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日思梦生身世迷
梦乐轩2017-09-17 16:593,214

  风青云仰头一笑,道:“它若成了你的坐骑,便也是你的灵兽,与你同位一体,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若要归位于你的穴位里便也不难,只需要你们神识相通,那时便水到渠成了。但有一点你需要记住,烛龙脱离你身体一段时间便需要在你的穴位里存养一个周期,并非可以时时使用,否则很难达到神识相通的地步。”

  依娜见师兄得其灵兽,自是不满,也向风青云讨要:“师傅,飞哥哥都有了自己的灵兽,我也要。”

  风青云淡淡的道:“此等神物怎会说有就有的?”

  依娜大为不乐,说道:“那凭什么这烛龙给了师哥,不给我?”

  风青云见依娜无理取闹,不改大小姐的脾气也是惯了,平日里自己也是过于宠爱,便掐指一算,道:“依娜,你的灵兽可不比这烛龙差呀!”

  依娜一听说自己也会有,而且还有可能胜过师哥,便急不可待的问道:“真的吗?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

  风青云微微一笑道:“当自得时即自得,这是天机!”

  自从蝶儿的消失,柳如飞虽然也常去雷打坪练功,但却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这一天他练完一遍蝶影随形剑法后,独自站在雷打坪上出神的望着悬岸对面飘渺的云雾,这使他对蝶儿的思念更加强烈。

  他回忆起了数年前与蝶儿共舞的场景,仿佛又看到她在云中翩翩起舞,欢乐不断的景象,而现在他再也没有以前开心过。

  “是蝶儿!”柳如飞心中呼唤着,像是没有了魂魄。

  这时一双玉手,软绵绵的,热乎乎的将其眼睛遮挡住,他才收回云游的心思。

  “猜猜我是谁?”一声酥骨的嗲声应入耳膜。

  “快别闹了,依娜。”柳如飞说道。

  “没意思。”说着一下跳到柳如飞的面前,又开口说道:“怎么了,得了相思病啦!?你知不知道,如果要是敌人此时攻击你,你早已经没命了,这是你的弱点,要不得。”

  柳如飞一抬眼:“我可没有,早就听到了你的脚步。”一边说着却是一边扭头转身逃过了依娜锐利的双目。

  依娜见柳如飞不承认,反而耍无赖,当下气的一撇嘴,跺了一下脚,便气冲冲的跑走了。

  混沌天际,一片白茫茫,雾气笼罩,不见十米外!

  不远处忽明忽暗,阴深深的,让人混身毛骨悚然,心脏起伏不定。

  突然惊现一人脸,面色苍白无血,散发着寒气,远远走来,却没有见到脚步是如何走的。

  “飞儿!飞儿!飞儿!”一声低沉的声音从那人处传来,但却没有见他开口,而脚步不停直到柳如飞跟前,伸出双手要抱一抱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而那婴儿被眼前的景象惊吓的四肢乱舞,口中叽里呱啦,哇哇的说道:“不要!不要!不要!”但身边的人一个也听不明白他想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笑着、笑着、笑着……

  “啊!不要!”柳如飞吓出一声冷汗,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原来是梦,虚惊一场。

  柳如飞坐了起来,他看看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定了定神便又合衣而眠。

  没多时再次进入梦乡!

  大柳林里枝叶繁茂,古柳高大挺拔,一眼望去看不到树梢。春天一到,柳条软化生发出新嫩芽,在春风的吹拂下摆动着的柳腰犹如少女般婀娜多姿,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夏天里柳林枝叶茂盛,为族人撑起一片阴凉之地。

  秋天一到,柳林里到处飘舞着白花花雪般的柳絮,在那飘舞的季节里惹得孩童们竞相追逐,有在纷飞的柳絮中起舞,也有追赶着几只彩蝶,倒也热闹。

  奔跑的玩伴中有两个与柳如飞长的甚似相似,他们阻挡着几个比他们要大的孩子们,不许他们伤害彩蝶,几个大孩子嘲笑他们两个,最后发生了争吵,被按在下面尝受了那雨点般的小拳头。

  在白茫茫美轮美奂童话般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数名手持兵器蒙面大汗,不分清红皂白见人就杀,小伙伴们一下子吓傻了,吵杂声中传出似父母的声音:“快跑,快带他们走!”

