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变透明了!
别不药2020-02-06 11:243,008

  虞奚握拳,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反反复复了好几次,才停止了这种复读机一般的行为。

  “没事,我不生气,没事,没事,我该高兴,至少,至少他们还有想到我,对吧?对,对,我不生气,真的不生气。”

  一番自我安慰夹着自问自话的混乱语句结束后。

  虞奚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官迷”和“交际花”一愣,脸上皆划过一抹慌乱。

  自欺欺人,是假的,假的不可能变成真的,她知道的,她一直知道的。

  虞奚勉强扯了一抹不算笑的弧度,“你们在啊,我是来拿饭卡的,拿完就走,你们、继续说吧。”

  她变成了聋子瞎子。

  因为说了,又能怎么样?

  只是破坏现在这种微妙的平衡罢了。

  她们忽视她,排挤她,而她装作孤僻的样子。

  或许是“官迷”和“交际花”自我安慰起了效果,她们并没有看出虞奚笑容中的勉强。

  松了一口气后,两人背过身去,一如往常忽视了虞奚。

  虞奚笑容一僵,弧度缓缓降下,她的眼眶好像进了沙子,涩涩的,却没有眼泪落下。

  她飞快取了饭卡,转身离开了这间好像被抽干了氧气的宿舍。

  是夜。

  虞奚平躺在上铺,空洞洞的眸子直视着黑黝黝的天花板,恍若无物。

  月光又冷又清,淡淡地泻下如冰一样的银辉,又如流水一般润物无声地穿过窗户,铺满了一地。

  打在脸上的月光映射到了瞳孔上,不容忽视,虞奚偏头,傻傻地伸出一只手想要挡住月光。

  发现不行,可笑地又伸出另一只手。

  果不其然,她又失败了。

  收回手,喃喃自语:“月亮很亮,霸道的占据了所有人的目光,但有谁会注意一颗黯淡无光的星子呢?又有谁会在乎呢?”

  卢萤蓥是那颗最大最明亮的月亮,周围人是那些还算明亮的星星,而我,则只是一颗蜗居在最角落的快要消失的星子。

  “透明人,透明人,明明都是透明人,为什么苏就是英雄,而我只是个谁都不会注意到的透明人。”

  与其被所有人无视、忽略,还不如我直接消失算了,那样大概会更好吧,对,更好,更……

  但如果,我消失了,会有人为我悲伤、哭泣吗?

  眼角滑下一滴泪珠,倏地,好似有一瞬,月光穿过了泪珠,折射出了七彩颜色。

  那是彩虹的颜色。

  一些动漫小说电视剧,都会有这样一个情节,出现彩虹,便代表了希望。

  “唔……”

  暖暖的阳关打在眼帘上,投下一片阴影,虞奚不适地抬手遮住视线,却发现,手臂的遮挡功能好像失效了。

  脑子还一片浆糊的虞奚迷迷瞪瞪地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半睁不睁地抬着眼皮扫了扫。

  七个整整齐齐的方块被,无一丝褶皱的床单,打扫干净的地板,桌上消失的课本……虞奚又楞又惊。

  最终都化成了数声尖叫——“诶,诶,诶!”

  再次认清整个宿舍只剩自己一人的事实,虞奚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饱含怨念道,“不用忽视的这么彻底吧,我还没起床呢啊。”

  边说着,边伸手想掀开被子。

  倏地,手停在了半空,双眸陡然睁大,瞳孔好似快要从眼眶跳出。

  “我的手、手…怎么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虞奚的手竟然凭空消失了!

  一股不安袭上心头,虞奚迅速掀开被子,猛然发现,不只是手,她的身体同样消失了。

  不过这个“消失”又好像不是那个消失。

  虞奚试探性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由上及下,脖子、胳膊、身体,还有大腿、双脚。

  “还在?有实感,不是消失了,太好了。”

  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不过她转而又要发愁另一件事。

  “我好像、真的、变成透明人了。”哭笑不得的语气,转瞬又僵住了,“等等,为什么连被子也透明化了啊!”

