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陆一行来、“方”
别不药2020-02-06 11:292,922

  “啊?”

  虞奚的内心分成了两派。

  一派说,坚决不能给陆一行研究,有一就有二,三也就不远了,另一派说,你不给他研究,下一次就是全世界来研究她了。

  樊城皱皱眉,看出陆一行眉宇间的坚决,和逆反,没有再言,想,陆一行应该不是个坏人。

  正如书法界说字如其人,见画亦如见人一般。

  而且,他再说下去,陆一行的要求可能会更“过分”。

  陆一行不着急,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等待他们说出早已被陆一行决定好的决定。

  虞奚内心的争斗分出了胜负。

  人多被人少压倒了。

  与其被一群人研究,还不如被一个研究,想陆一行那么喜欢画画,应该不是个坏人才对。

  虞奚和樊城的思路在某一地方高度重合,这大概是学画画的人的“通病”吧。

  “好,我答应让你研究我,但,必须在我允许的范围内研究。”

  陆一行耸了耸肩,“看我心情吧,对了,活动要开始了,樊城你不走吗?”

  “走。”

  陆一行转身先行一步,樊城则停下来问虞奚是留下来还是离开先行回去。

  虞奚迟疑了一会儿,“要是活动没剩多长时间的话,我就留下来等活动结束,和你一起回去吧。”

  “恩。”

  到了会场,陆一行不见了人影。

  樊城不意外。

  樊父找到了樊城,神色不快,“你刚才去哪了?我怎么找都没有找到你。”

  樊城抿了抿唇,没有解释。

  见到樊城这幅任你怎么问都不动如山的模样,樊父来气,“行了,赶紧和我来,拍卖晚会要开始了。”

  樊城“乖乖”跟了上去,仍是一言不发。

  樊父想说樊城,却找不到说辞,因为樊城着实没什么大的错处,其实不说话也好,省的惹麻烦。

  卢萤蓥又缠了上来,不同的是她换了一身衣服,妆容变成了淡妆,令人舒服。

  樊父了然地留出了空间给二人。

  但樊城却一点也不喜欢樊父自以为是的“善解人意”。

  压抑着怒气,“卢萤蓥,离我远点。”

  “不要。”

  “我再说一遍,我不喜欢有人靠我很近。”

  “不要,不要,不要嘛,阿城。”

  卢萤蓥的声音不是那种很爽朗的,而是苏苏的,软软的,放柔了可谓是千娇百媚,如果是一般男人,此刻一定忍不住了。

  樊城眉眼更冷,“反手。”

  卢萤蓥不怕被骂,不怕被吼,唯独怕被樊城讨厌,见状,犹犹豫豫地松开了手。

  讨好带点期盼地道,“阿城,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我帮你拍下来吧。”

  “不需要。”樊城的脸色好了一点。

  “哦。”卢萤蓥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投向拍卖会,打定主意一定要买件礼物送给樊城,毕竟有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快到了。

  虞奚见了两人一个躲一个进的相处方式,暗暗咂舌。

  樊城不愧是“弯”的,那么个,不说倾国倾城,倾一个校的大美女撒娇的姿态,他都可以熟视无睹。

  虞奚这么个女人都有点羞涩了,樊城却还如柳下惠一般

  拍卖会樊父也捐献了拍卖品,没在市面上出现过,估计是他的最新画作,十分抽象派,有种扭曲的美。

  樊城见到那幅画时,眸中划过光亮,是身为一个画家对优秀画作的欢喜,但那抹情绪却又很快湮没。

  虞奚悄悄记下了那一点。

  一直盯紧樊城的卢萤蓥自然也不会放过。

  陆一行说会来研究虞奚,言出必行,一天,突然就上门了,而且是在他根本不知道虞奚任何联系方式的情况下。

  他一开口是喊“虞奚”,让虞奚想自欺欺人说那人是来找樊城的都不行。

  “你怎么知道这里。”虞奚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陆一行并不奇怪。

  “我母亲刚好有点权利够我查到这些。”他只说了这一句,多的就不解释了,一双嘴唇像螃蟹的钳子,夹住就不放手,抿得紧紧的。

  “樊城呢?”

