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听訞怪胎角木蛟
梦乐轩2017-09-17 16:593,224

  刀疤汉大叫一声:“看看,果真不错,两人就是蝴蝶精呀!是和昨天它们一伙的!”见没有松手反而力道越来越紧,情急之下便使出左拳攻击柳如飞。

  柳如飞不躲不闪,只见一道白光过去,随机人闪了开来,刀疤汉拳头落地,一股鲜血直喷射而出。

  片刻,刀疤汉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痛的他嗷嗷直叫。小尖子明白了怎么会事,抽出剑直刺向柳如飞,但剑到他的身边不足一寸,被飞出一脚,整个人便直直的平飞了出去。

  坐在他们旁边的第三个人拿着一把铁扇,像极了逍遥扇,但却一直没有说话。此时见小尖子飞了出去,一个箭步将他接住,随即又迅速来到刀疤汉面前,抽出三根银针封住断去的手腕穴位,鲜血才得以止住。

  做完这些才细细的打量柳如飞,好一阵子才开口说道:“小兄弟高姓大名!”

  柳如飞却没有理会,一旁的依娜却是开口道:“关你们什么事,没事的话就赶快滚吧!省的在这里丢人献眼。”

  刀疤汉气急败坏,正要再次发作,却被后来的那个人呵斥住,便退了下去。这才说道:“今天的事,实属一场误会,还请两位见谅。”说罢便向外走去,刀疤汉、小尖子也紧随其后灰溜溜的跑了。

  此时店内哪还有什么人,店老板早也躲进了木桌下面,此刻探出脑袋,却不敢靠近。

  两人也没有了吃饭的兴趣,索性离开。

  商品集市上仍就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队人赶着一群驯养的马匹,马匹上驮着打来的兽皮与种植的谷物,部族们一侧随行。

  为首的身材高大,头生双角,身穿着麻布披风,腰佩真龙玉饰,蓄着山羊胡须,骑着一头棕色威武肃然的狴犴,威武中透着几分威严,看来定是部族最尊贵的人物了。

  跟随的族人们大多身着玄色襦衣,头戴鸟羽帽,黄色下裳,显的步调一致,相互映着。

  路上的行人立即分在两边看着一队人浩浩荡荡的通过,依娜拉着柳如飞,叽叽喳喳不停的说着:“飞哥哥,你看那个骑着怪兽的人,好威风!他肯定是酋长。”

  “那怪兽叫什么,是叫狴犴吗?好像听师父说过。”

  柳如飞定神看去,狴犴缓缓走来,却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上下嗅个不停却不敢有半点的接触。柳如飞不明就理,却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动。

  周围的人们吓的纷纷往后退去,议论着不知情况。

  “好威武呀!”依娜却不怕,伸了伸小手抚摸着狴犴的头,对着柳如飞说道:“我们才不怕呢,飞哥哥的烛龙可是万兽之灵长呢?”那神气高傲而又蛮横。

  众人没有明白这话何意时,依娜却又冷不丁盯着狴犴兽上的人说道:“你有心事?”

  无厘头的一句话,一下子镇住了周围的所有人。

  “哦?哈哈哈……”坐骑上那人大笑了起来,随后又说道:“小小年纪何出此言?”

  依娜走上一步说道:“你的脸上都写着呢?”

  那人止住了笑声,他知道这大千世界能人多的是,面前这丫头定不敢再有小视,当下说道:“你竟有读心之能,看来定不是平常之人,到我的府邸一叙如何?”

  黄河中下游流域,有一个叫神农的部落,是一大望族部落。部落里的人们原以打鱼、扑捉禽兽为生,经过多年的生育繁衍,捕猎已经无法满足基本的生活,如何维持生计成了新的问题。

  部落酋长姜石年是位有德性的首领,他亲自品尝了百草万物,尝到一种叫谷的物可充饥,便进行了试验种植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于是便把此方传授于民。

  短短几年的功夫,便在整个部落里盛行,每到秋天,族人们便可收获到许多谷物,解决了一整年的温饱问题。

  附近的部落看到神农部落的举动,也纷纷效仿,姜石年也毫不吝啬倾囊相授。他的善举得到了众部落的尊敬,因他天生具有生化火的能力,大家便因此尊称他为炎帝。

  炎帝是位和善的酋长,按常话好人必有好报,必有贵人相帮,但三年来他却愁眉不展。原来其妻元妃听訞怀胎三年却也一点也没有临产的征兆,为此他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令他好生苦恼。

  依娜走到床榻前,见床榻之上的听訞面黄肌瘦,唇部发白,看来精气神被腹中的胎儿吸收大部,依娜有模有样的学着师傅教她的方法,先是在她的手上搭脉静静的体会身体的道力流向,再看看那莫名其妙怀胎三年而不产的肚子沉思了许久。

  “如何?”姜石年忍耐不住急切的心情问道。

  “奇怪,这脉象看来并无二样!”

