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重现 善人被恶反变恶
混乱思维2018-01-03 11:4110,938

  ——————————————————————————————————

  外景 夜 楼下的地下车库门口

  方童将车停到了一侧的路边,楼内的窗子里的灯全部熄灭了。

  她朝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多少人之后,驱车慢慢的靠近了车库的入口。

  车缓缓的开了进去。

  内景 夜 地下车库2层

  车停到了一侧靠近楼梯的停车位上。

  方童坐在车内警惕的观察了一会后,从车上走了下来。

  她紧张的走到了车后的行李箱,从行李箱里拖出那个巨大的旅行箱,关上盖子,偷偷摸摸的拉着旅行箱进了电梯间。

  时值假日,只有一个货梯开着。

  方童紧张的走了进去。

  内景 夜 保安室

  屏幕上,方童拖着箱子走进了电梯。

  保安卜正拿着手机在看色情小视频,完全没有留意到方童的进入。

  内景 夜 跆拳道馆所在的楼层

  电梯门打开,方童拉着箱子走了出来。

  箱子的轮子被拖动在楼道里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方童顿时被这巨响吓住,紧张的看向四周,确认没有人后,胆子大了些,将箱子用力抱起朝跆拳道馆走去。

  内景 夜 跆拳道馆的门口

  方童走到跆拳道馆门口,放下了箱子,左右张望了下,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方童将手机拨通。

  道馆里传来了电话声。

  内景 夜 橱柜内

  手机突然间在桌上震动起来了,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丽丽被猛得惊醒,她蜷缩在橱柜中,借着柜子外面泛进来的微弱的手机光往外看。

  手机在桌子上震动,不时的因为震动而移动了一下。

  她抱着腿将自己裹得更紧了。

  内景 夜 门口

  方童疑惑并意外的看向馆内。

  内景 夜 道馆的办公室内

  镜头慢慢的从包的尸体上拉出摇起,至包的老板桌上,手机灯亮着。上面显示着方童的名字。

  内景 夜 门口

  方童疑惑的看向道馆内。

  见办公室内有一些手机的亮光。

  她伸手去推动大门。

  门被推动了,她顺利的将门打开,走了进去,转身朝走廊的左右两侧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拉着箱子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

  内景 夜 道馆内训练室

  方童将箱子拉进去放到门口的一侧。

  她朝冰柜到方向看了一眼,冰柜里发出淡淡的荧光。方童被袭来的恐惧和寒意刺激了一下,用手裹了裹衣服,克制自己不去看冰柜的方向,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方童(紧张):包,你在没,回答我声。

  房间里没人回应。

  方童更加紧张,将手抱住自己的臂膀。不时左右的张望往里面走,表情中带着少许的委屈。

  方童(胆怯):包,你在没,我害怕。你再不出来我就走了。

  方童说话的声音在房间里产生了巨大的混响。

  屋内“我就走了……就走了……”

  方童被这回音吓了一跳,慌张的左右看去,脚步慌乱,身子也转动起来。脚步加快了,她走到了办公室到门前,想用手去敲击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内景 夜 办公室

  放在桌上的手机的灯自动熄灭了,方童推门走了进来,狐疑的看了看桌上的手机,又胆怯的观察了下四周。

  她站在门口,侧过身子去开一侧的壁灯,壁灯没有反应。

  她回过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将手机的手电打开。

  借助着手机微弱的手电光,她开始打量着室内。

  桌子上凌乱的散落着的物件。

  被弄乱的文件散落一地。

  开着的保险柜!