  ……

  经过一早上的反复试验,虞奚发现两件事。

  第一件,她,变成透明人了,是真真正正意义上的那种透明人哦。

  第二件,她身体接触到的所有东西好像会透明化,不过只限于非生物,至于生物,她还没试验过,而且透明化物品范围不是很大。

  在第五百六十八次叹气后,虞奚终于放弃了“这只是个梦”的白痴想法。

  苦笑,“天降横祸啊…”

  虞奚垂头丧气了三秒,悲壮忽转为了愤懑,向天竖中指。

  “…你个贼老天,我虽然称不上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啊,现如今,还有哪个人见到老人就帮忙扶他过马路的,虽然有几次我扶错了吧,但我后来不是改回来了嘛,你至于这样对我吗……”

  虞奚抓耳挠腮,像个发了羊癫疯的人。

  经过彻底的癫狂后,虞奚终于冷静了下来,然后进行了第五百六十九次叹气。

  “话说,我现在这副样子是要怎么样去上课啊!?”

  渐渐地,校园里的人多了起来,虞奚仍是一步一叹气,漫无目的地像只幽魂一般飘荡着。

  不知是不是变成了透明人的原因,她看事物的视角,变了。

  因为无论怎么大胆肆意地看,都不会有人发现,不用担心会不会产生尴尬,会不会被人骂。

  曾经总是低着头的她,头一次扬起了头,看见了湛蓝的苍穹。

  心情忽然变轻松了。

  “哦哦,那对情侣好大胆啊,啊啊,还有那种姿势啊!”

  “哇,那个人的裤子裂开了啊,他都没有感觉大腿凉飕飕的吗?”

  裤子开了个口子的男生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迅速转过头,狐假虎威地轻喝一声,“谁!是谁刚才说话了。”

  虞奚顿时吓得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像根木头站在原地。

  男生狐疑地搔了搔头,“没人啊,是我的错觉吗?奇怪,奇怪,真奇怪。”

  言毕,男生扭过头走掉了。

  待男生走出十来米远,虞奚方才舒了一口气,拍着胸脯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发现了呢,呼——”

  虞奚长了教训,即使观察人,也不再轻易开口说话,生怕再遇见和那个男生一样耳朵灵敏的人。

  不知不觉,虞奚居然走到了教室门口。

  想着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进教室也是什么都干不了的,便想离开,却挡不住好奇心,又停住了。

  “要不,我还是、进去看看吧。”

  一边说着,虞奚一边借着别人开门进去时留下的的空隙,溜了进去。

  课间休息时的教室还是一如既往的吵闹,什么都没有改变,有她,没她,一个样。

  虞奚眼眸一黯。

  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静静地观察着所有人。

  前面忽然多了两个人,虞奚细一打量,竟然是官迷和交际花。

  她一怔,还未及反应,耳边忽飘进了两个人的对话,不过是些无关痛痒的女生间的话题,大部分还是关于昨天她们谈论的那个联谊会的事。

  想起那事,虞奚的火气不住地上涨,都快压制不住了。

  大概是她变透明这事给了她勇气,虞奚升起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

  她要弄个小恶作剧戏弄戏弄她们。

  虞奚轻手轻脚地走到了两女的身旁,将官迷的笔拨到了地上,响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恩?我的笔怎么掉了?”

  官迷奇怪地挠了挠头。

  交际花不以为意,“把笔捡起来不就行了。”

  “说的也是。”

  官迷心想可能是自己说到兴头不小心碰到的吧,遂不再纠结。

  她弯腰捡笔,就在即将碰到笔的时候,那笔在她视野中却忽然变了位置,官迷陡然睁大了双眼。

  一边紧盯着不再动的笔,她一边猛拍着交际花的胳膊。

  “喂喂喂,你快看,快看啊。那笔,那笔成精了,它居然自己跑了诶。”

  “恩?什么笔成精了,你眼花了吧。”交际花自然不信这荒谬不已的言论,“你躲开,我来捡。”

  官迷忙不迭让开了地方。

  交际花探出身子,费力地伸着手去够那笔,同样,在即将碰到的一瞬间,笔又“跑”走了。

  这下,交际花想不信都不成了。

  “哇!”

  她大声喊了出来,顿时,教室内变得安静无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