  姜石年一听依娜这样话,心情也是凉了一大截。

  “就让我来为夫人扑上一卦吧!”依娜说着手中已经出现一片龟壳,对其使上一咒便向空中抛去,那龟壳在空中盘旋数圈,依娜念道:“夫人怀胎何月生,要知因缘娘庙中!”

  “夫人怀胎何月生,要知因缘娘庙中?这是何意?难道是让我们问问女娲娘娘吗?”姜石年身边一直未说话的大臣神炎居问道。

  众人也是一头雾水,等待依娜开口说话。 “三月十五乃女娲娘娘生日,我们请香敬奉,一切便有结果!”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在没有别的办法之前姜石年也只有一试,随后吩咐神炎居准备一切。

  三月十五,女娲庙内香火袅袅。女娲娘娘生得面色红润,单腿坐在荷花正中,一手如来手印立在胸前,一手莲花指轻扶在立起的腿上,一对童子侧在两旁拱手而立。

  听訞手持松木根精制而成的朝天香,那香的气味甚似好闻,几缕青烟飘上天空,几经围绕,飘到了祁山真人泂,洞中一五彩霞衣,头戴金色发环,发如黄土,面若皓月。一只白头海雕在旁边护佑,那雕正是往日被柳如飞所抓住过的。

  此人乃祁山之主一真道人,是风青云的师弟。松香入一真道人鼻翼,使他大为舒畅,道人深吸一口气,对旁边的白头海雕说:“你去助那角木蛟一臂之力!”

  苍鹰听得懂那道人言语,便向女娲庙飞去。

  听訞刚敬完一柱香,忽来一振无名之风将族兵吹的东倒西歪,一时间分辨不出方向,刚才的朗朗晴日,万里蓝天,转眼间成了乌云密布。

  一道闪电,伴随着几声震耳欲聋的“咔嚓——”声,天空降起了如瀑布般的大雨。

  部族们纷纷躲到红石垒砌的庙廊之下,而雨在风的作力下把整个庙廊也打得不见一块干地方,部族们也被冻得混身打颤。

  天空的雨、风、雷并没有停的意思,又一道闪电之后,一条似龙无角,有着龙鳞、龙须般的兽出现在天空中。

  神炎居大叫一声:“角木蛟?”

  谁知那兽一闪像似飞入女娲庙便不见了跟踪。

  白头海雕持一真道人咒语,在半空中扇动着两个翅膀,造就了风雨,他见角木蛟得逞后便飞回了祁山,向一真道人复命。

  雨过天晴,乌云被朗日射去,大地很快恢复了原有的生机,雨水像退去的潮,汇聚成河流入奔腾的黄河。

  就在这时听訞忽觉腹部坠胀胎气有动,祭拜也就草草了事急急的返回部落住地。

  姜石年在产房的外面来回踱着步,他此刻即兴奋又急切。兴奋的是听訞怀胎三年终于要有结果了,急切的是这怀了三年的胎生下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神炎居在旁边安慰道:“酋长,您一向仁义待人,您的慈爱之心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姜石年长叹一声,道:“但愿如此吧!”

  依娜从没见过女人生产,想去看个究竟,却被柳如飞呵斥住便也在外默默等着。

  窗外的夕阳把整个部落笼罩在一片温暖而迷人的粉红光芒里,从姜石年所住的岩石洞里往外望去,是一条白色岩石铺设而成的笔直的大道,道路看起来还不是很久。族人们听到酋长家里将要添来新生儿,好像是天上神仙降世,都纷纷前来看望道到贺。

  有人议论道:“刚才酋长与夫人前去女娲娘娘庙敬香,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明,天降大雨,一条似龙的神物从天而降。”

  又有人问:“呀!是真的吗?太神奇了!”

  还有人说:“那还能有假不成,要知道酋长可不是一般人,他双掌能升火,那头上生角,可不是龙的角嘛!他就是龙的化身呀!要不哪能天生具有此等道力呢?”

  另有人说:“是呀,是呀,看来咱们部落将会有一位新神奇的酋长降世啊!”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时,里面传来了惊叫声,那盛放热水的圆形铁器掉落下来,“嘡啷”的刺耳声传出了老远,众人的议论一下子停了下来。

  姜石年急忙跑进,却见一个怪物模样的小人正满屋里跑。

  那怪物模样生的面如牛首,背生双翅,四足,令人好生畏惧。

  姜石年惊叫道:“这是何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