  方童朝门外左右看了看,神色慌张,转身朝保险柜走了过去。

  她打开了保险柜,古董和一些现金放在里面。

  方童笑了起来,开始有些忘记了恐惧。她伸手去抓起大把的现金,往自己的口袋里装。

  内景 夜 橱柜中

  丽丽接着微光朝外看,听到门外有响动,见门慢慢的打开了。

  她惊恐的将自己蜷缩到了橱柜的角落,借着柜子的百叶窗往外看。

  她看见有个黑影走了进来。

  听见了黑影开灯的声音,看见了手电光开始在屋内四处晃动。

  她紧张得将头埋得更深了。

  黑影走到了保险柜前站住了,在那换乱的翻着橱柜。

  丽丽像意识到什么,胆子大了许多,开始慢慢试探着往外爬。

  当她将柜门打开一条缝正要看门时。

  她看到了地上躺着到包突然动了一下。

  丽丽惊恐得瞪大了双眼,又慢慢的退了回去,关上了柜门。

  内景 夜 办公室

  方童兴奋的将钱往自己的口袋里塞,突然间笑容在她的脸上僵住了,她的脖子僵硬的朝向自己的右侧,目光向着眼角瞟去。

  镜头慢移,顺着她的目光下摇。

  包伸出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方童的脚踝。

  方童惊恐。

  包慢慢的机械的将那咬开一半的脖子上的头头一点一点的抬起,脸上的牙印清晰可见。

  双眼没了眼白,黑洞洞的,看着方童笑。

  方童惊慌得向后退,被包牢牢抓住的脚使得她失去了重心,她跌倒在地,用力挣扎。

  包却死死的抓住她的脚,慢慢蠕动身体朝方童爬了过来。

  落在地上的台灯,灯光突然亮了起来,然后很快的开始闪烁,

  方童惊恐,抬起那条没有収控制的腿,对着包的头部就是几下猛踹,高跟鞋的鞋尖深深的嵌入了包的脑袋中。

  方童再次抬脚,鞋从脚上滑脱下来,方童光着脚踢到了包到头上,溅出到血浆粘黏在了方童到脚上。

  方童惊恐而恶心,立刻收回了自己到脚。

  她慌乱着使自己调了个方向,摸起身边散落的东西砸了过去。

  包依旧向她爬来。

  方童丢完了身边所有能捡到的物体,她绝望了,从口袋里将捆好的一打打的钱币丢向了包。

  钱币撞击在包的脸上,飞溅起来散落到了空中,然后慢慢飘落到地上。

  包在飞舞的钱币中看不清了双眼。

  方童闭上双眼,奋力的一阵乱踢。腿从包的手中抽了出来。

  包仍然在还在飘落的钱币中爬行。

  方童惊恐的爬了起来,奋力的朝门外冲。

  训练房的灯光闪烁起来,断断续续,凌乱的光。

  方童惊恐的朝前跑,穿过训练场的空地,突然像撞到了什么,被无形的东西弹了回来,跌做在地上。

  灯亮了一下,那里什么都没有。

  方童惊恐的支撑着自己爬了起来,惊恐又失措的打量着四周。

  灯亮了一下,方童一个人站在那里四周打量。

  灯灭了。

  当灯再次亮起时,包那嵌着高跟鞋的脸出现在方童面前。

  方童被突然出现包吓得逃向一侧的角落。

  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包已经不在大厅了,一部分电灯恢复了正常,另一部分依旧有些不太稳定的闪烁着。

  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方童一个人坐在那里,她惊恐的蜷缩在角落里。

  她不住的颤抖,头神经质的看向左边,又神经质的看向右边,慌乱得无法辨别方向。

  惊恐使得她全身僵硬,不知不觉中用去了大量的力量。

  她慢慢的缓过神,紧张的看向远处的大门。

  她试图站起,但是双脚酸软,两腿无力支撑住她,左右打了几下摆,她又跌坐到了地上。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某些异样的震动,一些诡异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了出来。

  方童不住的颤抖,情绪却比之前稳定了很多,她让自己坐起,然后朝前趴着,用双手吃力的向前爬,头和目光不时的打量正在发生异样的环境。

  突然,一声沉闷的移动声在训练室空旷的房间中响起。

  方童瞬间感觉到了异样的恐怖,用力爬向前的双手顿时停住了。

  她神经质的摆动头部去打量周围的环境。

  又是一声低沉的移动声。

  方童随着这声声音变得更加的慌张,她快速的转动头部去确认声音的来源。

  周围什么动没有。什么都没动。没有活的东西。

  方童将头部转动得更快了。

  突然她看见那个冰柜,装着小状的冰柜突然朝前动了一小段距离!