  “我不走,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我不走,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柳如飞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直到他醒来,一身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衣服!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在哪里?”柳如飞自言自语的道,但却没有谁能告诉的了他。

  多年来,他一直重复着做着几个梦,只是近段时间来这样的梦更加强烈,更加频繁,他不敢对师傅或是小师妹讲,一股莫名其妙的念头使他觉得这是真实的。

  每每恶梦醒来,他好希望有一双充满慈爱而又温暖的双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将他搂在怀里,但那人决不是师傅风青云,也不是随意的任何一个人。

  是谁?其实柳如飞也说不清楚,但他心里有感应,也许还能有这么一个人,也许他还存在,也许不久的将来就能实现,也许……

  但现在却没有人能够替代!

  他看看四周,没有什么异常。

  此时,天空已经露出了白鱼肚,柳如飞再也没有了困意。卯时,万物生发,正是舒经活骨的尚好时辰,他索性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后便抽出黎影剑舞了起来。

  身后站了一人,悄无声息,就连正在练剑的柳如飞也没有发现。

  直到柳如飞练完一段收起剑来,那人才发出声音,说道:“剑道隐辟几分心事?”

  柳如飞应声急忙收剑回身道:“师傅,您什么时候到的?”

  “如此反常,定有心不安之事,不防一说?”

  柳如飞知道已是瞒不过去,当下便问道:“师傅,我有一问,不知当讲否?”

  “即有问,何不讲?”

  “近日时常做梦,梦中人物模糊,但常为熟人般,时好时恶,故徒儿常有一念,不知可否告知我的身事?”

  “此事不难,如今你即已经长大成人,自是该告知你了!”

  风青云回忆十六年前,说道:“那日我下山巡游,路过柳林,见林里百兽争鸣,定知有不祥之事,故前往。待行至之时已经,已经是惨不忍睹,你的整个族人无一活口,唯有你幸存了下来,才将你带至大云山上。那时你还未满月,现如今已经整整十六个年头了!”

  柳如飞逐字逐句,听得认认真真,本想还有下文,却迟迟未见风青云再说下去。

  “感问师傅,此等杀虐是何人所为?”

  “为师乃修行之人,不再管这凡间之事,故也未做深入调查。世间轮回,自有公道!”

  柳如飞心痛至极,但却又无可奈何。

  “三世界,四维生,得昆吾,三界主!”风青云继续说道:“现如今凡间流传着此十二字,为师连日夜观天象,深夜思悟,现如今三皇都已降临在人间,世间难免会有一场恶斗即将发生!”

  “三世界,四维生,得昆吾,三界主!”柳如飞又重复了一遍,“得昆吾,三界主!昆吾为何物?”

  风青云解释道:“八代盘古始祖,功夫通天,昆仑之巅悟结界之秘,两百八十年时,打通了精神结,思想与精神可引动天外天之力。但在他调引天外天之力时,却失误在未能打通生命结,而无法控制这股力量,在不能承受之时,便只好将其全部内敛于脊椎骨中。”

  风青云顿了顿,唉了口气,继续说道:“虽然他有天纵之资,却无法抗拒天外天的力量,终于被爆成粉碎,惟有一根脊椎骨化成一柄长剑。”

  接着风青云又说道:“此剑仍盘古精神力在天外天的力量之下与他的脊椎骨的完美结合,剑身外型如同人的骨节,是一柄完善而奇异的宝剑,因其出至于昆仑山上,故名昆吾剑。”

  “昆吾剑,那肯定很厉害了!与我这凌霄剑可有一比?”依娜此时也到来,一边拍手一边笑吟吟的说道,像似那剑已经到手般。

  “此剑锋利可摧毁天地,但可惜生命节未打通者不可使用,否则将会魂飞烟灭。”风青云意味深长的说道。

  依娜正在高兴之时却听得风青云如此说,当下心凉了半截,说道:“哦,厉害到是比我的厉害,可惜使用它还需要那么大的危险,还是不冒这个险了吧!”

  风青云“呵,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凡事万物皆有不利,如果因为他的弊端而弃之,天下将没有再可用之物!”

  依娜斜着脑袋,手指头摸着樱桃小口嘟嘟的说道:“那倒也是。”随即对柳如飞说:“飞哥哥,我们去取那昆吾剑可否?”

  柳如飞瞟了眼面前的这个天不怕地不怕,永远像似长不大的小丫头,甚似没有办法,便说道:“我去不去拿那昆吾剑与你有何关系?”

  依娜一幅粘人样似的,眯着眼说道:“要是你去,我就跟着你去。”

  柳如飞无奈,面向风青云说:“师傅,昆吾剑与咱们有何干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