,只是母亲需要踮起脚尖才能够到自己的额头了!

  费天一直没有说话,喝了几口父亲端来的热汤,躺在床上浑浑噩噩的,他眼睛直直的盯着摇摇晃晃的昏黄油灯,渐渐迷糊起来!

  做了一夜不三不四的梦,早上起来什么也没记住,隐隐约约听见父亲在堂屋说话,母亲焦虑担心的叹息。费天想起床来,但是浑身是汗。整个人象脱了骨的蛇,软绵绵的,一点劲也没有。嘴里干涩声音嘶哑!母亲听见声响走到床边,伸手摸摸费天的头说:娃啊!你咋了?给娘说说呀!咋儿晚上你—夜胡话,你爹俺俩也整夜不敢睡!…妈,我没事,你们别操心了,休息休息就好了!天儿啊!你听你说话都气不顺,—句三喘,到底是咋了嘛?费天的父亲也接着话问他。

  费天也觉得自己说话怪怪的,好像自己戴着耳机听别人说话,隔着啥似的!

  费天想着想着,头又昏昏沉沉,他忍着乏劲向父母大概说了受惊吓的事,整个人又迷糊了!

  人迷糊了还能断断续续听见父母的话:天儿莫不是吓掉了魂?他说哪里不是前年挖金矿死了几个人那个地儿?这是费父的话。净瞎说,娃都大人了,还能掉魂?——他爸,我给愿意愿意…

  这“愿意”是农村迷信,碰到怪异的事,—般是鬼神有关的,取—碗清水,三支竹筷放碗上,跪地祈祷祖先回来,或灶神等神灵作证,尔后三筷立于水碗中,紧并一起,手掬碗中清水顺筷顶沥下,反复几次,手轻放开筷子,若筷子独自立于水碗不倒,便说明心中怀疑成立。果然一会费天娘低声呼道:天儿他爸,筷子立了…这是——,不要说了,这就去找田杠杠,叫他来看看再说!

  这田杠杠是山里的大夫,医术好,还在镇卫生院挂着名呢!是有名的中西医结合医生。

  到了天快黑,费天爸领了一个肥嘟嘟的老头来到家里。这就是田杠杠了,毕竟都是一村人,这老头在费天父母恭敬的侍奉下,翻了翻费天的眼皮,看了看舌头,摸脉听心跳,又问了得病前后的情况,开了几副安神的补药后,在二老千恩万谢中背着双手,哼着小调施施然地走了!

  过了十来天,费天还是浑身无力,纳少神倦,日渐消瘦,夜夜恶梦,汗出如浆,费天的娘暗地里不知哭了几回。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印满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印满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