  她呆住了,瞪着冰柜的方向,双眼瞪得老大,失控的泪水已经开始出现在了她的眼眶。

  她挣扎着朝后退,双手撑在背后,用尽力气朝后面退。

  冰柜再次移动了,速度和距离比上一次快和远了许多。

  方童挣扎着朝后退,冰柜开始加速朝她移来。

  方童恐惧着打乱了自己的节奏,摔倒在了地上,她慌张的爬了起来,继续退了两次。

  冰柜!冰柜已经移到了她的跟前。

  她僵在了那里,双眼因恐惧和绝望而瞪得老大。

  电灯突然全部灭了。

  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身影,一点一点的在慢慢的变大,向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外爬出来。

  方童惊恐的看着冰柜,她慢慢的退向身后的墙壁。

  借着冰柜里射出的光,那个身影越来越往外爬。

  一只带着凝固了的血的手从冰柜里伸了出来,重重的落到了冰柜的边缘,用力的抓住了冰柜的边缘。

  方童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抵着墙蜷缩在那。

  又一直手从冰柜里伸里出来,重重的抓住了另一边的边缘。

  方童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冰柜中,小庄的脑袋也慢慢的伸了出来,他慢慢的从冰柜中一点点的爬了起来,过腰的瞬间,上半身整个突然耷拉下来,扑向地面。

  方童一惊,整个身子贴在了墙上,嘴里发出惊恐的叫声。

  小庄如同一个动物一样,双手爬地,脚从冰柜中一只抬出,站在了冰柜上,另一只又借着抬了出来。

  方童那已经惊恐到变形到脸,失控得瞪到老大到眼睛中反射着小庄正在慢慢爬出到身体。

  小庄爬了出来,缓慢而机械到抬起头,朝方童微微一笑,突然猛到扑了过来。

  方童失控到惊声尖叫“啊!!!”

  训练房的灯再次不规律的闪烁了几下,慢慢亮起,方童躺在角落的墙壁边一动不动。

  ——————————————————————————————————

  内景 白天 壁橱内

  一束阳光从一侧慢慢的射进了厨内。

  丽丽被阳光刺激,微微的挪动了一下身体。

  她睁开双眼。

  瞳孔被光刺激,剧烈的收缩。

  她伸手挡住了阳光。

  视线开始慢慢清晰。

  她从百叶窗中看了出去,外面十分安静,没有任何的动静。

  她试探着打开了厨门,警觉的看向四周。

  没有异样,她推开门爬了出来。

  一侧的桌子旁,包的腿伸在桌子外。丽丽从另一侧爬了出来,她回头看到了包到腿,吓得退到了一边。

  丽丽警觉而紧张的看着包的腿。

  腿一动不动的在那里。

  丽丽慢慢的站起身,顺着腿朝他的上半身看去。

  包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丽丽回转过身,朝门外走,走过门口猛然发现了死在门口的方童。丽丽朝另一侧退了两步,惊恐的看着尸体,确定方童已经死了,丽丽才朝前侧着身子走了出去。

  大厅被阳光照射着,没有了诡异的气息。

  丽丽从中间穿过,不时的回头看向放在一侧的冰柜。

  冰柜静静的在那里。

  丽丽加快了几步,推门走了出去。

  她推开玻璃门走进了走廊。走廊里空荡荡的,只有丽丽在那里试探着朝电梯走。她看向四周,安静而明亮。

  她那紧张的脸慢慢舒缓下来,露出了微笑,她开始加快脚步朝电梯走。随后慢慢小跑起来,径直跑向了电梯旁。

  电梯的灯亮着,按键被丽丽的手按动。

  电梯突然停止了。

  丽丽诧异,再次按了按按键,电梯依旧没有反应。

  她再次多次按了按钮。

  电梯依旧没有反应。

  丽丽开始有些不安,她朝一侧的楼梯通道看去。

  楼梯的通道虚掩着。她走了过去,试探着推开门,确定没有危险后,她朝下面走去。

  丽丽警觉着下了几层。

  楼道里突然传来了说话声,丽丽朝楼下看去,几个身影从楼梯的缝隙间快速的走过。

  丽丽(朝楼下喊):喂。

  楼下的人没有反应,依旧快速的朝下面走。

  丽丽(加紧又朝下跑了几步):喂,楼下的等等我,救命啊。

  楼下的人还是没有反应,依旧朝楼下走,交谈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了楼梯的底部。

  丽丽(跑得更快,神情也开始慌张):救命啊,等等我。救命。

  跑过两个转角后,她朝楼下看去,楼下的人已经不见了。她扶着楼梯喘着大气,失望着正了正身子继续朝下走。

  楼梯中的光线越往下变得越来越暗,丽丽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丽丽一直走到了楼到底层,楼梯的底部是一条壁纸而又悠长的走道,走道的镜头有行人快速的从通道口走过。

