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真道人收众徒
梦乐轩2017-09-17 14:422,932

  女持说道:“酋长,刚才,刚才为夫人接生,久久不见动静,谁知,谁知后来,后来突然腹部就平了下去,这怪物,哦,不,这,就像一个圆球似的滚了出来,在地上弹了几弹,就,就一下子跳了起来,就变成这样子了。”

  姜石年指着怪物愤怒的道:“听訞怀胎三年,没想到尽生出你这个妖怪来!”说道,他抽出手中青阳剑便向那怪物刺去。

  谁知那怪物上蹦下跳的,也不是很好对付,几个弹跳轻松躲过姜石年的剑。

  姜石年动用道气,左手掌心突升起一团火,随着他的一推,那团火便死死的追向怪物,整个屋里也像开了锅似的热闹了起来。

  听訞见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终究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便劝阻姜石年:“石年,就别再打他了,虽说他长的奇形怪状,但也是我身上的一块肉呀!也是我们的骨血啊!”

  但平时仁慈的姜石年此刻却冷静不下来,旁边的族兵们一时也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

  良久怪物被追的也没有了气力,一屁股坐在那里。

  姜石年收起道火,趁机飞身一剑刺去,怪物躲闪不急,两只前足被削了出去。

  削掉的两足鲜血喷射而出,溅在岩石壁上化作一团火后便没有踪影,而掉下的两足却扭在一起结合了起来,最后尽然化作一条龙身飞了出去。

  在倒在地上的怪物两足伤口却在瞬间恢复,整个人也一下子长成了十六、七岁般的孩子般。

  在场的人无不看的惊了呆,面前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故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

  姜石年最先清醒,正要举剑继续砍杀,突然从外面匆匆忙忙跑来一部族,忙里忙慌的说道:“酋长,镇压在山潭中的三条孽龙无故盘旋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好生狰狞。“

  接着又有一部族来报:“山潭水涨三尺,恐将满出。”

  接连两次急报使他意识到恐将有事发生,当下来不急斩杀弃剑跑出。

  神农部族人心惶惶,往日的三个十恶不赦的三个部族断修,残刚,陆木平日里好吃懒做,尽干坏事,部落里的成员无不恨之。经在酋长会议上,大家一致认同将此三人逐出神农部落,并且永不得再踏入部落。

  可谁知三人在慌不着路的途中发现一株叫不出名的草,草上结满了火红色的小果子。三人又累又饿,采摘了些尝试香甜可口,便以此果充饥饱饱的美餐了一顿。可谁知没过多久便觉得口渴难忍,四处的找水喝,就来到了龙潭处。刚开始也就是用手捧着喝,到后来直接低头就着龙潭水狂饮了起来,直直喝了半个龙潭里的水。

  三人正在犹豫,却突然间身体一阵收缩难忍,刚才三人还在想怎么能一次喝了半个龙潭的水,现如今全身疼痛难忍,还以为是喝多了水胀得原因,却没过多时便化做了龙身。

  化成龙身以后,三人变的更加施虐。为了报复族人将他们赶出来便时常到部落里抢食物吃,搞破坏,每到之处便伤及无辜,搞的整个部落损失惨重,谈龙色变,人人恨之。

  一时间除掉此三条孽龙便成了神农部落的大事。

  在使用了各种方法无效后,姜石年想起了部落之宝盘古神斧,便将其取出,用其镇压,三孽龙在强大的盘古斧神力下道力渐消,失去了腾云驾雾以及喷吐水、火的能力,便躲在山潭深水不再出来。为了防止三龙出潭便将盘古神斧放在龙潭水入口处日夜派人看守。

  走出产房的姜石年对着三龙是咬牙恨齿,道:“三个孽子,望你们以往是我的族人才留你们一条性命,没想到还敢出来为非作歹!”

  “哈哈哈!”半空中的断修摇着龙尾怪笑道:“这也是拜你儿所赐,没有他的化身取走盘古神斧我们怎么会出得了山潭呢!”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刚才怪胎的两足化作龙身飞了出去,原来是去取盘古神斧去了。

  往日的陆木在部族里是个年少的孤儿,每次干完坏事总会被大家抓住往死里打。因此对整个部落也是恨透了,只听他说道:“想我们哥三个被你们逐出部落,当日又遇风雨响雷,狼狈不堪,可谁没想雨过天晴之后吃了人参藤上结出的奇异果尽然变成了真龙,这是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呀!”