  “他是学生,当然要上课啊。”

  虞奚说到这儿,奇怪道,“你不是学生,不用上课的吗?”

  “不想上,翘课。”言简意赅,包含的信息却太多。

  “你居然翘课?!”

  陆一行挑眉,“怎么,你没翘过课?是学生,就不会没有翘过课的,你难道没听过这句话吗?”

  虞奚茫然地摇了摇头,“没有,我一次都没有过,就是生病,我也会去坚持上课的,对了,那句话是谁说的,我怎么一次都没听过。”

  陆一行定定打量眼前的一团“空气”,“你原来是个乖孩子啊,得过几次三好学生啊。”

  漫不经心。

  “一次都没有。”虞奚弱弱道。

  陆一行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喂,你这个人好弱啊。”

  “是啊,我好弱,从不迟到早退,却连一次三好学生都没有拿到过。”虞奚的声音很低,她僵硬笑笑,不过那笑怎么听怎么像哭声。

  陆一行“啧”了一声,“你能不用那种弱气的声音说话嘛?我听着不舒服。”

  “哦。”虞奚嗫嚅道。

  陆一行蹩了蹩眉,“算了,你乐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诶?”

  陆一行却不想解释,“你是怎么变成透明人的?”

  “不知道,我睡了一觉就变成这样了。”

  “哦,喂,你有没有什么特异功能?”

  “特异功能?我又不是超人,怎么会有……”声音戛然而止,“…等等,有一个我不知道算不算。”

  “什么?”陆一行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能把东西隐形。”

  “恩?”陆一行眼前一亮,递给虞奚他的手机,“喂,你试试能不能把这个变透明。”

  “哦。”虞奚乖乖接了过来,然后手机就在陆一行的视线内一点点消失。

  他瞳孔微缩,面上却不动声色,“世界上居然真有这么神奇的事,还刚刚好被我给遇到了,啧啧。”

  虞奚咽了一口口水,怎么感觉陆一行对她的兴趣更浓了呢。

  “咳咳,陆一行,你平常很喜欢那些稀奇的东西吗?”

  “恩?恩,死神啊,天使啊,恶魔啊,勾魂使者什么的,我都挺喜欢的。”

  虞奚重重吞咽了一口口水,“那些,好像、好像都是跟死亡有关系的人物吧。”

  “是啊,我有时就会画画他们,不过……现在多了一个你。”

  虞奚手一抖,手机直接摔到了地上。

  响动吸引了两人的注意,陆一行眸光微闪,不动声色,语气淡淡看不出喜怒,“你对我的手机很不满吗?”

  “没,没有。”虞奚忙低头去捡手机,没成想陆一行也刚好去捡,两人的脑袋撞在一起,砰地一声巨响。

  “哎呦。”虞奚跌回了沙发上。

  陆一行不知道是痛感弱,还是脑袋太硬,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捡起手机,拍了拍尘土,收进了口袋。

  虞奚不敢和陆一行这人说话了,生怕他再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忙拿起笔记本,作一副忙事情的样子。

  陆一行看不到,秉持着“不懂就要问”的良好习惯,如是问道,“喂,你在干什么啊?”

  “画漫画。”虞奚随口答了一句。

  “画漫画?”

  “恩。”

  “你在画什么?”

  “我的《隔壁的,需要去污粉吗?》”

  “恩?”陆一行明显疑惑了一下,“那是什么?讲什么故事的。”

  虞奚完全没意识到是陆一行在和她说话,“哦,是讲小受比比和邻居小哥谈恋爱的故事啦,我跟你说啊,比比……”

  一讲起耽美漫画,虞奚就有变身话痨的趋势。

  陆一行却有了石化的趋势。

  意犹未尽的说完,虞奚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是在和谁讲话。

  僵硬地转过头去,“陆、陆、陆一行,你、你刚才没听到,没听到什么吧。”

  陆一行本来有了想逃跑的欲望,听了虞奚的话却又起了逗弄的心思,“你指哪一个?我听到的可不少。”

  虞奚内心流泪不止,听这儿话是都知道了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