  丽丽试探着朝前走,昏暗的灯光开始变得有些不稳定,不时的会闪烁几下。

  丽丽被突然闪烁的灯光惊了一下,几次之后,她的情绪变得平复了许多。

  她摸索着墙壁向前走,离行人的路口越来越近了。

  行人穿着各色的各个时期的服装,民国的,清朝的,汉服,现代的服装。各色的样式。

  丽丽开始紧张,她停下了脚步,努力去辨别路口的人群。

  行人个个面色苍白,面堂有些发黑,两眼无神的走着。

  等等!不是走着,是在那里飘着。

  丽丽顿时更加紧张起来。脚慢慢的向后移。

  那些行人视乎没有发觉丽丽的存在,只是顾自的朝一边移动。

  小庄!

  小庄顺着一侧的人流飘了进来。

  丽丽瞪大了双眼,脚步移动得更加的慌乱。

  小庄移动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慢慢将身子转了过来,抬起头看向丽丽。

  丽丽被吓呆了,站在那里不能动弹。

  包与方童也顺着人流飘了过来,见小庄停着,也转过身来看向丽丽。

  丽丽见三人,惊恐的跌倒在了地上。

  三人猛的向前扑来,身后的那些人也跟着他们冲了过来。

  狭窄的通道里,人满为患,相互挤压冲撞着朝丽丽袭来。前面的几人被后面的人推到,在地上爬行,后面的还在不断的涌来。

  丽丽惊慌的转身在地上爬行,努力使自己站起来并冲向楼梯。

  她抬头望去,楼梯见不到尽头,她手脚慌乱着,爬上了楼梯,不时紧张的回头看向通道。

  通道里的鬼群已经爬到了一半,原本狭窄的通道显得更加的狭窄。

  丽丽顾不得这么多,拼尽了全力朝楼梯上连滚带爬的朝上面逃。

  鬼群涌到了楼梯口,相互拥挤着向上移动。

  爬上几层的丽丽紧张的透过楼梯的走道看向楼下,鬼越来越多堵塞在楼梯口上,她慌乱的转身继续朝楼上爬。

  鬼群在楼底拥挤着。

  丽丽慌乱的爬到了楼梯的一处开门处。

  门开着,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侧,有着一对对出口。

  楼梯通道中的鬼的喊叫声越来越近。

  丽丽惊恐的回头看向通道内。通道的墙壁上已经可以看到恶鬼们的巨大的影子。

  丽丽转身,慌忙朝着走廊里跑里进去。她跑进了一侧的一个通道,两个转角后竟然是一个死胡同,她惊恐的退了出来。

  恶鬼们已经爬到了通道的门口,蜂拥着往外爬着。

  丽丽惊恐的扭身朝另一侧跑去。

  突然间,走廊不时的光不断的错乱的闪烁,一个一个的杂乱的亮和熄灭。

  丽丽被突然发生的情况惊了一下,贴到了墙壁,朝两侧张望。

  恶鬼们突然不见了,通道口什么都没有。走廊里的等继续闪烁着,只有丽丽孤身一人站在走廊的中央。

  丽丽从慌张中慢慢的镇定下来,她那因为恐惧而不停奔跑的腿开始有些疲惫,整个人瘫软到了地上。

  丽丽瘫坐在地上,缓缓的看向走廊两侧的。

  楼道里突然间想起了铃铛的声音,声音通过长长的通道,清脆高亮的声音被空间中的墙面不断发射,此时已经变得有些空灵。

  丽丽警觉起来,慢慢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脚因为用力过度,起来时还不住的微颤了几下,她慌乱的扶了一下墙壁,勉强支撑起自己站了起来。

  她顺着声音走去。

  走廊中的灯也从杂乱的闪烁中变得有规律起来,从一侧到另一侧暗了又明。

  丽丽努力辨别着声音的方向,不时的窥探向身边路过的小通道。

  双脚恢复了力量,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她慢慢的朝前走,渐渐的走到了路的中央。

  突然她身处的环境猛的变了一下,她仿佛那一刻突然从通道中变到了一条小路上。

  已经经历过许多次的惊吓后的丽丽,胆子变得大胆起来,只是在那一瞬间的转变中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接着依旧壮着胆子往前走去。

