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透明人”
别不药2020-02-06 11:243,018

  下课铃声一响,教室顿时乱作一团。

  “咳,下课!”

  讲师边着手收拾好资料,边走出教室。

  班长站起,喊了一声,“喂,坐在窗边的,把窗帘都拉开。”

  但没有人理她。

  虞奚收好课本,像往常一样扫了扫周围。

  彼此熟识的人们扎作一堆,讨论着午饭,而女生们依旧说着她们怎么说也不会腻的首饰衣服的话题。

  而虞奚则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来回观望,想要开口打招呼,却总也喊不出第一声。

  几声沉闷的“啪啪”声接连传来,拉回了虞奚飘远的思绪。

  原来是书本被人撞掉了。

  虞奚眼前一亮,想,这个机会很有可能就是她跟同学关系有所突破的口子。

  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刚想说“没关系”,对方却连最简单的“对不起”三个字都嫌弃欠奉,熟视无睹一般,径直走掉了。

  笑容僵在脸上,似笑非笑,很是怪异。

  一切愁绪终是化为一声叹息。

  她认命地自己捡起了课本,怀抱着课本,刚想站起,室内的灯忽然熄了,她一愣,而后,又习以为常地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走出教室,刺眼的阳光打了过来,阳光很暖,却是虞奚消受不起的灼热。

  食堂。

  虞奚百聊无赖地等着长长的队伍一点点缩短,支着眼皮昏昏欲睡。

  心中庆幸幸好大学是排队制的,不然她大概是一辈子都买不到食堂的饭了吧。

  “诶诶,你知道吗?艺术系的男神樊城要去参加全国艺术大赛啊。”长发女生激动地扯着短发女生的袖子道。

  短发女生一脸“你消息怎么这么闭塞”的表情,有点小骄傲,又有点鄙夷,“我一周前就知道了好不好,你消息的更新速度该提高了。”

  “诶!”长发女生惊讶,语气遗憾,“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呢。”

  短发女生安抚地拍了拍长发女生,“别遗憾,除了我以外,你是第一个知道的没错。”

  “不会吧,那你的消息是从哪来的啊?怎么会这么早。”长发女生崇拜地看着短发女生。

  短发女生微抬下巴,目下无尘,虞奚隐约瞥见她身后的尾巴在晃动。

  那当然是因为我有个……短发女生咽下了这句话。

  “我和卢女神身边的包小影关系匪浅,这点消息还不手到擒来。”

  见长发女生还要问,短发女生快速挥手打断,不耐道,“哎呀呀,你问那么多干什么?知道消息不就行了。”

  长发女生抿了抿唇,神色略显不快。

  “你有这么好用的关系怎么不早说?”

  短发女生不欲多说,“早说不就没现在这效果了吗,行了行了,别说了,快到我们了。”

  虞奚敏锐的察觉长发女生对短发女生有了怨气,不由感叹女人之间的友情变数真多。

  不过樊城要去参加全国性艺术大赛的消息居然是真的吗?明明在这之前还只是流言呢。

  作为同一个系的前辈后辈关系,她对樊城这个人不算了解,也多少了解。

  一切的东西都来自听说,传闻。

  樊城,南和大学艺术系大三的学生,全校都闻名的少年天才画家,含着金汤匙出生,自小就得奖无数。

  且父母亦是名人,尤其是他的父亲樊其霖,被称为油画界的泰山北斗,在国际都有很大的知名度。

  不光如此,据传他父亲樊其霖的一幅油画就能炒到天价。

  而他的母亲也不简单,是个顶顶有名的声乐家,身材长相无一可说,和明星有的一比,更被封为声乐界的“女神”。

  至于众所好奇的男神的长相……

  有人说,他面如冠玉,眸子永远是冷冷清清的,还有人说,他有一副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好身材,冷傲沽清又盛气凌人。

  当然,虞奚是没有见到过他本人的不,应该说,整座校园见过他人的人不超过十根手指。

  更据传,从来没有人看见他笑过,甚至连他的笑模样都想象不到。

  樊城虽然高傲,却也有那份资本。

  有句话说得好,长得好,任何缺点都可以被包容了,更别提他还有才了。

  “男神啊,是像我这样的透明人,永远都无法接触到的金字塔顶端,啧啧……”虞奚感叹完,自讽一笑,眸子划过一丝黯然。

  等等,差点漏了一个人。

  卢女神,如果说樊城是金字塔顶端的人,她就是能够和他并肩的人。

  是她仰望都仰望不到的人。

  卢女神全名卢萤蓥,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还是,樊城的超级迷妹……说曹操曹操就到,古人诚不欺我焉。

  “喂喂,说你们呢,没看见谁来了吗?还不赶紧让开!”