  “对,对,对!要不是你依仗着大神盘古留下的开天斧,量你们这些凡夫熟子怎能奈的了我们!”残刚恶狠狠的说道,像似要一口一个立即吃掉众人般。

  断修“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甚似狂妄:“你姜石年依仗着盘古神斧与天赐真火使我三兄弟受困于这龙潭之中数载,令我们比死都难受,今天就是一个了断。”

  说罢便面露狰狞,张牙舞爪摆动尾巴吞出龙潭所吸的水。霎时间,天空上乌云急速流动,轰隆隆作响的雷声在天空上厚厚的云朵深处不断爆炸着,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部族们使用木制枪向三个孽龙投去,却根本无济于事。

  姜石年双掌合并从丹田托起天赐真火向三孽龙投去,却惹的三条孽龙更加猖獗,齐向姜石年攻去,终因姜石年道力消耗,真火也被浇灭。

  顷刻间整个神农部落的住地水积成河,族人们四下奔逃,从浩瀚的天空向下俯览,整个部落一片汪洋。

  这时传来一声“龙吟”声,三条孽龙正在惊愕中,烛龙脱身而出与三孽龙大战在一起。

  孽龙自不是烛龙的对手,几个穿梭便将三人打成原形,飞落了下来。

  刚才还得意洋洋、作威作福不可一世的三人转眼间真如天上地下,此刻诚惶诚恐,他们哪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呀!

  “你们可知道,我师哥烛龙乃是龙的鼻祖,与它交战还不是自讨苦吃!”依娜望向三人得意的说。

  柳如飞拔出黎影剑就要上前了解三人性命,却听见关空中传来声音:“少年,剑下留人!”

  众人急抬头向上瞧去,一身穿霞衣,头戴金色发环的老者手持拂尘,从云朵上飘落下来。

  姜石年是见过世面的,想这老道定不是凡人,当下上前施礼。

  “贫道一真见过酋长。”

  柳如飞、依娜听师父讲过一真的法号,乃祁山之主,当年两人同拜在盘古大神之下,论起来是他们的师叔。想及此处,柳如飞收回剑与依娜两人向一真道人施礼。

  “两位年纪不大,却看得出道力不浅,严然已成侠士,想必在名人之后吧!”

  “师承法号风青云尊师,按理说应该叫你一声师叔。”依娜微笑着说道。

  “呵,呵,呵,原来是师哥的弟子,真是了不起呀!”

  “师叔过讲。”柳如飞还道。

  “敢问仙人此次前来可是为此三孽龙而来?”姜石年问道。

  “是,但也不全是。”众人疑惑,一真接着又说道“此三孽龙命不该决这是其一,另有一事,听说姜酋长得一子,怪状异常,可有此事?”

  姜石年不听罢了,听则气上心头:“我家夫人怀胎整整三年,没想到生得一个怪物,被我砍下多出的两足,那两足却化作龙身掠走了盘古神斧救出了三条孽龙,才酿成此祸。”

  一真“呵呵”一笑,道:“此子乃天上星宿角木蛟转世,将来必定能力非凡呀!”

  姜石年却接受不了现实,一个劲的摇头。

  “既然酋长一时无法接受,就让我带走此子传授法术,将来也可祝你一臂之力。” 一真见一时无法说服姜石年,便又说道。

  姜石年也正愁如何处置此孽子,便一口答应道:“既然道士不嫌弃,那就送你做徒,我也没有这么一个儿子。”

  “还望酋长给此子赐个名字,总之也是父子一场。”

  姜石年想想也是,便说:“此子生来怪样,让人好生畏惧,名作蚩尤吧!”

  一真不便多言,当下见得蚩尤后,那孩子尽与其甚欢,当下叩头拜见师父。

  听訞尽管内心不舍,但事到如今也只有同意蚩尤送人。

  蚩尤拜别听訞,也想拜别父亲姜石年,但走了两步后又止了步子,便转身跟着一真走出岩洞,随着断修,残刚,陆木升入天空浮云,飘向祁山方向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