  空间突然有再次转换,丽丽此刻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自己刚才确实到了另一个地方,一条小山路,前方隐约着有一座桥。

  因为转换得太快,自己没有完全看清楚,她的胆子更加大了,步伐也变得更加有利。

  空间再次有突然间转换,丽丽猛的发现自己真切的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一条野外的小路,旁边漆黑一片,只有自己孤身一人站在那条隐约中可以看见的小路上,只有她站的地方,有些许的不知哪里照射来的亮光,其他的地方则是猛的亮着萤光一直延续到路尽头的小桥上。

  丽丽完全忘记了恐惧,面容视乎已经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她加快了步伐,朝小桥走去。

  小桥渐渐的接近,最终丽丽走到了跟前。

  一座窄而悠长的桥,用一块木板接着一块木板铺成,绵绵着的一侧消失在黑暗中。

  丽丽试探着走上了木桥,桥还算结实,她走了了上去,朝一侧看,视乎看到了桥到镜头有些许到亮光。

  丽丽试探着朝前走,不时的看向两侧。桥窄而高,下面的水流很湍急,视乎水中有什么东西在游动,身子发出萤光,在水中不时的扭动着身体,在水中穿梭。

  丽丽此刻有感觉到了些许到恐惧,朝前面的亮光再次看去。她定了定神,又朝黑暗中的桥面走出了一步。胆子视乎因为这一步的迈出变得大了些,她下定决心朝桥上走去。

  “站住,别再往前走了,危险。!”

  一个高亢而苍老的女人声音在丽丽背后响了起来。

  丽丽猛的停下脚步回转看向背后。

  孟婆站在那里,此刻却穿着宋朝的衣服,手中提着一个茶壶和一个碗。

  丽丽猛的愣了一下,站在那看向孟婆。

  孟婆(紧张):别再往前走了,再走你就掉下去了,永远就回不来了。

  丽丽看了看孟婆,又看了看她手中的碗和茶壶,扭头又看向身后黑暗中的亮光。

  丽丽(有些惊鄂):阿婆,这是哪里?我好害怕,出现了很多我不该看见的东西。

  孟婆(微微的朝前走了两步):没事了,别怕,快下来,到婆婆这来,喝些热汤暖暖身子就好了。

  丽丽看着孟婆点点头,朝回走,猛的木板突然因为丽丽的脚力点不对而剧烈的晃动了一下。

  丽丽一惊猛的低下了身子,双手抓住了脚下的木板。

  桥下水中,那些游动着发出异样萤光的生物突然变得十分的诡异,身形开始出现异样图案。

  丽丽一惊,更加慌乱,她朝四周望去,希望找到什么能供她抓的地方,但是周围什么都没有,她只得往回爬行。

  她视乎像看到了什么,目光再次抬起看向一侧。

  在岸边立着一块不高的石头,上面赫然写着“奈何桥”。

  丽丽一惊,回头望向孟婆。

  丽丽(紧张):阿婆,你刚才说让往喝什么?

  孟婆(举起已经倒好的汤):喝汤啊。

  丽丽惊觉,开始慢慢的向后退。

  孟婆(大声惊叫):别退,危险,要掉下去了。

  丽丽听见孟婆的喊声抬头,突然见从一侧的墙角,小庄,包和方童飘了出来。

  丽丽更加惊恐爬得更快了。

  “站住,别退了。”

  一声熟悉的声音。

  丽丽猛得顺着声音的方向抬头看去。

  豆豆从一侧飞奔了过来。

  豆豆(紧张):丽丽,别退了,危险。

  丽丽(眼泪瞬间从眼眶中流了下来):豆豆,我怕!!!好多不干净的东西。

  豆豆从小庄,包和方童的身上穿过,来到了孟婆的身边。

  豆豆(紧张):乖,别怕,有我呢,别退了,慢慢爬出来。

  丽丽边哭边舒缓了些情绪,颤抖着往回爬行,突然她面前的小溪不见了,她正爬在一块悬出阳台的木板上。

  丽丽一阵眩晕,她猛的抬头看向豆豆和孟婆。

  此时两人正惊恐的看着丽丽,生怕他掉了下去。

  而在他们身后的小庄,包,和方童已经没有了踪影。

  丽丽低头往下方的高空看了一眼,又抬头看向豆豆,双眼中擒满了泪水。

  丽丽(有些奔溃):豆豆,我这是怎么了?