  说话的人是包小影,卢萤蓥的跟班一号,喜欢仗势欺人,有点看碟下菜,是最讨厌女生排行榜第二,而至于第一嘛……

  不用说,猜就知道是包小影仗势欺人的势——卢萤蓥。

  不过卢萤蓥自持身份,一般便是一句话不说,亦会有人来帮她开路,所以众人很少见她亲自出马解决不服管的刺头。

  至于排的那个榜,是女生们猜着排的。

  有那样脾气的跟班,主人会好到哪去呢?

  这句话局限性很大。

  但不会有人去考虑其中的真相。

  不过那是大部分女生和小部分男生的想法,还是有相当多一部分男生把卢萤蓥奉为宅男女神。

  但本人从没承认过那个称呼,是对被那群名为“宅男”的生物喜欢的事很不喜吗?

  虞奚乖乖“听话”地让出一条路。

  一个带有反抗意味的“不”都没蹦出来。

  但在这所校园里,跟虞奚有一样举动的人并不少,因为他们也同样惧怕卢萤蓥背后的势力。

  虞奚站在一旁,忍不住偷瞧卢萤蓥。

  她一身无袖印花长裙,脚踩一双简洁的白色高跟鞋,一头柔软的中卷浅棕色长发,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

  仿佛是上天精心雕琢的最美的作品。

  眉眼间透着高傲和轻蔑,无意间瞟向虞奚的视线,犹如高高在上的天神冷漠地注视着地上的一抹尘埃。

  虞奚的头低得更低了。

  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轮到虞奚了。

  她掏兜摸索了半天,发现了一个惊人事实——她的饭卡好像被她落在宿舍了。

  “喂,你要不要打饭啊。”身后的人不耐烦地说道。

  打饭的大婶见虞奚迟迟不掏出饭卡,也有些不耐了,用饭勺敲了敲菜盆。

  “喂,这位同学,如果你没带饭卡的话,请先回去拿饭卡,不要一直杵这挡着后面的人打饭好吗?”

  虞奚被说得老脸一红,连忙退开了。

  望着别人餐盘里热腾腾的饭菜,咽了口口水,“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看来今天中午只能去商店买面包凑合凑合了。”

  商店同样被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

  “对不起,对不起,请让让……”

  虞奚的声音被完全淹没在了喧嚣声中,她一次又一次挤进去,又次次被挤出来。

  终于放弃了买面包念头的虞奚望着手中的钱币,喃喃自语,“是我太小声了吗?”

  “咕噜噜——”

  肚子不甘被忽视地发出“饿饿饿”的信号,虞奚气极拍了一下肚子,指着它道,“你争气一点行吗,等到了晚上,我们就会有饭吃了。”

  一番纠结后,虞奚决定回宿舍取饭卡,省得晚上也要饿肚子。

  到了宿舍。

  虞奚刚要推门,只听门里传来一道含着不屑的声音,手不由一顿。

  “蛤?你说那个透明女,不可能,不可能,她太笨了,连话都说不利索,你确定她去了联谊会不是去捣乱的。”

  这是虞奚的宿舍长,一个很功利喜欢当官的“官迷”。

  “不会吧…”话像是怀疑,语气却好似已经相信了大半,“…要不我告诉她不说只笑,就当是凑个数呢?”

  这是和“官迷”关系最好的“交际花”,第二喜欢联谊,第一喜欢…一脚踏数船。

  据说最高纪录是一脚踏五船,现在的目标是一脚踏六船。

  “这样也行啦,不过你是真没人了吗?居然把主意打到那个透明女身上。”

  “我也没办法,谁叫你不去,笑笑又刚好有事啊,我现在能找到的女生,就只有透明女了,你总不能叫联谊会变成五男四女吧。”

  “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