  豆豆(紧张惊恐):没什么,没事的,宝宝快爬过来。

  丽丽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突然她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眼前又瞬间回到了之前的小河边。

  丽丽感觉到有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她猛的回头,小庄正站在她的身后,坏坏的朝她笑,突然间小庄的脸变了形,少了眼睛。

  丽丽惊声尖叫,趴到了木板上,用手死死的抱住木板。

  豆豆(紧张):别紧张,慢慢爬过来。

  丽丽却看着背后,表情恐惧的抱着木板。

  豆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什么都没有。

  三人就这样紧张的僵持在那里。

  豆豆(紧张):宝宝,别怕,那些都上幻觉,自己克制自己的思维,慢慢爬过来。

  丽丽精神开始有些恍惚,她听到了豆豆的声音,声音却既远又近,不时的伴着混响和延时音。

  丽丽开始对自己说:假的,都说假的,一切都是自己幻想出来了的。

  她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记忆却越加的混乱。

  豆豆拿着公司的通知告诉丽丽,自己因公干要出差去外地一个月。

  豆豆为了弥补丽丽,带他出去游玩。无意间遇见了供奉鬼娃的疯女人。丽丽从小喜欢阴暗的事物,当她看到鬼娃时,好奇心驱使她去寻求一种慰籍。

  豆豆知道丽丽有严重的精神症状,叮嘱丽丽按时服用药物,并将药物分好时日按时装进了提醒药盒。

  豆豆走后,丽丽按他的叮嘱每天都有按时吃药,维持住了自己的意识。

  不久丽丽所在的跆拳道馆来了一个行为不端的富二代小庄,形象可人的丽丽很快被其盯上,小庄疯狂的追求丽丽,丽丽不断的拒绝。

  小庄只得策动自己的情妇——道馆秘书方童用手机偷拍丽丽的换衣视频。

  方童按照小庄的想法偷拍到了视频后,不巧被馆长包知道了,包以此威胁方童做自己的情妇。

  方童没有办法,只好顺势依附,并将小庄介绍给了包认识。

  两人一丘之貉,言语间十分投机,交成损友,不时还相约方童3P。

  当包向小庄吐露自己也对丽丽垂涎已久时,两人萌生毒计。

  小庄在包的放纵下,偷拍了许多丽丽的视频。

  小庄以此来威胁丽丽,丽丽不从,再百般威胁下,丽丽选择报警。但又恐视频对自己不利,她选择向经常照顾自己的方童寻求意见。

  方童因为小庄和包两个情人都垂涎与丽丽而心生不满,旋即选择将视自己如姐妹的丽丽送入小庄的虎口来讨好小庄。

  在丽丽第二次向她寻求帮助时,方童将丽丽骗到了小庄的家中,用药迷晕了丽丽,并将小庄与其发生关系的视频录了下来。

  被方童出卖的丽丽被小庄的迷奸视频威胁,不得不屈服与两人的淫威之下。

  心中没有寄托的丽丽开始寻求鬼娃的帮助,逐渐也忘记了服用精神药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丽丽的记忆越来越破碎混乱。

  丽丽越发的依赖鬼娃,并开始随身携带着她。

  一次意外,丽丽失去意识将鬼娃遗失,被方童捡到。方童旋即认为近期诸事不顺是因丽丽对自己下蛊所至。气愤异常,她找了一个巫蛊的女巫为自己驱蛊,却将蛊娃遗落到了楼上,旋即上楼寻找,与被小庄打伤没离开的丽丽险些碰到,方童心生杀念,去寻找躲在卫生间的丽丽,后因为小庄的电话误认为自己神经紧张而离开。

  小庄和包在寻求刺激的冲动下,萌生了要挟丽丽参与他们4P的聚会,地点就选择在了天台。

  已经自我意识混乱的丽丽无法接受事实,产生了杀掉小庄的想法,在她破碎的记忆力,将许多不同的记忆混在了一起。

  小庄在丽丽拒绝后,留在了天台等待正在赶来楼上的包与方童。

  丽丽乘小庄无防备的情况下,棒杀了小庄,并想转移尸体,此时听到了正在上楼的包与方童的声音。

  她只得将小庄的尸体移到了墙角,自己找了地方躲藏起来。

  来到楼顶的包与方童发现小庄和丽丽都没在楼顶,误认为他们还没有上来,旋即两人欲火上燃,跑上楼的最高处办事。

  激情之处,包将墙边的砖块推落下去,砸中了放在楼下的尸体的头部。

  包和方童误认为是自己杀死了小庄,开始预谋藏尸。

  藏在暗处的丽丽开始思维错乱,认为自己看到了小庄的鬼魂出来报复方童。不禁一抖,弄响了身后的物体。

  惊吓过度的方童也将声音误认为是小庄的鬼魂,吓得失了神。

  包赶来,与方童将尸体运到了楼下。

  乘二人移尸的过程,丽丽逃向了楼下,与正赶上来的工人遇见,丽丽因惊恐躲了起来,却将这个当成了记忆的一部分。

  丽丽在见到包拿走了小庄的记忆卡后,希望自己试图能够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找回来。

  在通过包的紧张情绪的判断下确认了小庄的尸体就藏在冰柜后,她想偷偷的打开冰柜从小庄的身上取回记忆卡。

  包在杀了小庄后,取得了他的手机,却意外的发现了小庄手机上录到的丽丽棒杀小庄的现场。

  包原本决定运尸的打算被威胁丽丽所取代,他看完视频后看向丽丽,淫荡的朝丽丽一笑,使得丽丽认为包发现了什么。

  包用短信暗示威胁丽丽,丽丽没有就犯。

  为了取回记忆卡,丽丽乘夜跑回了道馆,却与正在等待丽丽来就犯的包撞见。

  包不动声色的接近了正在冰柜中翻尸的丽丽,并告诉丽丽关于视频的事情。

  丽丽认为记忆卡已经落入了包的手中,不得不就犯。

  而就在包认为得手正要对丽丽下手时,丽丽混乱的记忆开始失控,不断的产生出幻觉。

  丽丽看到了小庄的鬼魂,开始陷入疯狂,用硬物将包给打死。

  将包打死后,丽丽看到了方童与其二人,以及偷拍自己的视频。旋即产生了杀意。

  潜伏在道馆内,等待毫不知情的方童回来运尸。

  方童如约来到馆内,发现馆长没来,就打算自己先做一部分。

  此时神经已经完全错乱的丽丽,将小庄和包的鬼的幻觉完全投射到了脑中。

  借着幻觉杀死了方童。

  第二天,发觉异样的保安跑到了楼上检查。

  已经失去意识的丽丽将自己当成了方童,色诱保安回到了监控室中。用电棒和塑胶袋杀死了保安。

  几天没有丽丽音讯,不停跟丽丽拨打电话的豆豆担心丽丽的安危,向公司请假,连夜飞回了这边。

  回到家中看到了满是鬼咒的房间和供奉小鬼的陶缸,他打开了放有药物的盒子,发现在他离开之后的第三天,丽丽就已经不再服用药物,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他奔向丽丽所在的大厦,见大门紧锁,找了一处墙壁翻了进去。

  孟婆无处可去,依旧呆在了楼里,不时的打扫下卫生,检查下楼间的异样。

  但她无意中发现了丽丽后,发觉丽丽有些不对,就开始去安抚丽丽。

  神经完全错乱的丽丽将孟婆当成了奈何桥上的孟婆,自己也开始身处与奈何桥之上。

  丽丽自己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走上楼上的一处悬挂在楼外的木板。

  孟婆见状,劝导丽丽走下木板,丽丽则认为孟婆在引诱自己走到奈何桥到鬼界。

  她犹豫着继续朝她认为的人界走——支出楼外的木板。

  就在此时,豆豆在孟婆的背后出现,叫住了丽丽。

  丽丽的记忆开始被唤醒,破碎的记忆开始慢慢拼接成一个完整的事件。

  她想豆豆忏悔,诉苦。

  而豆豆则完全包容了她。

  她从木板上下来,脱离了危险。

  丽丽因为精神病以及小庄与包的威胁下产生了幻觉而错手杀了四人。法院对其判罚,并强制压入了精神病院。

  豆豆因为内疚,认为一切是自己的失职,而常伴丽丽。

  导演结语:(关于人性的黑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21世纪橙色网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21世纪橙色网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